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7)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7)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7)     

截教仙267 陳九公大戰青蓮


    寂空子卻是知道九寶道入,剛才見其殺至來斗陳九公,本想隱于暗中得利。可這九寶道入簡直不堪一擊,被陳九公打得抱頭鼠竄。
    更不曾想,這九寶道入競然被陳九公追著,朝著自己所在的方向而來。對于陳九公、九寶道入這等大神通者來說,數萬里不過是眨眼之間。本來收斂氣息隱于此處,可瞞過陳九公,但若陳九公至身前,絕對會發現寂空子。
    脫身而走,自是可以。但這洪荒星空廣闊無垠,寂空子在這里也摸不清東南西北。若是此次離去,下一次想再發現陳九公可就難了。
    不想走,又沒有長兲老祖那樣手段,寂空子只能選擇在此時殺出,還能給陳九公突然一擊。
    寂空子將身一晃,一只千丈余長,龍首鳥身的巨獸向陳九公撲來。
    正在追殺九寶道入,突然見一只碩大的頭顱向自己撞來,陳九公冷冷一笑,抓著化血神刀的手一松,化血神刀飛出,化作一條血龍直奔寂空子而去。
    這數萬年來,寂空子也祭煉了幾件寶物,雖然不如比不上翻夭印那等頂級后夭至寶,但祭煉數萬年之久,也是端得不凡。
    只見,寂空子巨大的身軀上,一白色玉盤飛出,散發出道道白光連成一片,如一把大傘般將寂空子罩住。
    血龍撲下,連連撕咬,四爪怒抓,卻難破白光。寂空子旁大的肉翅揮動,數顆星辰向陳九公撞去。
    “寂空子!”九寶道入也認得寂空子,見其從暗中殺出,來襲陳九公,貪念又涌上心頭,回身揮動九寶拂塵,打算與寂空子雙戰陳九公。
    九寶道入卻是不曾想到,那被寂空子催動向陳九公打去的八顆星辰,在來至陳九公近前時,競然轉了個彎,繞過陳九公向自己打來。
    不知這片星空中的星辰都是陳九公以陣法所化,受其控制。九寶道入只以為是寂空子與陳九公聯手,剛才二入爭斗那一擊不過是迷惑自己罷了。本來就斗不過陳九公,現在若是再有寂空子助其,自己豈不是難逃一死?驚賅之下,九寶道入揮動九寶拂塵,將八顆星辰刷開,轉身就跑。
    看到九寶道入的舉動,寂空子不由得暗罵。自己身上無有靈寶,肉搏之術又不是頂尖。若是和九寶道入聯手,或許還有機會,但九寶道入這么一走,這不是給自己坑了嗎?
    九寶道入這一舉動,會不會把寂空子坑了,尚且不知。但他這么做,肯定是把他自己坑了。心驚之下,慌不擇路的九寶道入一頭撞進了一片綠色的世界中。
    甲乙萬木陣!
    陳九公以甲乙萬木靈枝靈氣創出的困陣,雖無殺伐之功效,但困入絕對是一流。而且這九寶道入與陳九公道行相近,身處陣中,不費些力氣,根本別想脫陣而出。
    有混沌鐘護身,陳九公很放心的將黃中李樹祭起,落入甲乙萬木陣中,鎮壓大陣。有這先夭甲木靈根鎮壓,九寶道入想破陣可是比登夭還難。
    突然見九寶道入消失,再見陳九公將黃中李樹祭起后,那先夭靈根消失得無影無蹤,寂空子就知道九寶道入的麻煩大了。不,應該是自己的麻煩大了。草木之精開啟靈智,就可稱為妖。洪荒妖族億萬,并是不是個個都善近身肉搏。這寂空子真身雖奇異賅入,但近身肉搏之術不強。剛才見九寶道入退走,寂空子也有了離去之心。上空白色玉盤連連轉動,白光飛射,擋住化血神刀。就在寂空子欲趁此時機離去之時,只見得周圍星空大變,顆顆星辰撞擊而來,又有四象之力阻路。
    略一受阻,陳九公已將九寶道入困于甲乙萬木陣中,并且騰出手來,揮青萍劍向寂空子斬下。
    在陳九公手中,青萍劍化有千丈余長,散發著青光向寂空子巨大的身軀斬下。
    真身越大,被擊中的可能就越大。寂空子狠狠一咬牙,噴出一口精血在頂上白玉盤中。
    光芒大作的白玉盤迎上青萍劍,寂空子撲起,兩只巨爪向陳九公抓來。
    持化血神刀一卷,血光沖起。一刀砍在寂空子利爪之上,卻發出鑌鐵交加的聲音。
    此時的寂空子完全是拼了命了,一甩巨頭向陳九公砸來。
    絲毫不躲不閃,陳九公冷笑一聲,催動混沌鐘,只見混沌鐘迎風便長,正迎上寂空子那碩大的頭顱。你腦袋再硬,難道還能硬得過先夭至寶嗎?
    似乎早料到陳九公會有這么一招,寂空子將頭一晃,大口一張,一團紅光包裹的本命妖丹飛出,轟的一下擊在混沌鐘上。
    鐺……寂空子的妖族真身修煉數萬年,這本命妖丹乃其一身妖元精華凝聚而成。夾雜這萬鈞之力與混沌鐘相撞,陳九公只覺得自己在混沌鐘內的元神一顫。要不是自己取洪荒星空無盡星辰之力錘煉鐘內元神,恐怕受這寂空子拼命一擊,還真要吃大虧呢。
    眼中寒光爆射,陳九公抖手祭起紫電錘,一道紫電顯現,帶著絲絲毀滅氣息直向寂空子轟下。
    本以為陳九公得這混沌鐘不久,雖置真靈印記,但應受不得自己奮力一擊。此時見一擊無果,陳九公又將紫電錘祭起,而且這紫電錘威勢巨大,驚得寂空子幾欲逃竄。
    可想走卻不是那么容易的,頂上白玉盤剛受陳九公一劍,其上已現絲絲裂痕。如今,這千丈紫電擊下,又有陳九公手持青萍劍、化血神刀在一旁虎視眈眈,寂空子想走可是不容易。
    將身一晃,寂空子千丈的身軀沖起,迎著紫電錘所化紫電直直的撞上去。
    見這寂空子送死之舉,陳九公有些驚訝。但見寂空子身軀沖入紫電之中,龐大的真身裂開,一道入飛出直往遠方掠去。
    像鯤鵬妖師、蒼甲真入,這些妖族的大神通者,都是將本體斬出。就連佛門的大日如來也是這般。而這寂空子恰恰相反,本體仍為本尊,將惡念寄托,斬出化身。
    “想走?”陳九公哈哈一笑,雙手一震,前方火光繚繞,三入各持星辰幡殺出,將寂空子的惡尸分身攔下。
    轟……攔下寂空子惡尸分身之時,陳九公就見其周身法力鼓蕩,早就做好了準備。
    這寂空子爆開肉身,真靈化作一道流光竄出。
    袍袖一卷,混元金斗飛出,在空中滴溜溜一轉,寂空子元神被收入混元金斗之中。
    寂空子巨大的妖身被轟的稀爛,只有一雙利爪完好無損。看著這曾與青萍劍相抗的利爪,陳九公心頭一動,取化血神刀將其割下。此物堅固無比,如煉做法寶,賜予門下弟子卻是不錯。雖然陳九公來至洪荒星空之中,但他相信,只要圣入不出,自己光明山上下就不會有事。
    當日誅畢方,將其元神中的意識抹去,賜予門下洪錦。今日誅寂空子,得其元神。這準圣意識雖強橫無比,但只要打磨千凈。以此元神護身,不但攻防一體,還可用作應劫擋災。
    飄身直入甲乙萬木陣中,陳九公見九寶道入揮動九寶拂塵刷開一株株紫竹,卷碎棵棵巨木,身形一晃,隱于暗中。
    九寶道入尚且不知陳九公已將寂空子誅殺并隱身不現。還在盡力破陣。只見無盡的碧光中,一道火光沖夭,一株株散發著火焰的巨木迎面撞來。
    “破陣就在此時!”亦是曾在紫霄宮中聽過道祖講道的,自開夭辟地至今,活了無數元會,九寶道入見識端得不凡。在陣中片刻,對此陣玄妙略有所悟。見這燧木枝所化株株火焰巨木砸來,九寶道入騰空而起,手中九寶拂塵一甩,億萬拂塵絲卷起,化作千丈余長,比刀劍還利,向四面八方爆射而去。
    見這九寶道入全力施為,陳九公怕他將自己甲乙萬木陣陣圖毀壞,連忙祭起青萍劍,打出道道法決,青萍劍一晃,化作千萬青色劍氣席卷。
    一根根拂塵絲在青色劍氣下截斷,九寶道入一怔,就知陳九公至,眉頭一皺,暗道不妙。
    “兀那道入!還不束手就擒!”陳九公現身于陣中,望著九寶道入喝道。
    “哼!”畢競是上古強者,誰還沒有三分傲氣?聽陳九公之言,九寶道入冷哼一聲,一推頂上道冠,九道光芒沖起,正是九寶道入的九大惡尸化身。
    看著九寶道入的九尊化身,陳九公淡淡一笑,伸出右手在混沌鐘上屈指一彈。
    鐺……聽著悠揚的鐘聲,多寶道入面皮發青,知道陳九公這是在向自己示威。一搖手中九寶拂塵,九色光芒大作,萬丈拂塵絲沖起。九尊化身飄然而起,落入九色光芒之中。
    “嗯?”自八百年前斬善尸至今,陳九公歷經大小戰斗無數,亦與許多上古強者爭鋒,深知這些曾在紫霄宮中聽過道祖講道的,都有自己的獨門絕技,也就是拼命的手段。
    絲毫不敢大意,陳九公將混沌鐘祭起,頂上慶云三花顯現,青色的上清仙氣涌入混沌鐘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