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8)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8)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8)     

截教仙260 前有虎后有狼

高大的血神分身上血光大作,瞬間一化二、二化四……眨眼之間,天地盡是冥河老祖的血神分身,千千萬萬鋪天蓋地。
    將身一晃,漫天千丈楊柳枝飛舞,碧綠的柳葉如刀如刃席卷而出,將一尊尊血神分身絞得粉碎。
    血滴如雨傾盆而下,又化作一尊尊血神分身,面目猙獰地撲向青蓮、楊眉。
    “道友速走,吾擋這冥河一擋。”也不知道準提佛母許了什么好處,這楊眉道人可是什么都不顧了。
    青蓮道人一向孤傲,而且跟這楊眉道人又不是很熟,只是一心想了結與準提佛母的因果,并結下善因,等日后大劫來臨之際,請準提佛母出手為自己奪取十二品血蓮。不管這楊眉道人做的什么打算,只要能為自己擋住冥河老祖片刻,讓自己有機會截殺陳九公奪混沌鐘即可。而楊眉道人會不會死在冥河老祖劍下,青蓮道人根本不在意。
    見青蓮道人要走,冥河老祖大急,雙手揮動,元屠、阿鼻雙劍合一,直向青蓮道人而去,卻被楊眉道人拼死擋下。
    陳九公得了冥河老祖相助,一路往東,只覺得身后一道殺氣襲來,驚得陳九公連忙現了離地焰光旗護身。
    紫色槍芒吞吐,瞬間撕開離地焰光旗防御,卻見得三品金蓮出現在陳九公腳下,道道金光閃爍,與其頂上黃中李樹發出的氤氳黃光相融,將槍芒阻擋在外。
    看到陳九公腳下的三品金蓮,青蓮道人終于知道為何陳九公能將混沌鐘收走了,但這都不是青蓮道人在意的。“留下混沌鐘,吾放汝離去!”
    聽青蓮道人之言,陳九公不言半句,慶云之上沖出十二桿星辰幡,分四方而據,又有道道星辰之力從九天之上垂下,十二元辰四象陣現。
    將善尸分身十二元辰留在陣中阻擋青蓮道人。陳九公轉身就走。若能以善尸分身換得混沌鐘入截教,值!
    一看又是這陣法,青蓮道人眼中寒光爆射,雙手合槍,陣陣青光籠罩在弒神槍上。將弒神槍本身的紫芒盡皆掩蓋。
    猛然見。一道紫光從青光中沖出,瞬間將青光吸盡。此時已經看不到青蓮道人手中的弒神槍,只有一團紫光在青蓮道人雙掌之中散發著陣陣毀滅之氣。
    身形一動,青蓮道人整個人已經消失不見。只有一團紫光從十二元辰四象陣西門而入,瞬間來至東門而出。
    轟的一聲,十二元辰四象陣散,化作點點星光消散的無形無蹤,只留下各持星辰幡的十二元辰在空中目瞪口呆。
    十二元辰四象陣比不得上古三大殺陣。這一點陳九公也不得不承認,但被人以如此暴力的手段破開,還真是第一次,而且大大超乎了陳九公的預料。
    十二元辰與陳九公一心,頓時知道不妙。若是善尸分身死,還可轉世重生。若是本尊死,那可就麻煩了。
    陳九公還未曾飛出多遠,神識掃過,卻發現一物向自己擊來。
    閃身躲過。陳九公認得此人,正是那號稱圣人難尋的長兲老祖,也不知道他怎么來的這么快。
    這長兲老祖一身本事都在身法上,陳九公有數件至寶護身,根本不怕他對自己產生什么威脅。但此時已知青蓮道人破開十二元辰四象陣。若是自己被這長兲拖住,無需片刻那青蓮便至。與長兲不同,那青蓮道人可不是陳九公能夠對付的。
    這時,一股懾人殺氣從遠處飄來。陳九公與長兲老祖齊齊一震,陳九公不顧長兲老祖。化作青光往遠處掠去,而長兲老祖眉頭一皺,憑空消失得無影無蹤。
    雖然長兲老祖不再糾纏,但陳九公冥冥之中能夠感覺到他就在自己周身千丈之內。不過此人身法著實了得,別說是陳九公了,就連青蓮道人那等修為也尋他不到。都說圣人難尋,這無從考證,但圣人之下肯定是找不到他。
    可此時對陳九公威脅最大的,還是那青蓮道人,此人無論攻防,都不是陳九公能敵。
    散發著毀滅氣息的弒神槍向自己擊來,陳九公暗暗惱怒,頂上青氣沖起,現出一畝大小的慶云,慶云上三花轉動,垂下道道青氣。同時,腳下三品金蓮金光大作,三花垂下的青氣被金光一擋,倒往上卷。那枝葉茂盛的黃中李樹似鯨吞一般將青氣吸入樹身之中,就仿佛吞了靈丹妙藥似的,瘋狂生長,濃濃的氤氳黃光籠罩陳九公周身百丈之內。
    弒神槍襲來,卻是異常的犀利,連連層層黃光。
    陳九公用手一指,離地焰光旗飛出,旗面展開,焰光交錯縱橫,將弒神槍擋住。
    陳九公連出三件防御至寶終于將弒神槍擋住,青蓮道人冷笑一聲,槍尖之上三尺紫芒吞吐,瞬間破開焰光直奔陳九公刺來。
    左手青萍劍,右手化血神刀,陳九公不求傷到青蓮道人,只望能夠阻擋其弒神槍便可。
    弒神槍一翻,道道紫光四下飛射,陳九公握著刀劍的雙手一顫,青萍劍、化血神刀脫手而出。
    無論是道行、法力,還是對大道法則的領悟,青蓮道人都遠在陳九公之上。擊飛青萍劍、化血神刀,青蓮道人手中弒神槍去勢不改直奔陳九公頂門而去。
    雙手一揮,青萍劍散開,化作道道青萍劍氣散落而下。化血神刀化作一條血色蛟龍,張牙舞爪撲向青蓮道人。
    見青蓮道人周身之外浮現朵朵青蓮,將青萍劍、化血神刀阻擋,陳九公袍袖一卷,紫電錘飛起,化作千丈余長的紫電落下,直轟在弒神槍上。
    轟!
    毀滅之道對毀滅之道,青蓮道人仗著自己高深的道行與渾厚的法力,掌中弒神槍上三尺紫芒凝而不散,而那千丈紫電化為虛無,紫電錘浮于空中。
    隨手一招,紫電錘落于手中,陳九公抽身即走。
    西牛賀洲之上,剛才混沌鐘出世之處。在今日,幾乎洪荒的大神通者都聚集于此。佛門、玄門、天庭,盡顯三足鼎立之勢。
    天庭一方,望著那一臉淡然的藥師王佛,鎮元子直感覺陳九公有難。
    “大天尊。”
    “嗯?大仙,何事?”
    又看了看人、闡二教的玄都和云中子,鎮元子傳音道:“大天尊,九公有難,還需大天尊與諸位在此阻擋佛門眾人。”
    “好!”
    此時佛門高手太多,又有鯤鵬妖師這等強者相助,憑玉帝、王母、盤王老祖、盤庚老祖、燧木道人、蒼甲真人、無支祁恐難抵擋。鎮元子又道:“大天尊可暫與玄門那兩位聯手,只求為九公爭得一線機緣。”
    “大仙放心,昊天曉得。”
    見玉帝額首,鎮元子飄身而起,大袖飄飄直往東行。
    鎮元子一動,鯤鵬妖師立有所感,飛身而起,直奔云中子追去。鯤鵬之身,化而為鳥是為鵬,想那金翅大鵬鳥號稱洪荒飛禽異獸中行速第一,翅膀一拍就是九萬里,卻不知妖師鯤鵬化作鵬身,一展翅可飛十一萬里,猶勝一籌,只不過鯤鵬自重身份,少以真身現世,為洪荒眾生所不知罷了。
    今日為追鎮元子,鯤鵬妖師直接現出真身,就連尋常仙山也沒那么龐大,直奔鎮元子追去。
    鎮元子是去相助陳九公,若被鯤鵬所阻,那陳九公就無了助力。玉帝、王母相視一眼,二人一起出手,玉帝祭起昊天鏡,王母手中金簪揮動,一道金光直向鯤鵬真身劃去。
    就在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鯤鵬真身上時,藥師王佛淡淡一笑,手中那青色畫卷仿佛被一陣風吹起,飄蕩而起。
    “嗯?”沒有絲毫法力波動,眾人只見眼前盡是青光,等再回過神來,所有的佛門眾人全部消失不見。
    “不好!”佛門那些準圣全不見了,現在剩下的就是以玉帝為首的天庭所屬,和人教玄都、闡教云中子。這些人無論是懷有什么目的,身處于此就是為了阻攔佛門,可不知怎得,現在佛門眾準圣竟然消失一空。
    剛才鎮元子一脫身,晃眼間飛遁六萬里,卻沒料到前方黑壓壓的一片擋住去路,不由得眉頭緊皺。
    “鎮元子!”
    “鯤鵬!”
    二人與青蓮道人、冥河老祖一般,都是多年的宿敵,相遇即戰。鎮元子見玉帝、王母沒能將鯤鵬妖師攔下,就知道自己想要甩開這圣人之下第一善飛者,是絕對不可能了。
    “這是……”
    就在那佛門眾準圣消失在西牛賀洲時,對峙的鎮元子和鯤鵬妖師立有所感應。饒是這二人皆乃圣人之下,最頂尖的強者,也不禁駭然。
    袍袖一攏,鯤鵬妖師輕嘆一聲,“昔日道祖曾言準提佛母有大智慧、大毅力,果真如此。鯤鵬佩服,鯤鵬佩服!”
    不理會鯤鵬之言,鎮元子面如沉水,口中喃喃道:“九公,兄長幫不了你了。”
    東勝神洲之上,陳九公只守不攻,以黃中李樹、離地焰光旗、三品金蓮為主,輔以上清仙氣、紫電錘、定海珠、青萍劍、化血神刀,死死擋住青蓮道人的弒神槍。
    可就在這時,漫天青光將金烏遮擋,藥師王佛、大日如來、東來佛祖、燃燈古佛、俱留孫佛、尸棄佛、毗婆尸佛、毗舍婆佛、拘那含佛、白澤大智勢佛、計蒙無量功德佛、英招廣善佛,眾佛現身。縱使陳九公千百年來經過無數陣仗,也被驚得魂飛魄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