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5-2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5-2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5-29)     

截教仙269 提前出世的孫悟空


    無有元神,不修道行,單靠肉身之力,十二祖巫如何能縱橫天下?
    無有元神,無法祭煉法寶,就無法從任何先天靈寶中參悟大道法則。可盤古肉身所化十二祖巫,自身先天蘊有大道法則。
    帝江為空間之祖巫,掌空間之力,如混元圣人一般可瞬移而行,穿梭三界。辱收、句芒、共工、祝融、后土乃金、木、水、火、土之祖巫,分掌五行之力。天吳、玄冥、強良、禽茲為風、雨、雷、電之祖巫,可控風、雨、雷、電。又有燭九陰為時間祖巫,和那掌洪荒氣候的祖巫奢比尸。
    當日與贏政爭鋒,那祖巫贏政以十二都天神煞大陣凝聚的盤古真身的確霸道,但陳九公未從其身上見到一絲大道法則的跡象。可不想,今日見刑天異狀,陳九公突然想起當初在峨眉山上時,老師趙公明為自己講上古強者時,隨口提過一句的祖巫秘法。
    只見刑天身上青氣環繞,剛才被青萍劍劃開的傷口瞬間恢復如初。周身三尺盡被青氣充斥的刑天揮斧掄盾,惡狠狠地向陳九公殺來,大斧如開天,巨盾如裂地。
    見刑天來的兇猛,陳九公取出兩枚黃中李納入口中,只覺得法力在周身經脈內流轉不息,噴出一口本命元氣在混沌鐘內。混沌鐘原本古樸無華的鐘面,突然有淡淡黃霧環繞,越積越厚,逐漸靈動起來。
    混沌鐘迎風瘋長,直沖而起,與干戚斧、刑天盾狠狠撞在一起。混沌鐘劇烈顫抖,發出鎧鎧鐘響。持斧盾的刑天巨大的身軀一震,又要揮斧直上,卻見混沌鐘晃晃悠悠的向自己飛來。
    看著這混沌鐘好像是后勁已無,但卻看得刑天肚臍中發出陣陣怒吼聲。
    在刑天看來,這混沌鐘并非是無有后力,而是獨特的御使方式。上古巫妖三次大戰,一次也沒有落下過的刑天驚訝地發現,這陳九公的御鐘之術與那昔日妖族至尊東皇太——般無二。
    原本只以為陳九公是截教中人,可現在刑天將陳九公認作了太一傳人。
    右手大斧狠狠地砸在巨盾之上,無盡虛空中狂風驟起,一顆顆星辰顫抖起來,一起向陳九公沖撞而來。而這還不是重要的,卻見刑天左手刑天盾橫舉,縱身一躍,干戚斧上青光大作,力劈而下。
    混沌鐘凌空一轉,虛晃一記,直奔刑天撞去。陳九公化作一道青光飛起,躲過干戚斧,左手青萍劍,右手化血神刀一起向刑天那龐大的身軀砍力。
    混沌鐘撞在刑天身上,悶聲一陣,在陳九公眼中,刑天的肉身塌癟下去,但在一瞬間又恢復如初。而青萍劍、化血神刀皆至,雖亦穿過青氣斬在刑天身上,有傷口,亦有鮮血流出,但眨眼間連受傷的痕跡都看不到了。
    陳九公眼中精光一閃,暗道不妙。這刑天的恢復能力也太強了,論及防御,簡直是不弱于青蓮道人的造化之道。這么打下去,自己法力有殆時,這刑天只修肉身,神力無盡,怎么打?
    將化血神刀收起,陳九公暗想,只要自己機緣一至,將惡尸斬去。圣人之下,正面相抗,自己絕不會再弱于任何人。若是將混沌鐘煉做第二元神,就可如昔日的東皇太——般叱咤洪荒。
    一手持鐘,另一只手揮動袍袖,頂上慶云三花散發上清仙氣與黃中李樹發出的氤氳黃光連成一片,搖動混沌鐘鎮壓,擋住刑天斧、盾,陳九公抽身就走。
    “哪里走!”刑天邁開長腿,一步跨出數千里,手中斧一輪,卻見陳九公化作青光消失不見。
    不修道行,不知天數,亦無有神識,刑天哪里追得上陳九公。仰天長嘯,刑天這時才想起孔丘交給自己的紫色玉符,但此時已晚。
    望著刑天高大的身影,九寶道人飛身上前,“祖巫,想找陳九公,就跟我來吧!”九寶道人打的卻是導孔丘、鄒衍、墨翟一般無二的想法,這刑天乃祖巫之身,無有元神,得到混沌鐘也是無用。可將其拉作助力,合力對付陳九公,最后自己得鐘。
    “好!”一聽九寶道人之言,刑天應聲稱好。這祖巫卻是憨直,本來被陳九公溜走,心中還有些悲憤。可現在,卻又將孔丘三人忘在了腦后,直跟著九寶道人直追而去。
    追出不知多遠,九寶道人停下腳步,眉頭緊皺。這洪荒星空四面八方都是一個樣,想追一個人卻是大難。況且九寶道人的道行并不比陳九公高,追著追著就追丟了。
    看著一臉茫然的九寶道人,刑天不由得一陣氣結,自顧向遠方飛去。
    立于虛空,九寶道人神色變幻無常……半響輕嘆一聲……1直追刑天而去。若是讓九寶道人就這么放棄混沌鐘,肯定是心有不甘。可要是讓他自己追,還不敢,萬一碰到陳九公,恐沒能奪寶,還有性命之憂。現在有刑天這么一個不會對混沌鐘有異心,還強勢的助力,九寶道人決定與刑天同行。
    卻說陳九公以聚仙旗得知蒼甲真人已入洪荒星空之中,搖動聚仙旗,與蒼甲真人相向而飛。雖然這蒼甲真人本事不怎么樣,但其見識遠在自己之上,好歹也能充個打手。
    可陳九公沒想到的是,這蒼甲真人………
    感覺與蒼甲真人之間的距離差不多了,陳九公停住身形,雙手一震,十二桿星辰幡三分四象而立,化作十二元辰四象陣。
    將十二元辰四象陣布下,陳九公盤膝陣中,一邊取星辰之力,一邊等蒼甲真人到來。
    被師祖通天教主推入洪荒星空之中,陳九公卻是有些糊涂,不知道師祖是怎么想的。但陳九公想來,通天教主是不會害自己的,此舉必有深意。嗯來在這洪荒星空之中,自有自己一線機緣。
    頂上現出一畝慶云,慶云上三花沖起道道青氣,皆有丈高,而那混沌鐘在青光之中浮浮沉沉,聲聲鐘響,清脆悠揚。
    十二元辰現于陣中,各自搖動手中星辰幡,打出一道道星辰之力。
    這些星辰之力凝聚成銀光,一起飛入陳九公頂上慶云三花之上,在混沌鐘鐘身上盤踞繚繞。
    混沌鐘內部,那盤膝于光明山上的陳九公元神身上青、銀二色光芒交加。伸手一指,一條河流現于山前,袍袖亦會,彩霞騰空,云朵飄揚。正是陳九公取星辰之力繼續錘煉混沌鐘,爭取在最短的時間內,將此寶祭煉得與自己心神合一。
    可就在這時,陳九公袖中的聚仙旗顫抖,蒼甲真人的聲音傳入耳中。”帝君……帝君川
    “嗯?”聽出這是蒼甲真人的聲音,陳九公眉頭一皺,連忙運轉陣法,放開禁別。
    看著頂上三十三層蒼甲塔已經殘破不堪,身上傷痕累累的蒼甲真人,陳九公眼中閃過一絲驚訝。
    狼狽不堪的蒼甲真人一路飛來,口中急呼道:“帝君快走!帝君快走!青蓮道人來了!”
    “什么!”這時,已不用蒼甲真人再說。陳九公已經感覺到青蓮道人的氣息出現在十二元辰四象陣所化的星空中。
    雙手打出道道法決,混沌鐘飛漲,將陳九公和蒼甲真人罩在當中。陳九公心頭一動,混沌鐘卷著陳九公與蒼甲真人沖起,沖出十二元辰四象陣,直入無盡的洪荒星空之中。
    只見流光一閃,其后尚有十二道銀光和一道青光,青蓮道人冷哼一聲,疾飛而起,向陳九公追去。
    當日曾在青蓮道人弒神槍下吃了大虧,即使今日得了混沌鐘,陳九公也不敢保證能擋得住青蓮道人以毀滅之道御使的弒神槍。
    “帝君,再快一點!”身處混沌鐘內,蒼甲真人連連催促陳九公。洪荒星空與地仙界雖只隔一層兩界屏障,但這兩界屏障之間充斥著狂暴的空間之力。而且洪荒星空中是無盡的星辰,根本分不清方向。洪荒修士自地仙界入洪荒星空,即使并肩而入,在洪荒星空中也未必會出現在一起。就像青蓮道人和藥師王佛前后入洪荒星空,但二人卻并未相遇。反倒是飛了片刻之后,青蓮道人碰上了蒼甲真人。同是紫霄宮聽道之人,高傲青蓮道人向來瞧不起蒼甲真人,并無何交情。但剛才在西牛賀洲的乾坤世界中,青蓮道人看見這蒼甲真人與玉帝在一起。而玉帝又是相助陳九公的,想來這蒼甲真人入洪荒星空也是為陳九公而來。
    反正洪荒星空這么大,自己也難尋到陳九公,還不如跟著蒼甲真人。若能尋到陳九公自是大好,若是不行,就把這穿山甲宰了。
    所以,在截住蒼甲真人之后,青蓮道人并不急著趕盡殺絕,逼迫著蒼甲真人往所九公所在之處而來。
    雖然知道青蓮道人的想法,但蒼甲真人要是不來找陳九公,肯定是死路一條。
    瞪了蒼甲真人一眼,陳九公暗想,還不如不讓他來幫自己了。不但沒增添助力,還給自己引來了一個大麻煩。但事已至此,多說無益。陳九公掏出定海珠與混沌金斗塞在蒼甲真人手中,大聲道:“晚了,做過一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