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9-22)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9-22)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9-22)     

截教仙254 煉化混沌鐘

混沌鐘出世之前,有金、青、血三色蓮花虛影顯現,在場的所有人都已經明了這是天命至寶歸蓮花。
    有天機所示,佛門諸佛大喜,但藥師王佛心中不安,暗自向師弟東來佛祖傳音,“師弟,師叔可有安排?”沒有會比藥師王佛知道自己佛門至寶十二品金蓮的另三品在何處,現在青、血二蓮之主未至,但那陳九公絕不會錯過此等良機。
    “師兄放心,師叔早有定計,此寶必為吾佛門之物!”
    與藥師王佛相同,大日如來同樣知道陳九公手中有三品金蓮。可這時,大日如來卻看見身旁的白澤大智勢佛、計蒙無量功德佛、英招廣善佛面色鐵青。這三位為了爭奪混沌鐘,不惜化妖為佛,雖斬尸,但亦是三人心中怨念所在。可今日混沌鐘出,卻有天機顯示當為蓮花一脈所有,如何能讓三人釋懷。
    這時見鯤鵬妖師飛至,大日如來連忙向鯤鵬妖師暗中傳音。
    “太子是說佛門十二品金蓮有三品在陳九公手中?”鯤鵬妖師聞得此言,眼中寒光閃爍,“太子且與佛門奪鐘,吾帶白澤、計蒙、英招隱于暗中,若東皇鐘落在陳九公手中,吾等就出手搶奪。”與佛門不同,如今截教被滅,氣運不足。就算日后復立,也必被人、闡、佛三教視為眼中釘,鯤鵬妖師敢從陳九公手中奪寶。但妖族氣運庇托在佛門之下,而且佛門大興,況且佛門又有這些強者在此,即使是鯤鵬妖師也不敢妄動。
    “好!”
    鯤鵬妖師如何與白澤、計蒙、英招謀劃暫且不提,單說看見那蓮花異象,孔丘、墨翟、鄒衍,還有那些對混沌鐘懷有貪念之人,紛紛垂頭喪氣。
    “哈哈哈……”東來佛祖開懷大笑,朗聲道:“吾就說此寶與佛門有緣,果然不假!”
    聽東來佛祖之言。孔丘面如寒冰,來在玄都大法師身旁,“道友,此事該作何計較?”
    “看著便是!”玄都大法師淡淡答道。
    如果此時混元圣人可出,事情好辦。只要天機一現。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將混沌鐘收走,不會起絲毫爭斗。而二圣得鐘后,須臾之間就可將混沌鐘煉化,有圣人真靈印記。他人休想奪鐘。
    但如今六圣不出,雖有天機顯現,但也阻擋不住他人貪念。小勢可改,大勢如一。這話誰都知道,但又有幾人能夠真正做到順應天道。在寶物面前,又有誰人能夠真正把持得住?
    看了鄒衍、墨翟一眼,發現他們也看著自己,孔丘眼中精光閃爍,卻是起了別樣的心思。
    將孔丘三人的表情盡收眼底,玄都大法師心中暗笑。這些大神通者雖然道行高深,但卻不如圣人門下弟子知曉天機運轉。
    混沌鐘就那么孤零零的浮在半空之中,在場的沒有一人敢先出手。
    突然,一團灰蒙蒙的霧氣隨風飄至。一灰袍道人現出身來,一把將混沌鐘抓在手中。
    “長兲!”見這詭異的道人突然現身,并將混沌鐘抓在手中,燃燈古佛瞳孔一縮,認得這道人是誰。
    “古佛莫急。此人奪不走混沌鐘。”
    看了看藥師王佛,燃燈古佛不再說話。
    號稱圣人難尋的長兲老祖,再將混沌鐘持在手中后,竟然隱不得身去。同樣也不能將混沌鐘收起。
    “長兲!放下混沌鐘!”一道紅光閃過,一輪紅日散發著熊熊太陽真火向長兲老祖砸下。
    看到那散發著太陽真火的一輪紅日。大日如來一怔,沒想到這世上除了三足金烏外,還有人能控制太陽真火。
    見大日如來有些詫異,鯤鵬妖師低聲說道:“太子,那是太陰真人日精輪!”
    “日精輪?果然寶如其名。”聽鯤鵬妖師之言,大日如來望著那一輪紅日,不知在想些什么。
    看到一輪紅日似緩實急而下,長兲老祖認得此寶,也認得此寶主人是誰。若是往日,憑自己先天神通,自是不會怕他。但不知為何,今日將這混沌鐘搶在手中,竟然什么手段也施展不出了。
    寶物雖好,但也得有命拿啊。長兲老祖一身本事大多都在他那詭異身法上,若讓他正面與人相爭,恐怕非其所長。
    抓著混沌鐘的手松開,長兲老祖消失的無影無蹤,那紅日降下,砸了個空。
    一道烏光閃過,直奔那身穿日月星辰袍,頭戴七星挽月冠的太陰真人而去。如果蒼甲真人在此,一定認得那寶物就是自己的開天錘。
    “長兲,汝就這等手段!”太陰真人冷笑一聲,用手一指,一道銀光卷起,一彎孤月出現在空中。在場的都是洪荒頂尖強者,但卻發現這無論是那紅日,還是這孤月,都散發著與太陽、太陰二星一般的氣息。
    “妖師,這可是那頂級先天靈寶日月精輪?”
    “太子好眼力!”這日精輪、月精輪都是頂級先天靈寶,一個出自太陽星,一個出于太陰星。“太子也知此人與吾妖族有怨,還需多加小心。”
    “妖師放心,吾自曉得。”說起這太陰真人,與妖族的因果還真不淺。當年十金烏鬧洪荒,其九被大巫后羿射殺,妖后羲和為親兒報仇,設計引后羿之妻上天庭,將其封印在廣寒宮內,而那廣寒宮就是這太陰真人曾經的道場。那用來鎮壓廣寒宮封印的太陰月桂靈根,就是太陰真人本體。
    當然雙方仇怨還不止如此,日后再做分曉不遲。且說這太陰真人祭起月精輪,一彎孤月瞬間化作一輪滿月,將開天錘擋下。用手一指,那日精輪發出滾滾太陽真火席卷而出。在找不到長兲老祖之時,太陰真人選擇了這種大范圍攻擊。
    見那太陽真火滾滾而出,使得眼前化為一片火海,而且還將混沌鐘也裹著往太陰真人而去,鄒衍將身一晃,背后千丈黑光沖起,化作一只大手直奔混沌鐘抓去。
    眼中精光一閃,大日如來祭起斬仙飛刀,一線毫光如黃芽白雪,結成飛刀。那飛刀高三丈有余,上邊現出一物,長有七寸,有眉有目,眼中兩道白光,沖到那黑色大手前,如風輪轉一般轉動。
    看到大日如來祭起斬仙飛刀,鄒衍身后又有一道白光飛出,凌空一轉,擋住斬仙飛刀。
    大日如來一出手,藥師王佛頓時有些不悅。這大日如來如此,卻是要將佛門先拉下水啊。
    “師兄放心,師叔早有計較。”
    大日如來一出手,鯤鵬妖師與白澤等人紛紛準備。
    突然,一陣血腥之氣傳來,一個巨大的身影出現在黑色大手前,將混沌鐘抱在懷中向遠處飛去。
    身似猛虎直立,赤發獠牙,銅鈴般的大眼之中兇光閃爍,三條長尾在背后揮舞。
    “妖族!”
    “太子,此人號稱寂空子,乃上古妖族,與吾等曾同在紫霄宮聽道。后兩位陛下正合妖族,此人不從,東皇曾親自出手,但被其逃走。”
    將混沌鐘抱在懷中,寂空子也不能將其收入體內,只能咆哮一聲,卷起滾滾妖云,身處云中直往遠方而去。
    寂空子剛一轉身,只見一層薄薄的黃色隔膜瞬間閃現出來,正遁入虛空中的寂空子的身形頓時就現了出來。寂空子見身上裹了一成薄薄的隔膜后就立即動彈不得,看著現身出來的道人,寂空子驚恐的大喊起來:“鎮元子!”
    地書上正泛者微微的黃光。而那隔膜就是那黃光凝聚出來的。看著極度驚恐的寂空子,鎮元子冷笑道:“憑汝那點微末道行,也敢貪戀此寶,真是自找死路。”
    鎮元子一現身,在場的所有人頓時大驚。但見鎮元子將寂空子收入地書之中,又持混沌鐘在手。別說是那些獨行的大神通者,就連佛門、玄門也不得不出手了。
    “鎮元子,速速將寶物留下!”一道紫光直奔鎮元子而來,正是孔丘催動了儒家至寶儒道尺。
    用手一指,一點黃光正出現在儒道尺前方,黃光迅速擴散開來,將儒道尺發出的道道紫芒盡數擋下。
    孔丘一出手,墨翟也將天地硯祭起,這頂級先天靈寶化作一道墨光直奔鎮元子面門而去。
    作為在場所有人中的最強者,鎮元子一出手就將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吸引過去了,同時吸引的還有仇恨。不光是孔丘、墨翟,那太陰真人也祭起日月精輪,發出兩道光華打向鎮元子。
    一手持混沌鐘在手,一手托著地書,凝聚戊土之氣護住周身,鎮元子提鐘便走。
    鎮元子動,尸棄佛再也忍不住了,一拍頂門,一座金身飛出,揮舞著十八般法器向鎮元子打去。
    尸棄佛一出手,放佛引起了連帶反應一般,佛門諸佛一起出手,向鎮元子攻去。同時,亦有各色光芒攻向鎮元子那握著混沌鐘的手。
    握著混沌鐘的手上黃光閃爍,一層光幕護住混沌鐘,濃厚的戊土之氣凝聚成的防御將眾人攻擊盡數擋下。
    斬去兩尸的道行,又掌握極深的戊土之道,鎮元子的防御不比那青蓮道人差上多少。
    “太子!”這時,鯤鵬妖師喚大日如來道:“待吾破其防御,太子見機行事。”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