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282 十二元辰VS十二祖巫

;
    隨著水簾洞中無盡的青光沖出,整個花果山都好似被帶得顫動起來。
    山石紛紛滾落,天地靈氣席卷,五行元力奔涌。
    坐落在東海之濱,帶動海上波浪翻滾,如小山般的巨浪滔天而起,整片水域好似沸騰了一般。
    山中樹木拔地而起,被巨大的力垂一攪,紛紛破碎,變作粉末飄灑飛揚。
    袍袖一卷,布下禁制護住門下弟子,陳九公看著那眼中盡是慈愛望著水簾洞的須菩提祖師,“今日再與圣人相見,實是九公幸事。然九公尚有要事在身,就先行離去了。”
    “小友有事,只去便是。而且小友盡管放心,只要那猴兒出世,吾師徒即刻離去。”
    知道須菩提祖師的意思是靈明石猴不會跟袁洪搶這花果山,陳九公點了點頭,喚過袁洪吩咐幾句,便飛身離去了。
    千年前,準提佛母就將花果山的地脈之力盡數與那孕育靈明石猴的五彩石一起封印在洞中。如今的花果山早就不是原本那十洲祖脈,不過是普通的仙山罷了,根本不值得為此山爭執。
    而且,須菩提祖師也不會將這剛出世的靈明石猴自己留在花果山。雖然準提佛母的方法可保其暫且無憂,但絕無法護其一世。
    離了花果山,陳九公沒有絲毫不能誅殺孫悟空的懊惱情緒。此次雖無法將這未來的待門護法斬草除根,但卻破除那詭異的青色圖卷。從今日起,此物不會再現手洪荒。但有東西在,絕對會誕生一個更強的孫悟空。不過,一路走來,從一個小小的玄仙,成了如今圣人之下最頂尖的高手,能與青蓮道人這樣的強者正面爭鋒,陳九公還會怕一個還未成長起來的孫悟空?
    回到光明山,陳九公繼續在羅浮洞中閉關,參悟那毀滅之道。不論是佛門的青蓮造化佛,還是人教的玄都大法師,雖然一個是造化之道,一個是仗著靈寶,但防御都極強。現在的陳九公雖有煉混沌鐘而成的第二元神,可只能與他們纏斗,無法破其防御,就不能真正的把這二人擊敗。
    若是能將毀滅之道修煉到東王公的那種地步,陳九公就可以達到攻守平衡,達到圣人之下無敵的地步。
    可是,陳九公剛入羅浮洞,就察覺到一道白光自九天上飄下。
    “童兒!”
    聽陳九公呼喚,金霞童子從洞外走進來向陳九公拜道:“不知老爺有何事吩咐?”
    “去將太白迎進來。”
    “是!”
    對于太白金星,金霞童子一點也不陌生。而太白金星這等的人精,雖與金霞童子接觸不深,但卻能讓這童兒對他產生極大的好感。
    進到洞中,見陳九公端坐蒲團之上,太白僅限連忙大禮參拜,“帝君,大天尊有要事悄您上天庭。”
    “好!”
    聽玉帝找自己,陳九公直接化作一道青光消失在羅浮洞中!讓太白金星自己在后面飛吧。
    來到南天門,與守門的四大天王打了招呼,陳九公徑自來至斗牛宮前,早有宮女在外等候,將陳九公請入宮中。
    此時斗牛宮中只有玉帝、王母,見陳九公進來,玉帝也不客氣,有話直接就說。”帝君,那位可是圣人分身?”
    玉帝有昊天鏡這可探杳三界的至寶,在靈明石猴出世時,響聲震動南天門,玉帝以昊天鏡查探,看到了在水簾洞前的陳九公與須菩提。
    陳九公自是不用說,就算化成了灰,玉帝也認得。
    可須菩提祖師對于玉帝來說,就極為陌生了。不過,以玉帝、王母的見識,見此人無有一絲法力,但卻看不清其道行。這就只有兩種可能,一來是此人是凡人一個沒修煉過。二者就是圣人分身。
    再看那須菩提祖師憑空而立,明顯只能是后者。
    見玉帝有些好奇,陳九公將靈明石猴的因果告知玉帝、王母知曉,但中間省略了那青色圖卷之事。正像鎮元子說的,此事事關圣人,不可亂言。
    聽完陳九公所說,玉帝、王母就不再多問,只是與陳九公談論一些瑣事。憑著對陳九公的信任,玉帝、王母知道,既然陳九公在此事上失了手,日后也不會輕饒了那陳九公。對于陳九公的手段,兩位至尊還是信得過的。
    五百年前大鬧天宮的齊天大神!這是西游記中,孫悟空介紹自己時經常說的,似乎是其炫耀之言。可如今三界的實際情況與西游記中的背景不司,天庭與截教結盟后自成一體,不受任何人控制。
    截教眾星君聽令,又有當日蟠桃宴時收服的洪荒群仙,更不提那千萬天兵天將。現在的天庭,實力絕對不弱。
    而且,現在的天庭絕不會倒向佛門。在這種情況下,若是孫悟空敢鬧,天庭絕對把他打成渣。
    不要說天庭,就是輪回地府,也不是孫悟空可以闖的。不過那牛魔王、蛟魔王、鐵扇公主和濕婆都是大羅金仙,還有蒼甲真人坐鎮。而月,現在的地府鬼卒多為阿修羅眾所化。別說他子悟空了,就算青蓮造化佛也得掂量掂量在幽冥血海之上,能不能打得過占據地利之勢的冥河老祖。
    轟轟轟……
    突然,陣陣轟鳴聲入耳,斗牛宮中的三人有些驚訝。
    玉帝用手一指昊天鏡出現在面前,打出一道法決,卻見昊天鏡上玄光大作鏡中出現的景象正是陳九公的光明山。
    陳九公騰地一下從座位上站起身來,但在瞬間就穩定了心神,一邊掐指默算天機,一邊望著昊天鏡中景象。
    只見,在光明山上空,空間顫動。漸漸地,廣闊的空間上竟然產生絲絲裂痕。這裂痕普通修士是看不見的,但斗牛宮中的三位都是洪荒頂級的強者。
    “大天尊、娘娘九公先行一步。”此時根本就不用看了,趕快回光明山吧口不管是什么東西造成大片的空間破碎,陳九公都要趕回光明山坐鎮口
    “師妹且手帝君同去待吾去請盤王道友。”
    “好!”王母應了一聲,起身與陳九公一起出了斗牛宮口此時事情緊急,二人也不走南天門王母直接以金曹劃破空間而走口
    卻說此時的光明山上,盤庚老祖、縫木道人、無支祁、九寶道人凌空而立望著那裂縫越來越大的空間。
    自當日回山后,有這么人相助,根本不費吹灰之力的就將九寶道人收服把他一縷元神置入聚仙旗中,使得光明山又多了一位高手。
    這時,陳九公與王母現身在光明山頂,與四人見禮。只見黃光一閃,鎮元子出現在陳九公身旁。”賢弟可看出什么?”
    聽鎮元子之言,剛剛回來的陳九公定睛觀瞧只見在那越來越大的空間裂縫之中,有自己極為熟悉的絲絲毀滅之氣溢出。
    “難道是他?”見此情形陳九公心中略有所悟。如果真是那些人的話,自己的北俱蘆洲就多事了。
    轟轟轟……
    轟鳴聲不絕,空間震顫,連下方的光明山都開始顫抖起來。
    鎮元子用手一指,一道黃光飛出,在空中散開,化作點點黃光落下。那點點黃光在空中一化二,二化四…………時間,好似有千萬黃色雨滴墜落一般,傾灑光明山上。
    隨著無盡黃光散落,顫抖的光明山漸漸變穩,在這地仙界上,論及調集地力,又有誰能比得過鎮元子呢?
    轟!
    一聲巨響傳遍整個地仙界,大片大片的空間塌陷,耀眼的銀光從破碎的空間內涌出,籠罩這一整片的天地。
    兩道光華閃過,玉帝和盤王老祖出現在北俱蘆洲上。看著那三十六座巨大的島嶼,和島嶼上空的星辰。最主要的是,在那三十六座巨大島嶼上,成千上萬的修士讓玉帝神色劇變。
    玉帝不是害怕,而是震怒。不管這些人為何來此,但結果能夠想象得到,就如司陳九公猜想的一般,從此北俱蘆洲多事矣口
    “三十年未見道友別來無恙口……”
    一紅、一青兩道流光飛至,東王公與西王母攜手而至。向陳九公打了個招呼,東王公的目光落在鎮元子身上,“多年未見,道友一向可好?”
    “勞東王掛心,貧道卻是逍遙自在。”
    “好!好!”含笑的二目掃過眾人,那玉帝、王母和當年為道祖童子時比起來,樣貌簡直是判若兩人,東王公和西王母都認不出來。炫木道人和無支祁都非先天大神通者,得道之時,東王公已經離開了洪荒,根本不認得。而那九寶道人當初在紫霄宮中,根本不起眼。重要的是盤王、盤庚兩兄弟,這兩位左道祖師,讓東王公、西王母也有所顧忌。
    八道光華飛至東王公、西王母身后,正是喚東王公老師的八個準圣。
    這八人有的是先天大神通者,也有和蜒木道人、無支祁一般,通過自己的苦修,一步步才有今日成就的。
    看著東王公,陳九公面如沉水,朗聲道:“不知東王道友今日至此,是為何事?”
    聽陳九公之問,東王公哈哈一笑,“不知東王可有幸,與道友做個鄰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