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40章玄黃世界(11-20)      第939章封印倚帝(11-20)      第938章因果(11-20)     

截教仙251 爭奪混沌鐘之九公奪鐘

從陳九公現身,到奪混沌鐘而走,不過瞬息之間。玄都大法師不急,云中子也就不急。藥師王佛、東來佛祖不急,佛門諸佛也就不急。而大日如來、白澤大智勢佛這些本為妖族,但卻化佛者更不著急。這次女媧娘娘已經傳下旨意,助佛門奪寶,與妖族何干?
    這些人不急,但可有著急的。那孔丘。鄒衍。墨翟見陳九公奪混沌鐘而走,紛紛棄了自己的對手,欲出乾坤世界去追陳九公。
    三人剛剛飛身而起,卻見漫天火光,無數只火鴉在火光中騰飛,噴出無盡靈火。
    “三位,何處去啊?”手托靈火萬鴉壺的燧木道人攔在孔丘、鄒衍、墨翟身前。
    見只有燧木道人一人相阻,孔丘眼中寒光一閃,將儒道尺祭起去打燧木道人。鄒衍、墨翟繼續向上空飛去。
    鄒衍、墨翟要走,燧木道人攔都不攔,管都不管。而不光是燧木道人,就連玉帝等人也好像沒看見一般。
    將天地硯祭起,連連擊出,墨翟卻發現自己破不開乾坤世界。墨翟的天地硯都無法,鄒衍就更沒辦法了。
    這些人能斬尸修成準圣,誰也不傻,見此情況頓時明了這是鎮元子以乾坤世界為陳九公阻擋斬去一尸的準圣,而玉帝、王母等人為陳九公阻擋有能力破出乾坤世界的那些斬去兩尸的準圣,只要拖延到陳九公將混沌鐘帶回禹余天。除了鴻鈞道祖之外,再無人能從通天教主手中奪寶。
    “大日如來。”
    “嗯?”聽藥師王佛喚自己,大日如來道:“藥師王佛有事?”
    “還要請大日如來出手,與吾等擋住玉帝、王母!”
    看了藥師王佛一眼,大日如來眉頭緊皺,有些不愿開口,但想了一想,還是說道:“藥師王佛,如此……可行否?”
    “大日如來盡管安心,佛母自有安排。”
    一聽準提佛母有所安排。再想想你女媧娘娘交代的助佛門奪寶。大日如來飛身來在鯤鵬妖師身前,低語數句。
    在陳九公將混沌鐘帶走后,乾坤世界之中,除了那在極遠之處的青蓮道人與冥河老祖之外,再無爭斗之人。
    不知大日如來和鯤鵬妖師說了什么。已經與嬴政罷戰的鯤鵬妖師聞言。眉頭緊皺。手中屠巫劍一指,吐氣開聲,“疾”。龐大的妖師宮不知從哪里飛出,帶著震耳欲聾的轟鳴凌空而出。宮殿周圍纏繞了億萬碧綠雷光,攜萬鈞之勢向燧木道人頭頂落下。
    若是他人出手也就罷了,鯤鵬一擊,燧木道人不敢怠慢,連忙將靈火萬鴉壺祭起。無數火鴉飛出,去擋妖師宮。
    趁此時機,孔丘飛起,來在墨翟、鄒衍身旁,手中儒道尺出,奮力一劃。
    陣陣玄光閃爍,昊天鏡在空中轉動,將儒道尺擋住。
    “大天尊乃三界至尊,為何輕出天庭。”
    看著飄身而至的大日如來。玉帝冷笑一聲,“汝亦知朕乃三界之主,朕欲做何事,誰敢阻吾!”
    聽玉帝之言,大日如來雖未答話。但以身擋在玉帝身前,手中接引寶幢上金光四射。
    玉帝被大日如來所阻,儒道尺一轉,乾坤空間如紙糊的一般。撕裂開來,孔丘縱身躍出。孔丘從乾坤世界中脫身而出。但落后其半步的鄒衍、墨翟欲出之時,那被孔丘破開之處盡已復原。
    望著混亂無比的乾坤世界,嬴政冷笑一聲,起身一沖,乾坤世界上出現一個巨大窟窿,但隨著嬴政出去,那窟窿也消失得無影無蹤。
    在乾坤世界中的最東面荒原之上,與冥河老祖相爭的青蓮道人手中弒神槍上三尺紫芒一劃,整個人從乾坤世界中脫身而出,直奔陳九公追去。
    “哪里走!”冥河老祖今日要做的就是纏住青蓮道人,見他出了乾坤世界,一團血霧包裹著冥河老祖沖出乾坤世界。
    青蓮道人和冥河老祖一出,藥師王佛頓時有所感應,手上青光一閃,一副圖卷出現在藥師王佛手上。此物正是準提佛母命白蓮童子交給藥師王佛的圖卷。
    藥師王佛剛將此物托在掌中,眼前的乾坤世界頓時消散,似乎虛幻的一般隨微風而去。
    不是說藥師王佛手中的圖卷威力多么大,而是在這一瞬間,鎮元子收回了乾坤圖。凌空而立,鎮元子現出身來,雙目盯著藥師王佛手中通體青光二色交融的圖卷,正色道:“不愧是準提圣人,竟然敢讓汝等將這寶物帶出靈山。”
    藥師王佛聞言一怔,說實話,藥師王佛也不知道這圖卷是什么東西。但以藥師王佛的眼力,能看出這不過是件后天靈寶,可為何準提佛母命白蓮童子將此物送來時說此物能破鎮元子的乾坤世界與袖中乾坤。而且還能讓鎮元子如此忌憚不已,在藥師王佛還未出手之時,就主動將乾坤世界收起。
    乾坤世界消失,鄒衍、墨翟、太陰真人皆遠遁而去。
    看了藥師王佛一眼,此時鎮元子在意的并非是其手中的寶物,而是為何藥師王佛會在青蓮道人和冥河老祖出乾坤世界后才將此寶取出,逼自己撤走乾坤世界。鎮元子是無爭,但不是無智無謀。反倒因其道行高深,頗知天機運轉,只覺得藥師王佛此舉必有深意。
    而且此時,以藥師王佛為首的佛門諸佛沒有一人去追陳九公,就好像認定了陳九公一定不會將混沌鐘帶到通天教主身前一般。
    “不對!”雖然不知為什么,但鎮元子能能夠察覺到此次陳九公將混沌鐘帶走,絕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容易,應該是遭了佛門算計。
    雖被燧木道人阻了片刻,但孔丘一出乾坤世界就直向禹余天而去,連過罡風層、雷火層,孔丘運轉玄功,卻不能發現一絲陳九公的氣息。
    孔丘默算天機,卻發現晦澀無比,顯然是有人將天機攪亂,而且絕對是混元圣人出手,否則以孔丘斬去二尸的修為,不至于發現不到任何蛛絲馬跡。
    究竟是那位圣人遮掩天機,這不是孔丘考慮的。現在孔丘要做的就是盡快找到陳九公,將混沌鐘截下。
    “孔丘道友!”
    “嗯?”聽著熟悉的聲音,孔丘回身只見墨翟、鄒衍二人趕來。
    見孔丘立于此處,墨翟、鄒衍就知道他沒有追上陳九公,鄒衍連忙演算天機,卻發現天機晦澀。
    不怪這三人抓瞎,他們下意識的以為陳九公是往禹余天中而去,卻忘了通天教主除了可以在禹余天中,還可以待在金鰲島上。而陳九公此去,正是直往金鰲島。金鰲島是圣人道場,這些人根本不上上島。
    從乾坤世界中飛出,陳九公就直往東而去,金鰲島坐落于東海之上,而東海在東勝神洲最東面。東勝神洲又與西牛賀洲相隔,也難怪孔丘他們不往東追,而是直上九天。
    此時的陳九公實難抑制激動的心情,只要將這混沌鐘交在師祖手中,日后截教復立,有此至寶鎮壓,截教再無憂矣。
    突然,陣陣微風拂過,陳九公頓時心生警覺。與此同時,耳旁也傳來了通天教主的聲音,“九公,速走!”
    一道青光將陳九公,陳九公現出身來,看著面前的青衣道人暗道不妙。這道人當年在幽冥血海上見過,正是那先天靈根空心垂楊柳成道的楊眉道人。
    上一次這楊眉道人為了佛門,不惜與冥河老祖結怨。這一次又現身于此,陳九公知道跟他廢話是沒什么用了。而且師祖讓自己速走,陳九公不敢怠慢,袍袖揮動,青萍劍、化血神刀、紫電錘、定海珠一起向楊眉道人打去。
    凡是與陳九公交過手的,沒有不承認陳九公寶物多得。見陳九公祭起四件靈寶,本就有傷在身的楊眉道人雙肩一抖,散落在肩上的碧綠色長發飄起,化作無數柳枝隨風搖曳。
    似乎是迎風便長,那條條柳枝長至千百丈,如同一條條長鞭型靈寶一般,柔韌無比,在空中交織成網,似要將陳九公祭起的靈寶全部一網打盡。
    眉頭緊鎖,陳九公知道再被這楊眉道人拖延下去,恐有為難,剛要以陣法脫身,卻感覺到遠方兩股強橫的氣息瞬息而至。
    一道青光和一道血光糾纏著從遠方飛來,手持弒神槍的青蓮道人立于十二品青蓮之上,而元屠阿鼻劍在手的冥河老祖腳踏十二品血蓮,這二人道行、法力、靈寶皆相差無幾,從北俱蘆洲就開始爭斗,一直殺到此處,尚未分出上下高低。
    “帝君!走!”看到楊眉道人,冥河老祖眉頭一皺,將手中元屠阿鼻劍一拋,元屠阿鼻劍一分為二,一道青色劍芒直奔青蓮道人,白色劍光向楊眉道人掠去。不管陳九公有何機緣能將混沌鐘收走,但在冥河老祖看來,如果截教能得混沌鐘,有此寶鎮壓氣運,阿修羅族可以依附其下。
    “多謝教主!”聽冥河教主之言,陳九公也不客套,化作青光而走。
    就在青蓮道人現身的一剎那,楊眉道人眼中充滿無盡喜色,但此時不是敘話之時,想起準提佛母的囑托,楊眉道人高呼道:“青蓮道友速去追他,楊眉在此為你擋住冥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