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9)     

截教仙304 狂虐鯤鵬

陳九公會十二都天神煞陣?
    以前是不會,但那十二尊金人中有上古祖巫烙印啊。嬴政都能學會,作為截教陣道傳人的陳九公,還不是一學就會?
    十二道煞氣在三花上互相糾纏,漸漸的,十二祖巫消失,盤古真身顯現。
    在陳九公慶云之上,這盤古真身沒有八萬丈的身軀,不過七尺高下。但這盤古真身一現,一陣陣懾人心神的威壓擴撒開來,從光明光到整個北俱蘆洲。
    當初嬴政的盤古真身是以十二金人凝聚而成,而陳九公的盤古真身是將惡念寄托在十二金人之上,將其斬做化身,每一尊祖巫化身都是獨立的存在。雖不如上古十二祖巫那般,但亦相差不遠。這凝聚出的盤古真身之威如何,就連陳九公也不敢想象。
    出了羅浮洞,陳九公離了光明山直往人間而去。雖然對平心娘娘的話不以為然,但陳九公真心想見見那位西楚霸王。
    下相彭城,一布衣童子立于一土丘之上,望著周圍一群孩童,揮舞著手中不比自己矮多少的木棍,高聲喝道:“汝等鼠輩,就會以多欺少,哪個敢上來和吾單挑!”
    這些孩童聞言,你看我,我看你。其中一個為首的,一聲暴喝,“一起上,打他!”
    二十多個打一個。
    那布衣童子力量似乎不小,一人一棍左砸右打,但怎奈勢單力薄,被二人從背后摁倒在地,那些挨了這布衣童子棍棒的一擁而上,將其一頓暴打。
    “停!”
    半響,為首的一聲令下,眾孩童收手。為首的踢了踢那布衣童子,“項藉,若是不服,明日吾等再在此處打過?”說完,便帶著小伙伴們嬉笑著離去。
    項藉趴在地上。臉埋在土里。雖遍體鱗傷,但眼中無有一滴淚水。咬緊牙關,以手撐地,將身體支起。但知覺的臂膀一痛,整個人重重的摔在地上。
    腹部劇烈的起伏。過了一會。項藉又掙扎著起身,但最后又俯伏在地。
    “嗯?”突然,一雙麻鞋出現在項藉眼中。趴在地上,項藉側頭往上看去。只見一白衣道者立在自己面前。
    看了看這年輕的道人,項藉從齒間吐出幾個字,“化緣的道士?給小爺滾!”
    “呵呵。”陳九公聞言不怒反笑,以陳九公現在的身份來說,根本不會跟一個孩童計較。雖然這孩童身上的巫族血脈尚未覺醒。雖然他日后會是震動洪荒的祖巫。但現在,不過是個孩子罷了。
    “汝瞧不起道士?”陳九公也不嫌臟,就地盤膝坐下,坐在項藉眼前。
    看陳九公坐在自己面前,項藉眼中閃過一絲厭惡,“汝等道士四體不勤,五谷不分,只知化緣求食,吾甚厭之!”
    “哦?哈哈哈……”聽項藉之言。陳九公哈哈大笑。“你啊,竟然用他人說孔丘之言,來說吾陳九公。哈哈哈……”
    “哼!”冷哼一聲,項藉把頭扭了過去,“若非吾身上有傷。必要把你打得笑不出來。”
    “是嗎?”此時的陳九公,似乎饒有興致的看著項藉,“吾縱橫天下多年,還無人敢這么和吾說話。罷了。今日就讓吾看看汝有何本事。”
    說著,陳九公伸出手向項藉頭上摸去。
    “別碰我!”
    見項藉躲閃。陳九公微微一笑,伸手如電,拍在項藉頭上。
    被陳九公一掌拍在頭頂,項藉只覺得有一股暖流從額頭而入,瞬間游走全身。
    “啊!”還以為是陳九公對自己做了什么手腳,項藉猛然一震,但卻縱身而起。
    看看自己雙手,項藉不知道自己從何處來的力氣。
    “汝身上無傷,不妨試試能不能讓吾笑不出來!”
    陳九公的聲音入耳,項藉眼中光芒閃爍,露出了與其年齡不符的兇狠之色。
    “呔!”暴喝一聲,項藉躍身來在陳九公身前,揮拳打在陳九公胸口之上。
    “好兇悍的童子!”見項藉年紀雖小,動起手來虎虎生風,陳九公暗嘆一聲,身上青光一閃,項藉倒飛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哈哈哈……”
    陳九公大笑聲落入項藉耳中是那般的刺耳,很想起來再打陳九公兩拳,但項藉發現自己又起不來了。
    來在項藉身前,陳九公蹲下,拍了拍項藉的小腦瓜,“服不?”
    “小……我不服!”
    “為何不服?”
    臉上一紅,項藉兀自強辯,“汝以妖術害吾,吾心中不服!”
    搖了搖頭,陳九公道:“男兒于世當頂天立地,輸就是輸,贏就是贏,難道一個服字就這么難出口嗎?”
    陳九公此話一出,項藉頓時滿面通紅,將臉埋于地。
    再次在項藉小腦瓜上一拍,陳九公道:“來,起來再與貧道做過!”
    感覺身上又有了力量,項藉翻身而起,扎了個馬步,重重出拳,向陳九公小腹打去。
    一拳打中,只覺得軟綿綿的,倒是沒像剛才那樣被彈出去,但拳頭卻被陳九公腹部夾住。
    怒吼一聲,想要把拳頭抽回來,狠狠一拽卻紋絲沒動。
    連拽三拽,突然那邊一松,項藉騰騰騰倒退數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哈哈哈……”陳九公哈哈一笑,伸手勾了勾手指,“可要起來,再打過!”
    一個鯉魚打挺蹦起身來,項藉轉身就走。
    望著項藉離去,陳九公搖頭輕笑不語。
    次日,項藉還在此處與他那些小對手“廝殺”一場,結果與昨日相同。
    似乎今兒的天還不怎么好,淅淅瀝瀝的小雨降下,地上有些泥濘,項藉仰面躺在地上,任由雨水從臉頰滑落。
    “又輸了?”一個飄渺的聲音出現,陳九公隨聲而至。
    小拳頭緊握,狠狠地砸在地上,濺起的泥水撲至陳九公身前自動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彈開。不過項藉沒有在意這個,那生著雙瞳的眼中閃爍著堅定和不屈,“我不想輸!我不想輸!”
    “不想輸?”陳九公聞言,起身望著天上那被烏云遮住的金烏,輕嘆一聲,“試問,有誰愿意輸呢?可有時,天要你輸,縱使神通蓋世,也無可奈何。”此時,陳九公不由得想起了那在萬仙陣與四圣激戰的通天教主。那一戰,無論是萬仙陣,還是六魂幡。通天教主都謀劃到了,但最后還是敗了。無怪乎,通天教主高呼神通不及天數。
    “汝想不敗?”
    “嗯!”對陳九公對視,二目中雙瞳閃爍著奇異的光芒,此時雖狼狽不堪的躺在地上,但在陳九公眼中,項藉身上有一種虛幻的氣勢在凝聚。
    打出一道青光,青光一閃,沒入項藉體內。項藉身上,從頭到腳皆有青光閃過。
    翻身而起,見此時自己衣服上無有一絲泥水,項藉驚訝的望著陳九公。
    淡淡一笑,陳九公伸手一招,項藉那根與他身高不相上下的木棍入手。
    屈指如刀,刷刷幾下,一把奇怪的木之兵器出現在項藉眼中。
    下意識的將這古怪兵器接在手中,項藉只聽陳九公道:“此兵名戟,出于商、周,興于戰國。但,吾望此兵能隨汝揚名!”
    “必當如此!”這一刻,項藉的臉上依然是那樣的堅定。
    這一日,陳九公傳了項藉三招戟法,便飄然離去。
    望著陳九公離去的身影,項藉臉上若有所思,流露著與其年紀不符的成熟。
    一夜無話,第二日一早,天剛蒙蒙亮,項藉聞雞叫而起,在院中練陳九公傳給他的三招戟法。
    中午用過飯,項藉持戟出家,再次與那三條街的孩童打架。七八歲,正是討狗嫌的時候,這些孩子都喜歡欺負人。以前都是項藉欺負他們,但聯合起來后,就反過來了。能報以前被項藉毆打之仇,這些孩子連揍了項藉兩日,今日只要項藉來,就是第三日。
    可誰也沒想到,項藉手中的木棒不見了,多了一把短木戟。而持戟在手,項藉砍、刺、砸、挑,將一個個“敵人”全部打翻在地。多虧這戟是木制,而且陳九公在制作時,將尖刃部弄得不甚鋒利。否則,小小年紀的項藉恐怕就要吃官司了。
    當打倒了最后一人后,項藉望著叫聲連天的孩童們,仰天長嘯。
    隱于暗中,望著那年僅八歲,卻生的如十二三歲一般的項藉,陳九公眼中流露出一絲惋惜。多好的苗子啊,勇武卻不失理智,又心志堅韌,有一個不屈的強者之心。唯一的缺點就是勝負欲太強,崇尚個人武力。不過這在人間或許不行,但在地仙界,前途絕對不可限量。
    只不過此人乃巫族大巫轉世,日后將會成為巫族祖巫,陳九公不想、不愿,甚至不敢收他入門。
    當日平心提及這項藉,陳九公只是好奇,才來此一看。可沒想到,當看到這項藉第一眼時,陳九公就對他有些青睞。不是他日后的西楚霸王之名,也不是前世記憶帶來的一絲好感。而是這人太合陳九公心目中的自家弟子形象了。
    “本為良才,奈何為巫!”陳九公輕嘆一聲,飛身出了人間,回光明山去了。熟不知,還是那句話:“一飲一啄,皆乃天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