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7)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7)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7)     

截教仙247 爭奪混沌鐘之妖師vs祖巫

地支那巨大的肉身被嬴政一拳打得爆開,這時無支祁也不再與嬴政相斗,飛身暴退。
    “嗯?”嬴政剛要上前碾殺無支祁,卻感覺到有些不對。自己一拳雖然霸道,但那地支肉身也不凡,似乎還隱隱有功德之氣護體,怎么這么不經打。
    再看四周哪還有了地支殘尸,只有十二人各持小幡分立東、西、南、北四方。
    “陣起!”陳九公雙手一震,道道星光垂下,四座陣門突現,一座大陣將嬴政籠罩其中。
    陳九公只從南門而入,盤王老祖入北門,無支祁走西門,蒼甲真人進東門。
    雖生來記憶中就存在著十二都天神煞陣,但嬴政對陣道是一竅不通。在此陣中,只有宇宙穹蒼,無窮無盡,又有四象之力運轉。
    十二元辰四象陣經陳九公多年參悟、完善,威力遠勝從前。現如今陣中共分東、南、西、北四片星域。任意一片星域都至少會有百數萬顆星辰,這些都是天庭上的截教星君為陳九公采集的星辰之精所化。
    面對似乎無盡的星河,嬴政雖不會力竭,但又哪里毀得完、滅得盡。
    這星河傷不到祖巫之身,嬴政也不在意,在陣中橫沖直撞,直往前行。
    “嗯?”一路飛來,隱隱瞧出有片銀河太過規律,反而與他處現出不同來。于是停下巨身,目中精光爆射,直透似乎在萬里之外的那片銀河。
    突然間整片銀河猶如蘇醒過來的巨獸,飚風大作。氣流狂躁紛亂,數不清的星辰隕石相撞過來,顯是有人操控。
    嬴政自是怡然不懼,幾無閃避之時,大都出手毀掉,猶如絕世猛將,沖殺在軍陣之中,縱橫睥倪,手下無有一合之將,摧枯枝拉朽木。無有可阻擋者。
    “就是這里!”萬丈高下的祖巫之身掃蕩,嬴政心中更是篤定,此處必是陣眼之所在。
    嬴政沒有猜錯,但也不會想到如今十二元辰四象陣會有四個陣眼。
    萬丈的祖巫真身絲毫不顯笨拙,只見嬴政將身一晃,又直奔銀河中的一片陌生星域而去,顯然心中已經有數。
    忽的一顆星辰撞將過來,再有三顆小星辰從不同方向齊至,嬴政嘿然冷笑。閃身避過前面一顆,雙臂如刀來回舞動。三顆星辰頓時轟然爆碎,星空之中方佛下了一陣隕石雨。
    隨著三顆星辰爆碎,三人現出身來,正是各持星辰幡的子鼠、丑牛、亥豬三人。
    子鼠道人從袖中取出一物祭起空中,直奔嬴政而來。
    只見隱隱青光閃爍,似乎有甲木之氣流轉,嬴政一怔,暗道這是何物。催動頂上傳國玉璽發出金光護身,閃身將另一顆星辰擊碎的嬴政卻發現自己竟然出現在一片紫色竹林之中、
    “這又是什么?”
    嬴政不知道的是。在他被困在甲乙萬木陣中的時候,子鼠、丑牛、亥豬三人揮動星辰幡,引動北方玄武之力,甲乙萬木陣外,又多了葵水玄陰陣。
    此時九天之上,盡三百位截教周天星君現身,一起引星辰之力垂入北俱蘆洲上的十二元辰四象陣中。
    本只有十二元辰之力。這下星辰之力盡降,在外的白起和那百萬秦國將士都看到有那肉眼可見的銀色星力涌向大陣之中。
    星辰之力入得陣中,加持在葵水玄陰陣上。子鼠道人取出一團葵水之精,雙手一翻。葵水之精散開,散布葵水玄陰陣中。一時間,陣中波濤洶涌,水聲陣陣。
    水生木,葵水玄陰陣運轉,處于其中的甲乙萬木陣中無數草木破土而出,瘋狂生長。
    此時陳九公、玉帝、王母、盤王、盤庚、無支祁、蒼甲真人、無當圣母、烏云仙一起現身在葵水玄陰陣外。
    “帝君小心!”
    “有諸位相助,九公必可勝他!”
    陳九公飄然入陣,玉帝、王母、盤王、盤庚、無支祁、蒼甲真人、無當圣母、烏云仙八人以八卦之勢圍在葵水玄陰陣外。
    “諸位,事不宜遲,吾等速速出手!”見陳九公入陣,玉帝朗聲說道。
    “好!”聽玉帝此言,眾人齊齊應是。
    一股玄光從玉帝頂上沖起,隨后眾人紛紛現出神通,各色仙光匯聚在一起,自天上直入陣中,加之于陳九公之身。
    此時已經穿過葵水玄陰陣,入得甲乙萬木陣的陳九公,只覺得周身經脈鼓動,渾身法力暴漲,仰天發出一聲長嘯。
    轟!
    無數紫竹碎片紛飛,嬴政破開紫竹林玄幻陣,沖至陳九公身前,一拳砸下!
    此時的陳九公只覺得渾身法力用之不竭,見嬴政拳來,手中青萍劍一晃,青萍劍化作千丈余長,被陳九公持在手中迎上嬴政一拳。
    與嬴政硬碰一擊,陳九公只覺得氣運翻騰,再看嬴政拳上一滴鮮血落下。
    嬴政眼中閃現一絲驚訝,“汝怎會有這般手段?”
    “無知之輩,連八卦九宮尚且不知,也敢妄自尊大?”
    被陳九公嘲諷,嬴政暴怒,閃身直奔陳九公撲去。在嬴政開來,不管陳九公用什么手段使自身法力暴漲,但在近身相搏上,也絕不會是自己的敵手。
    可剛沖上前,一株參天古木拔地而起,擋在嬴政面前,散發著戊土之氣將樹體包住。
    咆哮一聲,暴怒的嬴政將這古樹打得粉碎,可這時陳九公出現在身后,一劍劃下。
    頂上傳國玉璽金光大作,人皇龍氣勃發,化作一條條金色巨龍。青萍劍斬下,卻傷不得嬴政分毫。
    手上一翻,取出落寶金錢祭起,用手一指,落寶金錢震動雙翅向嬴政頂上的傳國玉璽撞去。
    經過陳九公這些年鉆研,發現自己截教鎮教大陣之一的萬仙陣就是按八卦九宮演化而來。就想出以此陣將玉帝等八人之力加持在自己身上,是自身實力在短時間內暴漲,能夠與嬴政相斗。
    而落寶金錢,陳九公早在數百年前就已經參悟了其中的大道法則,雖然此時尚未能見此中全貌,不明其本源之所在。但現在的落寶金錢在陳九公手中使來,與靈寶相碰,可借靈寶內靈寶主人的真靈印記影響靈寶主人的元神。
    見落寶金錢飛來,嬴政暗惱。若不是被這落寶金錢一撞,元神暫且失神,也不會被地支所傷。雖然無有大事,可在百萬兒郎面前被人落了面子,有損自己帝王之威嚴。
    但現在不知陳九公怎得法力暴漲,若是再受落寶金錢影響,恐怕就不是小事了。
    那立于百萬秦軍上空的盤古真身陡然消失的無影無蹤,下一刻已經出現在甲乙萬木陣中的嬴政頂上。
    這盤古真身雙手一翻,一道紫雷憑空而出,,直奔落寶金錢撞去,驚得陳九公連忙將落寶金錢收回。
    取出紫電錘,將紫電錘祭起,陳九公運轉五雷天罡正法,一道紫電迎上盤古真身打出的都天神雷。
    轟的一聲巨響!甲乙萬木陣中無數樹木被炸成飛灰。
    紫電錘倒飛回陳九公手中,再見那盤古真身飄然而至。陳九公揮劍迎上,雙手一顫,青萍劍脫手而出,化作一道青光飛回陳九公背后劍鞘之中。
    陳九公只感覺五臟六腑一陣翻滾,嘴角有鮮血流下。
    看著陳九公閃身消失于重重古木之間,嬴政冷笑一聲,盤古真身身上煞氣席卷整座大陣,手中雷光閃爍,都天神雷將整個甲乙萬木陣轟開,雷主殺伐,乃毀滅之道。而木主生,兩者相遇自然是強者消融弱者,而且只能是消融,相克之物又豈能共生?
    一道青光化作薄薄的陣圖飛入陳九公袖中,陳九公隨手一招,三桿星辰幡落入陳九公手中,這葵水玄陰陣自破。
    葵水玄陰陣一破,以八卦方位而坐,與陳九公結成八卦九宮之勢的玉帝等人紛紛起身。
    無當圣母與烏云仙轉身出了十二元辰四象陣,而玉帝、王母、盤庚、盤王、無支祁、蒼甲真人一起飛身而起與陳九公并肩而立。
    高大的嬴政與盤古真身現于星空之中,望著那包括陳九公在內的七位準圣,嬴政絲毫不將這些人放在心上。
    “有勞老祖了!”這時,陳九公回身向盤庚老祖說了一句。
    聽陳九公之言,盤庚老祖搖頭苦笑,“盤庚盡力而為。”盤庚老祖只道陳九公要讓自己干什么,無非是充當肉盾罷了。
    往背后一拍,青萍劍出化作道道青萍劍氣向嬴政與那盤古真身卷去。與此同時,玉帝、王母等人一起出手,各般法術、靈寶齊出。
    任千般術法加身,盤古真身絲毫無損,手中現出那虛幻的開天斧一斧劈出,仿佛開天辟地一般,這一斧之中,不知蘊含多少奧妙。
    一道人影閃過,盤庚老祖擋在斧前,被一斧斬得粉碎。
    看著那本該身損盤古真身手中,但轉瞬間又完好無損出現在陳九公身旁的盤庚老祖,嬴政暗暗皺眉,這都是些什么人。
    以盤庚不死身擋住盤古斧一擊,盤庚老祖回到陳九公身旁,低聲道:“帝君,這盤古真身有破綻!”
    聽盤庚老祖之言,陳九公淡淡一笑,點頭不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