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9-24)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9-24)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9-24)     

截教仙26 通天罵準提

為了面子,元始天尊強撐著在誅仙劍中提心吊膽的轉了一圈。不過,正如他所想,通天教主還是顧及兄弟情義,只是想讓元始天尊知難而退,甚至沒催動大陣,任由元始天尊離去。
    轉了一圈,依舊還出東門而去。闡教眾人見掌教天尊安然無事,連忙上前迎接,將元始天尊迎上了蘆蓬。
    進到蘆蓬之中,廣成子上前一步向元始天尊問道:“老師,此陣中有何光景?”
    “看不得。”
    “老師既入陣中,今日如何不破了此陣,好解了西岐之危?”
    也這話的卻是黃龍真人,怪不得此人在元始天尊面前一點都不吃香,連最起碼的眼力見都沒有。元始天尊若有把握,早就破陣出來了,還用你說?
    圣人就是圣人,最愛惜面皮,面皮也最厚。聽黃龍之問,元始天尊正色道:“古云:‘先兄次長’吾雖掌大教,況有兄長在前,豈可獨自專擅?且在此侯大師兄來,自有道理。”
    元始天尊這番話說得冠冕堂皇,而闡教弟子們卻是不知真假,紛紛應和。
    別人不知,昔日曾在紫霄宮中聽過道祖傳道的燃燈此時看明白了。看來掌教天尊是在陣中吃了些苦頭,不然按其脾氣可定要趁機貶低一下通天教主。
    就在這時,只聽得半空中一派仙樂之聲,異香縹緲,板角青牛上坐一圣人,有玄都大法師牽住此牛,飄飄落下來。
    盤古三清之首,太清老子至矣!
    大師兄前來相助自己,,元始天尊連忙率門人弟子將老子請入蘆蓬。
    而這時在誅仙劍陣中的通天教主也有了感應。
    “哎……”通天教主輕嘆一聲,微微搖頭不語。
    可當感覺到又有兩股圣人氣息自西方傳來時,通天教主騰地一下從八卦臺上站起身來,臉色鐵如鐵。
    “多寶!”
    “弟子在!”
    “明日與闡教一戰,如見是不可為,就帶著你師弟、師妹回金鰲島。”
    “啊?”多寶道人一聽通天教主這話卻是一愣,老師這話明顯是未戰先言敗啊。怎么老師親自攜誅仙劍陣出島,還會有輸的可能?
    多寶道人人還想問些什么,可這時通天教主閉目不再言語。
    再說此時闡教蘆蓬之中,太清老子、玉清元始天尊、接引道人、準提道人,四圣齊聚。一時間,蘆蓬之上霞光萬道,瑞彩千條。
    “燃燈道友,昔日紫霄宮一別,你我多年未見,道友一向可好?”
    蘆蓬之中,與太清、玉清二圣見禮,接受闡教弟子拜見后,準提道人笑著向燃燈打了個招呼。
    “托圣人洪福,燃燈一向安好。”
    此時有元始天尊在旁,心里再多委屈,燃燈也不敢多說一句。
    “好!好!”準提道人淡淡一笑,“道友靈鷲山與吾靈山頗近,不妨多來西方走動走動。”
    “若有機會,一定前去西方叨擾。”
    微笑著點頭,準提道人目光從十二金仙身上掃過,來到姜子牙身旁。當看到這位代天封神之人時,準提道人一怔,又往后看去,一身穿大紅道袍的道人,準提道人眉頭一皺,二目之中精光爆射。
    “原來是故人之子。”
    西方二圣雖名為師兄弟,但千萬年來二圣從未分開過,二人早已心意相通。
    在蘆蓬之中,掃過所有人,準提道人運用自己與接引道人獨有的傳音之術暗自交談。
    “師兄,東土紅氣萬丈,吾等當度有緣人啊。”
    “啊?”
    相比與準提道人,接引向來很少說話,而且也沒那么花花腸子。聽師弟準提道人的話先是一愣,但當看到準提道人的目光落在那幾個人身上時,接引道人心頭一動,暗自點頭。
    西方二圣千萬年來養成的默契在今天可是派上了大用場,就在太清、玉清兩位圣人如若無人的傳遞著信息,卻無人知曉。
    一夜無事,次日,元始天尊喚來門下廣成子、赤精子、玉鼎真人和道行天尊。
    “今日吾等四圣入陣,施展大法力定住那四劍,汝等你要聽見雷聲響起,再見火光沖天便入陣摘得四劍出陣。”
    “是!”
    見四徒領命,元始天尊命他四人伸出手來,在他們手心之上各寫一道符印。而后再次交代道:“切記,一定要入陣將寶劍摘下!”
    此次有四圣相聚,誅仙劍必破!但老子和元始天尊早有商議,這一次雖邀西方二圣東來,但卻是無奈之舉。還是那句話,肉要爛在鍋里。只要擊敗通天教主,為此欠下西方二圣一個因果也是值得的。但若被西方二圣將誅仙劍陣之中四把寶劍摘去,那麻煩可就大了。
    一切安排妥當,四圣齊出蘆蓬,來至誅仙劍陣前。
    四圣齊至,通天教主卻未出陣,只是坐在誅仙劍陣八卦臺上,運轉上清仙法催動大陣,門下眾弟子端坐陣中,閉目養神。
    在陣外等候片刻,見通天教主未有出陣,老子與元始天尊相視一眼,面上齊齊變色。
    看來通天教主對兩位兄長邀西方二圣來攻卻是有些不悅,兄弟之情大損。
    “諸位道友。”事已至此,能做的就是趕快破了誅仙陣,然后再慢慢修復關系。老子直接開口道:“此間紅塵因果萬丈,非你我就留之地,吾等何不將此陣破去,而后各回道場,逍遙自在。”
    三圣齊齊稱善,各走一門入了洪荒第一殺陣之中。
    這誅仙劍陣雖然威力無比,但有四圣分別牽制四把寶劍,此陣威力大減,那四劍也被四圣定住,無法發出全部威力。
    四圣在陣中相會之時,卻是來至誅仙劍陣正中央通天教主所在八卦臺前。
    只見,通天教主一襲青衫,坐于奎牛之上,手中青萍劍散發陣陣殺氣。左右正是多寶道人與趙公明,其后乃是長耳定光仙與其他門人弟子。
    “師弟,陣已破,不如來為兄大赤天坐上一會兒?”
    “哈哈哈……”聽老子之言,通天教主仰天長笑。
    看著有些癲狂的通天教主,老子、元始天尊默而無語。這時準提道人淡淡一笑,上前向通天教主打一稽首,“多年未見,道友風采依舊。”
    “呵呵。”掃了準提一眼,通天教主干笑一聲,“汝不修德行,枉為圣人,吾羞與汝為伍,還不速速給我退下!”
    通天教主一番話,不但準提道人愣在當場,就連通天教主身后的一眾截教弟子也不由得目瞪口呆。
    赤裸裸的打臉!
    西方貧瘠這是洪荒生靈都知道的事。而接引、準提二圣就是生在西方,長在西方。對于西方的狀況,二圣曾想盡辦法改變西方的狀況,為此準提道人多次來東方收集靈脈和能夠鎮壓氣運的寶物。
    正是因此,通天教主沒少與準提道人爭執。
    當年正值三清尚未分家,三清聯手,西方二圣哪里是對手。就連單挑,準提道人也數次敗在通天教主手里。
    可是,混元圣人不死不滅,唯重面皮。今天通天教主在眾人面前狠狠的落了準提道人面皮,饒是準提脾氣好,也受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