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8)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8)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8)     

截教仙297 掃蕩北洲從太陰真人開始

巫族,與人族、妖族、阿修羅族不同。巫族自出世之日起,體內精血有多少就是多少,可能會因為各種原因減少,但減少后不會再有所增加。
    祖巫精血,在洪荒號稱是不次于人參果的靈物,對袁洪、楊戩那等修煉煉體之術的有奇效。
    盤古真身乃嬴政凝聚十二金人所成,如今的嬴政又是金之祖巫,精血中蘊含濃重的庚金之氣。
    嬴政精血沒入盤古真身頂上,那身處淮井之中的盤古真身劇烈顫抖起來。
    “不好!”見此情景,誰都知道這盤古真身要反彈。可這時,合玉帝等七人之力,也難將其鎮住。但見淮井隨著盤古真身一起長大,瞬息之間,高了三倍之多。
    “大天尊、娘娘,諸位道友莫慌,鎮元子來也!”就在玉帝等人驚慌之時,一道黃光閃過,鎮元子現身于淮井之上。
    大袖一揮,地書飛出罩在淮井井口之上,鎮元子一推頂上道冠,一片碧光沖起,人參果樹在碧光之中浮現。
    用手一指,人參果樹落在地書之上,黃光、碧光連做一片。鎮元子運轉玄功,雙手打出道道法決在淮井上,但那淮井猛烈顫動不止。
    從袖中取出乾坤圖,甩手一卷,陣陣金光閃過,天地之間再無了那淮井。
    感覺與盤古真身的聯系被隔斷,嬴政怒吼一聲,手中天子劍瘋狂斬下。
    頂上混沌鐘一轉,將陳九公罩在鐘內。下一刻,混沌鐘消失,一身灰色道袍的陳九公雙手揮動,道道混沌氣流在頂上交織成巨大的華蓋。
    天子劍狠狠劈下,這時天地間仿佛只有那一抹劍光,劍氣縱橫。
    陳九公腳下現出三品金蓮,金蓮上金光沖起,億萬金光將混沌華蓋托起,直往天子劍上撞去。
    有鎮元子將盤古真身鎮壓,玉帝、王母等人都騰出手來。見嬴政一劍之威,玉帝翻手取出素色云界旗連連揮動,一片祥云在混沌華蓋之上連成一片。
    王母素手捻起金簪,輕輕一劃,一道金光直奔嬴政而出。同為庚金之道,王母的庚金之氣同樣銳利。
    盤王、盤庚兩兄弟也各施手段,數種左道秘法齊向嬴政而去。看那密密麻麻,噴口黑煙的蠱蟲,一個個與盤庚老祖七八分相似的分身……
    蒼甲真人、九寶道人雖都是準圣,但怎奈功法、靈寶都不怎么樣,只能驅使穿山甲真身和九色巨人從兩側猛攻嬴政。而他們本尊,去幫燧木道人和無支祁對付刑天。相比起來,這刑天卻是要比嬴政差上不少。有元神和的祖巫和沒有元神的,就是不一樣。
    天子劍斬破素色云界旗聚在陳九公上空的氤氳云光,狠狠劈在混沌華蓋之上,庚金劍氣暴漲,將華蓋下陳九公的臉龐映得金黃一片。
    巨大的混沌華蓋被嬴政一劍斬做兩截,天子劍去勢不改,仍向陳九公斬下。
    面如沉水,眼中精光轉動,陳九公手上一動,那斷做兩半的混沌華蓋化作兩只巨手,向中間合起,將那三千余丈的天子劍合在兩只巨手掌心之中。
    盤古真身被鎮壓,嬴政心中發狠,雙手握住天子劍劍桿用力一轉,一雙混沌巨手掌心之處混沌氣流四下逸散。從遠處望來,只見一雙混沌色的巨掌合十,在手背上有隱隱金光射出。
    “嬴政!看朕如何降汝!”玉帝飛身而至,神色肅穆,將昊天鏡祭起,用手一指,昊天鏡來在嬴政頭頂發出道道玄光向嬴政罩來。
    冷哼一聲,嬴政手上不慢,持劍與那雙混沌巨掌僵持,頂上傳國玉璽金光不散。
    可就在這時,王母催動金簪發出的庚金之氣至,破開傳國玉璽布下的一層層防御。
    一道紫電擊下,擊在傳國玉璽發出的金光上,金光頓時消散。
    紫電凌空一轉,化作紫電錘打在傳國玉璽上。
    傳國玉璽一顫,其上金光一閃,飛入嬴政體內。
    破了傳國玉璽,盤王、盤庚兩兄弟的攻擊皆至。只見盤王老祖祭起那盤王元蠱劍,藍光一閃,劍已至嬴政頂門。又有那天蠱元窳幡放出的千萬毒蟲。鋪天蓋地一般,發出讓人寒毛扎立的嗡嗡聲。而盤庚老祖非常配合盤王,盤王用蠱,他就用毒。而且放出以金沙河中金沙祭煉的千萬分身,本尊與先天珊瑚樹化身混在千萬分身之中,饒是嬴政也分辨不出哪個是真,哪個是假。
    這還不算,但見盤庚老祖單掌身出,那白皙的手掌掌心上,竟然噴出滾滾黑煙。
    黑煙一出,席卷而去,將盤王老祖放出的蠱蟲籠罩。當日在盤庚老祖道場,盤庚老祖曾以詭異的黑煙將盤王老祖放出的蠱蟲全部殺死,奠定了洪荒毒術第一人的地位。但今日兄弟二人聯手對敵,蠱蟲遇黑煙的一瞬間,在黑煙中一個個芝麻大的蠱蟲身軀暴漲千般倍。看那一個個西瓜般大小的蟲子漫天飛來,猙獰的樣貌,散發著絲絲黑氣的軀體,讓一旁的王母、云霄掩面,即使是陳九公、玉帝,也不由得眉頭緊皺。
    旁觀者尚且如此,就更別說即將遭受千萬蠱蟲和那無盡毒煙攻擊的嬴政了。
    不說你本事何等通天,也不說左道能否得證混元。在面對左道秘法時,即使是混元圣人也不敢掉以輕心。
    嬴政巨大的身軀一抖,背后金色的羽翼展開。既然是羽翼,肯定就有羽毛。根根羽毛皆有丈余,其上有金光流轉,鋒利無比。
    四只羽翼齊齊一震,道道金光橫掃八方。一時間,金光壓過黑光,犀利的庚金之氣將一只只蠱蟲和一個個盤庚老祖化身斬殺。
    見嬴政發威,玉帝打出一道法決,那盤旋在高空的昊天鏡上垂下八道玄光,落于嬴政八方。
    暗道不好,嬴政顧不得再與陳九公僵持,雙手金光大作,連帶著嬴政手里的天子劍上道道金光四射。
    金光包裹巨大的劍身,洞穿混沌華蓋,嬴政單手揮劍,向昊天鏡斬去。
    一手打出法決,催動昊天鏡,垂下的八道玄光化作光幕,連成一片,將嬴政困在一處空間之內。一手將素色云界旗祭起,素色云界旗上氤氳散開,云光凝聚擋在昊天鏡前.,阻擋嬴政的天子劍。
    嬴政收回天子劍,陳九公這邊再無一絲壓力。也不用混沌鐘,陳九公運轉玄功,以毀滅之道催使紫電錘。
    一道紫電擊下,正轟在嬴政身上。轟散縈繞在嬴政身外的金光,重重的落在嬴政寬廣的后背上。
    轟……
    千丈紫電與嬴政一萬三千余丈的身軀比起來根本算不得什么,但重重的轟下之后,血肉模糊。
    身受重傷,嬴政怒吼不止,纏繞在雙臂上的八條金龍在這時仿佛也蘇醒起來,一個個將龍尾緊緊盤在嬴政手臂上,扭動著身軀,以爪牙攻擊眾人。
    狠狠揮動手中的天子劍,此時的嬴政看上去威猛無比,但他自己心里也清楚,如果不是被人圍攻,即使是陳九公、鎮元子,也未必是自己的對手。
    可對方高手如云,還有那云霄手托混元金斗立在一旁。如一個不慎,恐怕自己也有被鎮壓的危險。
    今日祖巫殿中的盤古圣像已毀,盤古與三界蒼生的因果全部了斷。現在若是再不走,不是被殺,就是被擒。若就此離去,盤古真身是小,這些巫族族人怎么辦?
    雖然今生轉世人間,但嬴政與所有巫族一樣,骨子里都有一種瘋狂,一種悍不畏死的瘋狂。
    后背的傷口已經自動止血,雙臂上的八條金龍靈活的攻擊著四周之敵。這八條金龍并非是法寶,而是嬴政祖巫真身的一部分,翻騰之間靈活至極。
    嬴政身上散去的金光又開始凝聚,一股狂暴的氣息自其身上散發。
    那邊被燧木道人、無支祁、蒼甲真人、九寶道人圍攻的刑天感到嬴政身上散發的狂暴氣息,整個人似乎憤怒起來。雙手掄斧盾,一劈一立,身隱刑天盾后,奮力一撞,將無支祁撞飛,一斧凌空向蒼甲真人劈下。
    見那巨大的干戚斧上寒光四射,驚得蒼甲真人一縮頭。但知危險,連忙現出蒼甲塔。
    轟……
    這蒼甲塔本是出自無極老祖之手,此寶乃魔道至寶。被蒼甲真人弄到手后,許多妙用發揮不出來,只能用以防御。
    當日受青蓮道人弒神槍一擊,蒼甲塔殘破不堪。回到地府后,蒼甲真人前往幽冥血海求取九幽寒鐵將蒼甲塔重新祭煉,但今日被*戚斧劈得粉碎。
    干戚斧又至,驚得蒼甲真人連忙飛身暴退,刑天巨大的身軀在空中一扭,絲毫不顯笨拙的向嬴政而去。
    刑天那一萬四千五百丈的祖巫真身沖起來,燧木道人祭起靈火萬鴉壺,無數火鴉飛起噴出火焰連成一片,但刑天身上三丈青芒沾火不燃,護得刑天沖破火海。
    剛剛穿過火海,一片黃色光幕憑空出現在眼前,刑天揮斧連斬,鋒利至極的干戚斧卻破不得這土黃色的光幕。
    鎮元子飄然來至黃色光幕的另一側,單掌印在光幕之上,光幕上黃光大作,似乎更加凝實。一面催動乾坤圖鎮壓里面的盤古真身,鎮元子無法出手,但卻能幫助燧木道人四人阻這刑天一阻。
    見刑天被鎮元子擋住去路,無支祁單拳胸,頂上現出一滴三光神水,這三光神水一出,一片蔚藍將無支祁包裹。而后,無支祁將身一晃,近萬丈的巨獸揮舞著大棒,直奔刑天撲去。
    揮動巨斧卻破不開黃色光幕,上古之時隨十二祖巫征戰天下的刑天知道鎮元子的厲害。也就絕了去助嬴政的心思,回身專心與無支祁等四人廝殺。
    知道無之祁不是刑天之敵,而那邊陳九公等人似乎已占據上風,蒼甲真人和九寶道人招喚自己分身。穿山甲真身撲來,抓、咬、撞、靠、踢,雖然不敢正面與刑天相斗,但騷擾一下絕沒問題。而九寶道人此時不已九色巨人攻擊,而是將九色巨人散了,一尊尊分身飛回,似乎沒入道冠之中。這時的九寶道人揮動手中九寶拂塵,連連刷開刑天攻向無支祁的干戚斧,引來蒼甲真人一陣羨慕。
    此時天地間煞氣已被吸得一干二凈,這本該是巫族享受的遺澤,但大部分都被十二元辰給搶了。最初那千丈高下的十二只巨獸,現如今皆有三、四千丈,其中本就身軀龐大的丑牛、亥豬軀體更是達到五千丈左右。
    殺神劍連斬,殺得袁洪節節敗退。在吸收了不少煞氣后,現在的白起就如當初的刑天,只差一步就可修成祖巫。若不是袁洪仗著九轉玄功精妙和手中功德至寶定海神針,恐怕早已死在殺神劍下。
    巫族這邊,有幾個運氣好的,如贠佂等七八個小巫,引煞氣入體錘煉肉身,一舉修成大巫之身。這贠佂乃天昊部落小巫,深得原來的部落大巫風伯器重。如今修成大巫之身,見嬴政、刑天被人圍攻,白起與袁洪纏斗,贠佂率領巫族上下結成陣勢,抗擊截教眾星君與天庭群仙。
    這些人死傷一些對戰局都無關緊要,重要的還是雙方強者之戰。
    祖巫刑天是越戰越勇,越殺越猛,可那邊的嬴政卻已經陷入困獸之斗。這不是說刑天比嬴政強很多,而是嬴政面對的強者太多了。
    陳九公、玉帝、王母、云霄、盤王、盤庚,將嬴政圍在中央,并不近身廝殺,只是使出各種道術纏斗,要將嬴政生生磨死。
    嬴政也知自己情況不妙,當即一咬牙,仰天怒吼,周身金光爆射,那萬丈之高的祖巫真身又長。
    “不好!”陳九公沒見識過,不甚清楚,可那盤王、盤庚兩兄弟看明白了。驚得盤王老祖疾呼,“諸位小心,這嬴政要拼命了!”
    嬴政要拼命了?才要拼命?那剛才是干嘛呢?難道是鬧著玩呢?
    不,盤王老祖的意思,陳九公明白,這嬴政是要自爆了。
    絕代妖皇東皇太一頭頂混沌鐘,手持屠巫劍,攻防皆無破綻,曾以混沌鐘煉做的第二元神護住本身元神連擋通天教主一十七招。
    但這位妖族強者,最后被幾位祖巫自爆拉著同歸于盡。
    祖巫肉身之強,一旦自爆,陳九公有混沌鐘在手,也難保身受重傷。玉帝、王母、盤王、盤庚不死也得脫好幾層皮。而云霄,恐怕連性命都保不住。
    可若就此放嬴政離去,陳九公又不甘心。這嬴政即使沒有盤古真身,也是不亞于青蓮道人、鎮元子的強者。俗話說: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都不用等春風,這嬴政只要找到幫手,肯定會回來找陳九公的麻煩。
    昔日有三十六路大軍討子牙,陳九公可不想成為眾矢之的。
    靈魂穿越至今千余年,歷經老師身損,截教被滅,陳九公的道心早已堅固如鐵。
    頂上青色光柱沖起,身上青光閃爍,混沌光芒化作混沌鐘落于掌中,身穿白色八卦九宮袍的陳九公將混沌鐘祭起,運轉玄功,連噴三口精血在鐘上。
    三口精血噴出,陳九公整個人似有些萎靡。與元氣可以用靈藥補充不同,這精血只能靠時間恢復。
    但此時不是矯情的時候,陳九公打出道道法決在混沌鐘上,混沌鐘上光芒大作。混沌色光芒多高,混沌鐘就變得多大。
    巨大的混沌鐘飛起,卷起條條混沌氣流掃蕩八方,蕩開嬴政手臂上的四條金龍,飛至嬴政頭頂,當頭罩下,將嬴政罩在混沌鐘內。
    而后陳九公飛身至混沌鐘前,連連打出一道道法決,印在混沌鐘上。
    身處混沌鐘內,嬴政二目如電,四周都能看的清楚。只見周身之外,盡被混沌之氣充盈,剛剛鼓蕩起來的肉身,好像被什么東西壓迫一般,漸漸的停止狂暴的瘋長。
    “呔!”陳九公暴喝一聲,吸收完煞氣的十二只巨獸化作十二桿星辰幡飛至混沌鐘四周,幡面招展,十二元辰之力自九天而下,落在混沌鐘頂上。此時的混沌鐘混沌色的古樸的鐘面上籠罩一層銀色的星光,在星光映襯下,混沌鐘顯得格外神秘。
    “諸位,且助九公鎮壓這嬴政!”
    陳九公高呼一聲,玉帝等人齊齊稱善。陳九公、玉帝、王母、盤王、盤庚、云霄一起向混沌鐘內灌注法力。剛才怎么樣鎮壓盤古真身,現在就要怎么樣鎮壓這祖巫嬴政。
    雖然人數比剛才少了,但先天至寶混沌鐘遠勝功德至寶淮井,祖巫嬴政亦是不如盤古真身。所以,這一次鎮壓起來,卻是比剛才還要容易一些。
    看那漸漸縮小的混沌鐘,陳九公哈哈大笑,手上青光更盛。在混沌鐘內,別說這嬴政連自爆都不能。就算能自爆,難道還能將這先天至寶炸毀不成?頂多不過是將混沌鐘內的陳九公真靈炸散,但有周圍這些人在,無主混沌鐘還能自己跑了嗎?
    轉瞬之間,混沌鐘縮小至千丈,祖巫嬴政今日是在劫難逃!
    而陳九公就是要如鎮壓盤古真身一般,鎮壓嬴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