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9-22)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9-22)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9-22)     

截教仙263 眾敵皆退

陳九公將混沌鐘帶走,而通天教主被鴻鈞道祖封印十億三千萬年,五圣坐于紫霄宮中,默而不語。
    半響,老子開口道:“諸位,此事已了,吾先回大赤天了。”
    “太清圣人且慢!”
    “嗯?”已經起身的老子身形一頓,望著準提佛母道:“準提教主有何指教?”此次爭奪混沌鐘,雖然混沌鐘沒有落在佛門,但在老子看來就是遲早的事。而且如今通天教主被道祖封印,玄門只剩人、闡二教,如何能擋佛門。
    聽出老子語氣似有些不善,準提佛母淡淡一笑,“太清圣人不以為今日通天道友之舉有些蹊蹺嗎?”
    老子聞言一怔,望著準提佛母,雙目精光閃爍。“準提教主何意?”老子也不相信通天教主會為了一個陳九公而放棄整個截教,但始終想不明白通天教主為什么還會這么做。
    道祖法臺前的七個蒲團,最右面是老子的座位,其下是元始天尊,往下是通天教主、女媧娘娘,四人都是道祖的親傳弟子。而第五位的接引道人和第六個位子上的準提佛母都是道祖的記名弟子。
    此時,準提佛母指著自己左邊那個一直空著的蒲團,“那陳九公短短百年,就斬去一尸,諸位還想不明白嗎?”
    準提佛母此話一出,四圣全部驚住了。
    元始天尊脫口說道:“那東西不是在鎮……”說到一半,元始天尊眼中寒光閃爍,點了點頭,連道:“怪不得啊,怪不得。”
    袍袖一卷,老子道:“諸位,吾先回大赤天了。”
    見老子離去,元始天尊連話都沒說,憑空消失在紫霄宮中。
    看著老子、元始天尊接連離去,女媧娘娘美目之中光芒流轉。“佛母,事即如此,你我當如何行事?”
    “派遣門人弟子入洪荒星空,追殺陳九公!”
    “那佛母為何還要將此事告知老子、元始,他二人必派門人相助陳九公。”
    “不會!”準提佛母神色一正。“若是他二人不知此事。才會相助陳九公。如此,只會坐而等利。”
    老子、元始天尊離開紫霄宮,前后出現在兜率宮中,坐在蒲團之上。元始天尊向老子問道:“師兄,準提此舉卻為何意?”
    “無他,無非是不想吾等助陳九公罷了。”說到此處,老子袍袖一卷,六粒龍眼大小。散發著濃濃靈氣的金丹出現在元始天尊面前。“師弟,此丹乃吾太清丹道大成所出九九歸一丹,有固基之奇效。”
    “多謝師兄!”元始天尊大喜,連忙將六枚金丹收起。但想起準提佛母在紫霄宮中所為,不由得眉頭緊皺,“師兄,吾等是否要順準提之意?”
    搖了搖頭,老子道:“準提已經將一切都算好了,隨他去吧。”
    “好!”
    洪荒初現至今。歷經巫妖、封神兩次大劫。但第一次無有圣人出手,戰場是在天庭。封神大劫雖有圣人相爭,但戰場在人間。是以少了圣人的爭斗破壞,太古洪荒星空完整依舊。只見得天幕幽翳無窮無盡,星云分布有密有疏。四面八方的無量星辰忽閃光耀,不斷有無數流星劃過,仿若在下密雨一般。上古妖族的周天星斗大戰,就是妖族五大強者參照了洪荒星空諸般變化規律而成。終究有跡可循,眼下置身其中。陳九公也分不得東西南北。
    這一次通天教主出手將陳九公救下,將自身本命元氣打入其體內,為陳九公療傷,使得陳九公元神、肉身的傷勢全部復原。這一戰雖毀了頂級先天靈寶離地焰光旗,但卻得了混沌鐘,只要將這先天至寶煉化,功效絕對勝離地焰光旗多矣。
    陳九公徑直向前飛去,每一息間,便不知多少里遙,周遭星空場景一再變幻,可此時的陳九公卻顧不及眼前星空。雖將混沌鐘收入混元金斗之中,但眼下要做的就是尋得一隱秘之處,將混沌鐘煉化。
    驀地身后群星震動,空間不穩,氣流紊亂,聲勢之大,有如世界末日降臨。陳九公眉頭一皺,眼中閃過一絲厭惡,這長兲老祖真是麻煩,甩都甩不掉。仍向前飛,陳九公頭也不回,手指輕扣,連彈三下,紫電錘繞了個彎往后打去,只聽得轟然聲中,把襲來的一十四顆星辰炸成粉末,半顆隕石碎粒也無。那片星空時間速度驟停,似乎定格了一下,這才恢復如常。
    陳九公正欲再走,面前又有許多星辰撞來,這次他卻不再去管,青萍劍出凌空一劃,一道空間裂縫顯現,陳九公跨步進去,大手一揮,青萍劍化作千萬劍氣席卷。
    一團灰蒙蒙的霧氣聚散成型,虛空之中浮有一人,正是長兲老祖。
    “陳九公!速速交出混沌鐘!”
    “聒噪!”雙手一翻,紫電錘飛出,道道紫電沖天而降,不知多少星辰遭了無妄之災,毀于紫電之下。
    紫電臨身之前,長兲老祖早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卻只見一道劍光直奔陳九公而來。
    也不知道這長兲老祖究竟是什么得道,竟然將氣息隱藏得不泄露一絲一毫,而且攻擊方圓百里之內的空間,也傷不到他。
    現出慶云三花,十二桿星辰幡飛往四方,在千里之內布下十二元辰四象陣。陳九公望著陣中的星空,冷笑一聲,用手一指,一座高臺顯現。
    陳九公盤膝于臺上,取出混元金斗,在其上摩挲一下,混沌鐘持于掌中。
    手上青光閃爍,道道青光在混沌鐘上流轉,消磨著鐘上的萬妖圖像。
    見陳九公這是要煉化混沌鐘,那隱于暗中的長兲老祖再也忍耐不住。不過自己一身本事都在身法上,長兲老祖隱身于暗中,卻將開天錘祭起。
    一道烏光閃過,直奔陳九公面門擊來,卻見陳九公猛然睜開雙眼,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在長兲老祖驚訝的目光中,一只長著雙翅的古怪金錢飛出,與自己的開天錘相撞。就在這一瞬間,開天錘落地,長兲老祖只覺得元神一顫,整個人不由自主的現身在十二元辰四象陣中。
    領悟了落寶金錢中的一絲大道法則,將落寶金錢祭起時,與他人靈寶相撞,可通過對方留在靈寶中的真靈印記影響寶物主人本身。當日在北俱蘆洲,陳九公尚可以此法定住嬴政片刻,今日這長兲老祖即使身法再玄妙,元神被定,也得憑空現出身來。
    身處十二元辰四象陣中,作為大陣的主人,陳九公可以隨心意出現在大陣的任何一處。眼中兇光爆射,陳九公出現在長兲老祖身旁,左手一翻,紫電錘化作千丈紫電轟下!
    轟!
    元神被定,雖前后持續不足一個呼吸的時間。但對陳九公這等級別的強者來說,已經足夠了。
    紫電錘一擊,直將長兲老祖轟得肉身潰散。與對付嬴政不同,那祖巫之身難破。但這長兲老祖就不同了,在元神被定的一瞬間,長兲老祖身體難以自主,以毀滅之道催動紫電錘,毀其肉身。
    肉身損,一道元神飛出,陳九公右手一翻,血光卷起,將這長兲老祖元神吸入化血神刀之中!
    大巫蚩尤所煉魔寶,乃是以修士精魂祭煉而成,在此刀之下,長兲老祖元神何處遁形。
    撿起長兲老祖留下的一把長劍和那開天錘,陳九公收了諸寶,撤了十二元辰四象陣,看著洪荒星空中道道星辰劃過,陳九公哈哈大笑,直往遠方遁去。若不是這長兲老祖仗著身法玄妙,心生大意,恐怕不會這么容易死。陳九公在乾坤世界中,第一次見這長兲老祖隱于暗中以開天錘襲擊他人時,就想出對付他的辦法。在東勝神洲時,由于有青蓮道人在側,而無法使用。不過,在這洪荒星空之中,卻叫他飲恨于此。
    雖然不清楚師祖為什么會不顧一切地出手救自己,但陳九公不會忘記通天教主最后的那句話。
    “九公,截教就交給你了。”通天教主知道自己違背天道所命,一定會有懲罰。但通天教主還是出手了,最后將截教交給了陳九公。卻是將所有的希望全投在陳九公身上,將截教的未來放在陳九公肩上。不知道師祖為什么這么相信自己,陳九公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師祖托付的。但無論如何,陳九公都不會后退,截教弟子面對死難之時,也絕不會后退。
    化作青光向遠方飛去,既然通天教主將自己送至洪荒星空,而不是送回光明山,陳九公相信師祖此舉,自有其用意。洪荒用在,不著急回去,著急的是提升自己的實力。師祖給自己爭取了一個量劫的時間,從現在起,直到下一次量劫來臨,這就是陳九公的機會。成道,則萬事無憂。不成,則與截教一同毀滅。
    自通天教主被封印的一剎那,陳九公能夠感覺到通天教主留在青萍劍中的真靈印記沒了。從今日起,沒有了圣人提醒,沒有了圣人撐腰,陳九公已無退路,能做的就是向前殺,誰擋自己的路,就殺誰,直至為自己,為截教殺出一條血路。先天至寶混沌鐘!的確是好!就是混元圣人也求之不得!圣人之下,敢來奪寶,先要做好魂飛魄散的準備。圣人想要,那就等下次量劫之時,自己來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