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6)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6)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6)     

截教仙284 斗狠


    光明山前,陳九公與東王公凌空而立。
    東王公手中的摧天杖上紫光流轉,絲絲毀滅之氣溢出,激蕩擴散開來,使得周圍空間不住顫抖口
    再看陳九公,手中不現任何靈寶。雙手負立,也不去看東王公,似乎在觀看那邊王母與西王母之爭口
    東王公眼中寒光一閃,將手中摧天杖一拋,一道紫光仿佛戈破空間一般,瞬時來在陳九公眼前口
    見東王公將摧天杖祭起,陳九公下意識的就想去取落寶金錢,但卻忍住了。
    大手一翻,紫電錘平于掌心之上,將紫電錘祭起,化作一道紫電迎上東王公的摧天杖。
    轟!
    紫電錘倒飛而回,那摧天杖去勢不改,直奔陳九公擊來。
    摧天杖遠遠擊來,陳九公只覺得自己仿佛置身于世界末日之中,一股死寂涌上心頭口
    知道這是毀滅之道帶來的感覺,陳九公低喝一聲,紫電錘再次飛起口紫電錘浮于空中,赤、青、白、黑四點光芒出現在紫電錘旁,隨著陳九公手掐法決,赤、青、紫、白、黑,五道巨大的雷柱從空中轟下。
    五雷天罡決!
    陳九公以自身真元催動紫電錘御使五雷天罡決,只要陳九公真元不絕,五雷不散。
    道道神雷轟下,東王公不敢硬接,袍袖一甩,修長的手從袖中伸出口掌心朝上,從東王公左手五指指尖之上,一道道帶著毀滅氣息的紫氣沖起,迎上一道道神雷口
    轟轟轟……
    不住的轟鳴聲響起,五雷與紫氣盡沒口但此時,摧天杖已擊至陳九公身前口
    頂上現出巨大的混沌色華蓋,華蓋上垂下條條混沌氣流,將摧天杖擋住口
    東王公見自己摧天杖所阻,絲毫不以為意,用手一指摧天杖飛起,其上紫光大作,狠狠的砸在混沌華蓋之上口
    砰!
    摧天杖擊打混沌華蓋發出的不是震耳的轟鳴聲,聲音不響,有些發悶口但這一擊,看起來輕飄飄的,但那巨大的混沌華蓋在一瞬間被砸散開來,絲絲混沌之氣散開,摧天杖去勢不改,直落陳九公頂上口
    這就是東王公的毀滅之道看似不沾煙火,但無堅不摧。
    青萍劍飛出,凌空一轉迎上摧天杖口
    只見空中,一青一紫兩團光芒你來我往,斗個不休。看似不甚快但周圍空間破碎口
    然而雖有這等咸力,青萍劍與那摧天杖相擊之時卻不發出絲毫聲響,像在演啞劇一般,著實有些詭異。
    陳九公眉頭一皺伸指一點,紫電錘加入戰團,與青萍劍合斗摧天杖口
    再斗得片刻,只見紫光越來越威。這不是紫電錘發出的光芒,而是那摧天杖。
    卻見突然虛晃一記,倏地回到陳九公背后劍鞘中曰而那紫電錘飛回被陳九公接在掌中口只見那紫電錘顫動一下,像個受了委屈的小孩。陳九公面泛青色微一摩挲,將紫電錘收進袖里口
    不是紫電錘和青萍劍不行,而是東王公的毀滅之道太強了。
    摧天杖再次擊來,陳九公取出混元金斗擊在空中口
    混元金斗在空中滴溜溜一轉,金光大作,從那斗口涌出無數金色沙粒口
    摧天杖飛入無數的金沙之中,在這一瞬間,金沙匯聚成一座大陣,將摧天杖困于陣中。
    感覺到無盡的金沙于陣中消磨自己摧天杖,東王公冷笑一聲,雙手一震,處于九曲黃河陣中的摧天杖立即發咸口
    紫光大作,毀滅之氣席卷,大陣瞬間被破開,無數金沙散落天地之間口
    混元金斗發出金光向摧天杖罩來,摧天杖仿佛被什么東西吸引,直奔混元金斗飄去口
    “寶貝還不少!”東王公見過這混元金斗,當年自己和西王母定洪荒婚姻嫁娶之時,可是有道祖送至西昆侖的九寶為證。
    這里說的九寶,并不是九寶道人,也不是九寶拂塵,更不是什么金、銀、銅……
    在中國古代,婚嫁之時,男方要下聘札口這聘札中要有精雕細琢的九件配飾,合稱婚慶九寶D分別是那意喻豐衣足食的都斗、代表圓滿的鏡子、稱心如意的如意料,也就是掀蓋頭那個、寓意財源滾滾的算盤、象征前程錦繡的剪刀、意喻幸福源遠流長的尺子、見證夫妻白頭偕老的梳子,還有繡球與壓錢箱。
    這婚慶九寶,正是源自洪荒第一雙道侶成親是,道祖派人送來作為見證的九件頂級先天靈寶口
    而那九件先天靈寶,可是與中國古代的婚慶九寶——對應口都斗就是混元金斗,鏡子是玉帝手中的昊天鏡,剪刀是瓊宵的金蛟剪、尺子是佛門燃燈古佛的乾坤尺、繡球自是妖族圣人女媧娘娘的紅繡球,而壓錢箱是元始天尊的混元盒口還有兩件暫時沒有出現,以后自有有緣之人演繹口
    九為至極,在定婚姻嫁娶時有九寶見證,是為札儀有天道所定口讓東王公、西王母不開心的是,在見證之后,道祖又將九寶收回了。
    認得這混元金斗曾在自己和西王母的婚札上出現過,東王公知道此寶的咸力,但此時卻能感覺出陳九公并不能發出此寶的全部咸力。當即,東王公就明白此物是他人借予陳九公的口
    “此子技窮矣!”東王公心中暗暗冷笑,催動那即將被混元金斗摧天杖沖起,一杖打在混元金斗之上口
    將混元金斗打飛出去,摧天杖在空中轉了個圈,帶著無邊威勢再次打向陳九公口此時東王公只道陳九公技窮,卻是沒有去理會向飛至鎮元子身前的混元金斗口
    見混元金斗飛到自己面前,鎮元子一怔,但這時耳邊傳來了陳九公的聲音口
    身上黃光一閃,向四外擴散,將周圍空間定住,免得這幾位爭斗時,將光明山毀掉口與此司時,鎮元子趁所有人不注意,將混元金斗收入袖中口
    摧天杖擊來,陳九公捧紫電錘于雙手之中口雙手一翻,紫電錘飛起,與空中旋轉不停口
    摧天杖來的快,紫電錘轉的也快,只見那紫電錘越轉越快,漸漸地已經看不見囫圇模樣,看去就是一團旋轉的紫光口
    紫電錘與摧天杖與弈中相撞,強橫的婁滅之氣掃蕩開來,二寶相撞之處,周圍的空間坍塌口
    這三十年來,陳九公的毀滅之道的確有所增進,但還遠遠不能與東王公相提并論。紫光散去,現出紫電錘模樣飛回陳九公手中。只見現在的紫電錘暗淡無光,陳九公心中一痛,連忙將紫電錘收起。
    “不錯!”沒想到陳九公將毀滅之道修煉到了這種地步,東王公只以為是紫電錘之功,心中對此寶更是渴慕口
    摧天杖擊退了紫電錘,去勢不改,仍奔陳九公口其上散發的毀滅氣息越來越濃,連遠遠觀戰的雙方強者,也感覺到一絲心顫,就更別說處在摧天杖之下的陳九公了。
    看著摧天杖向自己擊來,陳九公不但不慌,反倒哈哈大笑!笑得那東王公一愣。
    東王公相信,只要受自己摧天杖全力一擊,陳九公必死無疑口但這時卻見陳九公手上一翻,一枚長著翅膀的古怪金錢現于其掌中。
    這落寶金錢雖是頂級先天靈寶,但成型后就在武夷山中,直至被武夷山散人蕭升、曹寶所得,而后被陳九公所取,才隨之咸懾各教強者口
    可除了人、闌、截、佛四教弟子,還有妖族中的個別人外,再沒人見過這件逆天靈寶,更不知此寶的逆天之處口
    東王公道行是高,神通是廣,但也沒到但看外表,就能看出寶物妙用的程度口只覺得這金錢古怪,但卻不想這落寶金錢雙翅一震,撲棱棱飛起,正與自己的摧天杖相撞口
    就在落寶金錢撞上摧天杖的一瞬間,東王公只覺得與摧天杖失去了聯系口憑東王公的見識,能感覺出,是陳九公那古怪金錢使得自己在摧天杖中的真靈印記暫時沉睡口
    可就當東王公剛通過本尊元神喚醒置入摧天杖中的真靈印記時,本尊元神竟也出現一絲昏昏欲睡的感覺。
    修成仙道,也就是達到天仙修為,就可辟谷,也無需睡眠,那就更別說東王公這種斬去二尸的強者了。
    這種感覺瞬間至,也瞬間去。可就在這一瞬間,那鎮元子袍袖一揮,混元金斗飛出,金光一罩就將摧天杖收入混元金斗之中口
    “啊!”這時,東王公已經回過神來,見自己至寶被收,頓時大驚,連忙手掐法決,準備招回摧天杖!
    在東王公第一次祭起摧天杖時,陳九公沒動用落寶金錢,就是再等著萬無一失的機會口現在陳九公將混元金斗祭起,也并非是想要做些什么,不過為了現在的算計罷了。
    兜了這么大一個圈子,終于將摧天杖收入混元金斗之中,陳九公哪還能再讓東王公將此寶收回?
    只見陳九公右手青萍劍,左手化血神刀,欺身而上直向那東王公殺去。而鎮元子祭起地書,把混元金斗收入地書之中,大袖一揮,又使出一招袖中乾坤,把地書收起口
    這還不算完,鎮元子伸手輕點,一張圖卷飛出,山水腴朧,乾坤萬象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