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2)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2)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2)     

截教仙270 二圖

一道青光擋在混沌鐘前……化作青蓮道人,持弒神槍向混沌鐘刺來。
    三尺紫芒吞吐,散發絲絲毀滅氣息。卻見混沌鐘一轉,直撞上弒神槍,陳九公從鐘內脫出,手上一翻,一道紫電直奔青蓮道人轟下。
    青蓮道人用手一指,朵朵青蓮在頂上連成一片,任紫電轟下。雙手持槍,上下翻飛,一道道紫色槍芒向陳九公急射而去。
    當日有離地焰光旗、黃中李樹、三品金蓮,尚且抵擋不住青蓮道人以毀滅之道御使的弒神槍。可今日,一聲聲悠揚鐘聲四散開來,震得星空中無數星辰粉碎,但卻將弒神槍發出的紫芒全部擋下。
    擋下了青蓮道人一擊,陳九公哈哈一笑,心中豪氣頓生,雙手一翻,紫電錘化作道道紫電,齊齊落下。又祭起青萍劍、化血神刀,化作千萬青萍劍氣氣血色巨龍,一起向青蓮道人殺去。
    看到陳九公催動混沌鐘擋住了青蓮道人的弒神槍,蒼甲真人眼中閃過一絲羨慕、嫉妒。當年失了開天錘,本就身家不厚的蒼甲真人更是落魄。后來雖然從無極老祖那里奪來天魔塔,但被其改命為蒼甲塔后,剛剛損在青蓮道人槍下。
    “真人!速速出手!”見這蒼甲真人不知道想什么想的那么入神,陳九公冷哼一聲,呼喊道。
    陳九公一聲呼喊,驚醒了陷入沉思的蒼甲真人,蒼甲真人連忙祭起混元金斗和定海珠相助陳九公攻擊青蓮道人。
    青蓮道人乃造化青蓮成道,主修的自是造化之道無疑。雖有弒神槍這殺戮至寶在手,但他也只是參悟了弒神槍中的一絲毀滅之道,并未成深悟,暫時破不開陳九公的混沌鐘。但青蓮道人的造化之道已經到了登峰造極的境界,也不是陳九公和蒼甲真人能夠破開的。
    朵朵青蓮浮現,將一道道紫電托住。紫電轟下,青蓮雖顫,但見青光沖起穩穩護住青蓮道人。混元金斗被一朵青蓮托住,亦有數朵青蓮連成一片阻擋青萍劍、化血神刀、定海珠。
    暫時破不開混沌鐘,青蓮道人將目光轉到了蒼甲真人身上。反正也找到了陳九公,這蒼甲真人再沒有任何價值。與其將他留在陳九公身旁,為陳九公增添助力,還不如將其抹殺,再獨斗陳九公。青蓮道人相信以自己無數元會積攢的法力,只要付出一些代價,定可破開陳九公的混沌鐘。
    想到此處青蓮道人催動弒神槍,直取蒼甲真人。來勢之猛,讓蒼甲真人心驚膽寒。
    剛才青蓮道人威逼蒼甲真人之時,兩道槍芒就他那蒼甲塔擊破。現在見青蓮道人手中弒神槍上耀眼的紫光沖起,蒼甲真人哪里還敢抵擋連忙收回混元金斗和定海珠往陳九公身旁跑來。
    見蒼甲真人被青蓮道人一槍驚得如喪家之犬陳九公暗暗搖頭,用手一指頂上混沌鐘發出道道玄光將飛來的蒼甲真人一起護在鐘下。
    看著頂著混沌鐘,將弒神槍防住的陳九公,青蓮道人心中大為惱怒,一震手中弒神槍,槍身上紫光大作,青蓮道人噴出一口元氣在弒神槍上。
    青紫二色光芒交錯青色消,紫光暴漲,遠處的陳九公也能感覺到懾人的毀滅氣息從弒神槍上散發出來。
    “走!”陳九公呼喊一聲,蒼甲真人知道陳九公心意連忙化作一道烏光飛入陳九公袖中。
    陳九公用手一指,混沌鐘迅速旋轉越轉越大,將陳九公罩在鐘內,向遠方飛去。
    剛要施展手段,卻見陳九公遠遁,青蓮道人冷哼一笑,用手一指,十二品青蓮現于腳下。十二品青蓮上青光一閃,托著青蓮道人飛速向陳九公直追而去。
    這青蓮道人以毀滅之道御使弒神槍這等頂級殺伐至寶,雖被陳九公的混沌鐘所阻,但此寶畢竟初得不久,剛剛煉化,陳九公怕自己置于其中的真靈印記有失0
    青蓮道人在后窮追不舍,陳九公心中暗暗惱怒,那青蓮道人道行遠在自己之上,自己又無有長犬老祖的手段,想從他手下逃脫卻是麻煩。
    一道道紫色槍芒從身后襲來,混沌鐘連連震顫,將其卸去。東皇太一持此寶時,正是妖族掌天之時,曾以星辰之力錘煉鐘內元神。現在東皇太一將此法傳予陳九公,也多虧了此法,否則早在寂安子那拼命一擊之下,自己在鐘內的元神就破碎了。
    青蓮道人的道行遠在陳九公之上,在其神識掃蕩之下,陳九公無論如何也走脫不掉。
    將身一動,陳九公從混沌鐘中出來,屈指一彈,混沌鐘直向青蓮道人撞去。
    弒神槍上紫光大作,橫向混沌鐘掃去,卻見混沌鐘凌空一轉,兜了個圈在空中一震,一聲鐘響避開弒神槍砸向青蓮道人。
    再次揮槍去擊混沌鐘,卻發現混沌鐘飛退。鎧酬她……兩聲鐘音,虛空之中好似微波蕩漾,圈起兩道弧紋向青蓮道人襲來。
    “過六見陳九公連翻御使混沌鐘,青蓮道人恍惚間仿佛見到了那個上古之時縱橫天下的絕世妖皇。若不是陳九公道行不足,且得寶之日尚淺,恐怕這混沌鐘之威還不止如此。
    先天至寶雖強,但青蓮道人也有自己的手段,腳下十二品青蓮青光大作,陣陣青光如繭一般將青蓮道人包裹其中,混沌鐘卷起的虛空弧紋遇青光而止,難再擴散分毫。
    袍袖連揮,一顆顆星辰如連珠一般向青蓮道人撞去,陳九公招回混沌鐘,轉身就走。
    “想走?”陳九公就在眼前,青蓮道人豈會讓他如此離去,緊隨在后,窮追不舍。
    上次與青蓮道人相爭,以陳九公完敗而告終。而這一次,即使有混沌鐘在手,但因為道行上的差距,陳九公雖然沒有敗得那么徹底,但感覺到打的憋屈。嗯自己靈寶無數,可沒有一件能破開青蓮道人的防御。都說最好的防守就走進攻,但在青蓮道人這樣絕對的防御面前,除了圣人出手,再就是將毀滅、殺戮之道修煉到與青蓮道人造化之道等同的境界。
    修煉干年至今,雖已是三界少有的準圣級別強者,但和青蓮道人這樣有道行、有法力、有靈寶的上古大神通者比起來,還是差得很遠。不說別的,單就青蓮道人那幾近完整,直追女媧娘娘的造化之道,就遠非陳九公能相比的。
    頂上十二桿星辰幡招展,幡面上星辰之力流轉,因洪荒星空中的星辰之力降至幡面。只見道道銀光將陳九公飛包住,飛速向前行進。
    可現在在后面追趕的不是九寶道人,而是青蓮道人。這位斬去二尸的準圣,道行遠在陳九公之上。陳九公速度雖快,但青蓮道人神識一掃,就知陳九公往何處去。
    一個跑,一個追。一個為了逃命,使勁全身力氣。一個為了因果,證混元,更是拼命追趕。一個是銀光包裹,一個是青光繚繞,在點點星光點綴的無盡虛空之中,是那般耀眼。
    此時的陳九公是恨極了蒼甲真人,心中暗想這蒼甲真人氣運淺薄,早年就霉運不斷,先是被長犬老祖奪寶,又被自己鎮壓酬枷……
    “嗯?”飛著飛著,只覺得前方一道強橫又熟悉的氣息傳來,陳九公定睛一看,暗道苦也。
    一道紫光突至,身穿紫色道袍的孔丘持儒道尺至。
    “陳九公!”此次入洪荒星空就為尋陳九公而來,尋了不知多久,終見陳九公,孔丘大喜。
    想起陳九公有落寶金錢,孔丘不敢祭儒道尺去打陳九公,只得飛身而至,手中儒道尺向陳九公面上削去。
    前有孔丘,后有青蓮道人持弒神槍殺來,陳九公恨得牙根癢癢。這二人無論哪一個的道行都在自己之上,別說是斗了,就是想甩掉他們都不可能。
    將身一晃,陳九公直向上沖去,卻見一團紫云攔住去路。認得是那孔丘斬出的惡念化身,陳九公祭起混沌鐘去撞紫云。
    可就在這時,一道紫色槍芒殺至,陳九公棄了紫云,雙手托住混沌鐘,整個人如鴻毛一般落下,似乎全身上下不帶一絲重量。
    弒神槍至,混沌鐘上混沌色的氣流旋轉凝聚,陳九公取出兩枚黃中李納入口中,噴出一口元氣在鐘內。
    與弒神槍相撞,只聽得一聲鐘響,不知震碎多少星辰,陳九公只覺得自己留在混沌鐘內的真靈印記一顫,似有不穩之勢。驚得陳九公連連打出道道法決在混沌鐘上,將此寶穩住。一切努力,皆是為了這至寶。為了它,師祖違逆天道也要出手,陳九公就算拼盡全力也要護得這混沌鐘。
    陳九公暗道不妙,若是別人也就罷了,偏偏這青蓮道人手中的弒神槍,還有孔丘的儒道尺皆非比尋常,都是頂尖攻擊至寶。自己初得混沌鐘不久,難以人寶合一。若是給自己一些時日,就不會再怕這二人。可有那么多時間留給陳九公嗎?
    孔丘和那刑天不同,見同追殺陳九公的尚有青蓮道人,知道這青蓮乃佛門一方,連忙取出紫色玉符捏碎,招遠方的墨翟、鄒衍、刑天至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