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40章玄黃世界(11-24)      第939章封印倚帝(11-24)      第938章因果(11-24)     

截教仙29 金鰲島上

一道血光從島上沖天而起,撞碎陳九公腳下祥云,卻是讓陳九公一驚。
    此時洪荒之中,很少有以人生魂、血肉修煉的修士,突然出現的這一股血光氣息之強,竟能擊碎陳九公腳下凝聚成形的祥云,足可想象那散發血光之物本體該是如何強大。
    東海之上,散落了無數島嶼。像自己三位師叔所居三仙島,還有那后世頂頂有名的蓬萊島,都在東海之上。
    那蓬萊島,是除了金鰲島外,截教弟子聚集數量最多的一個地方。此島并無島主,乃是當年通天教主發現后,留于截教弟子們居住。
    這座散發著強大血光的無名小島與蓬萊島非常接近,按理說若是往日有這般動靜,早已驚動了蓬萊島上截教弟子。
    可正因位于東海之上,今日金鰲島鐘聲一響,蓬萊島上所有截教弟子全上金鰲島去了。
    老師身損,陳九公心中悲痛。遇到此事,本不欲多管,但那島上一股殺伐之氣沖起,卻是讓陳九公眉頭一皺,降在島上。
    “嗯?竟然是它?”
    看著眼前血光包裹的寶物,陳九公心頭一顫,想想此處距蓬萊島不過百里之遙,陳九公放佛明白了什么。
    將此寶收入袖中,駕起祥云直奔金鰲島而去。
    “小師侄!”
    “小師侄!”
    剛飛出不遠,聽到身后有人呼喊自己,都不用回頭,陳九公就知道此人是誰。
    “弟子拜見兩位師叔。”
    回身向駕青鸞而來的瓊霄、碧霄一禮,陳九公抬眼一看,只見二霄眼眶發紅,精神憔悴,明顯是哭過的。
    剛才喊陳九公的是碧霄,而瓊霄此時似乎有些恍惚,坐在青鸞背上,就連陳九公向自己行禮也是微微點頭。
    “云霄師叔怎么沒來?”前后看了兩眼,發現云霄未至,陳九公心底不由暗自盤算。
    見陳九公左顧右盼,似乎看出其心中疑問,碧霄道:“大姐在上次兄長歸來后便閉關修煉,至今日未出。”
    聽碧霄說云霄閉死關不出,陳九公心中不由有些懷疑,但云霄畢竟是自己長輩,卻是不好多說什么。
    與瓊霄、碧霄一起往金鰲島上飛去,一路之上,二霄不時想起昔日與趙公明的點點滴滴,潸然淚下。而一旁陳九公也受二霄影響,心中悲痛萬分。
    金鰲島就在前方不遠,陳九公穩定心神,抬眼向前方望去,只見此時的金鰲島已被無窮無盡的青光所籠罩,正是近萬截教弟子催動上清仙法所至。在誅仙四劍被破,大師兄多寶道人被擒,趙公明壯烈而死的消息傳至截教弟子耳中時,近萬截教弟子齊齊暴走,已至金仙修為的紛紛現出頂上慶云三花,未至金仙的胸中五氣翻騰直沖天際。
    “師兄!”眼看著將至金鰲島,突然一聲師兄在陳九公耳邊響起,只見姚少司滿臉淚水飛奔而來。
    當日老師趙公明出島之時,姚少司尚在煉化三光神水之中。而趙公明魂飛魄散的一瞬間,因果牽引,姚少司也如陳九公一般,一口心血噴出,從入定之中醒來。
    感受到老師身損,姚少司悲痛萬分。可那時金鰲島上截教弟子雖然群情激憤,但卻無人能夠給姚少司帶來安慰。
    獨自垂淚的姚少司想起,掌教師祖敲響金鐘,師兄定然歸島,這才在此等候陳九公。
    “師弟!”陳九公見一旁情緒剛剛有所好轉的瓊霄、碧霄剛止住的淚水又有傾下的趨勢,連忙強顏歡笑拍拍姚少司肩膀。“師弟,莫要哭哭啼啼丟了老師顏面。老師不會白死,你我兄弟隨師祖前往西岐為老師報仇雪恨!”
    “好!”
    姚少司聽陳九公之言,滿是淚水的臉上暴露猙獰之色,大聲叫好,而一旁瓊霄從袖口取出金蛟剪輕輕摩挲,眼中兇光四射。碧霄渾身上下殺氣奔騰,想來這位截教小魔女正在積蓄的憤怒,只待萬仙陣中大開殺戒。
    四人上了金鰲島,只見無數弟子端坐島上,皆閉目不語,有的面顯悲憤,有的殺氣凜然,有的與趙公明關系極為密切的不住落淚。
    不是截教眾仙小題大做,若是趙公明上了封神榜,所有人也不會如此。但趙公明是以紅蓮業火燃燒了全身法力,又以這股力量自爆了肉身和三魂七魄,此時已經魂飛魄散,連轉世重修的機會都沒有了。
    “拜見兩位師叔。”
    突然一個聲音響起,一身穿火紅道袍的道姑緩步走來,向二霄見禮。
    “原來是火靈師侄啊,不必多禮。”
    此人正是多寶道人門下弟子火靈圣母。
    得知老師被太清圣人所擒,若是金靈圣母親自出言勸阻,脾氣火爆的火靈圣母就直接殺去西岐了。只因金靈圣母知道此時西岐尚有四圣坐鎮,別說火靈圣母了,就是自己過去也是一死。
    “這兩位就是陳、姚二位師弟吧。”
    “見過師姐。”
    微微點頭示意,火靈圣母道:“兩位師叔、二位師弟,定光師叔請你們往他洞府一行。”
    定光仙不但與趙公明關系密切,而且與三霄娘娘也是老交情。只不過三霄畢竟是女兒身,不管怎樣卻是不好太過親近。聽定光仙邀請,二霄自無異意,帶著陳九公、姚少司便往定光仙的洞府走去。
    “師弟,你這是……”
    當瓊霄、碧霄看到定光仙的第一眼不由得心神俱顫。
    往日的定光仙身形微胖,相貌雖有些猥瑣,但總是面帶笑容。可今日陳九公眼前的定光仙面容枯萎,神色渙散,就好似風燭殘年,油盡燈枯一般。
    見瓊霄、碧霄至矣,定光仙甚至沒有起身見禮,微微一點頭就算是打了招呼。
    知道定光仙和自己大兄的感情,二霄也沒多想,自顧坐在洞中蒲團之上。
    二霄乃定光仙師姐,況且交情深厚,此舉并不為失禮。但作為小輩,陳九公、姚少司不管心情多么難受,也得上前向定光仙行禮。
    就當陳九公上前時,定光仙目光落在陳九公身上,突然瞳孔一縮,眼神霎時間犀利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