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2)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2)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2)     

截教仙252 通天出手救九公

青光、血云交織在一起,青白二色劍芒也與紫色槍芒交錯。冥河老祖以玄水之道與造化之道相合而化的四億八千萬血神分身,陷入青蓮道人造化之道所化朵朵青蓮之中。只見一尊尊猙獰的血神分身嘶吼、咆哮著撲在朵朵青蓮上。
    幽冥血海上一戰,冥河老祖為脫出誅仙陣,舍棄了血神分身。然血海不枯,冥河不死。只要幽冥血海還在,只要冥河老祖愿意,就可以用玄水、造化二道凝聚血神分身,所需的不過是時間罷了。那陳九公四人攻之不破的青蓮,被血神分身撕咬,化作絲絲青氣消散。
    眼中精光一閃,青蓮道人很是驚奇地望著冥河老祖,“好個冥河,竟然有如此手段。”
    冥河老祖哈哈一笑,“吾這血神分身轉為汝這造化青蓮所創!”當年冥河老祖未能破開青蓮道人的防御,回到血海后一直深以為齒,這才同樣以造化之道凝聚血神分身,參悟多年,專為克制青蓮道人的造化青蓮。
    “好!”青蓮道人面如沉水,雙手持槍,只見那弒神槍在青蓮道人手中,槍體漸漸消失,只有一團紫光在青蓮道人雙手之間。
    青蓮道人和冥河老祖兩個老冤家相爭,斗得著實精彩,但陳九公可沒心情眼熱鬧。雙手一翻,一道青光從遠處飛來,凌空一轉,化作一張陣圖散發著濃濃的甲木乙木之氣,正是陳九公的甲乙萬木陣。
    “還要勞煩兄長將戊土大陣布下,好叫這青蓮無處可逃!”
    鎮元子點了點頭,用手一指那懸于高空的地書,一道道黃光繚繞,戊土之氣在陣中越凝越重。
    陳九公、鎮元子有所舉動,青蓮道人頓時有所察覺。但讓陳九公詫異的是,這青蓮道人根本沒有要脫身而走的意思。按理說如此爭斗下去,等待他的必是死路一條,但青蓮不走,就證明他還有后手。
    “兄長。這青蓮……”
    不用陳九公多說,鎮元子也有所悟,“賢弟,這青蓮在上古之時就是頂尖強者,愚兄也不知道他有何依仗。”
    一聽鎮元子這么說。陳九公連忙對玉帝等人說道:“諸位。吾等速速出手助冥河教主一臂之力!”這青蓮道人神通廣大,自己一人怎么也不是其對手。今日有此良機將其困在此處,定不可叫其走脫,否則后患無窮。
    話音剛落。陳九公已經將紫電錘、青萍劍、化血神刀、定海珠一起祭起,向青蓮道人打去。
    看到陳九公出手,玉帝也將昊天鏡祭起,王母劃動手中金簪,無支祁掄起大棒。盤王老祖搖動天蠱元窳幡……
    朵朵青蓮護體,手中弒神槍上下飛舞,急攻冥河老祖。這些人中,也就只有冥河老祖能破開青蓮道人的防御,其他人雖也都有準圣修為,玉帝、王母和燧木道人還是斬去二尸的準圣,但在青蓮道人幾近完整的造化之道前絲毫無用。
    這就是洪荒修士皆慕的大道法則,這就是為什么混元圣人不死不滅的原因。當成圣之后,就已經掌握了完整的道。而道之所在,無可毀者。
    “九公!”這時,鎮元子感到有些不對。別看這青蓮道人現在穩如泰山,但只要自己和陳九公將陣法布下,這青蓮道人逃之不去。必被冥河老祖所誅。“這青蓮之舉卻有些詭異。”
    “兄長!”
    望著那與冥河老祖廝殺的青蓮道人,鎮元子面如沉水。雖然鎮元子的戊土之道也不差,但戊土主防,青蓮道人傷不得鎮元子。鎮元子也傷不得青蓮道人。“這青蓮似乎是想要拖住冥河教主。”
    “哦?”聽鎮元子這么說,陳九公心念直轉。將心一橫,對鎮元子暗中傳音道:“兄長,小弟有一事相求!”
    “賢弟有事請講,若愚兄力所能及,決不推辭!”
    “求兄長助小弟奪取混沌鐘!”
    “什么!”
    ……
    兩界山前,從白蓮童子手中接過準提佛母命其送來的圖卷,藥師王佛先是一怔,而后驚道:“不好,大日如來有難,諸位速速與吾前去相助!”說著,藥師王佛來在釋迦牟尼面前雙手合十行一佛禮道:“釋迦牟尼如來,今大日如來在西牛賀洲難擋祖巫嬴政,危在旦夕,佛母命吾等前去相助,此處就有勞釋迦牟尼如來與孔雀如來了。”
    諸佛聞言一怔,釋迦牟尼和孔雀如來厲害,但也難敵人、闡二教那么多位準圣啊。而且對付嬴政也不需要大乘佛教上下一起前去,在諸佛看來就是準提佛母在難為釋迦牟尼和孔雀如來。
    這時藥師王佛又道:“藥師知玄門高手眾多,若此處難為,二位如來不妨退回西牛賀洲,這南瞻部洲日后再做計較。”
    聽藥師王佛此言,孔雀如來眼中精光爆射,冷哼一聲就要出言。
    “多謝藥師王佛,吾等自會見機行事。”
    “南無釋迦牟尼如來,藥師告辭!”
    見藥師王佛所為,眾佛紛紛向釋迦牟尼一禮,隨著藥師王佛一起離去。
    “師兄,這是……”此時孔雀如來也感覺到有些不對,這大乘佛教走的卻是蹊蹺。
    隨著諸佛離了兩界山,西方八寶功德池前,準提佛母淡淡一笑,而后對阿彌陀佛道:“師兄,可發現了什么?”
    面色疾苦的阿媽彌陀佛聞言,眉頭緊皺道:“師弟,那太清圣人道行勝愚兄多矣,此次至寶出世,他竟也有所察覺。”
    “哦?太清圣人道行竟精進如斯?”阿彌陀佛此言一出,準提佛母臉上的笑容漸漸消散,但卻道:“無妨,有釋迦牟尼和孔雀如來在兩界山必可牽扯人、闡二教,如此吾佛門得寶的機會就更大了。”對佛門爭奪混沌鐘來說,此中既然有陳九公的份,那釋迦牟尼與孔雀如來去了的話,不但不會是佛門的助力,還會是麻煩。所以準提佛母將這二人留在兩界山,而有他們在,玄門就不會將在兩界山處的準圣全部調走。畢竟此次混沌鐘沒有玄門的份,他們不會為了阻撓佛門奪寶,而將南瞻部洲丟了。
    老子道行超過自己多少,阿彌陀佛都不在意,這位圣人在意的就是此次能不能將混沌鐘奪下。如果混沌鐘歸西方,則佛門氣運大漲,日后自己和師弟參悟天道也容易一些。不過讓阿彌陀佛擔心的就是這混沌鐘會不會被佛門所得。“師弟,雖有青蓮道友擋住冥河老祖,但恐怕混沌鐘一出,陳九公就會有所感應。”陳九公有玉帝、王母、盤王、盤庚等人為其張目,實力遠勝佛門大乘佛教。就算正面相爭,藥師王佛等人也未必是其對手,何況要是他從中得利的話,佛門奪寶可就難了。
    “師兄放心,吾盡已謀劃妥當,這混沌鐘必為吾佛門所有!”
    ……
    一道赤光入手,玄都大法師頓時一驚。
    “道兄,大乘佛教全部撤離兩界山,吾等……”見大乘佛教一走,廣成子只以為機會來了。現在對面只有釋迦牟尼和孔雀如來,若是布下誅仙劍陣,合自己眾人之力,必叫他二人不死也脫層皮。
    聽廣成子之言,玄都大法師搖了搖頭,“道友,先天至寶混沌鐘將出,吾等要前往西方阻佛門奪寶!”
    “什么!”混沌鐘三字可是將廣成子給震住了,但他迅速反應過來,玄都大法師說的是阻佛門奪寶,而不是自己奪下此寶。廣成子也不笨,頓時明白此中另有因果,“那道兄的意思是……”
    取出太清符印遞在廣成子面前,玄都大法師正色道:“此處還要有勞道友,阻擋那小乘佛教!”
    “道兄放心,有廣成子,必不要他小乘佛教進得一步!”
    將太清符印交給廣成子,是讓他在為難之時布下兩儀微塵大陣鎮壓誅仙劍陣,玄都大法師帶著云中子、孔丘、鄒衍、墨翟一起往西牛賀洲而去。
    玄都大法師一動,在兩界山前的釋迦牟尼和孔雀如來也有所感應,二人相視一眼,想不明白這些人為何往西牛賀洲去了。
    在西牛賀洲邊緣的一處地方,這個地方的氣息不同尋常,萬里之內,邪魔皆無,而且這里還充斥著一股祥瑞的氣息。
    突然,虛空一顫,一聲悠揚的鐘聲響起。不見鐘影,卻聞鐘聲。
    鐺……鐺……鐺……鐺……
    鐘聲不絕,奇怪的是,這鐘聲聽起來聲音不小,但在此處百里之內的生靈卻聽不見。說這聲音小,但億萬里之外,凡是準圣級別的強者都有所耳聞。
    混沌鐘!東皇鐘!
    這兩個名字在無數大神通者心中出現,可聞得鐘聲卻不知已有天命顯示此次至寶歸蓮花,所有的準圣紛紛出了洞府,直往西牛賀洲而去。
    此時十二元辰四象陣中,眾人也聽得鐘聲,都知道先天至寶混沌鐘出世。但卻只有陳九公、青蓮道人和冥河老祖三人知曉天機如何。
    見青蓮道人和冥河老祖仍然爭斗不休,陳九公將十二元辰留下,以十二元辰四象陣相助冥河老祖,自己與眾人一起入陣直往西牛賀洲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