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265 打起來了

青蓮道人知道只要幽冥血海不枯,這冥河老祖就不會有事。雖然自己有佛門諸佛相助,但冥河老祖想走,誰也攔不住。
    看著冥河老祖化作血光而走,青蓮道人閃身沒入洪荒星空之中。
    青蓮道人入洪荒星空,藥師王佛剛要雖其入內,突然一道道強橫的氣息從遠方掠來。藥師王佛眉頭一皺,急道:“走!”
    一步向洪荒星空中踏去,卻見金光一閃,空間縫隙中狂暴的氣息翻騰而出。
    藥師王佛持七寶妙樹杖連揮,涌至身前的風水地火消散,群佛冷眼望著那從西方飛來的玉帝、王母等人。
    “有勞大日如來了!”
    聽藥師王佛之言,大日如來掌中憑現屠巫劍,“藥師王佛自去,此處有吾!”
    點了點頭,藥師王佛身上金光閃動,手中七寶妙樹往虛空一砸,整個人化作一道金光即走。
    王母手中金簪一劃,一道金光卷起。卻被東來佛祖催動九品金蓮擋住。
    看著藥師王佛沒入空間縫隙之中,佛門眾準圣中,有一人狠狠一咬牙,隨之而入。
    見燃燈古佛也入洪荒星空,大日如來搖了搖頭,揮舞屠巫劍向玉帝殺去。
    “師妹,劃開空間,送蒼甲真人去助九公!”有青蓮道人、藥師王佛、燃燈古佛前后進入洪荒星空去找陳九公麻煩,玉帝對王母說道。在這些人中,雖然蒼甲真人本事最差,但他是唯一一個在紫霄宮中聽過道,又分出一縷元神在聚仙旗中的。他可以通過聚仙旗找到陳九公,可以憑自己的見識幫助陳九公。
    “好!”王母見大日如來殺來,知道惡戰將其,絲毫不怠慢,手中金簪一劃,空間破開,蒼甲真人縱身躍入洪荒星空之中。
    玉帝、王母、燧木道人、盤王、盤庚、無支祁vs大日如來、東來佛祖、俱留孫佛、尸棄佛、毗婆尸佛、毗舍婆佛、拘那含佛、白澤大智勢佛、計蒙無量功德佛、英招廣善佛。天庭一方是三位斬去二尸準圣。三位斬去一尸的準圣。佛門雖只有大日如來一位斬去二尸準圣,但有九位斬去一尸的準圣。雙方混戰在一起,斗得也算是旗鼓相當。
    洪荒星空無邊無際,即使混元圣人也未必能分清方向。可蒼甲真人一入洪荒星空,直接化作烏光穿梭在群星之中。這就是聚仙旗的妙用所在。
    ……
    “道友。太清圣人之言可信否?”洪荒星空之中,孔丘向鄒衍問道。
    聽孔丘之問,鄒衍眉頭緊皺,身上黑白二色的兩儀之氣流轉。在道祖將通天教主從東勝神洲上帶走后。天機已然理順,洪荒大神通者皆可演算天機。
    不過這洪荒星空無垠無際,鄒衍也算不得陳九公之所在。他現在算的是此中因果,此行吉兇。
    半響,鄒衍眼中精光閃爍。“在太清圣人心里,你我無非棋子罷了。”
    鄒衍這話雖然難聽,但孔丘、墨翟知道這是事實,而且就算他們知道也無可奈何。
    見孔丘、墨翟點頭,鄒衍正色道:“無論此次太清圣人是何用意,但都是你我三家的機會,你我不得不搏上一搏。”
    “道友之言大善!”
    “善!”
    陡然,相互稱善的三人身軀一顫,面露驚訝之色望著遠方。
    只見不知多少里外。一條流光一閃而過,一股煞氣滾滾而來,無數星辰受煞氣鼓蕩,仿佛被推開一般,被沖撞開來。
    三人都是上古大神通者。頓時察覺到一絲不同。
    眼中閃過驚訝之色,墨翟有些不敢相信,“這是……祖巫?”
    仿佛沒有聽見墨翟之言,孔丘、鄒衍依舊盯住遠處無盡星空。但見流星一隱一現。以二人的目力,雖遠隔億萬里之外。但也能看得清楚。
    一無頭巨人,全身暗紅,一手提一面漆黑大斧,一手提一面獸紋青色古盾。
    “是他!”
    刑天!上古巫族祖巫之下第一人,號稱是無盡接近祖巫的大巫。曾與昊天相斗,被昊天以屠巫劍斬去頭顱,但仍奮戰不休。在數百年前,被陳九公設計,逐放到洪荒星空之中。
    這刑天在洪荒星空中游蕩盡千年,竟然因禍得福,修成了祖巫之身。
    萬丈高下的祖巫刑天,全身發散著無邊的煞氣。飛遁之時,煞氣沖起數萬丈之高,一刻也不停留。
    眨眼之間,刑天已經穿過了幾顆星辰,浙浙接近了孔丘三人。這時刑天似乎發現了異樣,身體一停,雖然沒有頭顱,但孔丘三人還是感覺這刑天真望著自己。
    “汝等可是來自洪荒大地!”雖然雙方都可以看到,但此地卻是相隔甚遠。邢天那無頭的身軀顫了一顫,以斧頭猛烈敲擊盾牌,最后斧頭一舉,仿佛戰陣沖殺的將軍一般。
    巫族好戰,祖巫更好戰,但孔丘、鄒衍、墨翟不好戰。而且這三人此次為混沌鐘而來,首要之事是尋找陳九公,哪有閑心跟刑天胡來?
    上前一步,孔丘朗聲道:“祖巫所言甚是,吾等正是來自洪荒大地。不知祖巫為何不在祖巫殿,而在此處?”
    無頭無口,但從刑天身上發出詭異的聲音,“八百年前,截教陳九公將吾逐放洪這荒星空之中。今日,吾重回洪荒,必要將其誅殺,以瀉吾心頭之恨!”
    “哦?”孔丘三人聞刑天此言,齊齊一喜。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啊!雖然不知道這句話,但這個道理還是懂的。自己要殺陳九公奪混沌鐘,這祖巫刑天又與陳九公有深仇大恨。而且這刑天乃巫族,無有元神,他不會打那混沌鐘的注意,絕對是自己三人最好的幫手。
    “祖巫可知那陳九公如今正在這洪荒星空之中?”
    “什么!”聽孔丘之言,刑天身上煞氣似有凝聚之相。當年與同族的九鳳、風伯、雨師一起被陳九公逐放洪荒星空之中,不像妖族四大妖圣那樣有女媧娘娘的紅繡球引路,四位大巫迷失在無盡的洪荒星空之中。后遇險難,四巫離散,刑天殺出一絲機緣,突破成祖巫之身。而成祖巫之后,明明之中感洪荒大地上的祖巫殿氣息,刑天一步步跨越億萬里星空,找尋著回地仙界的路。
    在刑天心里,可是恨極了陳九公。當年若不是他,自己四兄弟也不會離開故土,九鳳、風伯、雨師也不會遇難。雖然修成了祖巫之體,但刑天對陳九公的怨恨只會與日俱增,不會雖時間流逝而消去分毫。
    刑天那龐大的身軀上,從肚臍中發出甕聲甕氣的聲音,“他在哪兒?他在哪兒?”
    手上紫光一閃,孔丘伸手一推,一團紫光飛在刑天身前,化作一枚紫色玉符。“吾等三人入洪荒星空,亦是為找陳九公尋仇。這洪荒星空廣闊無垠,你我可分開尋找。無論是誰,只要發現陳九公,就將這紫色玉符捏碎,他人即可趕去。”
    “好!”刑天道了聲好,巨盾一甩,那紫色玉符消失不見。
    四人分開去尋陳九公暫且不提,單說此時陳九公盤膝坐于一顆星辰之上,手中把玩著那小如鈴鐺一般的混沌鐘。以前只聽人說盤古幡主攻,混沌鐘主防。與那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一般,立于頭頂先就不敗。而且在東皇太一留給自己的修煉第二元神法門中,亦有一些御使混沌鐘的方法。上古之時強者輩出,作為上古最頂尖的強者,東皇太一是絕對的驚才之輩。掌混沌鐘多年,東皇太一對此寶的運用達到了一個恐怖的地步。
    頂上青光沖起,慶云之上三朵青蓮轉動,十二桿星辰幡招展。在這洪荒星空之中雖無有相迎的十二元辰,但星辰之力無窮無盡,陳九公以這十二幡引星辰之力為自己所用。
    星辰之力凝聚的一道道銀色星光在混沌鐘上環繞,混沌鐘在陳九公掌中旋轉,將星辰之力吸入混沌鐘內,錘煉陳九公置于寶中的真靈印記。
    遠隔萬里之外,赤發獠牙的上古妖族強者寂空子隱于一顆星辰之后。二目之中兇光閃爍,但周身氣息不露絲毫。
    上古之時,巫妖二族爭鋒。與巫族不同,只要草木精靈化形,就皆可為妖,所以妖族在數量上遠勝巫族數倍。數量雖多,但妖族并不是全尊妖皇之命。好似蒼甲真人,還有這寂空子,都是在紫霄宮中聽過道祖講道的大神通者,但就是不尊妖皇之命。故此,才有了妖族兩位至尊整合妖族的事。
    蒼甲真人憑著獨步洪荒的地行之術,四處逃竄。妖族至尊也不能天天為抓他,連妖族大事都不顧了。而這寂空子雖然也逃得一命,但手中靈寶全部被東皇太一的東皇鐘絞碎,身上再沒有一件能夠拿得出手的寶物。
    遠遠看著被陳九公托在手中的混沌鐘,寂空子雙目通紅,心中難耐。可寂空子也看到陳九公背后的青萍劍,這些年雖也煉制了幾件寶物,但根本無法與這圣人法器相比,現在能做的就是等待機會,抓準時機趁陳九公不備之時,下死手偷襲,殺人奪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