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7-25)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7-25)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7-25)     

截教仙287 鎮壓嬴政

混沌鐘聲一響,凡是光明山一脈聽到鐘聲的,只要不是閉死關的,無論身在何方,全都向光明山趕來。
    幽冥血海分開,一片血浪沖起,托著一美貌女子。
    一回頭,發現自己身后無人,先是一怔,而后見一道火光閃過,化作一身穿紅色兜兜的小童。
    “孩兒快些,今日為娘要帶你去拜見你老師。”
    這對母子正是鐵扇公主與紅孩兒,這一次混沌鐘響,作為陳九公門下弟子的紅孩兒當然也要去。
    “仙子慢行!”
    聽到一聲音,鐵扇公主連忙回身,見是地府四大冥帥之一的黑虎。
    “羅剎不敢當冥帥仙子之稱。”別看黑虎修為低的可憐,但鐵扇公主知道他在光明山的地位不一般,對黑虎十分客氣。
    看了紅孩兒一眼,黑虎眼中閃過一絲喜色,“這可是當年小老爺收得弟子?”
    “冥帥所言正是,今日羅剎正要帶他前往光明山拜見小老爺。”說著,鐵扇公主命紅孩兒上前向黑虎見禮。
    拍了拍紅孩兒的小腦瓜,在紅孩兒躲閃之間,黑虎大笑道:“吾亦要回光明山,不知可否與仙子同行?”
    “冥帥請!”
    “師叔!師叔!”
    還未等三人離去,只聽得兩聲呼喊,黑虎一拍腦袋,“怎么把他們三個給忘了。”
    花果山上,袁洪比比劃劃地指揮著山上那些小猴子,“快快!把那后山的桃子都給我摘下來。”
    “大王。全都摘下來啊?”
    “全部!快!快!”
    這時,六怪從洞中走出。看著那些在山前山后忙活的小猴子,再看看洞前堆積的各種果子,六怪紛紛不解。
    “大哥,你怎么讓小的們把山上的果子全摘了?”
    聽常昊之問,還未等袁洪開口,一旁朱子真道:“大哥,我們快走吧。你我本就離光明山甚遠,若是回去晚了。恐老師不喜。”
    “無事,無事。”袁洪大大咧咧的擺了擺手,“此次老師召集吾光明山上下回山,想來是有什么大事。你們也知老師素喜場面,吾等帶回千萬靈果獻與老師召開仙果宴,老師必然高興。”
    朱子真聞言一怔,看了袁洪一眼。回身向那些忙碌的猴子們高呼:“小的們,快!快!”
    天庭上,姚少司也帶著門下丘引、張奎、高蘭英出了青華宮,卻見洪錦、龍吉身穿道服駕云而來。幾人匯合在一起,下了天庭,往光明山而來。
    正準備穿過三十三天。姚少司只聽見身后傳來一個聲音,“道友請留步!”
    “嗯?”姚少司回身一看,只見來者不是別人,正是申公豹。
    “申道友何來?”
    “陳道友相召,不敢不來。”
    聽申公豹之言。姚少司有些疑惑。按理說,這申公豹并非是光明山一脈。但既然他說陳九公招他。必是聽到了鐘聲。
    雖然想不明白師兄為什么要申公豹也來,但這都不重要,當即姚少司就邀申公豹同行。
    可不想,卻被申公豹拒絕。“道友先行一步,吾隨后至。”
    ……
    最先到達羅浮洞的,竟然是帶著門下弟子的姚少司。從天庭直接降下,直落在北俱蘆洲,駕云瞬息而至。
    “師兄!今日怎有這般雅興?”進到羅浮洞中,門下弟子向陳九公見禮,而姚少司徑自坐在陳九公身旁,開口詢問。
    “無事,只是吾光明山上下,好些時日未曾齊聚。”
    “只是如此?”姚少司聞言一愣,隨著自己師兄修為越來越高,這行事也越來越讓人摸不透了。不過,這絲毫不影響師兄弟兩個的感情。
    都說不是一個層次的,就會沒有共同語言。可陳九公與姚少司師兄弟二人坐在洞中,或談論三界秘事,或追憶昔日同在趙公明門下修道之時的趣事,只聽得眾門徒無聊至極。
    無聊是因為,陳九公、姚少司講這些事也不是一次兩次了,聽得眾門徒都膩歪了。但卻不知這兩位為何樂此不疲,每談論一次,都會欣喜不已。
    雖然感到無奈,但眾門徒沒有一個敢表現出來的,全都做聚精會神狀。若是兩位長輩發笑,眾人還得跟著賠笑。
    這時,金霞童子走進洞中,“老爺,陳奇、鄭倫、獅駝王三位師兄回來了……”說到此處,金霞童子欲言又止。
    原來當日黑虎隨陳九公離去之時,尚未化形,現在這副摸樣,金霞童子哪里認得。而那鐵扇公主與紅孩兒,金霞童子就不認識了。
    發生在光明山上的事,又有什么能瞞得過陳九公,“讓他們都進來吧!”
    “是,老爺!”
    片刻之后,金霞童子帶著六人進到羅浮洞內,一起拜過陳九公。
    看著那被鐵扇公主拉著拜下的紅孩兒,姚少司似乎很有興致,“這就是師兄那未上過山的弟子?”
    “不錯,正是此子。”
    “孩兒,快上前拜師。”這時,鐵山公主一推紅孩兒。當年陳九公收徒時,紅孩兒剛剛出世,這些年雖有師徒之名,但從未正式行過拜師禮。
    這些年,紅孩兒不是與父親牛魔王在地府,而是在相對更安全的幽冥血海。漸漸地,紅孩兒發現身旁的所有人都修道、煉氣,只有自己整日玩耍。
    雖是孩童心性,但紅孩兒也感覺到一絲不對。而且,從出世至今已有不少年頭,雖還是童子模樣,但只因其為丁火之體,如那龍宮的小蘿莉一般,成長比較緩慢。
    可是,當想修道,卻沒有人肯教你的時候,紅孩兒受不了了。自己母親是阿修羅族公主,外公是已經斬去一尸的阿修羅王,就算族中老祖也對自己疼愛有加,可就是沒有人教自己道法。
    沒人教,紅孩兒選擇了偷師。可全身上下無有一絲法力,偷師又能偷哪兒去。
    偷師不成,反被娘親教訓一頓,紅孩兒不干了。最后鐵扇公主無奈,才告訴紅孩兒,早在他出世之初,已被大神通者收為門下弟子。
    再三詢問,也問不出自己的老師是誰,紅孩兒只知這位老師神通廣大,為三界少有的強者。
    “弟子牛圣嬰,拜見老師!”紅孩兒來在陳九公身前,恭恭敬敬地拜了九拜。
    陳九公袍袖一揮,紅孩兒被一股輕柔的力量托起,耳邊傳來了陳九公威嚴的聲音,“且與汝母落座,稍后拜過祖師,才算入門。”
    “是!”見洞中雖有不少人,但自己老師說話之時,不但沒有一人敢發出一絲聲響,就連敢動彈的都沒有。紅孩兒只覺得陳九公威嚴無比,連忙隨鐵扇公主退至一旁,坐在最后面的蒲團上。
    “老爺,七位師兄回來了。”
    “讓他們進來!”
    “是!”
    隨后,袁洪、朱子真等七怪入洞。
    見這猴兒拜過自己后,未找自己的蒲團坐下,陳九公一怔,“汝有何事?”
    袁洪嘿嘿一笑,“老師當日駕臨花果山,匆忙而來,匆忙而走。弟子與六位師弟特摘山中仙果,獻與老師!”
    說著,七怪齊齊揮動衣袖,無數的仙桃、靈果堆積在羅浮洞中。有木瓜大小地棗子,烏金一樣的龍眼,有如白玉的蓮藕,有臉盆大小的金蓮蓬等等。雖然不如紫紋蟠桃、人參果、黃中李,但也都是仙家寶貝。
    “汝等倒是有心了。”眼見靈果越來越多,陳九公出手一點,無數靈果消失的無影無蹤,已被其以芥子須彌之術收起。
    “弟子想今日吾光明山上下,所有同門齊聚,不如召開一靈果宴可好?”
    “善!大善!”聽袁洪此言,陳九公眼中精光流轉,撫掌稱善。
    見陳九公高興,袁洪欣喜,撓了撓猴頭,帶著兄弟幾個坐回與自己對應的蒲團上。
    此時羅浮洞中,上首陳九公、姚少司并肩而坐。下方親傳弟子中,袁洪、鄭倫、獅駝王、洪錦、六耳、紅孩兒、鬼谷子、仲由、閔損、顏回、冉耕、冉雍、冉求、宰予。記名弟子席中,朱子真、楊顯、戴禮、常昊、吳龍、金大升、季康。姚少司門下親傳弟子四人,分別是那丘引、鄭倫、張奎、高蘭英。
    還有那黑虎、鐵扇公主、龍吉公主、金霞童子,雖不是陳九公、姚少司弟子,但也坐在羅浮洞中。
    看著光明山一脈有今日之聲勢,姚少司也是欣喜異常,“師兄要開盛宴,不若將那三四代門人弟子一起招來,亦可讓他們知吾光明山興盛。”
    聽姚少司之言,陳九公點了點頭,“不但要招三四代門人弟子,為兄還要請天庭上任職的同門。”
    “啊?”這下姚少司搞不明白了,雖然說袁洪拿回來的靈果不錯,但對天庭上那些同門根本沒什么吸引了。雖然那些同門不會因此事卷了陳九公面子,但那些人中許多都是師門長輩,平白無事聚集他們來此,卻是有些不好。
    可接下來陳九公的一句話,驚住了在場的所有人,“吾不但要宴請天庭上任職的同門,還要宴請天下群仙,各路修士至吾光明山。”
    看著那眼中精光閃爍的陳九公,眾弟子即使疑惑,也沒有一個敢說話。只有姚少司思索片刻,開口問道:“師兄此舉,卻是何意?”
    陳九公聞言,二目如電,掃視洞中眾門人弟子,吐字如雷,朗聲道:“吾陳九公,要復立截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