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248 爭奪混沌鐘之九公奪鐘


    “陳九公!“
    在這時終于明了天機的贏政勃然大怒,陳九公把自己困在陣中,又將盤古真身引入,無非就是要釜底抽薪對付白起和那百萬秦軍。雖然百萬秦軍對于贏政來說可有可無,但白起不一樣,那是嬴政的兄弟。
    淡淡一笑,陳九公心頭一動,一支支星辰幡飛入陳九公袍袖之中,星空、銀河消失得無影無蹤。
    在這片天地間,連白起與百萬秦軍的一絲氣息都沒有。
    “九公!”這時無當圣母飛至陳九公身旁”從袖中取出混元金斗遞來。
    “有勞師伯了!”
    將混元金斗托在手中,陳九公望著嬴政道:“貧道有一事,卻是要告知人皇知曉。”
    “許!”
    “北俱蘆州為天庭所有,卻不該是人皇的泰國大軍盤踞之地,不知人皇可有意前往西牛賀洲?”
    “西牛賀洲?”
    “不錯,如今妖族與佛門聯手。而妖族圣人已人皇已至仙界,以巫妖二族仇怨,妖族必要將巫族上下盡數剿滅。到那時,就算人皇手段通天,恐怕也難當佛門一十三位準圣。”
    “佛門有這么多強者?”贏政聞言心中暗驚,按陳九公所示因果默算天機,發現果如陳九公所言。
    這贏政初成祖巫不久,對元神運用之法也不甚了解,否則今日陳九公也不能這么容易就將其算計。但過些時日,讓他熟悉了本身元神之后,恐怕這位人間秦始皇就不是這么好對付了。
    順藤摸瓜,贏政從陳九公言語中算出現在地仙界的局勢。知曉了佛門和玄門二教對持兩界山前,蜒木道人與無極老祖在未渙國下。
    “道長將吾兄弟與百萬秦軍放出,吾保證秦國大軍永不入北俱蘆洲半步。”
    “好!但不知人皇欲往何方?”
    “道長已經給吾指好了明路,嬴政又豈能辜負道長美意?”
    “哈哈哈“人皇真是爽快!”
    陳九公笑著將混元金斗交在蒼甲真人手中,“真人,且過光明山,將這些人放在西牛賀洲之上。”
    “是!”接過混元金斗,蒼甲真人沒入地下。
    見蒼甲真人離去,陳九公向贏政問道:“人皇不回祖巫殿了?”
    搖了搖頭,嬴政道:“此時尚不是吾巫族兒郎出世之時。”說完,贏政用手一指,那巨大的盤古真身化作十二尊金人緩緩落下,被嬴政袍袖一卷盡數收回。
    “那貧道送人皇一程!”
    “如此卻是有勞道長了。”
    與其說是相送,還不如說是監視。陳九公卻是怕這贏政路過光明山的時候,一拳把光明山上下給滅了。一路飛至光明山以西,陳九公向贏政一禮,“人皇,你我就此別過,他日再續因果。”
    “好!”聽陳九公說起因果,贏政應下。
    此時白起與百萬秦軍就在西牛賀洲緊靠北俱蘆洲之處,見贏政飛來,白起連忙迎上。“大兄!”
    一抬手,回身看了立在光明山上空的陳九公等人一眼,贏政道:“吾等先入西牛賀洲,此事日后計較。”
    望著贏政、白起率兵離去,玉帝開口道:“帝君,這贏政恐怕不會與佛門開戰。”
    “無妨,不用他與佛門相爭,只要能牽制住佛門力量,不讓佛門攻下南瞻部洲即可。”
    兩界山前,一手持誅仙劍,一手持翻天印的廣成子現出身來。渾身道袍有些凌亂,頂上道冠也不見了,頭發披散在肩上。
    “師兄!”見廣成子栽栽晃晃,赤精子連忙上前攙扶。
    一把推開赤精子,廣成子雙眼死死盯著那舍利諸天。這時只聽砰的一聲,舍利諸天破碎,化作點點金光消失不見,燃燈上古佛飄然降下。
    相比廣成子,在燃燈古佛身上一點也看不出打斗過的痕跡。雖然舍利諸天被破,但只要重新凝聚舍利子即可。而在陣中,燃燈古佛以乾坤尺打中廣成子兩記,卻是心情舒暢。
    “好!古佛好手段!”
    看到了燃燈古佛舍利諸天的玄妙,大乘佛教眾佛齊齊出聲稱贊,而釋迦牟尼與孔雀如來默而不語。
    當年釋迦牟尼曾前往靈山,請準提佛母命大乘佛教來相助小乘佛教共取南瞻部洲。雖然大乘佛教現在才來,但要是和人、闡二教動起手來,釋迦牟尼和孔雀如來也得出手。畢竟曾向準提佛母許諾過,要為佛門傳法盡心。
    可如人…再這么打下去,佛門可就要掃平南瞻部洲了。
    “嗯?”突然釋迦牟尼回身望去,只見一道金光閃過,白蓮童子駕云而來。
    落在兩界山前,白蓮童子像眾佛行禮,而后對大日如來道:“佛祖,佛母命您率白澤大智勢佛、計蒙無量功德佛、英招廣善佛回西牛賀洲阻擋祖巫贏政進兵。”
    “這么快?”藥師王佛與大日如來相視一眼,沒想到這贏政這么快就來到了地仙界,而且這么快就來找佛門麻煩。
    雖然早知道巫族有祖巫出世,又將卷入地仙界氣運之爭,但沒想到的是,這贏政竟然沒有選擇北俱蘆洲,而是選了西牛賀洲下手。
    巫妖二族本就是死敵,一聽贏政到來,況且又威脅到了西牛賀洲,四佛不敢怠慢,連忙飛身離去。
    見佛門走了四位準圣,雖雙方之間仍有差距,但九對六,再有人、闡二教布下的,非四準圣不破的誅仙劍陣,玄門這邊即使不能取勝,也不致落敗。
    現在地仙界上人、闡、佛、妖、天庭、截教兩兩聯盟,又有巫族重現,七家共爭這天地氣運,但此時呈現的卻是平衡的局面。
    無論是佛門、妖族,還是人、闡二教,亦或是巫族,這幾方勢力攪在一起,相互牽制。而陳九公這一方,只有炷木道人一直在東勝神洲。但這幾家無論哪一家得勢,都對陳九公不利,所以讓他捫平衡,才是最主要的。
    不過現在陳九公也并非無事,經贏政這么一鬧,不知有多嚴在北俱蘆洲隱居的大神通者被其驚動。況且贏政雖處西牛賀洲,但離光明山卻是不遠,陳九公不得不妨。
    禹余天中,通天教主正默坐云床,暗暗演算天道運轉,周身有青氣環繞。
    天道變化,玄之又玄,無時無刻不在變換著,即使是混元圣人,稍不留意也會被其他的圣人算計。所以即使是圣人,也要時刻演算天機,注意天道變化。
    圣人之道,雖可體察天道,窺探天機,但不得混沌道果,就永遠有因果纏身,好動嗔念。
    通天教主雖然為混元大羅金仙,不磨不滅,但也逃脫不了天道的法則,還要遵循天道。
    混元圣人之中,盤古太清圣人太上老君道行最深,阿彌陀佛與其相差不多。而后元始天尊、通天教主、準提佛母三圣相仿,女媧娘娘因為是靠功德證道,道行反而最低。
    “算不清楚,算不清楚。”推算截教氣運的通天教主睜開二目搖了搖頭,心中暗嘆一聲,聲音中蘊涵著頗多的無奈。即使證得混元,可煉地風水火,開天辟地,但也一樣是超脫不得因果的糾纏。許多事情,一樣算不清楚。
    突然一聲鐘響在通天教主耳旁響起,通天教主心中一動,萬般因果皆涌上心頭。
    通天教主心中一動,再次默默演算,梳理那混亂不堪的天機,瞬間心中就已明了,冷笑一了聲,大怒道:“接引、準提當真可惡之極,竟然趁吾不備時算計于吾,然后再顛倒陰陽蒙蔽天機,讓吾不能察覺。”
    原來在通天教主剛才演算天機時,突然心生無奈,一時間失了心神,被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聯手算計,蒙蔽了天機。若不是此中另有因果,心中突生感想,恐怕還無法察覺呢。
    不過此時通天教主還有些納悶,怎么這等好事會落在自己截教頭上。
    半響之后,通天教主終于哈哈大笑,“好!好!天命至寶歸蓮花!天命至寶歸蓮花!”
    此時陳九公尚在羅浮洞中參悟陣法,突然懸掛在身后的青萍劍上青光一閃,通天教主的聲音傳入陳九公耳中,“混沌鐘將出,天命至寶歸蓮花!”
    聽到通天教主這句話,陳九公身軀一震。
    混沌鐘!
    昔日盤古元神化為三清,開天斧一分為三,太極圖歸太清,盤古幡為玉清所有。按理說這混沌鐘當為上清之寶,可卻在開天之后飛至太陽星,為一代妖皇東皇太一所有。而通天教主在分寶崖上得了誅仙四劍,致使截教無有至寶鎮壓氣運。
    此乃天道平衡所制,一來讓妖族有混沌鐘鎮壓,可與巫族相爭。二者卻是讓截教無法鎮壓氣運,否則焉有封神一敗?
    如今地仙界局勢雖看上去各方平衡,但別忘了還有光明山一脈逍遙于世。天道讓混沌鐘在這個時候出世,就是為了打亂地仙界上現在的這種詭異的平衡。而且最重要的是,這開天三寶之一的混沌鐘將出,已有天機顯示天命至寶歸蓮花。
    “天命至寶歸蓮花?”陳九公騰地一下從蒲團上站起身來,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自從老師趙公明死后,陳九公從未像今日這么高興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