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3)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3)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3)     

截教仙249 各路強者追九公

北俱蘆洲之南,懸空島中心湖青蓮上的道人猛然睜開二目,“天命異寶歸蓮花?”一攏袍袖,站起身來,腳下的巨大的青蓮迅速縮小,化作青光飛入道人體內。不用多說,想來諸位道友已知曉此人身份,就是那上古頂級強者,掌十二品造化青蓮所化青蓮道人。
    “混沌鐘?混沌鐘!”青蓮道人沉吟片刻,搖了搖頭,口中喃喃自語,“此寶非吾能沾染之物,不妨借此償還準提圣人因果。”說罷,青蓮道人飛出仙島,直往西方而去。
    與此同時,幽冥血海深處幽冥宮中,冥河老祖端坐十二品血蓮之上,身前一團黑光包裹著元屠、阿鼻雙劍。只見這雙劍一會兒化作一把青、白雙色神劍,一會兒又分開。半響,一聲劍鳴響徹整個幽冥血海,冥河老祖將那劍身半青半白之劍抓在手中。
    持劍于右手,左手輕輕摩挲著劍身,冥河老祖雙眼微闔,一絲絲精光閃爍。“混沌鐘非吾之物,但十二品青蓮嘛……”說著,冥河老祖整個人消失在幽冥宮中。
    隨著幽冥老祖消失,整片血海翻騰起來,一絲絲煞氣在血海上凝聚。
    西方靈山八寶功德池前,往日面色疾苦的阿彌陀佛,今日臉上竟然露出了笑容。對這位混元圣人來說,這真是萬年罕見。
    “師弟,天命至寶歸蓮花,吾佛門再無憂矣!”圣人大教當有至寶鎮壓,可能夠鎮壓圣人教派的至寶。可只有太極圖、盤古幡、混沌鐘和天地玄黃玲瓏寶塔。那太極圖、盤古幡、天地玄黃玲瓏寶塔皆為圣人之物,想取之卻是不易。只有這混沌鐘是無主之物,也是佛門一直想要得到的。
    當年巫妖決戰之時,西方二圣就隱于暗中,想要趁機爭奪混沌鐘。當然,不只是這兩位,其他四位圣人也不會放過這先天至寶。
    但當時最后關頭,祖巫祝融撞到不周山,天塌地陷,天河之水滾滾而降。洪荒大地即將毀于一旦。這時道祖現身,命五圣遮擋天河之水,又賜下頂級先天靈寶乾坤鼎與女媧娘娘煉五彩石補天。而道祖臨走時,竟然將混沌鐘收走。
    落在道祖手中的東西,誰也不敢打它主意。但道祖已身合天道,不會貪戀這寶物。諸圣相信,總有一日,這混沌鐘會重現天地之間。
    數萬年來,一直苦心經營西方的二圣終于等到了這混沌鐘出世。而且。天機顯現明示此至寶當歸蓮花。
    “師兄!”
    “嗯?”這時阿彌陀佛見自己師弟滿臉凝重之色,不由得一怔。按理說。出了這好事兒,師弟應該比自己還要高興才對啊。
    “師兄,吾佛門至寶尚有三品,在那陳九公手中!”
    聽準提佛母說起陳九公,阿彌陀佛也有些犯難。阿彌陀佛是不通算計,但卻也知因果。
    混沌鐘將出,天命至寶歸蓮花。
    什么是蓮花?
    這天機乃天道指示的,當然不會是洪荒中那些普普通通的蓮花。只能是那混沌青蓮所化金、青、血三座蓮臺,也就是佛門至寶十二品金蓮、青蓮道人的十二品造化青蓮。還有冥河老祖的十二品血蓮。
    至寶現世,又有異象相隨。到時各方勢力和洪荒中隱居的強者必然都有感應,但天命至寶歸蓮花,這就說此靈寶的歸屬乃是天道所定,縱使是混元圣人也不敢違背。世人皆知蓮花所屬有三,佛門、血海和那青蓮道人。雖然人、闡二教不能將混沌鐘奪走,但也不會讓佛門很容易的就奪寶。相信會有一場惡斗。如果人、闡二教取勝必將混沌鐘封印,拖延佛門得混沌鐘的時日。說不定要等到下次量劫,此寶才能歸佛門所有。而冥河老祖和青蓮道人,雖亦是天道之下有機會得寶之人。但他們不敢拿。否則,待到下一次量劫至時,必被諸圣誅殺。
    但當年西牛賀洲一戰,佛門十二品金蓮被陳九公弄去了三品。所以,混沌鐘將出,最先感應的是西方二圣、青蓮道人、冥河老祖,還有通天教主。本來陳九公也該有所感覺,但由于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聯手算計截教,陳九公毫無所感。若不是通天教主正在推算截教氣運,恐怕還摸不著頭緒。
    而讓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在意的并不是人、闡二教從中阻攔,而且怕被陳九公漁翁得利。
    陳九公與藥師王佛、大日如來相爭之時,通天教主將天機攪亂。除通天教主、陳九公和佛門幾位教主外,無人知曉那三品金蓮落在陳九公手中。而這些年來,陳九公幾乎就沒有用過那三品金蓮。如此一來,人、闡二教只會將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佛門上,阻攔佛門奪寶。如此一來,恐怕就讓那陳九公占了便宜。而且陳九公與青蓮道人、冥河教主不同,他是截教弟子,奪寶后只要將混沌鐘交給通天教主。如果那諸圣之中,戰力第一的通天教主再得了這混沌鐘,恐怕無人能奪。
    可現在這情況,佛門又能如何?難道還能跟人、闡二教說我佛門至寶讓陳九公給分了,你們不要光攔著我們,去對付陳九公吧。
    現在二圣能做的就是囑咐佛門弟子做好防備,莫要讓陳九公撿了便宜。
    “童兒!”
    “佛母!”一聽準提佛母喚自己,白蓮童子連忙應聲。
    與阿彌陀佛相視一眼,準提佛母取出一圖對白蓮童子道:“汝去兩界山前,將此物交予藥師王佛。”
    “是!”白蓮童子從準提佛母手中接過那物,入手之后,一股暖流從手掌直入流遍全身。
    將白蓮童子離去,阿彌陀佛輕嘆一聲,“師弟怎得將此物也拿出來了?”
    準提佛母聞言哈哈一笑,“若能得混沌鐘,吾又何惜此物!”
    “師弟……”阿彌陀佛要說什么,但話到嘴邊又不知從何說起。搖了搖頭,“師弟,若此次藥師帶混沌鐘歸,就由師弟煉化吧。”
    “這怎使得?”準提佛母一聽,頓時急了,“師兄乃吾佛門之主……”
    “師弟,吾意已決!”
    “師兄,此事暫且擱下,此事還須謀劃一番。”說著準提佛母起身來在八寶功德池旁那空心垂楊柳前,身上金光大作,手結佛印,打在空心垂楊柳上。
    空心垂楊柳樹身之上青光大作,楊眉道人出現在八寶功德池旁。而這楊眉道人一現身就問道:“圣人,青蓮道友現世了?”
    淡淡一笑,準提佛母道:“不錯,青蓮道友已經出關。”
    聽準提佛母之言,楊眉道人臉上露出狂喜之色,連忙向準提佛母一禮,“還請圣人成全!”
    伸手去扶楊眉道人,準提佛母正色道:“道友也知青蓮道友的本命青蓮造化氣珍貴無比,道友若想得其相助,恐怕還要付出些代價。”
    “還請圣人明言!”
    “……”
    得準提佛母明示,楊眉道人向二圣一禮,穿過婆娑樹林,出靈山而去。
    “師弟,至寶現,天命歸蓮花。不知女媧娘娘是否有有所不滿?”
    聽阿彌陀佛說起女媧娘娘,準提佛母冷笑道:“既然天命所歸,妖族又能如何?”說到此處,準提佛母頓了一頓,撫掌道:“吾明白,吾明白了!怪不得他妖族入吾佛門,原來如此啊!不過……你們也太小看吾準提了!”
    ……
    北俱蘆洲萬壽山五莊觀中,神游天外的鎮元子猛然睜開二目,“這是……青蓮?不好!”
    用手一指,高大的人參果樹化作一道碧光沒入鎮元子泥丸宮中,鎮元子連忙出了萬壽山直往光明山而去。
    此時光明山中,陳九公剛催動聚仙旗呼喚無支祁、蒼甲真人、燧木道人。這一次混沌鐘出,陳九公也顧不得東勝神州了。相比這鎮壓氣運的先天至寶,一洲之地根本算不得什么。若是現在太清、玉清二圣肯拿先天至寶來換,陳九公立刻就將北俱蘆洲相讓。
    與燧木道人他們不同,盤王、盤庚兩兄弟并未分元神入聚仙旗。而盤王在天庭,盤庚在光明山。這一次陳九公打算調集所有的力量,爭奪混沌鐘。
    “嗯?”冥冥之中,陳九公只感覺到一股強橫的氣息從遠方傳來,而且感覺此人并非是自己認識的人。
    飄身而起,來至九天之上,陳九公只見數萬里之外一道青光飛馳而來。
    “帝君!”這時盤庚老祖也有所感應,飛上九天來在陳九公身旁,急聲道:“麻煩至矣!”
    “老祖與此人有怨?”聽盤庚老祖此言,陳九公只以為來人是來找盤庚老祖麻煩的,心中不由得暗想這盤庚老祖還真能找麻煩。不過,看來人似乎修為不弱,若能將其降服,還可為自己爭奪混沌鐘增添一分助力!
    說完,陳九公發現盤庚老祖看著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一怔問道:“莫非九公之言有何不妥?”
    此時的盤庚老祖一臉凝重,“帝君,此人名喚青蓮。”
    “啊?是他!”陳九公終于明白了,原來是自己的麻煩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