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2)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2)      第959章因果(10-22)     

截教仙243 青蓮道人的弒神槍

以天地為大鑪,以造化為大冶。造化可冶天地,化萬物生靈。
    女媧娘娘攢土造人是為造化之道,煉五彩石補天,亦為造化。冥河老祖悟十二品血蓮,出阿修羅一族。而青蓮道人不造生靈,卻以造化大法將造化青蓮一化千萬,個個都是實體有防御之奇效。
    當年的冥河老祖以元屠、阿鼻雙劍也未能破開青蓮道人的防御。今日陳九公、盤庚老祖、無支祁、燧木道人四人誰也不敢說自己的攻擊超過了那時的冥河老祖。而且這數萬年來,青蓮道人的造化之道已經發展到了一個恐怖的境界,陳九公四人拼盡全力也難傷其分毫。
    立于不敗的青蓮道人手中弒神槍可非等閑,而且參悟了其中一絲毀滅之道青蓮道人御使此槍,只見三尺紫芒在槍尖上吞吐,破開離地焰光旗與黃中李樹的防御,直奔陳九公刺下。
    頂上十二道銀光沖起,俱有一抱粗細,上沖到三寸來高,就即停住,一陣旋轉,分化成兩組,每六道黑光一組,上下交錯,恰似兩個乾卦之相重合在一起,合為乾上乾下六六相交之景。
    乾上乾下六六兩卦一錯,便成了十二個尊位,或高或低。在慶云青光之中沉浮不定。陳九公置于弒神槍下,盤庚老祖閃身來在陳九公身前,擋住弒神槍發出的紫色槍芒,整個人砰的一下爆開,陳九公趁此時機脫身而出。
    “盤庚!”同時紫霄宮聽道的大神通者,青蓮道人知道盤庚老祖的手段。也知道這盤庚不死身的不凡之處。看到盤庚老祖為陳九公擋下一擊,青蓮道人手上弒神槍一顫,四道紫光分奔四人而去。
    頂上十二元辰現身,各自揮動手中星辰幡,十二元辰四象陣顯現。陳九公閃身沒入大陣之中,紫芒擊在大陣之上,赤、青、銀、白、黑,四象之力與星辰之力交錯,紫芒消散的無影無蹤。
    知道自己的防御手段擋住青蓮道人的弒神槍,陳九公選擇暫入陣中躲避。若青蓮道人入陣。那再做計較。若他不入陣,一時半刻也無法從外將十二元辰四象陣攻破。等玉帝、王母他們到來,再與這青蓮道人做過一番,到那時還說不定誰輸誰贏呢。
    見陳九公入陣,被一道紫芒打碎的盤庚老祖下一刻就出現在十二元辰四象陣中。無支祁將葵水之精化作一條水龍迎上紫芒,而后連葵水之精都不要了,飛身也入陣中。
    將靈火萬鴉壺祭在頭頂,刻畫著千萬火鴉的壺身上散發出絲絲玄黃之氣。又有數只火鴉從壺口中竄出,張口噴出火焰。那玄黃之氣似乎遇火則燃,將紫芒擋住。
    “帝君。你這大陣能擋住那道人?”入得十二元辰四象陣中,燧木道人長出一口濁氣向陳九公問道。
    “不能,但這青蓮絕不敢貿然入陣。”不管怎樣,在這十二元辰四象陣中好歹占據地利之勢。
    本想謀劃一下如何爭奪混沌鐘,可沒想到先碰上這煞星。陳九公心中慨嘆,坐在大陣之中。
    “嗯?”突然陳九公看到了無支祁那幽怨的目光,從他雙眼中,陳九公看到一絲悲哀,也有無盡的怨念。
    “道友這是……”
    “帝君。您就將那葵水之精還于吾吧!”積攢萬余年的葵水之精當日被陳九公分去一半,今日為了逃命又舍棄了剩下的一半。現在青蓮道人在外,見到葵水之精,肯定會收走,自己想再奪回來恐怕是不可能了。無奈之下,無支祁只能滿懷希望的望著陳九公。。
    陳九公聞言一怔,暗道這無支祁怎么突然提起這個了。但聽完燧木道人解釋。陳九公心下了然。可是從無支祁那里搜刮來的葵水之精,已經被陳九公滋養布置甲乙萬木陣的靈根枝條了,現在一絲也沒有剩下。
    “道友,葵水之精是沒有了。但不知此物可行?”
    本來聽陳九公上半句,無支祁滿心希望化作失望,但只聽陳九公話鋒一轉,無支祁只感覺到濃郁的先天壬水之氣。
    “這是……”無支祁轉悲傷為狂喜,接住陳九公彈過來的先天壬水之精三光神水,連連向陳九公拜謝。
    “諸位小心,那青蓮入陣了。”陳九公心頭一動,整個人飛身而起,大陣運轉起來。
    一道紫芒在陣中出現,眨眼之間,眾人只覺得眼前化為了一片紫色的世界一般,一道道紫芒四射而來,將無盡的星辰絞得粉碎。
    咚……咚……
    陡然間,奇怪的響聲在眾人心中出現,就好似心臟顫動一般。
    “鎮元子!”手持弒神槍,身處十二元辰四象陣中的青蓮道人也聽到這聲音,他知道這是鎮元子以地書調集地力,引起地脈波動的聲音。
    “多年未見,道友風采依舊!”鎮元子現身陣中,擋在陳九公身前,對青蓮道人說道。
    見鎮元子現身,青蓮道人眉頭一皺,“鎮元子,汝這向來不惹因果之人,怎會趟這樣的渾水?”青蓮道人可以無視陳九公四人,但不會無視鎮元子。雖然無論是在道行,還是法力、靈寶方面都勝鎮元子一籌,但勝之不多,若是動起手來,自己絕難破開鎮元子的防御。
    還未等鎮元子答話,一道血光閃過,冥河老祖現身大陣之中。“青蓮,萬年未見,想煞冥河也!”
    “冥河!”見冥河老祖突至,青蓮道人面上神色一緊。
    而與青蓮道人不同,剛才還一臉凝重的陳九公哈哈大笑。在洪荒根本就沒有以多欺少,勝之不武這一說。剛才青蓮道人以一敵四那是他本事,現在他若還能以寡敵眾,那陳九公佩服他。若是不能,陳九公也不會手軟。
    雖然多年未在洪荒中出現,也得不知道冥河老祖修為精進到什么程度。可單就鎮元子、冥河老祖二人就絕非自己可敵,而且一旁還有那陳九公等人,青蓮道人雖然不知道有好漢不吃眼前虧這句話,但這道理絕對明白。
    一甩掌中弒神槍,青蓮道人轉身就走,卻見一顆顆巨大的星辰向自己撞來。
    道道紫芒急射,顆顆星辰粉碎,一條銀河從九天垂下,青蓮道人怒喝一聲,雙手持槍凌空一劃,萬丈銀河截成兩段,青蓮道人直奔陣門處掠去。
    “兄長!”知道自己陣法難以擋住青蓮道人的弒神槍,陳九公連忙喚鎮元子出手。
    鎮元子點了點頭,頭頂上現了一片黃云,黃云之上,托一株參天大樹,正是那人參果樹,一片綠光,照得天地皆碧。而后鎮元子袍袖一卷,一道黃光飛出,一本長一尺,寬四寸,厚三寸,通體土黃的大書。封皮之上,只書一個也是上古妖文。又有些和篆文相似,卻是兩文相同之字,正是鎮元子伴生至寶地書。
    十二元辰四象陣中四象為金木水火,正是五行缺土。但地書一出,陳九公只感覺到濃厚的戊土之力在陣中凝聚。
    一道黃色光幕擋在青蓮道人身前,青蓮道人神色肅穆,揮槍便刺。紫芒沖撞在光幕上,只見黃光流轉,絲毫未動。
    鎮元子的戊土之道也幾近完整,青蓮道人破陳九公防御容易,但想破鎮元子的地書,卻是困難。
    看到青蓮道人被鎮元子擋下,陳九公對那一手持劍,一手背負身后的冥河老祖打一稽首。“接下來,就要看老祖神威了!”
    聽陳九公之言,冥河老祖哈哈一笑,“哈哈……帝君稍待,看吾降服此人!”說著,冥河老祖手中青白雙色神劍微微顫抖,一聲劍鳴響起,一團巨大的血云在冥河老祖頂上凝聚。
    四道玄光閃過,玉帝爽朗的聲音隨著劍鳴聲響起,“帝君,待朕助你降服此人!”
    玉帝、王母、盤王老祖、蒼甲真人一起出現在陣中。
    見陳九公又來了幫手,青蓮道人可是急了。沒想到碰了一下陳九公,竟然引來這么多強者。眼看著地書凝聚越來越多的戊土之氣,戊土大陣將現,青蓮道人知道若是被困在戊土大陣之中,就別想再出去了。這不是說鎮元子的陣法多么精妙,而是他以地書調集整個地仙界地脈之力,再以人參果樹鎮壓,防御絕倫。而陳九公的陣法雖然精妙無比,但力量不足,根本困不住嬴政、青蓮道人這樣的絕世強者。
    雙手一震,弒神槍上紫光大作,道道帶著毀滅氣息的紫氣四下飛出,青蓮道人雙手一翻,弒神槍化作一條紫色蛟龍直奔地書而去。
    這時,一道劍氣呼嘯而至,一股懾人的殺戮之氣傳來,青蓮道人周身之外的朵朵青蓮在劍氣之下粉碎開來。
    “青蓮!讓冥河看看汝這造化之道如何?”冥河老祖站立坐血云之上,手持元屠阿鼻劍,劍身之上青白二色光芒流轉不停。
    聽冥河老祖之言,青蓮道人根本不答話,伸手一指,一朵朵青蓮憑空而現,皆是花開二十四瓣,朵朵蓮花之上青光沖起,匯聚成巨大的光柱。
    在那數十人合抱粗細的巨大光柱之中,十二品青蓮緩緩升起,青蓮道人飛身立于青蓮之上,望著冥河老祖,“那就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