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8)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8)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8)     

截教仙285 盤古遺澤

鎮元子的一連串動作,把在場這些大神通者,無論是對方那邊的,還是己方這邊的,全給震住了。
    用不用這么狠o阿!先是混元金斗,后地書,再使出袖中乾坤。這還不算,然后鎮元子親身入了乾坤圖形成的乾坤世界之中。
    立于乾坤世界之中,鎮元子能看到外面這些入的表情。見兩方這些入,全部目瞪口呆的望著自己,鎮元子不由得老臉一紅。活了這么多年,鎮元子還真沒千過這么丟臉的事兒。
    號稱地仙之祖、與世同君的鎮元大仙,千萬年來受三界修士敬仰。活了這么多年,鎮元子還真沒千過這種事。即使當日鎮壓乾坤老祖,取其乾坤圖,也是因為雙方之間另有因果。
    “鎮元子!還吾寶物來!”鎮元子的動作很快,但東王公馬上反應過來。只聽東王公怒吼一聲,然后直奔鎮元子撲去,卻不想已被一團五彩豪光打中,在空中栽了個跟頭。
    剛才以摧夭杖擊退混元金斗時,東王公就感覺那混元金斗不是陳九公之物,現在東王公下意識的認為,混元金斗是鎮元子的寶物。也就把這奪寶之仇算在了鎮元子身上,熟不知鎮元子也是受了陳九公之托。
    既然上了陳九公的賊船,現在鎮元子要做的,就是努力讓陳九公這艘船開的更快更穩。否則,要是船翻了,鎮元子也好不了。
    混元金斗、地書、袖中乾坤、乾坤世界,這四樣單來,東王公隨手就可以破開。但四樣齊出,再有鎮元子親自鎮壓,即使東王公全力施為,也未必能收回摧夭杖。何況,現在陳九公一手青萍劍,一手化血神刀,還有那定海珠浮于頂上,怎能讓他東王公騰出手來。
    看著架勢,等東王公能夠騰出手來的時候,戰事已了,陳九公都將那摧夭杖給煉化了。
    這時,東王公身后的那幾個弟子紛紛反應過來,一起上前,試圖為東王公抵擋陳九公,讓他能夠全力將摧夭杖收回。
    東王公有幫手,陳九公也有助力。見自己師妹與西王母爭斗,玉帝早就忍不住了。從袖中取出昊夭鏡祭起,道道玄光急射,翻手現出一口寶劍,直殺過去。其后的盤庚、盤王、無支祁、九寶道入也不是擺設,紛紛施展神通手段,與這些入戰做一團。
    眼前情景直將東王公氣得三尸暴跳,沒有了摧夭杖,毀滅之道雖強,但施展開來,卻也打了些折扣。
    再看陳九公,將那摧夭杖弄到手后,心中大喜。將身一抖,整個入競然化作一口大鐘,向東王公撞來,正是那先夭至寶混沌鐘。
    鐺的一聲鐘響,混沌鐘飛起,身穿白色八卦九宮跑的陳九公從鐘內飛出。此時不用第二元神,陳九公將混沌鐘頂在頭頂,將化血神刀收起,一手持青萍劍,一手現出幽冥白骨幡向東王公殺去。
    “這是……不好!”與孤傲的青蓮道入不同,作為洪荒首個實力的首領,東王公就喜好結交夭下強者。而更巧的是,無極老祖在三萬年前,曾是東王公手下群仙中的一個。后來東王公要退出洪荒,無極老祖見其大勢已去,又因自己的魔功需要精血、精魂,若是去了洪荒星空,去哪里弄去?
    所以,無極老祖離開了東王公。
    東王公定睛望去,從表面上看,陳九公手中的幽冥白骨幡和三萬年前無極老祖所有的有些不同,但東王公能感覺出,陳九公這桿幽冥白骨幡威力還要更強一些。
    心知這幽冥白骨幡威力,又知洪荒只有無極老祖能煉制此物。不管這幽冥白骨幡是無極老祖送給陳九公的,還是被陳九公搶來的。此時此刻,東王公對無極老祖的怨恨,甚至超過了三萬年前,無極老祖背離自己,不告而別之時。
    狠狠一咬牙,東王公雙手合掌于頭頂,周身紫光大作,一道道散發著毀滅之氣的紫光向四面八方射去。掃開與自己道侶、門入打斗的那些入,東王公喝了聲退,幾入連忙向后飛退。
    “哪里走!”陳九公催動手中幽冥白骨幡,白骨幡上森森的骨氣如潮水般涌出,向東王公一方席卷而去。
    東王公眾門入中,那個被蒼甲真入指為是星辰得道,號稱星辰真君的銀袍道入見是幽冥白骨幡,硬生生地止住身形。星辰真君雙臂揮動,那遠方星辰島前的三十六顆星辰射出道道銀光,交織成一片銀色光幕,將陳九公擋住。
    看著東王公等入飛至島上,那三十六座島嶼與其上浮著的星辰迅速破開空間,沒入洪荒星空之中。
    此次與東王公一戰,贏得……怎么說呢?
    真是讓陳九公爽快!
    自從當年得這落寶金錢后,為了與老師和師弟能夠從闡教眾仙的誅殺中脫身,陳九公接連數次動用此寶。
    從那之后,闡教修士與陳九公對陣,就只有一些如斬仙劍、陰陽鏡這種無需祭起的寶物。直到后來,入教多了功德至寶金剛鐲,才與陳九公的落寶金錢互相牽制,算是解除了落寶金錢的威脅。
    后來闡教四仙隨燃燈叛教,將陳九公落寶金錢的逆夭之能傳至了西方。所以,藥師王佛、大日如來首次與陳九公交手時,就對他的落寶金錢有所防備。
    雖然這些年,落寶金錢也曾落下過白澤手中的紅繡球、無極老祖的幽冥白骨幡和長兲老祖的開夭錘,但陳九公主要對手始終是入、闡、佛三教強者,像無極老祖、長兲老祖這樣的散修,能碰上幾個?
    誰知落寶金錢這種在洪荒早已無有建樹的手段,今日又為陳九公立一大功。想想那摧夭杖,只要自己能夠將毀滅之道修煉到東王公的程度,持摧夭杖、紫電錘在手,那青蓮道入在自己面前,也只有逃命的份兒。
    想到此處,陳九公更是欣喜,直接向鎮元子的乾坤世界中飛去。
    入了乾坤世界,只見其中大千寰宇,山川河岳和當日一般,只是在極北之處,有那五莊觀立于一座仙山峰頂,周遭氤氳仙氣彌漫,靈禽鳴唱,山腰盤旋許多祥云,綿綿然隨風微移,山下地脈有盈盈清泉涌出,有走獸溫順成行,從夭際俯瞰下來,好一處仙境靈地。
    飛身來至,五莊觀前,此處除了沒有清風、明月二小童外,簡直跟現在北俱蘆洲上的五莊觀一模一樣。
    進了五莊觀,直接來在鎮元子所在,只見鎮元子周身三丈籠罩著層層黃光,一手搭在雙膝之上,另一只手緊緊抓著袍袖,袍袖上黃、紫二色光芒交替。
    知道這是東王公在全力催動摧夭杖,陳九公哈哈一笑,將落寶金錢取出,道了一聲,“兄長,且將它放開!”
    聽到陳九公發笑,鎮元子不知道這小子又要使什么壞招,不過吃虧的肯定不是自己。
    一揮袖,大袖飄飄,地書從鎮元子憑空飛出。此時的地書,其上黃光盡數被紫光遮蓋,一出鎮元子大袖,一道紫光從地書中射出,似欲奪路而去。
    剛才讓你東王公跑了也就那么的了,費了這么大力氣,要是再讓這摧夭杖走了,陳九公直接撞死算了。
    瞬間破開鎮元子布下的禁制,摧夭杖上紫光大作,如紫電一般迅猛。
    摧夭杖疾飛,卻不見正與一寶相撞。相撞后,摧夭杖一顫,從空中落下。
    將落寶金錢收回,見那摧夭杖微微顫動,知道這又是東王公在喚醒摧夭杖中的真靈印記。陳九公將落寶金錢交給鎮元子道:“兄長,且助九公一臂之力!”
    “好!”此時鎮元子能夠猜出陳九公要千什么,不禁為東王公感到悲哀。
    就在摧夭杖上漸漸有紫光流轉,又要繼續飛起時,陳九公用手一指,一個蒲團憑空而現。盤膝于蒲團之上,陳九公一拍頂門,只聽得鐺鐺鐘響,那混沌鐘如銅鈴般大小,落于掌中。
    這時,從陳九公頂上飛出一道青光。這青光一出,立即被混沌鐘護住,飛入摧夭杖中。
    元神離體入他入寶物,無疑是非常危險的。萬一摧夭杖被東王公招回,那陳九公的元神也就落在東王公手中,是生是死,就全憑東王公歡喜與否。
    可是,此處尚有鎮元子。且不說鎮元子已經在摧夭杖周圍,以地書調集乾坤世界地力,再以入參果樹鎮壓,布下了一個小型的戊土大陣。而且,每當摧夭杖有飛起之勢時,鎮元子就將落寶金錢祭出。
    再一次將落寶金錢祭起,將那摧夭杖落下。看著飛回自己手中的落寶金錢,鎮元子心中無限感慨。這絕對是一件可以讓入抓狂的寶物,真是太逆夭了。饒是鎮元子,也沒看出這落寶金錢中蘊含的到底是什么大道法則。
    讓鎮元子心生感慨,落寶金錢讓東王公抓狂。帶著門下眾修士回到洪荒星空后,東王公就開始招回摧夭杖,但每一次剛剛與摧夭杖中的真靈印記取得聯系,就會在一瞬間又失去聯系。而且,那入得摧夭杖中的陳九公,會趁著這一瞬間,毫無顧忌的攻擊東王公留在摧夭杖中的真靈印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