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275 讓人抓狂的落寶金錢

作為開天辟地以來,洪荒上第一個勢力的領導者。東王公號稱統攝群仙,可是說白了,歸他掌管的,大多都是無有勢力的散仙之流。當然上古時候的散仙,要比現在的散仙厲害的多。同時,還有一些與大神通者結仇之人,像那洪荒億萬水族之母這樣的,來到東王公出,受他庇護。而三清、西方二人組、伏羲女媧兄妹、帝俊東皇兩兄弟,還有那十二祖巫,根本不會吊他東王公。不過對于蒼甲真人這樣的散修來說,東王公也算的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為一方之首,稱雄洪荒也有一些時日。可東王公就遇到了巫妖大興,遇到了那為絕世妖皇。開天辟地一次量劫的主角就是巫妖二族,當時妖族氣運正盛。妖族至尊,那時候還沒有稱東皇的太一,持混沌鐘殺至西昆侖,邀戰東王公。
    當日一戰打的卻是熱鬧,太一以東皇鐘硬撼東王公的毀滅之道。這也算得上是矛盾之爭,二人打得是天昏地暗,日月無光。好在道祖以大法力護持,否則地仙界都會被這二人打破。最后東王公不敵太一,只能率領其麾下所屬前往洪荒星空,以避妖族。可不想當時依附東王公的,大多是一些見風使舵之輩,見東王公要退出洪荒,許多人離他而去。一時間,百萬修士云集的西昆侖,最后只有三萬多人愿與東王公同行。
    今日重回洪荒,東王公發現陳九公手中的長劍乃昔日通天教主縱橫洪荒之法器。不知此時通天教主已經被道祖鎮壓。東王公不敢怠慢了陳九公,故而非常客氣的和陳九公交談。
    東王公是在道祖第二次講道之后離開洪荒的。當時六位圣人就皆已歸位。雖然數日之前,從九鳳口中得知如今圣人不出的消息。但因為背后無有圣人撐腰,東王公不敢與陳九公結下因果。而且東王公還想與陳九公結下善緣,以便日后可以借陳九公的光上金鰲島求見通天教主,并想方設法將那紫電錘換來,完善自己的毀滅之道。
    東王公卻是不知紫電錘就在陳九公手中,也不知自己道侶西王母所需的甲木靈根黃中李同為陳九公所用,也不知陳九公身家豐厚。不但有數件頂級先天靈寶,還有先天至寶混沌鐘。更重要的是,這東王公不知道汝今通天教主已經被道祖鎮壓,十億三千萬年不可現身洪荒。否則,誰也說不準東王公會不會現在就出手對付陳九公。
    從蒼甲真人口中得知這東王公在三萬年前就離開了洪荒,想來就與那陶淵明筆下的桃花源人一般不知有漢,無論魏晉。如此。陳九公不介意唬他一唬。這些年來,自己都是和圣人門下爭鋒,自己這圣人嫡傳的名頭根本沒什么用,今日卻是可以用上一用。
    別說,這東王公還真讓陳九公給唬住了。在洪荒星空中三萬年,他能知道什么啊。還不如那嬴政知道的多呢。他最近的消息來源全部是來自九鳳,而那九鳳以前為巫族大巫,并非洪荒頂尖強者,一天只知打殺。后來雖巫族殘余之輩一起退至北俱蘆洲,就一直居于祖巫殿。直至被陳九公逐放。東王公從她處得來的消息,真是少的可憐。而且大多還都沒用。
    聽陳九公說他奉通天教主之命執掌截教,此時的陳九公在東王公眼中,絕對是值得拉攏投資的好對象。看了看陳九公和他身后的蒼甲真人,對蒼甲真人,東王公只感覺有些熟悉,但真的是想不起來了。也難怪,像蒼甲真人這樣的小角色,東王公哪會記得他啊。不過,對于那距離陳九公不遠的嬴政、刑天,東王公心中卻是暗自盤算,這巫族是否與陳九公有什么微妙關系。否則,今日還真不好與嬴政、刑天做過。
    見東王公面上有些為難之色,一旁西王母似乎想起了什么,暗中向東王公傳音道:“師兄,聽九鳳說,那將她逐放至此之人就是這陳九公。”
    “哦?”東王公聞言一喜,這事好啊,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啊。若能并肩作戰,誅殺這兩位祖巫,雙方的關系還能更進一步啊。想到此處,東王公向陳九公說道:“道友,吾與這巫族尚有因果,不知道友……”
    聽東王公之言,陳九公淡淡一笑,朗聲道:“今日九公云游至此,卻是不耽誤道友與兩位祖巫了結因果了。”說著,陳九公帶蒼甲真人飛身暴退,直退千里之外。
    云游?聽陳九公之言,蒼甲真人心中暗笑,你這也叫云游?有連命都差點丟了的云游嗎?
    雖然陳九公不與自己聯手,但東王公也不在意。在他看來,只要陳九公不幫著巫族就行。當即東王公哈哈一笑,“如此甚好,待吾將這兩個祖巫拿下,再與道友長談!”
    “哼!”剛才東王公與陳九公客套之時,嬴政一直冷眼旁觀,此時聽東王公口出豪言,嬴政冷哼一聲,“吾倒是要看看汝有何手段,竟然口出狂言!”
    “比不叫祖巫失望。”東王公伸手虛抓,一道紫光出現在手中,化作一把長九尺的手杖。這手杖非金非木非石非土,不知是以何物所成,但此寶一出,就連千里之外的陳九公都能感覺到其上散發的毀滅氣息。
    “又是一件蘊含毀滅之道的寶物。”陳九公見東王公的手杖,心中不由得起了別樣的心思。雖然不知道這東王公一方與嬴政、刑天有什么梁子,但看這架勢,雙方肯定是要做過一場了。嬴政自是無需多說,沒想到的是這東王公身上也有讓自己心動之物。自早年從紫電錘中悟出一絲毀滅之道后,陳九公參悟離地焰光旗、定海珠、落寶金錢三寶,也只從落寶金錢中參悟出一絲詭異的大道法則。記得演義中,燃燈得定海珠后,言其道成矣,想來這定海珠是與自己無緣了。而那離地焰光旗已毀,想悟也悟不到了。最重要的是,當日是師祖將自己推入洪荒星空之中,當然要不是來到此處,并非是但是要保住自己性命,似乎與這東王公有些關聯。準確的說,應該是與東王公的手杖有關。
    青蓮道人的弒神槍亦是蘊含毀滅之道,但那青蓮道人防御太強,自己的毀滅之道修煉的不到家,根本破不開其防御。而這東王公嘛,看起來主修的就是毀滅之道,防御想來不會太強。只要自己能扛得住,就有得寶的機會。不過,這東王公道行高超,遠勝自己,想要制造機會從其手中奪寶,看來不易,還得好生謀劃一番。要么不出手,要出手就要以雷霆一擊將寶物奪到手。
    當然,陳九公還有顧慮,不知這東王公可否為友。若可,可聯手對抗佛門和人、闡二教。若不為友,還要看是否為敵。現在師祖被道祖封印,卻是不宜多結仇家。
    與陳九公不同,蒼甲真人眼中充滿了興奮和好奇。當日在北俱蘆洲上見過嬴政盤古真身之威,那東王公又是不弱于青蓮道人的高手。而且東王公身旁有西王母,嬴政也有祖巫刑天助陣,雙方爭斗一定是激烈無比。
    東王公一方與嬴政、刑天只見只見因果說深不深,說淺不淺。不過雙方都沒有罷戰的意思,嬴政、刑天不但要救出九鳳、雨師,還要給死去的風伯報仇,肯定是要與東王公都過。而西王母溫養二萬八千年的甲木之精就這么沒了,肯定咽不下這口氣。
    只見西王母手中那十數丈長的青色軟鞭,在空中虛抽一記,倏地就往刑天身上纏去。西王母主修甲木之道,而木之本屬,可剛可柔,可直可彎,才有西王母這甲木靈光鞭。這頂級先天靈寶每一寸皆有有千萬斤重,曲直如意,水火不侵,通靈變換,端的厲害非常。
    西王母一鞭襲來,刑天揮斧直往甲木靈光鞭上砍去。可這時,西王母素手一抖,甲木靈光鞭在空中一轉,向干戚斧纏去。
    作為當年巫族之下的第一大巫,其中干戚斧、刑天盾皆乃祖巫祝融親手所煉,威力端得不凡。干戚斧就是山岳都可劈,川流亦可斷,但吃得此鞭一纏一繞,竟是凝滯起來,萬鈞巨力所趨之下還是揮舞不便。
    刑天何曾吃過這等虧?狂叫一聲使出十成氣力,與那西王母較起勁來。只是這甲木靈光鞭綿柔勁韌,竟是讓他虛不受力,干戚斧割不斷鞭身,脫不了纏繞,僵持不下。刑天怎會甘心這般,一橫心也不去管干戚斧,直接縱身來至西王母面前,掄起刑天盾猛然砸下。
    西王母煞氣雖重,但知要論肉搏武技,就是十個自己,也比不上刑天。若想取勝,須得用上道法本事。于是稍一躲閃,收了甲木靈光鞭,以玄功御使此鞭。只見甲木靈光鞭上華光大作,這寶貝猶如銀蛇吐信,靈動異常,“噼啪”聲中,刑天便挨了一記抽。
    這甲木靈光鞭乃頂級先天靈寶,自是不凡。可絕非殺伐之器,但難破祖巫之體。刑天挨了一鞭,身上吃痛,但卻是無事。當初盡是大巫之時,就敢與斬去兩尸的準圣相斗,今日已成祖巫之體,天地之間,刑天一無所懼。
    所以,挨了一鞭后,刑天愈發兇悍猛惡,萬丈高下的祖巫之身晃動,左手提了一面巨型青紋獸盾,那干戚斧舞動起來罡風撕裂,轟隆作響有如打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