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8)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8)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8)     

截教仙276 示威五圣天下仙

上古強者,雖有許多隱世清修,不愛沾染因果,就像鎮元子,蒼甲真人這樣的。當然,蒼甲真人應該是本事太低,不敢惹事。
    但上古大神通者皆有自己的傲氣,那鎮元子在妖族臨山之時,也未妥協,與妖族死戰。
    今日在洪荒星空中爭斗的雙方,嬴政、刑天那就不用說了,巫族祖巫那是天地間最好戰的存在。在他們眼中,巫族既是為戰而生,生當戰,死當戰,生死皆戰。
    而東王公與西王母,作為洪荒第一個勢力的首領,會少爭斗嗎?
    見刑天奮力殺來,西王母冷笑一聲,將手中甲木靈光鞭一拋。這甲木靈光鞭變得如同巨蛇一般,青光閃動間便是來回一擊。
    一個是先天甲木之體得道,一個是當今的木之祖巫,西王母與刑天廝殺不單單是因果、意氣之爭,也是氣運之爭。二人之中,只有一方將另一方擊殺,才有成道之機。看好了,這里說的是成道之機,并非是一定就能成道。不過,只要有機會,就比沒機會強。
    騰騰煞氣之中,兩團青光交錯,正是西王母與刑天激動。當日在星辰島上,刑天初成祖巫之體,斗不過西王母,被其打得狼狽逃竄。但今日,刑天不但熟悉了現在的身體,還悟得巫族祖巫獨有的秘法。只要西王母手中沒有能破祖巫之體的殺伐至寶,刑天絕不會敗。
    東王公怎能不知祖巫肉身的強悍,這時也就不再觀望,將手中紫杖一拋,只見一道紫光直奔嬴政而去。
    在遠處看到東王公將紫杖祭起,陳九公一陣心熱,恨不得當即就取落寶金錢將其落下。
    與陳九公相比,嬴政倒是沒有那么多心思。用手一指,一方玉印現于頂上,垂下道道金光護住嬴政周身。
    紫杖被東王公祭起后瞬息而至,紫芒吞吐之間,嬴政護身的金光頓破。
    嬴政見狀大驚,自己的傳國玉璽乃人皇法器。自己為人皇整整三十年,雖殺伐過多,但對人族亦有大功。作為自己的尊位象征,這傳國玉璽與上古人族至寶伏羲八卦盤、神農鼎、軒轅劍一般,不但是功德至寶,而且有人皇氣運在。
    當日陳九公以毀滅之道御使紫電錘尚被傳國玉璽擋住,但今日卻擋不得東王公的手杖。
    其實嬴政不知道破他寶物的不是那手杖,而是東王公那幾近圓滿的毀滅之道。雖不是殺伐至寶,但東王公的毀滅之道絕對能破他祖巫之體。
    那紫光中傳來的毀滅之氣隱隱讓嬴政心驚,忙去了輕視之心。頂上滾滾黑云聚集,十二尊高大金人化作一尊尊魔神現于云中,齊齊嘶吼,仰天長嘯。
    “合!”隨著嬴政一聲叱咤,十二尊魔神各站一方,每一尊魔神身上都浮出一絲黑色的煞氣,十二道煞氣在空中互相糾纏,漸漸的一個高大的虛影出現在空中。只見那虛影好像是一個魁梧的大漢。大漢身上肌肉緊扎,黑黝發亮,正是十二都天神煞陣凝聚出來的盤古真身。
    盤古真身一現,一陣陣懾人心神的威壓擴撒開來。
    一見盤古真身,東王公也是一愣。作為開天辟地的第一批生靈,盤古的模樣都會出現在意識之中。而當年東王公撤出洪荒之時,巫妖尚未開戰,東王公也不知道什么事十二都天神煞陣,更不知此陣能凝聚盤古真身。
    “帝君,這下有意思了。”遠處,蒼甲真人一雙小眼之中精光流轉,低聲對陳九公說道。
    “嗯。”陳九公雖然點頭,但心中沒有絲毫看熱鬧的意思。這東王公的毀滅之道太出乎陳九公的意料了,這等程度的毀滅之道可是比青蓮道人的強多了,就算陳九公修成了第二元神,心里也有些沒譜。
    若是說鎮元子和青蓮道人的防御在圣人之下是最頂尖的,那么東王公的攻擊是陳九公見過的人中最強的。就連嬴政的盤古真身發出的全力一擊,也略有不如這東王公一擊。
    陳九公眼中精光轉動,這二人廝殺真可謂是兩虎相爭,只是不知自己坐山觀虎斗可能得其利否。
    嬴政、刑天惡斗東王公、西王母,他們都自以為穩住了陳九公,熟不知陳九公打的是漁翁得利的主意。
    突然,陳九公心頭一震,眉頭緊皺。對身旁蒼甲真人道:“真人,我們回地仙界吧。”
    “啊?好!”對于回不回地仙界,蒼甲真人根本不在意。雖然蒼甲真人很渴望得到一件頂級先天靈寶,但也深知自己本事低微,這四人之間的斗爭,根本不是自己能攙和得了的。
    看了那還在爭斗的四人,陳九公心底輕嘆一聲,轉身就走。就在剛才燧木道人以聚仙旗呼喚陳九公回地仙界,說那青蓮道人和藥師王佛回到地仙界后前往東勝神洲相助佛門對于玉帝等人。原本還是勢均力敵,若不是釋迦牟尼和孔雀如來返回西牛賀洲敵住鯤鵬妖師,使得鎮元子趕至東勝神洲擋住青蓮道人的話,恐怕自己這些人已經全軍覆沒了。
    劃破兩界空間,回到地仙界上,正出現在北俱蘆洲,陳九公直往東勝神洲而去。
    “嗯?”從北俱蘆洲到東勝神洲,陳九公突然想起一人,就是那還在未渙國前的無極老祖。雖然當日燧木道人與無支祁退回光明山,但不知為何,這無極老祖始終待在未渙國,守著他那幽冥白骨幡。
    記得上古之時,無極老祖意欲取妖族祭煉魔寶,但被東皇太一打傷。此事不光是當日鎮元子提過,在鎮元子留給自己的御使混沌鐘法門里,亦有只言片語提及此事。
    如今的陳九公雖然沒有絕世妖皇那般蓋世神威,但已經將混沌鐘煉做了第二元神,足以使陳九公不懼幽冥白骨幡。
    這無極老祖雖然當年害了光明國五十萬百姓,但自那之后,在陳九公手中吃了不少虧。現在若是時光后退,就算光明國有五千萬百姓,無極老祖也不會去。
    當日燧木道人、無支祁從此處離去,但那五行天罡雷陣仍然立于未渙國前。知道人、闡二教在南瞻部洲的兩界山前與佛門爭鋒,無極老祖就順勢留在此處,以免沾染因果。而后來混沌鐘響,無極老祖也聽見了,但無極老祖知道輕重,根本就沒打混沌鐘的主意,一直留在此處。
    可是,無極老祖沒有想到,今日禍從天上降,敵從北方來。
    察覺到兩道氣息從北方掠來,盤膝而坐的無極老祖站起身來,雙手連翻,打出道道法決在幽冥白骨幡上。霎時間,幽冥白骨幡招展,幽幽骨氣勃發而出。
    “陳九公!”定睛一看,原來是陳九公和蒼甲真人,無極老祖頓時放下心來。俗話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知道這陳九公無法破自己的幽冥白骨幡,無極老祖面帶冷笑,絲毫不以為意。
    誰知在幽冥白骨幡骨氣籠罩范圍外,蒼甲真人停了下來,那陳九公直沖至森森骨氣之中,奔未渙城頭撲來。
    “啊!”沒想到這陳九公突然不畏幽冥白骨幡,無極老祖嚇得魂飛天外。無極老祖手段不弱,天魔旗、天魔塔、幽冥白骨幡,還有他那詭異的逃命方法,都端得不凡。但去了這些東西,無極老祖一身本事也就全廢了。這就好像那盤王、盤庚兩兄弟一般,左道之術雖可縱橫天下,但一遇克星就什么都完了。
    見陳九公沒有栽倒,無極老祖震驚了。今日的陳九公和當日比起來,只不過是袍服換了顏色。無極老祖真是想不明白,難道換個衣服就神通大漲了?
    二十里的距離,陳九公瞬息而至,在無極老祖還沒有反應過來之時,袍袖一卷,將那幽冥白骨幡收入袖中。
    “啊!”若說剛才是驚奇,現在可就是慘叫了。這幽冥白骨幡是無極老祖的心血啊,是心頭肉啊,也是無極老祖唯一能夠依仗的手段。這白骨幡一去,在所有準圣當中,無極老祖就是最弱的。
    心神俱顫,無極老祖一個恍惚之間,陳九公即至,張手打出一道上清神雷,直奔無極老祖轟來。
    無極老祖怒吼一聲,化作絲絲黑光散去,上清神雷轟了個空,再也尋不見無極老祖蹤影。
    見陳九公破了幽冥白骨幡,打跑了無極老祖,蒼甲真人飛身至前,望著陳九公,眼中盡是期盼之色。
    知道蒼甲真人是惦記幽冥白骨幡,陳九公淡淡一笑,不過這幽冥白骨幡卻是不能給他,此物只有在自己手中才能發揮最大的作用。如果將它給了蒼甲真人的話,蒼甲真人也不敢持幡于手。
    看出陳九公沒有要把幽冥白骨幡轉送給自己的意思,蒼甲真人也不敢強求,心里想著那被陳九公鎮壓在混元金斗中的九寶道人。這九寶道人可是有一件頂級先天靈寶九寶拂塵,若是能得此物,蒼甲真人也會心滿意足的。
    不理會這穿山甲在想些什么,陳九公取這幽冥白骨幡在手,日后人、闡二教就無法阻擋自己攻入東勝神洲了。不過現在這種情況,陳九公也不會出兵東洲,畢竟佛門勢力太強,若是再分人、闡二教勢力,就完全便宜了佛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