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5)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5)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5)     

截教仙253 陳九公向前殺

一聲聲鐘聲在此處傳出,但混沌鐘始終未現。
    虛空突然裂開,一佛從虛空中走出,手持一七彩菩提樹枝,面容清瘦,看起來仿佛一股大風都可以吹走的那種,但偏偏卻給人一種古樸蒼涼之感,著實怪異。
    道道金光閃過,佛門眾佛一起現身。“藥師王佛,可是此處?”
    “就是這里了。”
    身處此處,聽著鐘聲回蕩,眾佛不由得有些心急,四下搜尋卻見不得混沌鐘蹤影。
    突然,天光大開,彩云飄飄、罡氣彌漫,伴隨著一陣仙音傳出,玄都大法師、云中子、孔丘、墨翟、鄒衍一起現出身來。
    玄都大法師一手持扁拐,一手持太極圖,頂現天地玄黃玲瓏寶塔,道道玄黃之氣垂下,看起來端的瀟灑無比。
    云中子頭顯慶云,慶云之上,有纓絡垂下,宛如華蓋,上面有金燈萬盞,一同懸浮在半空中,都有斗來大小,道道白光從慶云上垂下,讓人看了不由心生拜服。
    孔丘頭頂一朵巨大的紫云,紫云上儒門至寶儒道尺上紫芒閃爍。
    與孔丘不同,墨翟頂上墨色云團凝聚,墨云上天地硯、鋸子令浮現云中。
    鄒衍,也就是上古強者陰陽老祖,背后一黑、一白的兩儀之氣沖起,在空中盤旋、凝聚成一巨大的太極。
    “來的真快啊!”
    眾佛剛至,這些人后腳便到,卻是讓眾佛惱怒。雖然就算得到這混沌鐘,也要帶回佛門由圣人煉化,但佛門得至寶氣運增長,對眾佛日后悟道都是有好處的。
    “諸位道友從何而來?”
    “天地靈寶有德者居之,此地有靈寶出世,吾等不得不來。”藥師王佛一開口,還未等玄都、云中子答話,孔丘當先出言說道。而且在孔丘旁邊的墨翟、鄒衍也紛紛額首。
    并不是每一個人都如青蓮道人和冥河老祖那樣理智,還有許多人對這寶物懷有別樣的心思。這些人或許想著自己奪下混沌鐘后。能夠在大劫之前證道成圣,到時再持混沌鐘,自可縱橫天下。
    今日混沌鐘出世,在不明因果的情況下,洪荒上所有的大神通者全都有所感。洪荒修士皆想證道成圣。但混元難證。而今日這等至寶出世。又值圣人不出之時,所有強者都有得寶之心。但念及此寶連混元圣人也會眼紅,只有少數相信自己得混沌鐘后可不懼圣人的頂尖強者,敢去奪寶。
    雖然將自身氣運與人教相連。但孔丘、墨翟、鄒衍絕不把自己當做是人教附屬。此次來時,玄都大法師并未告訴三人天機顯示至寶歸蓮花,三人心中還存有奪寶的想法。
    見孔丘他們如此,玄都也不生氣,只是淡淡一笑。他知道天機。也知道這混沌鐘已有定數,也就任由這三人了。
    這時,一個聲音從遠方傳來,“此寶出世蘊涵著極為純正的佛氣,必是與吾西方一較有緣,卻非有德者居者。”
    眾人抬眼一看,只見東來佛祖駕云而至。這一次混沌鐘出世,卻是將這閉關的東來佛祖也驚動了。
    知道孔丘是要為自己三家爭取機會,墨翟大笑一聲。指著東來佛祖“汝畢竟也無甚言辭,只能在這里胡言亂語。”
    閉關多年,東來佛祖心性上大有增進,淡淡一笑。“這位道友怎么胡亂說辭。此地靈寶出世,方圓三千里邪魔盡退。分明是吾西方大教之物。”
    “不必多言,只等靈寶出世。”藥師王佛笑了一聲,對眾人說道。
    藥師王佛一開口,東來佛祖當即不再說話。心中冷笑,心思連轉。“人、闡二教只有五人來此。如何與吾大乘佛教一脈相比。這幾人也不知道是誰,也不看看天時,就在那里胡亂分說。此次師叔已有算計,此寶定屬于吾闡教一脈。”
    混沌鐘聲一響,屬妖族最為歡喜。這混沌鐘在妖族卻是被稱為東皇鐘,在上古之時為妖族至寶,鎮壓妖族氣運。絕代妖皇東皇太一曾持此寶縱橫天地之間,圣人之下無有敵手。當日在光明山前,東皇元神重現,曾告知大日如來東皇鐘將現,妖族早做準備,讓三大妖圣入佛門化佛,借佛門氣運斬尸,只待今日奪取至寶。
    鐘聲響徹,傳至媧皇宮中,鯤鵬妖師起身向女媧娘娘一拜,“娘娘,鯤鵬去也!”
    “妖師且慢。”女媧娘娘喚來彩鳳仙子,讓她取出乾坤鼎交給鯤鵬妖師,又囑咐道:“妖師此次,且莫讓吾妖族上下失望!”
    聽女媧娘娘之言,鯤鵬妖師面上一紅,知道女媧娘娘是什么意思,連忙道:“娘娘,鯤鵬必為吾妖族盡心竭力!”這混沌鐘與那河圖洛書不同,此寶就算是連混元圣人也為之眼紅,你就是讓鯤鵬奪,鯤鵬也不敢。
    從彩鳳仙子手中接過乾坤鼎,鯤鵬妖師出媧皇宮直往西牛賀洲而去。
    與鯤鵬妖師相比,大日如來更是心血沸騰,與祖巫嬴政對持多日,不知為何,那嬴政始終不出手。今日正趕上東皇鐘出,大日如來哪還有心思去管嬴政,連忙與白澤大智勢佛、計蒙無量功德佛、英招廣善佛一起沿鐘聲尋去。
    與妖族相同,亦有許多大神通者不知此次混沌鐘出已有天機顯示當歸蓮花所屬,否則他們都不會來西牛賀洲。畢竟在他們所知中,蓮花所屬的西方佛門或是青蓮道人、冥河老祖都不是好對付的。但正因為他們不知,才有了奪寶之機。
    金沙河南岸三千里外,一團灰蒙蒙的霧氣凝聚成一灰袍道人。“混沌鐘?若老祖得此寶,像那東皇太一一般煉做第二元神,就算混元圣人吾亦不懼。”說完,又化作一團霧氣,在陽光照射之下,消散得無影無蹤。
    北俱蘆洲臨近北冥之處,那一片漆黑,深不見邊際的深谷之中。黑漆漆的空間里,一輪紅日,一彎孤月并立。突然,紅日、孤月化作流光落入一道人手中,“混沌鐘?吾太陰要了!”
    南海下游有一支流名喚潛龍彎,河水分開,一赤發獠牙的老妖現出身來。“太一!當年汝不顧同族之情誼,將吾打成重傷,今日這東皇鐘正好償還你我昔日因果。”說著駕起妖風直奔西方而去。
    上古之時,東皇太一仗混沌鐘橫行天下,以其煉第二元神,憑此抵擋通天教主一十七招,讓天下大神通者心慕不已。否則當日在北俱蘆洲上現身的東皇元神也不會有那般威勢,可以元神敗玉帝。
    自億萬年來,不知多少大神通者損于巫妖戰中,亦有一些在無盡的歲月中損落在時間長河之內。昔日紫霄宮中聽道的三千大神通者,余下者不足十分之一,但只要是存留下來的,就很少有弱者。今日被混沌鐘所引,敢出世的,沒有一個在鎮元子之下。
    十二元辰四象中,只有青蓮道人和冥河老祖相視而立,只聽得青蓮道人開口說道:“混沌鐘出世,汝不去嗎?”
    嘴角露出一絲冷笑,冥河老祖冷聲道:“相比混沌鐘,吾更想要汝之造化青蓮!”
    “哦?”青蓮道人聞言,眼中精光一閃,“好啊,想要吾造化青蓮,就憑本事來拿吧。”
    青蓮道人和冥河老祖相爭暫且不提,此時天命所定與混沌鐘有緣的蓮花所屬,也就只剩下佛門與陳九公了。此時的陳九公正和玉帝等人一起往西牛賀洲而去,與玄都大法師相同,陳九公也沒告訴他們此次至寶出,天命歸蓮花。畢竟無論是誰,面對這先天至寶都會眼紅。若是陳九公告訴他們,恐怕這些人會有什么想法。
    感受著向西牛賀洲而來的一道道強者氣息,藥師王佛手中的七寶妙樹之上七彩霞光閃爍,似乎在像這些人宣告自己佛門弟子的身份。當年準提佛母行走洪荒,七寶妙樹之名洪荒強者皆知,但在這至寶面前,明白事理的都不會來,不明白的,七寶妙樹也嚇不退他們。
    “轟……轟……”
    在眾人都沉默之際,三聲巨大的聲響傳出,整個西牛賀洲都在巨大的聲響中隱隱震動起來。
    卻見一金、一青、一血紅,三朵巨大的虛體蓮花從地下射出,散發著耀眼的金、青、血光芒。虛體蓮花緩緩上升著,然后停在了半空中。
    就在蓮花停止之時,虛體蓮花上的光芒更甚,而且還彼此以一種玄妙的軌跡纏繞起來。
    突然,金、青、血三道光芒猛的一斂,化做一件事物……就這么沒有任何威勢的、普普通通的漂浮在半空中。
    這一刻,靈寶的真面目終于出現在眾人的眼前。
    一口一尺來丈的銅鐘,一邊布滿了密密麻麻的古樸文字,另一邊卻是雕刻了無數的奇形妖獸。或是張牙舞爪,或是巍然而立,千姿百態,一個個都透漏出凜凜的威嚴,這些妖獸上方的云端乃是一位王者,華蓋香車,由八條九爪金龍拉著,整個畫面透漏出一股無上的威嚴。
    上古妖族王者東皇太一憑之縱橫天下的東皇鐘,亦是開天斧三分所化先天至寶混沌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