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9)     

截教仙303 盤古真身VS鯤鵬真身

第二百九十三章.惡尸盡斬都天神煞
    一道黑光來至眼前,陳九公面上一喜,剛想施為,卻想起平心娘娘就在一旁。雖然她已不為后土,但也多有不好。
    就在這時,東勝神洲之上,西昆侖之南三萬里處,如今卻是巫族聚集之地。
    祖巫殿中,嬴政召集巫族所有大巫議事。在享盤古遺澤后,算上原來的白起,被東王公放回的九鳳、雨師,現在巫族共有十二位大巫。雖然遠遠比不得上古巫族,但也隱隱有興盛之事。
    祖巫殿,是為巫族禁地。除非生死存亡之際,否則只有祖巫、大巫可以入內。
    今日,一道黃光在祖巫殿中沖起,眾巫大驚。只有那嬴政面露喜色,“諸位,與吾來!”
    眾巫來在供奉祖巫殿中心之處,只見那十二祖巫之像中,有一尊雕像被黃光籠罩。
    “娘娘……”此時,除了嬴政、白起之外,就連已成祖巫的刑天也跪倒在地。原來,那發生異變的,正是上古十二祖巫中的后土娘娘。
    后土娘娘是巫族中少有的溫和賢良之輩,不,不應該說是少有,應該說僅有。巫族雖莽撞,但不傻。當年后土舍身化六道輪回,巫族知道這位祖巫是犧牲了自己,來救整個巫族。
    巫族不拜天地,不拜混元圣人,只拜祖巫。而后土娘娘,得巫族十二個部落上下所敬重。
    見后土娘娘之像發生異變,嬴政、白起知道。從今日起,世間再無后土。當即,也隨刑天等巫一起下拜。
    與此同時,大赤天八景宮、昆侖山玉虛宮、西牛賀洲靈山八寶功德池、錦繡天媧皇宮,五位圣人齊齊起身,躬身一禮,齊稱:“后土娘娘功德無量!”
    當年,后土化六道輪回之時,六圣曾如此拜過一次。今日,天地間再無后土,混元圣人不得不送她一送。
    當然,這里說的再無后土是真正的后土娘娘。日后那陳九公斬出的后土,根本不算。
    平心宮前,陳九公亦是躬身一拜。不管這后土到底是為了什么,化六道輪回都是開天辟地之后第一大功德,甚至在女媧娘娘捏土造人之上,不得不拜。
    此時,煞氣已經盡數消失,那身穿土黃色宮裝的平心娘娘立在平心宮前。
    以陳九公的修為能夠看出,這平心娘娘不再是無有一絲法力,而是成了祖巫之體。
    后土已去,如今只有這土之祖巫平心。
    “多謝帝君!”輕輕揮了揮手臂,平心輕嘆一聲,向陳九公一禮,以示感謝。
    因果盡去,昔日那功德無量的后土娘娘不在,如今的平心就是平心。所以,陳九公不會再有所顧忌。受了平心娘娘一禮,陳九公道:“祖巫無需如此,九公不過是自取所需罷了。”
    聽陳九公言語似拒人千里之外,平心娘娘也不惱怒,只是淡淡一笑。“也罷,此中因果就此了結。不過平心所言,還望帝君思量一二。”
    “好!”想得到的已經得到了,剩下的都是小事。反正平心讓自己思量,思不思量就是自己的事了。陳九公當即應下,轉身離去。
    見陳九公離去,平心娘娘望著陳九公背影,臉上露出一絲笑容,笑容中似乎帶著七分狡詐和三分詭異。
    素手一張,虛抓一記,那高大的平心宮迅速變小。當變作巴掌大小后,飛入平心袖中。
    而后,平心娘娘飛身而起,出了六道輪回,直往東勝神洲祖巫殿而去。正像她自己所說,三界上的事,很少有能瞞得過她的。
    陳九公離了平心宮,沒有直接回光明山,而是往幽冥血海行去。
    當途徑陰山時,看著那孤零零坐在陰山上的地藏王菩薩,陳九公淡淡一笑。冥河老祖聽了自己的釜底抽薪之計,將阿修羅族中那些未成仙道的全部派去了地府。任這地藏王菩薩在此處度化千年、萬年,除了一些命不好迷了路闖入陰山的阿修羅族人外,地藏王菩薩不會再有任何收獲。
    看見是陳九公,地藏王菩薩起身,雙手合十沖陳九公遙遙一禮。
    見地藏王菩薩如此,陳九公停下腳步,立于空中以道家稽首還禮。不管雙方是敵是友,面上的禮節都不可少。這不是強勢弱勢的問題,而是氣度。
    回了一禮,陳九公轉身入幽冥血海去見冥河教主。
    “帝君!”
    “阿修羅王!”
    剛入幽冥血海,就見阿修羅王迎上。看著阿修羅王丑陋又粗狂的面容,陳九公沒有絲毫鄙夷,與阿修羅王互相見禮之后,由其指引行至幽冥宮前。
    第一次來幽冥宮時,冥河老祖親率門下眾弟子相迎,給足了陳九公面子。如今雙方已經結盟,并且多次并肩作戰,直接省了那些虛禮。
    一起進到幽冥宮中,見冥河老祖端坐十二品血蓮之上,陳九公打一稽首,“見過老祖。”
    “帝君多禮了。”起身還了一禮,冥河老祖用手一指,一朵血色蓮花顯現,冥河老祖道了聲請,便坐回自己的十二品血蓮之上。
    陳九公盤膝坐在血色蓮花之上,而阿修羅王走到冥河老祖背后。在斬去一尸后,阿修羅王就算在陳九公面前也有坐下的資格。但此時阿修羅王站在冥河老祖身后,是對自家教主的尊重。對這樣的阿修羅王,陳九公不會有半分輕視,反倒認為這阿修羅王尊師重道。
    “幽冥血海乃不毛之地,無甚待客之物,還望帝君莫怪。”
    “老祖哪里話。”陳九公擺手道:“今日九公此來,卻是有一事要告知老祖。”
    冥河老祖聞言,好奇的同時,也有些驚訝。“帝君請講!”
    “老祖,如今洪荒已再無后土。”
    “嗯?”冥河老祖一怔,但瞬間明白過來,難怪剛才感覺六道輪回之中有一道強橫的氣息沖出。
    面上神色變幻,冥河老祖點了點頭,“吾知道了。”說著,冥河老祖回身對阿修羅王道:“去,將奈何圭取來!”
    “是!”聽冥河老祖吩咐,阿修羅王不敢怠慢,連忙出了幽冥宮,片刻即回。
    阿修羅王剛入幽冥宮,只聽冥河老祖道:“將此物呈予帝君!”
    “是!”阿修羅王聞言,雙手托著奈何圭向陳九公走來,將奈何圭呈予陳九公面前。
    冥河老祖可以肆意驅使阿修羅王,但陳九公不能。見阿修羅走來,陳九公起身從其手中接過奈何圭。
    這奈何圭通體墨黑,一尺來長,其上有許多符咒,斂成繁復的花紋。
    “此物乃吾阿修羅族七寶之一,且予帝君為個助力!”
    “多謝老祖!”陳九公將奈何圭收入袖中,想來這冥河老祖已經明了天機,這才將此物借予自己。未見之時,陳九公不知此寶神效,但入手即明。
    與冥河老祖交談幾句,陳九公告辭離去,直接返回光明山。這些年與青蓮、鯤鵬、玄都這樣的強者爭斗,陳九公難免吃一些道行不足的虧。如今機緣至矣,只要將惡尸斬盡,相信在對上玄都**師,絕能勝之。
    回到羅浮洞,盤膝坐在蒲團之上。袍袖一揮,剩下的最后一尊金人飛出。
    一抬手,一道黑光從袖中飛出,正是那后土虛影破碎后被陳九公收取的。
    黑光沒入金人之上,金人頓時被黑氣籠罩,待得黑氣散去,金人已經變作了人身蛇尾的后土模樣。
    那黑光就是上古祖巫后土的祖巫烙印。
    上古巫妖決戰,眾祖巫損落,祖巫烙印散落在洪荒大地之上。
    當年嬴政將人間所有金子、金器集于咸陽,鑄造十二尊金人,以巫族秘法集散落洪荒大地上的祖巫烙印。
    其他祖巫好辦,可祖巫后土并非是戰死,而是身化六道輪回。所以,這最后一尊金人只有其形,陳九公也就不能將其斬出后土之身。
    在參悟天機,明了因果之后,陳九公往六道輪回平心宮,以煞氣為平心重塑肉身。如此,后土去,平心生,那平心娘娘也就以后土的祖巫烙印了結了這番因果。
    頂上顯出慶云三花,三花上現出十二道銀光,俱有一抱粗細,銀光中時十二元辰皆為兩尺來高的嬰孩身材,但面目衣著卻是依舊。仿彿那剛將元神煉成道家嬰兒的地仙。
    十二道銀光三三一組,分立四方。在十二道銀光中央,又有十二道黑光沖起,黑光上沖到三寸來高,就即停住,一陣旋轉,分化成兩組,每六道黑光一組,上下交錯,恰似兩個乾卦之相重合在一起,合為乾上乾下六六相交之景。
    乾上乾下六六兩卦一錯,便成了十二個尊位,或高或低,沉浮不定。
    但見十二尊位上,十一祖巫顯現,只有其中一尊尊位空缺,陳九公用手一指,那后土飄入慶云之上。
    青光一閃,那后土無神的眼中,頓時發出神采,身上黃光閃爍。
    “見過道友!”
    后土化身的聲音入耳,陳九公哈哈一笑,“道友請!”
    后土飛至那空缺的尊位上,至此,陳九公十二尊惡尸分身盡數斬出,道行大進。
    “合!”陳九公眼中精光爆射,吐字如雷,十二尊尊位上的十二祖巫身上皆有一道黑氣沖起。
    十二都天神煞大陣!(未完待續。
    請牢記本站地址:零|點|書|院|www.booksrc.netwww.00sy.comWWW.00S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