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40章玄黃世界(11-20)      第939章封印倚帝(11-20)      第938章因果(11-20)     

截教仙238 盤古真身

“多年未見,道長別來無恙。”嬴政先向陳九公一禮。雖然不知道陳九公為何在此,但嬴政不怕。看這四人都是準圣不假,可不過只是斬去一尸的準圣。自己祖巫真身一現,絕對能橫掃這四人。但當年與陳九公結下因果,若是陳九公有事相求最好,正可趁機將那因果了去。
    陳九公以道家稽首回禮,正色道:“多年未見,大巫已成祖巫之身,又證得人皇果位,真是可喜可賀。而今日貧道來此,卻是有一事要與祖巫明言。”
    “道長請講,嬴政洗耳恭聽。”
    陳九公清楚雖自己有善緣于嬴政,而且有相同的敵人,但截教不可能有這樣的盟友。當即,也不廢話,直接開口道:“這北俱蘆洲盡是天庭之地,非天庭所屬不可在此盤踞。”
    聽陳九公此言,嬴政眼中精光一閃。以前一直在人間,卻是不知這地仙界的情形如何,也知道天庭這三界正統的存在,到底有什么樣的實力。“吾乃巫族祖巫,今要回祖巫殿祭拜盤古父神與十二祖巫,這也不可?”
    “可以!”
    陳九公的回答讓嬴政一怔,脫口而問,“那道長……”
    “祖巫與白起大巫皆乃巫族,回祖巫殿是合情合理,無人敢攔。但,他們不行!”說著,陳九公指著那百萬秦國將士。雖然只要三五個金仙,就可以在一盞茶的時間內將這百萬將士全部抹殺,但這不是陳九公想要的。陳九公還想要嬴政帶著他這些將士去征西牛賀洲,給佛門上點眼藥。
    嬴政帶這些將士入地仙界就是為了征討四方,使巫族能夠重掌洪荒大地。“道長是天庭中人?”
    “貧道乃中天紫微北極太皇大帝陳九公!”
    “哦?沒想到道長竟是天庭大帝,失敬失敬。不過……”突然嬴政話鋒一轉,“吾為何不能帶這些兒郎通往祖巫殿。”
    “祖巫豈不知非巫族者,不可入祖巫殿萬里之內;非大巫者,不可入祖巫殿內?”
    “這……那吾可讓這些兒郎在祖巫殿萬里之外等候。”
    “祖巫殿萬里之外,皆乃天庭所有!”
    “如朕非要如此呢?”雙方談崩了,嬴政也不再掩飾。
    聽嬴政這威脅之言,而且以朕自稱。陳九公輕笑道:“人皇,貧道勸你還是將這些將士遣回人間,只有人皇與白將軍可往祖巫殿。”你嬴政不客氣,我陳九公也不慣著你。你自稱朕,那我就稱你為人皇。自己干什么吃的,自己不知道嗎?還敢以三界之主尊位自稱,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道長以為只憑汝四人,就能攔朕不成?”話既至此,嬴政干脆也不再與陳九公客套。直接撕破面皮。
    此時的陳九公滿臉傲然之色,朗聲道:“能與不能。做過便是!”
    “好!”
    其實嬴政也不是非要帶那百萬將士去祖巫殿,也不一定要占北俱蘆洲之地。嬴政只想以此威脅,了斷與陳九公的因果。但沒想到的是,這陳九公竟然要和自己死拼。要是幾年前,嬴政還對其有些顧忌,但現在嬴政可是誰也不在乎。
    雄軀一動,嬴政整個人出現在陳九公身前,揮拳直擊陳九公面門。這一拳看似軟弱無力,但落在陳九公眼中。只見此拳一出,從拳頭到手臂周圍的空間全部顫抖起來。
    心頭一動,頂上現出慶云三花,三花上十二桿星辰幡飛起。一時間,鼠吱,牛哞,虎嘯。兔嗚,龍吼,蛇咝,馬嘶。羊咩,猴叫,雞鳴,犬吠,豬呼嚕。聲聲不絕之間,十二只巨獸閃現。
    十二只巨獸化作點點銀光飛在在陳九公身前,化為一十二首,龍身二十四臂,蛇尾的怪獸,揮舞著二十四臂與嬴政廝殺在一起。
    此獸名為地支,乃是十二元辰合一所化,就如同那十二祖巫凝聚的盤古真身一般。只不過這地支比起盤古真身來,要差的許多。
    見地支身形巨大,嬴政將身一晃,身軀暴漲,漲至與地支一般高大。
    知道祖巫肉搏強橫無比,陳九公若是以本尊與其相抗必落下風,只能凝聚地支與其正面相斗。雖地支不敵,但還有陳九公從旁相助呢。
    往背后一拍,一道青光沖起,向地支飛去。“道友接劍!”
    青萍劍飛出,被地支一把抓在手中,向嬴政砍去。
    這青萍劍乃是洪荒少有的能破祖巫之身的靈寶,除青萍劍外,恐怕就只有誅仙四劍、大日如來的屠巫劍和冥河老祖的元屠、阿鼻方可。就連上古人皇佩劍,那為功德至寶的軒轅、騰空也無有此利。
    地支有青萍劍在手,可嬴政亦有寶物。將傳國玉璽一拋,祭在頂上,一條金龍呼嘯而出,護住嬴政周身。
    自上古人族發展至今,只有兩位人皇是掃平天下而登上帝位。就是軒轅,與這嬴政。向商湯、周武王這都是天下歸心,連同天下諸侯共伐暴君。而嬴政是以一國之力掃平天下,一統人間。軒轅即位之時,有崆峒印出。而嬴政按陳九公所言,以和氏璧煉人皇傳承之器,又將人皇之氣注入此中。使得此寶在嬴政手中,不在任何頂級先天靈寶之下。
    有了傳國玉璽護身,嬴政再無后憂,一拳將地支打飛出去。
    這時,陳九公身后的無支祁見地支被嬴政打得只有招架之功,卻無還手之力,不由得跳出身來。“帝君,吾去會他!”
    無支祁持棒就要上前,卻被陳九公拉住。“道友莫急。”
    看了看陳九公,無支祁暗想再這么打下去,地支可容易被嬴政打死。難道自己善尸被人打死,會對陳九公有什么好處嗎?
    將定海珠祭起,五彩豪光如鏈,直奔傳國玉璽打去。
    金龍撲起,將定海珠阻下。卻見得一道紫光閃過,一道百丈紫電沖天而降,帶著絲絲毀滅之氣將那人皇之氣凝聚的金龍打散。
    傳國玉璽一顫,其上垂下的金光被地支斬斷,嬴政冷哼一聲,“找死!”
    只見嬴政身上金光閃爍,聲聲龍吟傳出,頂上傳國玉璽金光四射。嬴政神色肅穆,一拳向地支轟去。
    即使離得很遠,在嬴政轟出一拳之時,陳九公等人也能感覺到陣陣霸氣撲面而來。
    “帝君,這嬴政不簡單啊。”
    聽盤王老祖之言,陳九公點了點頭,第一個擁有元神的祖巫當然不簡單。想那上古十二祖巫個個都有驚天動地之能,但無有元神,不知天機運轉,最后難逃一死。而這有了元神的祖巫,就好像是一個弱化版的盤古。
    不管是十二祖巫,還是那十二都天神煞陣凝聚的盤古真身,散發出來的都是煞氣。但真正的盤古,散發的是和嬴政一樣的霸氣。且看盤古脊柱截斷后所化的半截不周山煉制成的翻天印,自帶無邊霸氣。
    陳九公不知道這嬴政會選哪一條成道之路,如果是以力證道,恐怕他還差上許多。而要斬三尸的話,還真有可能。若是讓他以盤古真身寄托惡尸斬出,再得證混元,那諸圣之中,絕以此人為尊。
    天道最重平衡,十二祖巫無有元神,就是怕他們之中有得證混元之輩。否則那后土娘娘舍棄肉身化六道輪回,必然成圣,而且地府也將歸巫族所有。如此一來,巫族將一統洪荒天地。所以,上古十二祖巫都無有元神。
    但自巫妖決戰之后,巫族沒落,才有大巫轉世。如此巫族再怎么興盛,也不會逆天。
    地支正面迎上嬴政一拳,無邊的霸氣壓下,只感覺周圍空間都已經凝固。
    轟!
    揮舞著二十四只手臂去擋嬴政一拳,砰的一聲,地支的十多只手臂聳拉下來,顯然是被嬴政全部打斷。
    “上!”
    聽得陳九公一聲令下,無支祁揮棒向嬴政打去。
    看了那仍然立于百萬秦軍上空,面無表情的盤古真身,陳九公將心一動,將蒼甲真人使個顏色,看蒼甲真人點了點頭,陳九公祭起定海珠向嬴政頂門擊去。
    剛剛揮拳擊退無支祁,那地支又持劍殺來。嬴政冷笑一聲,這無支祁和地支都屬于妖族出身,肉搏是比陳九公強,可又怎比得過祖巫?那地支好歹還有青萍劍可破祖巫真身,可無支祁手中那根棒子是陳九公取黃中李樹一枝為其所煉,根本傷不得嬴政分毫。打在身上,連疼都不疼。
    見定海珠打來,嬴政催動傳國玉璽,發出道道金光將定海珠擋住。可這時,陳九公取出一物祭在空中。
    一枚長著翅膀的古怪金錢化作一道金光直奔傳國玉璽飛來,正撞在傳國玉璽之上。
    自陳九公得此落寶金錢后,從來都是落人祭出之寶,幾日竟然去落懸于嬴政頭頂的傳國玉璽。
    落寶金錢與傳國玉璽相碰,傳國玉璽紋絲沒動。
    但此時嬴政直覺的一陣頭暈目眩,元神似乎昏昏欲睡的感覺。
    身上一陣劇痛,嬴政猛然睜開二目,一道丈余長的口子在胸口上出現,已經劃破了龍袍,傷了自己祖巫之身。
    “爾敢傷吾!”嬴政怒吼一聲,將身一抖,萬丈祖巫之身顯現,地支眼前一花,只見一個巨大的拳頭向自己砸來。
    砰地一聲,地支竟被嬴政一拳打爆。如同分尸一般,巨大的軀體四散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