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9-21)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9-21)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9-21)     

截教仙271 準提佛母的手段


    “帝君!帝君!”危難之時,袖中傳出蒼甲真人的聲音。
    “何事!”此時若不是騰不出手,陳九公肯定把這蒼甲真人掐死。自己好不容易脫了險難,竟然讓他給坑了。
    感覺到陳九公言語之中的怒氣,蒼甲真人怔了怔,但又不得不說。畢竟陳九公若是死了,自己也跑不了。
    “帝君,盤庚道友有旗門遁術可助帝君脫此劫難。”
    “嗯?”陳九公眼前一亮,催動混沌鐘向孔丘撞去,習時忙以聚仙旗與縫木道人溝通。
    東勝神州之上,近二十位準圣戰做一團。
    突然,蜒木道人心頭一動,暗向盤庚老祖傳音。
    正以盤庚不死身躲過大日如來一刻的盤庚老祖聞言眉頭一皺,但瞬間向縫木道人回音。
    無盡的虛空中,頂上混沌鐘上混沌色氣流流轉,一道道法力波紋擴散開來。陳九公不理會青蓮道人,以混沌鐘護體,左手青萍劍、右手化血神刀直向孔丘殺去。青蓮道人的甲木之道確實厲害,陳九公破不開,但這孔丘的防御絕不似青蓮那么變態。
    紫云護在頂上,孔丘手中儒道尺暴長,連擊陳九公面皮。
    揮舞青萍劍擋住儒道尺,化血神刀連斬,但覺弒神槍襲來,催動混沌鐘抵擋。這時,聚仙旗一動,陳九公頓有所感。頂上銀光沖起數丈高下,一只星辰幡在陳九公頭上一轉,虛空中憑現一座銀色旗門,陳九公閃身沒入門中。從盤庚老祖處求來的左道秘術,在這無盡的洪荒星空中,以星辰幡施展卻是恰到好處。
    青蓮道人見陳九公突然消失,冷哼一聲,手中弒神槍向一處刺去,只見虛空抖動,那銀色的旗門顯現。
    這洪荒星空廣闊無垠,雖有無窮無盡的星辰散發銀光,但對于這浩犄的虛空來說,不過是螢火之光罷了。
    銀色旗門大開,青蓮道人持弒神槍直入旗門之中。
    青蓮道人是藝高人膽大,在洪荒之上,青蓮道人自信除混元圣人之外,無人能夠傷到自己,可孔丘不行。
    看著那銀色旗門上星光流轉,門內一片虛無,孔丘不敢入內,只是立于門前等鄒衍、墨翟前來。
    卻說青蓮道人入了旗門,只見漆黑虛無,催動腳下青蓮發出道道青光護身,青蓮道人直往前行。
    可不多時,青蓮道人又見一座銀色旗門立于眼前。
    “陳九公,莫非此術就能擋我?”
    手中弒神槍抖動,前方銀色旗門上銀光流轉,但遇弒神槍發出的三尺紫芒,砰然散去。
    可這次剛飄入旗門之門,只見眼前—道流光閃過,在空中一個變化,化成一口大鐘。
    只見一片混沌色光芒四射,宛如泰山壓頂,朝沖將過來的青蓮道人當頭罩下口
    青蓮道人心神一緊,正要閃避,就見得那鐘蓋了下來,被封了個嚴嚴實實。
    虛空之中飄出陳九公,雙手一震,十二桿星辰幡圍繞混沌鐘四周旋轉得越迅。似有無盡星辰之力受十二桿星辰幡吸引,一起聚集在混沌鐘四周。
    混沌鐘內,青蓮道人冷笑一聲,“好大的膽子!”隨即持槍連刺。
    受青蓮道人數槍,混沌鐘連連顫抖,鐘聲連響。
    混沌鐘乃先天至寶,又為洪荒第一防御至寶。若是單靠蠻力,縱使混元圣人也無法毀之。可青蓮道人要以攻鐘而絞碎陳九公置入鐘內的元神。
    陡然,青蓮道人身軀一顫,只覺得眼前一陣恍惚。自成道以來,還從未有這般情景,卻是讓青蓮道人大吃一驚。
    眼前景色一變,青蓮道人已出現在洪荒星空之中,那孔丘還立在一旁,手托儒道尺,心急如焚地等著墨翟、鄒衍至此。
    突然見到青蓮道人出現在身前,孔丘也是一愣,但此時最讓孔丘驚訝的是,那銀色的旗門不見了。
    孔丘驚訝,青蓮道人可是比孔丘還要驚訝。因為以青蓮道人的道行,神識掃蕩,竟然發現不到陳九公一絲蹤跡。
    那洪荒星空之中,神識掃視方圓十萬里,無有陳九公一絲氣息口青蓮道人眉頭緊皺,暗自推算天機。此時并無圣人攪亂天機,青蓮道人能夠清楚的推算出陳九公就在自己身前百里之內,但就是尋不見其蹤影。
    “道友。”這時孔丘聽到遠處傳來鄒衍的聲音,連忙飛身迎上,向鄒衍、墨翟講述陳九公突然消失的詭異。
    聽完孔丘所述,鄒衍眼中黑白二色流轉,這位通曉陰陽的大神通者正在以獨門秘法推測因果。
    半響,在孔丘、墨翟期盼的目光中,鄒衍以目示青蓮道人口
    “師叔!”一道金光閃過,手持七寶妙樹的藥師王佛現身向青蓮道人一禮。
    以青蓮道人的道行,怎能不知是藥師王佛?睜開二目,向藥師不佛點了點頭,青蓮道人繼續閉目而坐。而藥師王佛也不在意青蓮道人的態度,更不去管一旁的孔丘三人,也攝來一顆星辰置于青蓮道人不遠處,自己盤膝坐于其上。
    “道友,將那祖巫喚來吧。”
    孔丘聞鄒衍此言,點了點頭。剛才沒喚刑天是免得麻煩,但現在青蓮道人與藥師王佛聯手,根本不是自己能夠對付的。可玄都、云中子根本沒來,無奈之下只能將那剛遇不就的刑天喚來。且不管能否為化為助力,先喚來再說。
    可是,當刑天來到時,望著刑天身旁那習樣高大的身影時,孔丘、鄒衍、墨翟三人面色鐵青。
    祖巫贏政!
    那個焚書坑儒,驅趕百家的秦朝開國之主,以兵戈一統人間的人皇贏政。
    若是光有刑天一人,孔丘三人不怕他跟自己爭混沌鐘。畢竟這刑天一直在洪荒星空中游蕩,更不知地仙界上出了一個有元神的祖巫,也就不會去奪混沌鐘。可如今,他不知怎得與贏政相遇,那可就有麻煩了。
    想想自己不但沒招來助力,還給自己添了這么一個強有力的對手,孔丘心中暗暗叫苦口
    “三位道友,昔日一別,今日重逢此處,真是九寶之幸!”
    “嗯?”看著從遠處飛來,身上閃爍九色寶光的九寶道人,孔丘心中又升起了希望。
    見那一直吊在自己身后,到此處卻去與孔丘三人見禮的九寶道人,刑天冷哼一聲,手中干戚斧上寒光閃爍。
    “刑天大哥莫要動怒,區區小人,隨他去吧。”在巫族,祖巫、祖巫之間,大巫、大巫之間皆以兄弟相稱。刑天是上古之時就威震洪荒的巫族大巫,贏政雖傲氣,但對刑天也頗為尊敬。畢竟日后到了祖巫殿,刑天說話可是比自己管用多了。
    被贏政攔住,刑天將干戚斧、刑天盾交與單手,以巫族秘法向贏政傳音,“贏政兄弟,你正生出了元神口”
    “不錯,小弟與白起兄弟皆有元神。”
    “好!好!”刑天聞言,不由得心神激蕩。一個有元神的祖巫對于巫族來說意味著什么,刑天不會不知。巫族乃盤古大神血脈所化,但無有圣人,這是巫族永遠的痛口如果上古十二祖巫有一人有元神,巫族不會是現在的樣子,巫妖之戰也不會是這樣的結局。
    可是刑天卻忽略了,贏政雖有元神,但卻無祖巫所掌的大道法則。雖有元神,但想要成道,就要一步步去悟。而這正是天道的平衡之處,十二祖巫得天獨厚,但無元神。贏政有元神,但不同大道法則。
    “刑天大哥,九鳳大巫他們呢?”
    “風…”聽贏政問起九鳳三巫,刑天長嘆一聲”‘九鳳妹子他們被人鎮壓了口”
    “什么!刑天大哥,你我速去將九鳳大再救出!”
    “哎”嬴政兄弟,若能救,刑天早將他們救出。可那些人非你我能說…”
    一片黑暗之中,傳出一人聲音,“盤庚道友的左道秘術果然非比尋常!”
    瞪了蒼甲真人一眼,總算擺脫了青蓮道人的陳九公冷哼一聲,“若不是吾之星辰幡與這洪荒星空相合,盤庚道友的旗門遁術也未必管用!”
    “是!是!”知道陳九公對自己將青蓮道人引來有些不滿,蒼甲真人連連點頭稱是口
    也并非是陳九公自夸,祭煉星辰幡以其清理北俱蘆洲一州之地,得天降功德,這十二桿星辰幡得天道認可,成功德至寶,暗合洪荒三百六十五周天星辰中的十二元辰。雖然在洪荒星空之中,這些星辰并非與星辰幡對應,但畢竟為同源,即使不能完全控制,亦可吸引星辰之力。就算盤庚老祖也沒有想到,以星辰幡在洪荒星空中施展旗門遁術,竟然更勝自己以混元旗在洪荒大地上施展此法。
    白了蒼甲真人一眼,陳九公袍袖一甩,一道烏光飛至其面前不。
    下意識的將此物接在手中,蒼甲真人只覺得甚是熟悉,定睛一看,頓時大喜口“多謝帝君!”
    搖了搖頭,陳九公不在理會蒼甲真人,盤膝于虛空之中,不再取星辰之力,單以自己所修上清仙氣錘煉混沌鐘,欲將其煉做第二元神
    看了看陳九公頂上的混沌鐘,蒼甲真人也知道這是自己羨慕不來的,當即也如陳九公一般坐于虛空,祭煉那失而復得的開天錘。
    虛空之中不計年,外有青蓮道人、孔丘,想來那鄒衍、墨翟也至。陳九公打定主意,除非將這混沌鐘煉做第二元神,無論面對誰都可立于不敗之地,自己才出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