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17)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17)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17)     

截教仙245 爭奪混沌鐘之乾坤世界內

玄都大法師知道廣成子臨入舍利諸天前那句話的意思,無非就是現在佛門勢重,人、闡二教恐難抵擋,只能依靠誅仙劍陣方可。但此時廣成子攜誅仙劍入燃燈古佛的舍利世界,只能等他出來。但佛門會不會趁此時發難,就要玄都大法師來想辦法了。
    看了看釋迦牟尼,又看了看藥師王佛,玄都大法師淡淡一笑,“諸位佛祖,廣成道友與然等佛祖因果極深,此戰在所難免。而此二人皆于玄都有舊,玄都想看他們究竟誰勝誰敗。”
    “吾也正有此意!”藥師王佛剛想開口,卻被釋迦牟尼搶先。
    聽釋迦牟尼之言,玄都大法師心下了然,“如此,你我不妨坐視兩位強者爭鋒。”說著,玄都大法師屈身盤膝而坐。玄門二教與孔丘、鄒衍、墨翟也隨之而為。
    佛門這一方雖有無奈,但作為萬佛之主的釋迦牟尼已經開口應下了,卻是不好再改。不過大乘佛教諸佛也不著急,現在的局面,就是沒有小乘佛教相助,單靠大乘佛教之力,就可將人、闡二教吃的死死的。就算釋迦牟尼拖延,又能拖延到哪兒去。只等燃燈古佛與廣成子斗完,再開戰也不遲。
    ……
    今日的光明山格外熱鬧,一道道青光從九天之上降下,一個個身穿各類迥異袍服的修士現身在光明山山門之外。
    陳九公、烏云仙、姚少司三人在前,陳九公居中。烏云仙、姚少司分立左右,身后是眾門徒一眾排開。
    “諸位師伯、師叔、師兄、師姐、師弟、師妹,各位同門!九公有禮了!”
    那些人無疑就是截教在天庭中任職的眾星君,今日是繼上一次光明山前大戰佛妖之后,這些截教星君第二次齊至光明山。
    “有禮!”
    “有禮!”
    一聲聲還禮聲響起,陳九公將這些同門全部迎入山門之內,在山門內的廣闊之地擺設筵席,宴請同門。
    此時的光明山早已不是以前那滿山只有金霞一個童子了,有光明國為基,許多心幕仙道之人將自己孩兒送至上仙宮。經千挑萬選后又送至光明山充當童子。
    一個個童子捧著靈果、仙釀奉上,眾人在一起言說趣事,頗顯熱絡,氣氛怡然。
    盛宴再好,終有完時,此次截教同門相會午時初刻開始,待到未時將至,但卻無有曲終人散。只見陳九公飲下杯中仙釀,起身向四周下首諸位同門拱手道:“今日九公卻有要事。請諸位同門來此。”
    “九公!”陳九公話音剛落,下首右席第一位的金靈圣母開口道:“若是為吾截教。九公只管吩咐便是!”
    聽金靈圣母此言,眾人紛紛額首,或是應聲稱是。
    “如今人間有祖巫出世,帶百萬精兵欲入北洲,想要重回祖巫殿,吾等當阻他一阻!”
    ……
    人間最北端的荒漠邊緣,嬴政、白起率百萬精兵來至人間和北俱蘆洲的兩界屏障處。
    只見嬴政飛身而起,頂上滾滾黑云聚集,十二尊高大的魔神現于云中。齊齊嘶吼,仰天長嘯。
    “合!”隨著嬴政一聲叱咤,十二尊魔神各站一方,每一尊魔神身上都浮出一絲黑色的煞氣,十二道煞氣在空中互相糾纏,漸漸的一個高大的虛影出現在空中。只見那虛影好像是一個魁梧的大漢。大漢身上肌肉緊扎,黑黝發亮。正是十二都天神煞陣凝聚出來的盤古真身。
    盤古真身一現,一陣陣懾人心神的威壓擴撒開來,漸漸的整個人間中的所有生靈有能感覺到一絲壓抑,甚至覺得今天的天。都下沉了許多。
    這盤古真身面無表情,雙眼無神,但身上散發出來煞氣席卷整個人間。
    此時在兩界屏障的另一端,陳九公面如沉水,盤王老祖、蒼甲真人、無支祁皆立于其后。
    “帝君,這是……”即使有兩界屏障阻隔,在這一邊,四位強者也感覺到絲絲煞氣。
    “真人乃上古之時得道的大神通者,想必已經有所察覺了吧。”
    聽陳九公之言,蒼甲真人點了點頭,當年十二都天神煞陣凝聚的盤古真身現于洪荒,那真是驚天動地。只要是當年活下來的,就永遠不會忘記那懾人的煞氣。只不過蒼甲真人有些不敢相信罷了,根本不敢想在十二祖巫身損之后,十二都天神煞陣還能重現洪荒。
    “帝君,此陣似乎威力不足。”這時,盤王老祖開口說道。
    “不錯,終非十二祖巫本體所布之陣,威力比之還差上不少。”陳九公眼中精光閃爍,兩袖攏于一起,一手摩挲著另一只袖口中的化血神刀,心中暗暗盤算著什么。
    “帝君。”想了想,蒼甲真人還是有些艱難的開口,“此陣即使不如上古十二祖巫所布,但也恐非你我能敵啊。”
    蒼甲真人此話一出,一旁無支祁立馬不干了,“什么非你我可敵,我就不信,憑你我四人之力,再加上大天尊、娘娘,難道還破不得他那什么勞子陣?”
    在東勝神洲未渙國前,蒼甲真人、燧木道人、無支祁相處多年,蒼甲真人也知道無支祁的性子,聽他這么說也不惱怒,反倒將目光轉向陳九公。蒼甲真人相信,作為截教陣道嫡傳的陳九公會做出正確的決定。
    “好了,盤古真人要破兩界屏障了。”陳九公的一句話將眾人的注意力引到兩界屏障上,這一仗怎么打,打到什么程度,陳九公早有算計。現在佛門勢大,在南瞻部洲朱洉國前,即使小乘佛教不出手,只大乘佛教,人、闡二教也擋不住。如佛門再得南瞻部洲之地,那橫掃地仙界將為期不遠,這對自己絕對是不利。所以不能將那嬴政打得太狠,還要留著他制衡一下佛門。但也不能坐視他在地仙界發展,否則將這只虎養成大患,反噬自己更是麻煩。
    此時兩界屏障另一端,面無絲毫表情的盤古真身散發著無邊煞氣。猛然間,那無神的雙眼之中寒光一閃,大手平伸,一把虛幻的斧頭出現在盤古真身掌中。
    凌空一劃,兩界屏障頓時被撕裂開來,那道口子迅速擴大。
    “將士們!隨朕征討仙界!”嬴政手托和氏璧所煉的傳國玉璽大聲呼道,隨著嬴政一聲呼喊,其手中的傳國玉璽上一條五爪金龍沖起,在嬴政頂上盤旋。這并非是洪荒龍族,而是嬴政的人皇之氣。
    嬴政狂呼,不遠處聚集的百萬精兵口中不發一聲,只以手中長戈頓地,聲音整齊劃一,陣陣殺氣凝聚在軍隊上中。
    這一個個眼神中流露無比狂熱的士兵,就是白起多年心血,他們不拜蒼天,不敬鬼神,只尊秦皇、白將軍之命。死后也不入六道輪回,繼續作戰。
    “出征!”嬴政暴喝一聲,他的聲音,整個人間都能聽得見。
    說完,嬴政縱身穿越兩界屏障,白起率兵相隨。
    嬴政剛一過兩界屏障,只見四人立于半空之中。這四人有三個自己不認得,但那一身白色道袍的,不正是救過自己的陳九公嗎?
    “多年未見,大巫修成祖巫之身,真是可喜可賀!”
    陳九公的聲音入耳,嬴政眉頭一皺,暗道此人在此處絕非是迎接自己,想來是有事啊。想到此處,嬴政心頭一動,還在人間的盤古真身卷起無邊煞氣穿過兩界屏障,現身在北俱蘆洲之上。
    滾滾煞氣蔓延整個北俱蘆洲,這聲音比當年陳九公立四象陣清理北俱蘆洲煞氣還要大,見北俱蘆洲之上隱居的所有大神通者全部驚動。
    陳九公清理北俱蘆洲煞氣,對這些大神通者來說根本不算什么,對他們來說不差這點靈氣,他們追求的只有道。但這盤古真身的氣息一出現,誰也坐不住了。
    北俱蘆洲之南,虛空一陣顫抖,一座仙島憑空而現。雖然下方無有水,但這絕不是山,而是有人以大法力將島移來此處。在這島上有一湖,湖中有一朵青蓮,蓮上坐一道人,這道人一身青色道袍,面如寒冰,長眉過耳,頭上無冠,青色的頭發散落肩上,在其額頭之上,一個青蓮印記是那樣的明顯。這道人二目一睜,兩道寒光爆射。“盤古真身?咦?還有截教的上清仙法?”
    金沙河南岸三千里外,一團灰蒙蒙的霧氣凝聚成一灰袍道人。在風中一抓,輕嗅手掌,“是盤古真身沒錯,還有那當年對付乾坤的幾人,不知道你們有沒有打老祖我的主意啊……”
    此時正值金烏高立于空,但在北俱蘆洲臨近北冥之處,有一峽谷,一眼向里望去深不見邊際。直入萬里之處,正這片黑漆漆的空間里,竟有一輪紅日,一彎孤月并立。空間一抖,一道人憑空而現,身穿日月星辰袍,頭戴七星挽月冠,赤腳立地。“巫族!真是太好了!真人我多年之仇,終有報時。”
    ……
    陳九公與嬴政凌空,相視而立。陳九公身后只有盤王老祖、蒼甲真人、無支祁三人。而嬴政這一邊,盤古真身散發的煞氣與百萬秦國將士凝聚的殺氣連成一氣,沖天徹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