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7)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7)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7)     

截教仙278 立教之前


    饒是青蓮道人也沒有料到會有如此變故,那巨大的麒麟虛影突然沒了,重要的是竟然穿過自己身外的防御,直接進入自己泥丸宮中攻擊元神。
    作為世間最頂級的強者,青蓮道人有自己的驕傲和自信。但是這幽冥白骨幡的攻擊實在是太詭異了,竟然無視了青蓮道人幾近完整的造化之道,而且直入其識海之中。
    青蓮道人能夠清楚的看到那一道白森森的光芒直奔自己元神而去,修行無數元會的道心也顫抖起來。
    猛然,青蓮道人身軀一顫,整個人如遭雷擊,從空中栽下。
    變故陡生,佛門眾準圣大驚。雖不知這陳九公用的何等手段,但幽冥白骨幡還在陳九公手中。連青蓮道人這樣的強者都著了他的道兒,自己這些人神通雖也不差,可誰也比不得青蓮道人啊。
    青蓮道人中招,陳九公雙手持化血神刀直奔青蓮道人劈去,化血神刀之上血光大作。
    見青蓮道人臨難,藥師王佛等佛門準圣想要出手相救。卻見得面前一片黃光沖起,擋在眾佛身前。
    也不知道陳九公用了什么招數,青蓮道人身外的朵朵青蓮消散的無影元蹤,已無絲毫防御。若青蓮道人死,則佛門這些準圣一個也跑不了。
    七寶妙樹上七彩霞光大作,藥師王佛拼盡全力向黃色光幕上連刷,而其他諸佛也各施手段。
    將幽冥白骨幡收起,陳九公雙手持刀力劈而下,隨著青蓮道人身外的青色蓮花和青光盡去,陳九公心中大喜,沒想到這幽冥白骨幡竟然如此給力。
    “嗯?”這時,那青蓮道人身上青光一閃,整個人化作一十二品青色蓮臺,弒神槍托在青色蓮臺之上。
    看到十二品青蓮上青光忽明忽暗,陳九公止住去勢口冥冥之中陳九公只覺得有些不對。
    果然,那青蓮上閃爍的青光皆沒,其上的弒神槍卻微微顫抖道道紫光繚繞在槍身之上。
    將化血神刀收起,袍袖一卷,身前身后的道道青萍劍氣消散,化作青萍劍落在陳九公手中。劍身上青光流轉,抖手一甩,青萍劍化作百丈余長,狠狠的向那十二品青蓮劈下。
    青蓮道人就是這十二品青蓮得道,而十二品青蓮乃防御更在先天五方旗之上恐怕世間少有人能將此寶毀去,但陳九公現在要做的是將其元神絞殺。
    弒神槍微微顫抖,陣陣槍鳴響徹云霄一道道紫色槍芒從槍尖上直奔陳九公急射而來口
    頂上混沌色的華蓋垂下條條混沌氣流,將陳九公護住。混沌氣流凝實,紫色槍芒難破。
    突然十二品青蓮上涌出一股青氣,涌入被托在十二品青蓮上弒神槍中。弒神槍在這一剎那仿佛吃了什么大補之物一般,從槍尖上噴出道道紫光如游龍奔走,散發著懾人的毀滅氣息。而且隨著十二品青蓮轉動,弒神槍也飛轉起來,如同機關槍一般,向四面八方射出道道紫光。
    這一次的紫色槍芒一至,陳九公頂上混沌色華蓋垂平的混沌氣流瞬間潰散。
    一道道帶著毀滅氣息的紫色槍芒沖至身前,陳九公頓時一驚頂上數畝方圓的華蓋一動,猛然翻了過來。這時巨大的混沌色華蓋就好像祖巫刑天的巨盾一般,將襲向陳九公的紫色槍芒全部擋住。
    道道紫色槍芒急撞,就仿若雨打浮萍,噼啪聲響。
    與此同時,不但有紫色槍芒攻擊陳九公,那分擊四方的紫色槍芒攻在鎮元子的戊尖大陣之上。
    半響,漫天紫色槍芒和混沌色華蓋、戊土大陣皆散。那十二品青蓮上青光一抖,面如白紙的青蓮道人持弒神槍挺立空中。
    “咳咳……。”輕咳數聲,青色血液自青蓮道人嘴角流下,冷眼望著陳九公,青蓮道人化作一道青光而走。
    青蓮道人一走,鎮元子立即撤了戊土大陣,玉帝、王母、縫木道人、盤王、盤庚、無支祁一起向佛門眾準圣殺去。
    陳九公伸手虛抓,幽冥白骨幡現于掌中,直奔藥師王佛而去。
    看著陳九公搖動手中幽冥白骨幡,藥師王佛身后的佛門眾準圣紛紛臉色大變。而這時,藥師王佛手上青光一轉,一張薄薄的圖卷現于其掌上。
    托著圖卷往上一舉,青色圖卷展開,青光大作將佛門這些準圣全部籠罩青光之上口
    青光一閃,這片天地之間再無了佛門中人身影。
    “帝君!”早在西牛賀州之時,就見過藥師王佛以此招將佛門的準圣全移至東勝神州圍殺陳九公,玉帝雖有些驚奇,但此時見陳九公安然無恙,并神通大漲,心中甚喜。
    “此次卻是多談大天尊、娘娘,與諸位道友!”陳九公向眾人躬身一禮,朗聲道。
    “帝君客氣了。
    這時,見手捧地書的鎮元子飄然而至,陳九公連忙向鎮元子拜謝。這一次還多虧鎮元子,先是出手將混沌鐘帶入乾坤圖,并為了陳九公與鯤鵬妖師激斗,還趕來相助玉帝、王母等人擋住青蓮道人與佛門眾佛。
    “賢弟無需多禮,愚兄還要恭賀你得此至寶,神通大進!”
    “多謝兄長!”
    身上青光一閃,身上的灰色道袍瞬間變為白袍。單看上去,只以為陳九公換了衣著,但鎮元子知道這才是陳九公本尊。
    隨著青蓮道人敗于陳九公之手,佛門眾佛撤回西牛賀洲,此次事關混沌鐘的爭奪已經告一段落。
    “兄長,那藥師王佛手中的圖卷是什么寶物,竟然有如此妙用。”
    陳九公之言一出,玉帝等人的目光皆落在鎮元子身上。
    陳九公能看得出,那圖卷絕非先天之物。看其上法力波動,也不是什么頂級后天至寶,但卻不知為何有此般妙用。
    感受到眾人似有灼熱的目光,鎮元子面露苦笑,“諸位,非是吾有意隱瞞,但此時的確不可提。”
    “兄長此言何意?”
    微微搖頭,鎮元子正色道:“此事吾若多言,就是與準提圣人結下不死不休之因果,還望諸位見諒。”
    “必…,這么嚴重?”眾人聞言一怔,陳九公知道自己這位結拜兄長的為人,此次能夠出手相助已經是給了自己很大的面子,也就不再強求口
    鎮元子又道:“此中因果,即使吾不說,只要諸位道行增進到一定時候,自可知曉。”
    “好,既然兄長不說,九公就不問了。”陳九公淡淡一笑,連忙轉移話題道:“不知兄長可知東王公?”
    “東王公?九公在何處見到此人?”不知陳九公為何提起此人,鎮元子不由得有些詫異。
    “洪荒星空。”
    “洪荒星空?吾還道他一門上下去了何處,原來如此。”鎮元子聞言,不住額首,轉念想起一事”‘難道九公與其結下怨仇?”
    “這倒不曾。”
    聽陳九公說沒有,鎮元子放下心來,但陳九公下一句話,讓鎮元子一愣口
    “不過,以后就說不準了。”此時陳九公心念急轉,暗暗思索是否要帶人前往洪荒星空趁那四人相爭,自己從中得利。
    “九公,且先回光明山,愚兄有事與你相商。”
    “好!”
    互相道禮之后,玉帝、王母與盤王回天庭不提。單說陳九公與鎮元子、盤庚老祖、蜒木道人、蒼甲真人回到北俱蘆洲光明山上。陳九公將鎮元子請入羅浮洞中,雙方落座,陳九公命金霞童子奉上靈果仙酒,又取出黃中李與鎮元子享用。
    向鎮元子舉杯,陳九公道:“此次還要多謝兄長出手相助!”
    在羅浮洞中只有他二人,這一次鎮元子沒有客氣,淡淡一笑,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可當鎮元子將酒杯放下后,面色一正,對陳九公沉聲道:“九公,上清圣人今如何?”
    聽鎮元子此問,陳九公心中暗暗警惕。從開始至今,陳九公一直懷疑這向來避世避劫避因果的鎮元大仙為何對自己另眼相看。而此時師祖被道祖封印,不知其是否會生出別樣的心思。
    如今有混沌鐘、幽冥白骨幡在手,陳九公自信即使破不開鎮元子的戊土之道,但也可自保無虞。與這位兄長相處這些年,雖然不如師弟姚少司,但鎮元子沒少為自己出頭,陳九公不希望和他反目成仇。
    不過,對于通天教主現在的情況,陳九公也不隱瞞,當即對鎮元子道:“兄長相問,小弟不敢隱瞞,師祖被道祖封印十億三千萬年。”
    “這么久!”對于通天教主被道祖封印,鎮元子不感到奇怪,就是被封印的時間久了一些。不過對于陳九公和截教來說,只要封印的時間超過一次量劫,最終的結果都是一樣的。
    見鎮元子不說話,陳九公似乎對面前的黃中李特別感興趣,二指捻起一枚,仔細端瞧。
    片刻之后,鎮元子輕嘆一聲,對陳九公道:“九公,這些年汝要好生參悟大道,爭取早日得證混元。”
    聽鎮元子此言,陳九公先是一愣,而后驚奇地望著鎮元子,“兄長,您看小弟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