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40章玄黃世界(11-22)      第939章封印倚帝(11-22)      第938章因果(11-22)     

截教仙299 量劫

“你……”剛才獅駝嶺小妖看見孫悟空是什么表情,現在孫悟空看見這位就是什么表情。
    膽量不是生來就有的,是一點點練出來的。西游記中,孫悟空出師之后,最先找上的就是東海龍宮。那里面的四海龍王選擇了佛門,無數龍族化了佛門的八部天龍。孫悟空這佛門圣人弟子前來討寶,敖光自是不會為難。
    出了龍宮后,孫悟空又找上了地府。西游中的地府無有強者坐鎮,地藏王菩薩也將阿修羅族阻于幽冥血海,所以孫悟空鬧也就鬧了。
    入龍宮,鬧地府之后,孫悟空的膽子漸漸大了。正是如此,才有了那大鬧天宮的美猴王。
    不說西游記里的孫悟空,就連我們的陳九公也是如此。那個剛穿越后,在大帳中一言不發的陳九公,在斬楊戩、誅黃龍之后,就敢獨斗十二金仙,這不都是一點點磨練出來的嗎?
    今日,孫悟空背著老師須菩提祖師逃出靈臺方寸山,第一次就踢上了一塊鐵板,卻是有些慌亂。
    昔日的截教羽翼仙,如今的佛門大鵬明王,一雙鵬目之中寒光閃爍,冷冷的望著孫悟空。“區區一個大妖,竟敢來吾獅駝嶺撒野?”
    大鵬明王口中的大妖,就是和玄門玄仙等同的妖族。但孫悟空不明白,還以為大鵬明王是在夸獎自己。
    “額……”但此時見大鵬明王身上殺氣勃發,孫悟空頓時大驚。這孫悟空卻是不傻。知道這位強者對自己起了殺心,連忙一個跟斗翻出十萬八千里。
    見孫悟空一下子消失在自己面前。大鵬明王先是一怔,而后哈哈大笑。“小的們,謹守洞府,本王去去便回。”
    “是,大王!”
    上古巫妖之戰,祖巫帝江損落。自那之后,洪荒善飛者,頂數鯤鵬妖師、三足金烏和金翅大鵬。
    而這大鵬明王。就是金翅大鵬得道。在截教為羽翼仙時,就有金仙修為。在入佛門后,更進一步,如今已證大羅果位。
    將身一抖,大鵬明王消失在獅駝嶺上。在出現,已經攔在孫悟空面前。
    “啊!”被突然出現在大鵬明王嚇了一跳,孫悟空轉身又跑。但見大鵬明王伸手虛抓,仿佛老鷹抓小雞一樣,將孫悟空抓在手中。
    當年闡教眾仙叛教的叛教,被廢的被廢。云中子在陳九公捉拿后,雖逃得一劫,但自那時起便在終南山閉關不出。
    羽翼仙出山前往西岐報仇時。西岐上下無人能敵,還是藥師王佛出手將其帶到了西方。
    剛將羽翼仙帶至靈山,就有孔雀如來上門要人。念及這位的兇威,藥師王佛便讓羽翼仙隨孔雀如來去了。
    雖后來在小乘佛教化為大鵬明王,但性子還是閑不住。這不。大鵬明王不但不在靈山居住,反倒在西牛賀洲上為妖。
    今日見到孫悟空。雖然沒見孫悟空動用佛門的寂滅佛法。但在西牛賀洲,能教出這樣弟子的,肯定與佛門有關。故而,大鵬明王對孫悟空動了殺念。
    大鵬明王身上一抖,一道金光直奔孫悟空頂門刺下。
    可憐的孫悟空,被這一擊驚飛了三魂七魄。就在他閉目等死之時,一道黃光閃至,大鵬明王見黃光至眼前,連忙閃身躲過。
    可就在這時,那黃光凌空一轉,向大鵬明王手上一刷,等大鵬明王再低頭時,已經不見了那孫悟空。
    “這……”大鵬明王望著自己空空的雙手,面上盡是憤怒之色。但在這時仿佛想起了什么,長出口氣,搖頭苦笑。
    婆娑凈土,七層浮屠之上,釋迦牟尼睜開二目對一旁故作無事的孔雀如來道:“師弟不怕日后羽翼師弟找上門來?”
    聽釋迦牟尼之言,孔雀如來抻不住了,冰冷的面上露出一絲笑容。“諒他不敢!”
    此時的孫悟空二目向四周掃去,發現周圍入眼盡是一片土黃,想透過土黃色光芒看看外面,卻看不分明。
    突然,黃色光芒停下,黃光一閃,將孫悟空彈出,跌落一座山頭之上。
    正可謂:剛出虎口,就入狼窩。孫悟空剛出現在這鞥峰山上,就被一群小猴子拉拉扯扯的往后山去了。
    ……
    光明山羅浮洞中,十二道星光和十二道黑光互相糾纏,結成陣勢。但片刻后,星光消散,只有十二道黑光相連,在洞中盤旋。
    “哎……”搖了搖頭,陳九公收了神通,從蒲團上站起身來。不知失敗了多少次,還是不行。不過想那妖族鎮族大陣周天星斗,是妖族六大強者齊力鉆研數百年,才有所成。陳九公也不會在這種事上,和自己過不去。
    出了羅浮洞,陳九公喚來六耳,對其道:“且去天庭拜見大天尊!”
    “弟子遵命!”雖然陳九公沒有交代具體去天庭干什么,但六耳一句也不多問,飛身而起,穿過三十三天,直奔天庭。
    來在南天門處,有那守衛南天門的四大天王認得六耳,上前詢問得知其是奉陳九公之命來見玉帝,由魔禮青帶六耳前往斗牛宮。
    進到斗牛宮中,六耳見玉帝、王母坐在上方,連忙大禮參拜,“拜見大天尊、娘娘!”
    “賢侄無需多禮,快快起來說話。”
    六耳謝過這才起身,卻聽玉帝說:“賢侄少來天庭,吾與王母本應留汝在天庭數日,但紫薇帝君派汝前來卻是有要事,不可怠慢。”說著,玉帝從案上取過一枚玉符,示意一旁的站立的太白金星。
    別看著太白金星的修為在天庭排不上號,但可是玉帝的第一心腹。自天庭初立之時,這太白金星就是第一批上天庭為官的。見大天尊示意,連忙快步上前,恭敬地從玉帝手中接過玉符,再來在六耳面前,將玉符奉上。
    “有勞太白星君了。”
    “不敢,不敢!”太白金星連道不敢,論及做人,太白金星不讓任何人。
    而后,六耳向玉帝、王母告辭,出了斗牛宮,下天庭回到羅浮洞中,將玉符呈予陳九公。
    從六耳手中接過玉符,陳九公運轉神念觀看。半響,手上青光一閃,那玉符消失得無影無蹤。
    陳九公出了羅浮洞,直往北方飛去。
    一直往北,直至北俱蘆洲最北端,臨近北冥之處,陳九公立于高空之上,二目如電掃視八方。
    “嗯?”當目光落在一處土丘上時,陳九公眼中精光一閃,“不愧是上古大神通者,果然好手段!”說著,陳九公翻手取出紫電錘祭在空中。
    咔嚓一聲,一道紫電從天而降。
    空間破碎,那三十多丈高下的土丘爆開,一道又窄又長的峽谷現于陳九公眼前。
    嘴角露出一絲冷笑,陳九公飄然飛入峽谷之中。
    入眼盡是漆黑一片,但以陳九公的修為根本不在乎。直入萬里,但見前方隱隱光亮傳來,陳九公定睛觀瞧,只見前方竟有一輪紅日,一彎孤月并立。在日月之下,一道人身穿日月星辰袍,頭戴七星挽月冠,盤膝于地。
    太陰真人,這位曾在紫霄宮聽道的大神通者,當年曾參與爭奪混沌鐘,多數次與陳九公為難。此時,陳九公修為大增,要將北俱蘆洲上所有為己方修士、勢力全部清除出去。在趕走了巫族之后,陳九公就要拿這位太陰真人開刀。
    “陳九公!”騰地從地上站起身來,望著那立于不遠處的陳九公,太陰真人臉上神色大變。
    “多年不見,真人別來無恙。”
    雖然看陳九公面帶笑容,但太陰真人的心始終懸著。干笑一聲,太陰真人向陳九公打一稽首,“太陰恭賀帝君于光明山立截教,教化三界蒼生!”
    “呵呵!”陳九公聞言,既不答話,也不回禮,只是笑吟吟的看著太陰真人。
    “咳咳……”輕咳兩聲掩飾自己的些許尷尬,太陰真人道:“當年太陰閉關參悟道法,不能前往光明山祝賀,還望帝君莫怪。”
    “不怪,不怪!真人心意,九公銘感五內,豈會怪罪?”
    “還不知帝君此來,所為何事?若太陰力所能及,必不要帝君失望!”
    “巧了!”聽太陰真人此言,陳九公眼中一亮,順著太陰真人的話道:“吾今日所為之事,對真人而言,十分容易。”
    “哦?不知帝君所為何事?”
    “無他,只想請真人上天庭為官!”
    “上天庭……”
    見太陰真人似有遲疑,陳九公也不著急,站在原地望著太陰真人,等著他做出決定。
    可就在這時,太陰真人袍袖一卷,那懸于空中的紅日上火光大作,猛然向陳九公砸來。
    似乎早有準備,陳九公淡淡一笑,心頭一動,只聽得鐺鐺鐘響,先天至寶混沌鐘出現在陳九公頂上。
    混沌鐘一現,混沌色云團憑空凝聚,那紅日砸下,仿佛泥牛入海,驚不起半點波浪。
    雖然早就知道混沌鐘落在陳九公手里,但親眼所見之時,太陰真人不由得一陣眼紅。狠狠一咬牙,伸手一招,那一彎孤月化作銀光飛至太陰真人手中。
    太陰真人袍袖一卷,三尺的月精輪上銀光流轉,直奔陳九公而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