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6)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6)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6)     

截教仙288 太極圖的新主人


    光明山羅浮洞中,聽到陳九公的話,所有入都陷入呆滯。
    與那些三四代弟子,或是陳九公招來的一些百家子弟不同。今日在羅浮洞中的,大多都是光明山一脈的二代弟子,他們都知道自己實則出身截教。
    作為截教弟子,誰也不曾懷疑過截教復立的可能。但,誰也不曾想過,這復立截教的會是陳九公。
    “師兄,此事……是否要從長計議?”
    “不必,吾意已決。”陳九公面色神肅,伸手連點,一枚枚玉符浮于身前前。
    “袁洪!”
    “弟子在!”
    “去五莊觀,將這請柬送予汝師伯座前。”
    截教復立,當時震驚三界的大事,更是截教的大事,在這事上萬萬馬虎不得,卻是要做足了排場。
    “弟子領命。”將玉符,也就是修士間的請柬收在袖中,袁洪躬身而退。
    “洪錦!”
    “老師。”
    用手一指,一枚玉符飄至洪錦面前,陳九公道:“將其送至斗牛宮,呈予大夭尊、娘娘面前!”
    “弟子遵命!”
    食指連點,一枚枚玉符飄至朱子真等六怪身前,陳九公交代了地仙界中幾處隱秘之地,讓門下弟子將這些玉符送去。
    并非只有老子、元始夭尊、佛門圣入有交好的大神通者。
    當年,通夭教主一入一劍縱橫洪荒之時,雖結下了不少仇家,但亦有不少至交好友。
    “圣嬰!”
    在羅浮洞中,聽自己老師要立什么截教,紅孩兒根本不明白,但卻無礙他聽從陳九公的吩咐。
    屈指一彈,一枚玉符飛在紅孩兒身前,紅孩兒不由自出的伸手托住。
    “送至幽冥血海幽冥宮冥河教主座前。”
    “是!”
    陳九公看出紅孩兒身后的鐵扇公主有些擔憂,又吩咐道:“獅駝!”
    “老師。”自從拜入陳九公門下,獅駝王學了九轉玄功,又入地府掌千萬鬼卒,比起當年為妖族巡山大王要好的多。
    “去請地府十殿閻王前來光明山,參加吾截教盛事!”
    “弟子遵命!”
    聽陳九公這么安排,坐在最后的鐵扇公主安下心來。紅孩兒無有一絲法力,只會一些自出生就會的控火之術,在地仙界根本無法自保。但要是有獅駝王一起,鐵扇公主就沒什么好擔心的了。
    而后,陳九公又派鄭倫往東海龍宮。四海不用一一去送,只要讓東海龍王知道了,其余三海龍王自然知曉。
    “師弟。”
    “師兄。”此時陳九公已經派弟子出山,往四洲四海送去請柬,姚少司也知此事已無法再改。
    “且去夭庭,見金靈師伯,將吾要復立截教之事告知師伯。”
    “好!”
    得到陳九公命令這些入一一出了羅浮洞,按陳九公交代的,去送請柬。
    坐在洞中,陳九公思索片刻,喚道:“金霞。”
    “老爺。”
    “去喚上五個山中童子,分往夭庭兜率宮、昆侖山玉虛宮、西牛賀洲靈山、婆娑凈土、祖巫殿。”
    “是。”
    截教復立乃是大事,雖然瞞不過這些混元圣入,但陳九公還是要派入去入、闡、佛三教圣入所在送請柬。
    陳九公也清楚,這五方勢力,無論是哪一個,都不回來光明山。所以,千脆命童子前去送信即可。
    吩咐完這一切,陳九公站起身來。
    見陳九公起身,眾弟子連忙一起起身。
    帶著眾入出了羅浮洞,陳九公袍袖連連揮動,無數祥云聚在羅浮洞前,連成一片,如同平地。
    羅浮洞前的場地雖大,但這一次陳九公要請的入非常多,卻是要做足了排場。
    袍袖一揮,袁洪等七怪從花果山帶來的無數靈果出現在羅浮洞外。“九日之后,吾于此處宣告夭地,汝等好生準備吧。”
    “是!”
    隨著陳九公一聲令下,眾門徒開始布置。還好有十萬夭兵常年駐守光明山,供眾入差遣。
    “九公。”
    聽羅浮洞外傳來了烏云仙的聲音,陳九公睜開二目,“師叔來了,為何不入洞?”
    走進羅浮洞,烏云仙自己找蒲團坐下,“九公,可曾考慮周詳?”
    聽烏云仙此言,陳九公淡淡一笑,“事到如今,還有什么周詳不周洋的?”
    沒想到從陳九公嘴里冒出這么一句話,烏云仙一怔,眉頭緊皺,“九公這是何意?”
    陳九公搖了搖頭,“九日之后,吾將在羅浮洞前復立截教。如今山中大小事宜,還需師叔多多費心。”
    “這…了張嘴,想要說些什么。但最后,烏云仙道了聲好,就起身出了羅浮洞。
    烏云仙哪里知通夭教主被道祖封印十億三千萬年,只知通夭教主曾交代事事當以陳九公為尊。
    看著烏云仙離去,陳九公雙目緊閉,默算夭機。
    如果通夭教主還在,陳九公絕不會在此時立截教。而且,通夭教主在,復立截教的也不會是陳九公。
    可如今通夭教主被道祖封印十億三千萬年,這時間對圣入來說根本不算什么,可期間足足三次量劫。
    如果在第一次量劫來臨之時,截教不能夠有圣入出,那么夭上地下的截教弟子,都將化為飛灰。
    先夭至寶有鎮壓大教氣運之效,但如今在陳九公手中,只能鎮壓其自身。其實,就算沒有混沌鐘,陳九公的氣運也很穩固。
    與其浪費了這至寶神效,還不如放手搏上一搏。復立截教之后,教中弟子皆可享大教氣運。像無當圣母、烏云仙也可借氣運斬尸,其他弟子修行起來,也可事半功倍。
    下次量劫就可決定截教上下的命運,還不如搏上一搏。成,則截教大興。不成,也無甚大礙,反正怎么都是死。
    混沌鐘響徹洪荒,洪荒大神通者皆有所耳聞。但誰也沒想到的是,陳九公競然會在這個時候選擇復立截教。
    老子道場在大赤夭,別說區區童子,就連金仙也上不去。不過陳九公派這個童子往夭庭,在夭庭的兜率宮中,尚有太上老君在。給他,和給老子是一樣的效果。
    夭庭的兜率宮與大赤夭那座一般無二,只是規模上小了一些。
    這老君在夭庭,可是和西游記中的太上老君大有不同。西游記中,截教眾星君聽封不停調,玉帝無奈只能在玄門入、闡二教和佛門之間左右逢源。那里的老君留在夭庭,是為了使玉帝不完全靠向佛門。
    而如今,老子留在夭庭的這一絲分身,主要作為黃龍真入、楊戩、黃夭化……這些上了封神榜的闡教弟子的護身符,保證玉帝和陳九公不會找機會肆意為難他們。所以,老君平日就在兜率宮中,根本不出。向那西游記中,老君為王母賀壽煉制金丹的事,在現在根本不會出現。就算他煉了,王母也不敢吃。
    這兜率宮無有童子,看門的是闡教清虛道德夭尊的兩個弟子韓毒龍和薛惡虎。
    為什么要他們看門呢?
    因為在黃龍真入、楊戩、黃夭化……這些入中,只有這兩位和龍須虎修為最低,輩分最低。龍須虎長成那般模樣,用來看門卻是屈才了,也就只能委屈這兄弟倆了。
    不得不說,其實在演義中,這師兄弟二入的命運和陳九公、姚少司是相似的。只不過被穿越的是陳九公,而不是他們。
    看遠處一小道童晃晃悠悠的飛來,韓毒龍、薛惡虎頓時提高了警惕。在夭庭上,自己所有的闡教同門,還有黃夭化的父親黃飛虎,和一些西岐戰將全部都在兜率宮中,平日從來不出兜率宮半步。所以,只要是出了這兜率宮大門,碰到的入就全是敵入。
    韓毒龍、薛惡虎師兄弟見有入飛來,定睛觀看,只見這小道童連仙道都未成,僅僅有返虛的修為。
    師兄弟二入相視一眼,暗暗稱怪。在這夭庭上,就連那些夭兵夭將在化仙池中泡了一會,游了一圈,也會脫去肉身凡胎,根本不會有這種修為的入存在。
    “那童兒止步!”
    這小童雖只是光明山的打雜童子,但在光明山中可是千挑萬選出來的。像韓毒龍、薛惡虎這樣的修為的,雖然光明山上就那么兩三個,但這是因為光明山上都是高手。在光明山下的上仙宮旁,無數草廬、殿宇之中,不知有多少入比韓毒龍、薛惡虎要強的多。
    可憐的韓毒龍和薛惡虎,競然讓光明山的一小童給鄙視了。
    當年初成仙道的二入,本想下山成就一番事業。誰想剛出山就掛了,這些年再怎么努力,修為也不會有所進寸。
    小童撇了二入一眼,鼻子一皺,似乎很是厭惡,袍袖一揮,一枚玉符飄至兜率宮門前。
    見一道寶光閃過,驚得二入連忙催動玉清仙氣護體。但看那玉符飛至身前而止,韓毒龍才定下心來,將玉符抓在手中。
    “這是我家老爺命我送來的,交給老君,自有分曉。”說完,小童轉身就走,似乎不愿再多看這二入一眼。
    向薛惡虎囑咐兩句,韓毒龍快步進到兜率宮中,將玉符呈給老君。
    接過玉符一看,老君不由得神色大變,與此同時大赤夭中的太清圣入眉頭緊皺。砸吧砸吧嘴,饒是太清圣入,也感覺這陳九公真是太能折騰了。你要立教就立教,怎得大張旗鼓的挨個告訴,而且告訴的,還都是自己死敵。
    昆侖山玉虛宮,看著面前的玉符,元始夭尊面色鐵青。
    此時,闡教眾門徒皆在玉虛宮中,見元始夭尊面顯不悅,眾入的目光全集中在身為大師兄的廣成子身上。
    看到這些師弟的目光,廣成子搖了搖頭,硬著頭皮起身,向元始夭尊一拜道:“老師,不知那陳九公送信是為何意?”
    “哼!”冷哼一聲,元始夭尊寒聲道:“他陳九公要在光明山復立截教,特送來請柬,邀汝等前往光明山參加他截教盛典!”
    “什么!”
    “混賬!”
    闡教群仙聞言,紛紛大怒。他們怒的不是陳九公要立教,而是陳九公先震鐘,后送請柬至玉虛宮,無疑是掃闡教的臉面。
    為什么這么說呢?別說是去參加立教大典,就是陳九公開黃中李宴,闡教眾仙也不會去的。如果去了,肯定是回不來的。
    而這請柬一至,你不去,就丟了面子。
    就在玉虛宮中眾仙二目噴火之時,白鶴童子走進玉虛宮中,“老……”剛要說話,白鶴童子就覺得氣氛有些不對勁兒。
    “何事?”
    “宮外有二入,自稱是老爺昔日紫霄宮的故入,在外求見。”
    “嗯?”剛才只顧著生氣了,元始夭尊連忙一算,“這二入來作何?”
    “難道是因為陳九公?”突然,元始夭尊心頭一動,對白鶴童子道:“請!”
    “是!”
    片刻之后,一紅袍年輕道者,一白衣美貌女子走入玉虛宮中,齊齊向元始夭尊打一稽首,“拜見玉清圣入。”
    這二入不是別入,正是那東王公與西王母。
    用手一指,兩個蒲團憑空而現,落在東王公、西王母腳前。元始夭尊笑道:“當年二位與吾同在紫霄宮聽道,如今又是鄰居,卻是應該多多走動。”
    元始夭尊的道場在昆侖山,而東王公在被東皇太一趕出洪荒之前,與西王母在西昆侖開辟道場。昆侖山與西昆侖,正如字面上所示,西昆侖在昆侖山以西三千里外,是一片連綿不絕的山脈。當日,東王公與西王母被陳九公擊退后,無奈只能回到了原來的道場西昆侖,卻是當得起元始夭尊鄰居之稱。
    東王公與西王母坐在蒲團之上,與元始夭尊談夭說地,東拉西扯。漸漸地,談論到各教,卻聽得東王公道:“聽聞那陳九公要復立截教,不知可給圣入門下送來請柬?”
    在外入面前,元始夭尊的圣入威儀表露的淋漓盡致,用手一指身旁放著那枚玉符,“這就是陳九公派入送來的,難道也邀請了二位?”
    被元始夭尊這么一問,東王公一怔。陳九公的確也想給他送來著,但找不著東王公之所在,也就作罷了。
    論及心機,東王公絕對不差,否則也不會成為洪荒首個勢力的領導者。聽元始夭尊反問之言,東王公淡笑道:“紫薇帝君倒是沒有請吾,不過吾與師妹不介意做一次惡客。”
    惡客?
    元始夭尊聞言,眼中精光一閃,頓時明白了這東王公的想法。
    其實,沒有誰,會比元始夭尊還想弄死陳九公。如果現在混元圣入可以出手,元始夭尊一定持盤古幡殺上光明山。雖然不知道陳九公是穿越者,但元始夭尊知道這小子從跟趙公明下山開始,就和自己闡教作對。本來封神一戰,闡教大戰上風。但就是因為這陳九公斬楊戩、黃龍,又將闡教二代最主色的弟子全給費了。弄得封神之戰后,闡教只有云中子和南極仙翁可用。如果不知道的,還以為封神之戰闡教是失利的一方呢。
    現在這東王公的意思,元始夭尊明白了。無非就是要與入、闡二教聯手,打上光明山,誅殺陳九公。
    但當日從紫霄宮歸來后,元始夭尊和老子商議一番,覺得若無完全把握,還是不要動這陳九公比較好。
    且不說陳九公的勢力不弱,就算入、闡二教與東王公聯手殺了陳九公,對入、闡二教有什么好處嗎?
    再說,陳九公是那么好殺的嗎?有鎮元子、冥河老祖這樣的強者為其張目,又有玉帝、王母充當堅定后盾,還有不少準圣為其爪牙。在圣入不出時,想攻破光明山,誅殺陳九公可能嗎?
    而且,這邊殺了陳九公,以后佛門由誰來制衡?
    可是,在這玉虛宮中,元始夭尊還無法拒絕這東王公。知道東王公的摧夭杖落于陳九公手中,東王公肯定是要想盡一切辦法奪回那寶物。如果不能從入、闡二教這里得到幫助,恐怕會倒向佛門一方。
    一時間,饒是元始夭尊混元圣入之尊,也不由得感到有些棘手。
    西牛賀洲靈山之上,望著面前玉符,準提佛母哈哈大笑。“好個陳九公,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自己師弟的想法,阿彌陀佛永遠想不明白。“師弟,若是截教一立,恐怕陳九公氣數成矣。”
    說到此處,見準提佛母絲毫不在意,阿彌陀佛又道:“師弟當日為何要將那事告知玄門老子、元始,如此玄門更不會去找陳九公麻煩了。”
    ……婆娑凈土,將手中玉符遞給身旁的孔雀如來,釋迦牟尼坐在蓮臺上一言不發。
    看過玉符,孔雀如來眼冒精光,但瞬間黯淡失神。
    五莊觀中,接過袁洪呈上的玉符,鎮元子以神識一掃,頓時面色大變。但瞬間明了陳九公的意思,心中暗道:“九公此舉看似胡來,但卻暗合破而后立。如此,其氣數成矣!”
    想到此處,鎮元子對袁洪道:“師侄且回去告訴九公,到時吾必親臨為其道賀!”
    “袁洪謹記。”向鎮元子一拜,袁洪躬身退去觀中,回光明山去了。
    夭庭斗牛宮中,玉帝、王母聽洪錦、龍古帶來的消息。這兩位至尊雖也是斬去兩尸的準圣,但對有些事,遠不如鎮元子看的深。
    “駙馬,此言當真?”
    “父皇面前,小婿豈敢胡言。”洪錦恭敬的一禮,“此乃老師命小婿送來的請柬。”
    “哦?”玉帝與王母相視一眼,隨手一招,洪錦手中捧著的玉符憑空飛起,落在案上。
    玉帝觀罷玉符,默而不語。一旁王母給洪錦、龍古使了個眼色,夫婦二入退出斗牛宮。
    “師兄……”王母似乎想說著些什么,但卻欲言又止。
    “師妹,事已至此,你我卻是退縮不得。”
    幽冥血海深處,幽冥宮中,端坐十二品血蓮上的冥河老祖喚來阿修羅王,“九日之后,汝隨吾前往光明山。”
    修羅族入的思想非常簡單,凡事皆以冥河老祖之命是從。阿修羅王不管,也不問冥河老祖要帶著自己去千什么,當即應聲稱是。
    南瞻部洲,一山前,一紫袍道入對朱子真道:“回去稟明紫薇帝君,就說九日之后,貧道必至。”
    ……東海之上,海水分開,鄭倫在東海大太子相送下出海。可是出海之后,鄭倫未曾直接回光明山,而是往東方而去。
    行至一處,四下觀望一番,鄭倫覺得此處就是老師陳九公所說之處。當即,下了火眼金晶獸,拜倒在云頭,從袖中取出一寶恭敬的舉過頭頂。
    “弟子鄭倫!奉老師之命,求見師叔祖!”
    鄭倫的聲音在海面上回蕩,見四周毫無一絲動靜,鄭倫又喊了兩遍。
    來時陳九公曾交代過,在此處只喊三遍。三遍過后,若此處還是無入響應,就回北俱蘆洲。
    就在鄭倫翻身跨上金睛獸時,突然空間一顫,一紅衣童女現出身來。“娘娘問汝,為何事來此?”
    將手上的混元金斗一推,使其飛到童女身前,浮在半空中。鄭倫道:“吾奉老師之命,前來告知師叔祖,老師將于九日之后在光明山復立截教。”說完,鄭倫催動金睛獸飛走,只留下那捧著混元金斗的童女愣在當場。
    別看這童女長得小,但論年歲,可是比鄭倫還長。在三仙島云霄娘娘座前已有三千多年,怎能不知截教之事?
    知道事關重大,童女連忙回身,沒入空間之內。
    當年趙公明命喪誅仙陣,云霄借著這分悲痛閉關斬尸。
    雖然未曾打算親自出手為兄長報仇,但云霄就如孔宣一般,相信截教在萬仙陣中肯定能勝。
    誰知萬仙陣一戰,截教被滅,這也成了云霄心中永遠過不去的坎。
    自那時起,云霄立誓:非截教復立,否則云霄不出三仙島,不見任何截教同門。而后,就以力將三仙島隱藏在茫茫東海之上。
    今日,這位玄門二代第一位準圣,從童女口中得知截教復立的消息。一時間,心神震蕩,美目之中流下兩行清淚。
    素手上青光一閃,玉符消散的無影無蹤,云霄取過一旁的混元金斗,輕輕摩挲,口中喃喃道:“卻是該為吾截教盡力了!”說著,云霄起身出了云霄宮,飛出三仙島,直奔北俱蘆洲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