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3)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3)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3)     

截教仙277 吾陳九公要復立截教

這時,東勝神洲之上,佛門與天庭爭鋒,佛門一方有青蓮道人、藥師王佛、大日如來東來佛祖、俱留孫佛、尸棄佛、毗婆尸佛、毗舍婆佛、拘那含佛、白澤大智勢佛、計蒙無量功德佛、英招廣善佛。而天庭這邊鎮元子、玉帝、王母、燧木道人、盤王、盤庚、無支祁,在正面廝殺上明顯落于下風。
    黃色自地直往上起,如一道土墻一般擋在鎮元子身前,而玉帝等天庭所屬皆在鎮元子身后。此時的鎮元子神色肅穆,頂上綠光沖天,人參果樹發出陣陣綠光。手中地書不斷翻動,雖然上面沒有一字一句,但發出的黃光不斷,將青蓮道人與佛門所有準圣的攻擊一一擋下。
    此時鎮元子以地書調集整個地仙界地力,并以人參果樹鎮壓,布下戊土大陣對抗佛門一方。雖暫時無憂,但佛門一方高手太多了。即使上古之時,鎮元子以此陣阻擋妖族,可即使是當年的妖族,也比不上如今佛門這么多強者。
    一道烏光閃爍,身穿灰色道袍的陳九公飄然而至。
    “陳九公!”
    “九公!”
    見陳九公出現,雙方這些強者齊齊一震。青蓮道人眼中殺機凜冽,“好個陳九公,就以為廣成子能護得住你?”
    “九公!快過來!”鎮元子看到陳九公,連忙揮動袍袖,戊土大陣開了一條通道。
    “哪里去?”青蓮道人冷哼一聲,手中弒神槍一震。不再去攻戊土大陣,直奔陳九公刺去。而其身旁的藥師王佛揮動七寶妙樹一刷。戊土大陣開開的通道一閃,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眼見青蓮道人揮槍直取陳九公,鎮元子等人大驚。可就在這時,卻見陳九公背后的青萍劍飛入掌中,迎上青蓮道人刺來的一槍。
    弒神槍與青萍劍相撞,在那弒神槍上紫芒吞吐,直奔陳九公面門而來。
    袍袖一卷,頂上青氣沖起。青氣之中點點混沌色光芒閃爍。此時在場的所有人都不是弱者,能看得見,那些青氣仿佛被那點點混沌色光芒吸引一般,青氣越來越淡,原本只是混沌色的光斑,漸漸的擴散開來,凝聚成巨大的混沌色華蓋。
    帶著絲絲毀滅氣息的紫色槍芒一至。巨大的華蓋上混沌色氣流垂下,紫色槍芒遇混沌色氣流瞬間停滯。
    這些人見陳九公很輕松的擋住了青蓮道人一擊,紛紛側目不已。特別是佛門眾準圣,都知道當日陳九公為了抵擋青蓮道人,毀了離地焰光旗,可不想今日不現任何寶物。就擋住了青蓮道人以毀滅之道御使的弒神槍一擊。
    “第二元神!”鎮元子和青蓮道人齊齊一怔,看著那神色一般無二,氣質大變的陳九公。二人能夠肯定,這陳九公已經將混沌鐘煉做了第二元神,否則也不會這么容易就擋住了青蓮道人的弒神槍。
    看到陳九公這么快就磨去了混沌鐘內的東皇太一元神。而且還將其煉做第二元神,青蓮道人無比驚訝。而鎮元子眼中閃過一絲了然。暗道東皇太一不愧是上古妖族至尊,竟有如此決斷。
    青蓮道人雖然也通毀滅之道,但與陳九公的毀滅之道不相上下,跟東王公比起來根本不值一提。若是東王公在此,或許能對陳九公產生威脅,可青蓮道人絕對不行。
    雖然當日在洪荒星空中也能與青蓮道人相斗數合,但那時陳九公置入混沌鐘內的元神不穩,險些有失了混沌鐘。而今日,將其煉做第二元神,硬抗青蓮道人的弒神槍,卻絲毫無損。
    擋住青蓮道人一擊,陳九公心中豪氣頓生,左手一翻現出化血神刀,左刀右劍,左右開弓,直向青蓮道人殺去。
    青萍劍氣、血色刀芒一起卷起,青蓮道人周身三丈之內朵朵青蓮顯現,發出道道青光連成一片青色光幕將青萍劍、化血神刀擋住。此時一道千丈紫電轟下,青蓮道人用手一指,十二品青蓮現于頂上。紫電轟在十二品青蓮上,就好像泥牛入海一般,一寸寸的消散而去,最后只有那紫電錘浮于十二品青蓮之上。
    十二品青蓮上青光大作,將紫電錘包住,紫電錘在青光之中浮浮沉沉。陳九公手掐法決,砰的一聲,青光炸碎,紫電錘凌空一轉,化作一道道紫電席卷周圍百丈之內。
    面對紫電錘的攻擊,青蓮道人絲毫不懼,周身籠罩在青光之內。以青蓮道人的造化之道,根本不懼陳九公的攻擊,一手持槍猛攻陳九公,一手連點,點點青光化作一道道光幕將紫電盡數擋下。
    陳九公戰青蓮道人,二人是防御相同,攻擊也相同。而且,無論是誰,攻擊都破不開對方的防御,比斗道法根本分不出勝負高低。
    青蓮道人眼中精光一閃,持槍欺身而上,手中弒神槍刺、點、挑、砸、甩。陳九公絲毫不落下風,一刀一劍配合得天衣無縫,不但將青蓮道人的弒神槍擋住,還可趁勢還擊。
    陳九公卻是想好了,只要今日戰事一了,自己回到光明山就立即閉關參悟毀滅之道。先不去管弒神槍與東王公的手杖,先自悟毀滅之道。或許等遇到瓶頸之時,就有從青蓮道人和東王公手中奪寶的實力了。
    不過這些都是后話,現在陳九公要做的就是全力與青蓮道人相爭。雖然知道自己破不開青蓮道人的防御,但陳九公卻是要盡全力而為。畢竟自己修行日短,遠不及這些上古強者,要增長實戰經驗。
    將青萍劍祭起,化作道道青萍劍氣籠罩周圍百丈之內,伺機而動。左手持化血神刀連斬,道道血光化作龍形,在青蓮道人身外游走。
    青蓮道人雙手震動掌中弒神槍,億萬紫光勃發。
    陳九公右手一揮,道道青萍劍氣席卷,迎上億萬紫光。
    轟轟轟……陣陣轟鳴聲響徹天地之間,處于轟鳴中央的陳九公和青蓮道人卻是絲毫無損,二人各持法器廝殺在一起,斗在一處。
    此時的佛門眾準圣齊力攻擊鎮元子的戊土大陣,見陳九公敵住青蓮道人,鎮元子本想放開戊土大陣與佛門準圣做過一場,可這時耳旁傳來了陳九公的聲音。
    去了青蓮道人這個最大的威脅,鎮元子的戊土大陣一時無憂。鎮元子當即盤膝于空中,運轉玄功于手中地書之上,地書上黃光大作,使得戊土大陣安如泰山。
    青萍劍出現在身前,陳九公用手一指,繼續化作千萬劍氣聚在陳九公身前身后。左手揮動化血神刀連連向青蓮道人攻去,右臂抖動,一小幡從袖中滑入陳九公手中。此物正是陳九公從那無極老祖手中奪來的魔道至寶幽冥白骨幡。
    這幽冥白骨幡以做幡桿的白骨中蘊含的骨氣催動幡面上的符印,符印被催動之下御使骨氣傷人元神,卻是讓人防不勝防。
    這青蓮道人的造化之道卻是了得,這一點就是陳九公也不得不承認。但其畢竟還未證得混元,元神強度想來不會比玉帝強到哪兒去。反正不管成與不成,陳九公都想試上一試,如果管用的話……結果自是不用多少。如果不成,也無關緊要。
    青蓮道人自視甚高,否則當年也不會直接拒絕準提相邀,更不會挑釁通天教主。在紫霄宮中聽道之時,青蓮道人從不以正眼去看無極老祖,更不會去了解無極老祖的魔道。只見陳九公手中一道黑光沖起,青蓮道人看見了,但是沒有在意。誰都知道陳九公寶物多,每一次相見肯定都能拿出以前沒有的寶物。
    黑光散去,一桿大幡現于陳九公手中。只見幡高七尺,其上蒼白色的骨氣縱橫交錯,幡面盡是密密麻麻的符印、符篆,骨氣一涌,這些符印、符篆流轉,仿佛活物一般。當日無極老祖持此幡在手,頓時元神不穩。但陳九公的第二元神不怕,所以說只有陳九公才可發揮此寶最大的威力。
    持幡連連晃動,幽冥白骨幡迎風招展,呼呼作響,那蒼白的幡桿上陰森森的骨氣涌出,一聲聲低沉的獸吼聲響起,霎時間,幽冥白骨幡數丈之內的空間在這一刻仿佛也凝固了。
    “這是……”獸吼聲入耳,青蓮道人只感覺有些熟悉,好像曾經過聽過,但似乎太過久遠,有些想不起來記憶中發出獸吼的是什么人了。
    可當一只長著龍頭、鹿角、獅眼、虎背、熊腰、蛇鱗的巨獸虛影出現在高空中時,饒是青蓮道人也不由得大吃一驚,甚至比剛才看出陳九公煉成第二元神還要驚訝。“麒……麟王!”
    祖龍鳳母麒麟王,這三大強者乃道祖成道前,并稱洪荒第一的強者。在他們統治洪荒的時候,除彼此外,沒有任何一個修士敢違逆他們的意思。別看青蓮道人敢頂撞通天教主,但也不敢惹這三位。
    看著這巨大的麒麟虛影散出的威勢,眾人紛紛側目,而更讓人震驚的是,那麒麟虛影猛然來至青蓮道人身前,竟然無視朵朵青蓮阻擋,直撲青蓮道人面前。在青蓮道人驚恐的目光中,化作一道白光沒入青蓮道人泥宮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