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1)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1)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1)     

截教仙279 八方來賀

光明山羅浮洞中,鎮元子望著對面的陳九公,上下打量一番,搖了搖頭。“愚兄道行淺薄,卻是不知。”
    聽鎮元子此言,陳九公一怔,這是什么話,你道行要是淺薄的話,那我算什么?
    “賢弟莫要多想,既然通天圣人如此安排,必有其用意。”說實話,自第一次初見時起,鎮元子就納悶通天教主為什么會選這么一個人。可圣人的想法,鎮元子根本猜不到,況且通天教主向來不按常理出牌。這一次,通天教主更是將整個截教都賭在了陳九公身上。如今通天教主被封印在紫霄宮中,截教后路已無,只能背水一戰。
    鎮元子的回答顯然不能讓陳九公滿意,不過現在通天教主不在,根本沒有人能回答陳九公這個問題。若是說他資質好,陳九公自己都不信。就陳九公,往好了說不過是中人之姿。別說那上古妖族妖皇帝俊、東皇太一,就連玄都、藥師王佛、云中子也比不得,甚至不如楊戩、哪吒、金吒、木吒。可是,天衍五十,大道四九,遁去其一。誰就能說誰得不了混元道果?誰就敢說誰成不得圣人?沒準哪一天,陳九公的徒子徒孫中就蹦出個圣人來。
    在鎮元子這里得不到答案,陳九公微微搖頭。不過,即使沒有答案,陳九公也要努力了。師祖最后的那句話一直縈繞在陳九公耳旁,師祖將整個截教都交給了自己,身上的膽子多重。陳九公心里清楚得很。
    見陳九公默而不語,鎮元子開口道:“九公。,從今日起,汝只管參悟道法。若有敵來犯,愚兄盡數為汝擋下!”
    “兄長此言當真?”陳九公聞言大喜,這些年來雖然和鎮元子的關系不錯。但鎮元子也幫了自己不少忙,但今天這句話就代表鎮元子將他萬壽山一脈附于截教之下。
    高興是高興,陳九公心里也明白,自己這位兄長是在賭。和師祖。和那東皇太一一樣,都是在賭。“師祖、兄長,九公不會讓你們失望的!”陳九公心中暗自想到。
    昔日紫霄宮中聚三千先天大神通者,道祖亦傳造化玉碟中三千大道。從此就可看出,為何天地間第一批生靈有三千之數,就是因為造化玉碟中蘊含的三千大道,與這三千先天大神通者一一對應。三千先天大神通者中。修煉毀滅之道的東王公,陳九公已經見過。此人的毀滅之道的確強橫無比,就連嬴政的人皇法器也擋他不住。
    接下來的日子,陳九公就于羅浮洞中閉關參悟毀滅之道,不求短期內能夠達到東王公的境界,只求能夠有所增進。
    正所謂: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陳九公此次閉關的時間并不長,只不過才三十罷了。可能正像有些好事人所說的,這地仙界上的爭斗都是因紫薇帝君所起。在陳九公閉關悟道的這些年,地仙界上戰事不起,各方勢力偃旗息鼓。皆不主動挑起爭斗。
    當日釋迦牟尼與孔雀如來突見玄門準圣離去,心中感到蹊蹺。那時通天教主還未曾將天機攪亂。二人推算之下,才知陳九公有難。不過對面還有廣成子,自己身旁還有三千同門。無奈之下,二佛商議一番,由孔雀如來帶三千同門將婆娑凈土遷回靈山旁,小乘佛教上下盡數撤回西牛賀洲。而后,釋迦牟尼和孔雀如來才起身去助陳九公。因為有與準提佛母的約定,二佛無法明目著去與大乘佛教為難,只能替鎮元子將鯤鵬妖師擋下。而自藥師王佛等人回歸靈山后,釋迦牟尼與孔雀如來也回了婆娑凈土,與陳九公一般,安心悟法參道。
    地仙界平靜如水,可人間卻亂了起來。以前嬴政在時,當真是順昌逆亡。可人皇也不是可以一直坐的,就好像那伏羲、神農、軒轅,這等上古圣皇亦有退位之時。更何況嬴政入地仙界后,留在人間的不過是一縷分身,又無有人皇法器在。人間嬴政分身的氣運漸漸流失,最后消散在咸陽皇宮之中。
    天子突然不見,又無有骨肉留下,整個秦國,也就是人間頓時亂了。各路英豪群起,逐鹿天下。
    對這些事,陳九公都不予理會,他在意的是,在二十三年前,嬴政與刑天從洪荒星空中歸來,并前往西牛賀洲將白起與被佛門殺剩的三萬秦兵一起帶至了祖巫殿。俗話說: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初得北俱蘆洲之時,陳九公和玉帝連盤庚、長兲、燧木這些人都容不下,難道會容得下嬴政嗎?更何況這嬴政根本就不是什么省油的燈,否則來人間時,也不會帶著那十萬秦兵了。
    混沌鐘、幽冥白骨幡在手,陳九公不懼那嬴政,但如今卻是騰不出來對付巫族。因為,那孫悟空就要出世了。
    有著前世記憶,陳九公對這鼎鼎大名的齊天大圣可是有無限好感。穿越之初,陳九公經常YY著在洪荒中闖出一番名堂,將這孫悟空收入門下。但這些年過去了,先是老師趙公明身損,截教被四圣聯手滅教,將截教復興的重任擔在肩上千余年,如今的陳九公知天機,明因果。知道那孫悟空乃女媧娘娘乾坤鼎中出,與女媧娘娘氣運相連,后被準提佛母看重,預定為佛門弟子。否則,也不會以神通將那水簾洞封印。準提佛母此舉必是得了女媧娘娘應許,要不然準提佛母也不會這么做。當年將袁洪留在花果山,前日袁洪派日游神向陳九公稟報,說最近幾日水簾洞前,每日金光繚繞不散。
    這孫悟空出世卻是要比西游記中早,但要知準提佛母可是將那號稱十洲祖脈的花果山之地脈全部封印在水簾洞中,供孫悟空吸收。
    頭戴七星耀月冠,身穿白色的八卦九宮袍,背負青萍劍,陳九公出了羅浮洞,直奔東勝神洲而去。這孫悟空是佛門興盛的開始,他的出世是佛門大興的預兆,更是日后佛門佛法廣傳的棋子。
    花果山上,有一洞,名喚七妖洞。聽這俗氣的名字,不用問就知道是袁洪想出來的。這幾年在這花果山,袁洪過的是逍遙自在。雖然沒有忘記陳九公的囑咐,一直留意山頂出的水簾洞。但在前日命日游神將消息傳給陳九公后,袁洪就不管了。
    可今日,有光明山中童子送信至花果山,說陳九公將至。袁洪連忙命山中小妖準備瓜果酒宴,自己帶著朱子真、金大升準備迎接陳九公。
    不得不說,這些年袁洪在這花果山四周收服了不少妖王,足足有七十二路妖王聽其號令。但今日陳九公駕臨,袁洪不敢讓那些妖王在此,只是帶著六個兄弟,在山頭等候老師。
    “大哥,老師來了!”
    “嗯!”袁洪也見的那一道白光閃過,袁洪連忙帶著六位兄弟在山頭跪拜。
    “都起來吧!”陳九公飄然落在花果山上,輕聲說道。
    連拜了三拜,袁洪起身,來在陳九公身前,“老師,弟子以備下酒宴,還請老師入洞!”
    撇了一眼那點綴這一些奇花異草的洞門,陳九公啞然失笑,“汝這猴兒!罷了,為師先去那水簾洞,辦完正事再來汝洞!”
    “額……不知老師可否能帶弟子們去看看眼界?”知道以陳九公道行,已不在乎這口舌之欲,袁洪卻有提出一個想法。
    看了袁洪一眼,見其他弟子眼中亦帶有期盼之色,陳九公笑道:“那就走吧。”
    “是,是。”袁洪咧嘴一笑,與金大升在前引路,師徒幾人直往花果山主峰上行去。
    當年曾來過一次,今日沿山而上,還未曾至那山頂瀑布所在之處,就已經有金光罩下。越往前走,金光越盛,陳九公眼中精光閃爍,“看來這孫悟空是真要出世了。”
    來至瀑布前,看著這從山頂懸掛下來的瀑布,陳九公隱于袖中的左手上血光流轉,卻是已經將那化血神刀壓于掌中。這孫悟空不但是佛門大興的一顆重要棋子,也是妖族和佛門聯盟的紐帶。而且其乃造化天養,卻是要以非常手段對待。
    來在水簾洞前,此處金光更勝,那修為較低的吳龍、常昊、金大升甚至被這金光晃得睜不開眼。
    袍袖一揮,一陣青光出現在漫天金色之中,將身后弟子籠罩其中,是他們不受金光侵襲。陳九公定睛觀瞧,心下了然,這孫悟空的確要出世了。
    就在這時,不但有金光異動,花果山千里之內的靈氣仿佛被什么東西吸引,一起瘋狂的向此處聚來。
    揮手出刀,百丈血光沖天而起,向那瀑布后擋在水簾洞前的金色光幕斬去。
    金色光幕在陳九公師徒眾目睽睽之下一抖,一陣金光將血光彈開,陳九公用刀一指,血光炸散,化作億萬血色細針,席卷而去,噼里啪啦的撞在金色光幕上。
    持刀而上,化血神刀在身高八尺的陳九公手中瞬間長大千倍,如果有人在遠處望過來,只能看見那巨大的血色長刀,根本看不見陳九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