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6)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6)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6)     

截教仙244 爭奪混沌鐘之初斗

演義之中那個敢向圣人出手的孔雀,婆娑凈土之外獨斗七佛的孔雀,幽冥血海之上與釋迦牟尼聯手擊敗冥河老祖的孔雀。洪荒雖大,強者雖多,但能讓這高傲的孔雀心服的,恐怕世間無有太多。
    今日在這兩界山前,別說你大乘佛教十一位準圣,就是一百一十個,孔雀如來也不會說一個怕字。縱使不敵身死,也不會使這孔雀低頭。
    對上孔雀如來冰冷的目光,眾佛心中忐忑,藥師王佛也不例外。當然,藥師王佛不是害怕孔雀如來,而是怕斗起來會出什么意外。畢竟現在對面不遠就是人、闡二教,要是佛門大乘小乘兩教打起來讓玄門二教鉆了空子,那這人可丟大了。
    “孔雀如來暫息雷霆之怒,切莫忘了當年應下佛母之事。”
    準提佛母是少有得讓孔宣心腹的人,雖然孔雀如來拒絕拜準提佛母為師,但在他心里,準提佛母的地位僅次于通天教主。
    一聽藥師王佛這話,孔雀如來眼中兇光退去,但這孔雀嘴上從來是不饒人,“也罷,吾就看在佛母面上就此罷了。如有下次,切莫怪吾出手無情!”
    “多謝如來大量。”藥師王佛聞言一笑,開口稱贊。
    這時,那白澤、計蒙、英招三佛也看出了門道,看來這孔雀如來兇威了得啊,這么多準圣也不敢將他怎樣。
    其實不是孔雀如來多么了得,雖然五色神光霸道。但藥師王佛和大日如來的修為都不比他差,又都有至寶護身,足以抵擋五色神光。另一人與其他眾佛聯手,便可與釋迦牟尼相爭。不過要是讓這釋迦牟尼與孔雀如來聯手布下誅仙陣,那可就不得了了。況且在與玄門二教爭南瞻部洲之時,誰敢擅自在佛門內起爭端啊。
    見孔雀如來作罷,眾佛都舒了一口氣。此時俱留孫佛等人恨不得這孔雀和釋迦牟尼馬上就帶著小乘佛教上下東歸,他們就是想不清楚,準提佛母何等精明,怎么會把這樣的人留在佛門。
    “嗯?”怒火退去的孔雀如來突然一怔。望著南方,眉宇之間突現凝重之色。
    不光是孔雀如來,釋迦牟尼、藥師王佛和大日如來也有所感。
    “人、闡二教還有強者?”
    聽大日如來之問,藥師王佛將目光轉向了釋迦牟尼,“佛祖。”
    長身而起,釋迦牟尼正色道:“出去做過便是!”
    釋迦牟尼一動,眾佛相隨,一起穿過三大菩薩的太極兩儀四象陣,直往前行。
    眾佛皆是三界少有的大神通者。從這兩界山到人、闡二教所在雖有數千里之遙,但無需御空。也是須臾便至。
    諸佛動,人、闡二教準圣也有所感,玄都大法師淡淡一笑,對孔丘、鄒衍、墨翟三人道:“今日卻是要勞煩三位道友了。”
    “自家之事,何談勞煩。”
    雖然在轉世之前,孔丘、鄒衍、墨翟就已經和老子定下將儒、墨、陰陽三家氣運與人教相連。但按三人的打算,是想等在人間將實力提升到一定程度后在遷入地仙界。那時有一定的實力,尚可自立。可如今被嬴政趕出人間,來到地仙界上。門下弟子大多又損于人間,想要傳道勢必要得到人闡二教支持。而且如今三家氣運與人教相連,這南瞻部洲又是人教根基所在。此地也將是儒、墨、陰陽三家日后傳自家法義的根本。
    所以,孔丘、鄒衍、墨翟三人才不得不為人闡二教,來與佛門相爭。
    當年轉世之時,孔丘、鄒衍、墨翟就知佛門將興,但今日一見佛門陣勢。不由得心中暗驚。
    其實不光是孔丘三人,就連玄都大法師、云中子、廣成子面對佛門十三位準圣,也自知不敵。
    13vs5!
    況且對方有四位斬去兩尸的強者,而自己這邊只有玄都大法師和孔丘二人。這一仗該怎么打。
    佛門陣中,孔雀如來以目示釋迦牟尼,暗暗詢問大師兄的意思。
    向孔雀如來使了一個眼色,示意他莫要妄動。釋迦牟尼此次討伐南瞻部洲單單是想奪回誅仙四劍,但看現在的局勢已經超乎了自己的預料,如果這么打下去,恐怕整個南瞻部洲都要被佛門一戰而下。如此佛門氣運大漲,對陳九公絕對是不利的。在釋迦牟尼心中佛門只是暫居之處,截教才是自己家,又豈會做出為他人而損害自家的事來。
    “道兄,此戰局勢對你我不利啊。”
    聽廣成子之言,玄都大法師點了點頭,這根本不用廣成子說,誰看不出來啊。“道友放心,無事。”
    “哦?”廣成子聞言卻是有些驚訝,但知道現在玄都的道行遠勝自己,知道的也多,便不再多言。
    此時佛門陣中,見釋迦牟尼與孔雀如來皆不言語,藥師王佛暗暗搖頭,回身道:“那位愿出陣去會那玄門二教?”
    “吾來!”
    一道金光閃過,一老僧飄然而出,“廣成子!你我之間的因果,今日也該了解了。”
    開始廣成子還沒認出來,但定睛觀瞧,瞳孔一縮,“燃燈!”
    畢竟轉世之后容貌有所改變,若不是感覺氣息有些熟悉,恐怕廣成子還真認不出來此人就是燃燈。
    “哈哈哈……”看著那老僧眼中的殺機,廣成子頓時確定此人就是燃燈無疑,一時間不由得仰天大笑,“吾道是誰,原來就是那被截教三代弟子斬殺的上古強者啊。”知道燃燈叛教是因為自己老師做的有些不地道,廣成子也不喚其為叛徒,只是拿他被陳九公所殺之事來嘲諷。
    廣成子這一招還真是恰到好處,分寸拿捏到了極致。燃燈最恨的不是在闡教跟他爭權斗勢的廣成子,也不是對他不公的元始天尊,甚至不是自爆元神將其炸成重傷的鬼靈圣母,而是陳九公。當然,燃燈最不愿意聽到的就是陳九公在菩提陣中一刀斬下自己頭顱之事。燃燈還聽說陳九公拿著自己的人頭去天庭赴宴,與會的各路修士早已將此事傳的沸沸揚揚。雖然現在自己改頭換面,但始終是佛門的燃燈上古佛無疑。
    不過現在燃燈不能去找陳九公報仇,原因都知道,但卻能拿這廣成子出出氣。
    “廣成子,休要胡言,且來于吾做過一番!”
    燃燈叫陣,廣成子卻是不能示弱,飄身而出,指著燃燈笑道:“汝剛轉世不久,難道又欲輪回一世?”
    “你!”燃燈古佛氣結,袍袖一揮,只見黃光一閃,乾坤尺直奔廣成子面皮打去,“廣成子,今日吾誓必要落汝面皮!”
    將翻天印祭起迎上乾坤尺,二寶相碰數記,各自飛回自己主人頂上懸空而立。
    “休要大話,手下見真張!”隨手一招,道道合抱粗細的玉清神雷從天而降直奔燃燈轟下,廣成子噴出一口仙氣在翻天印上,翻天印在空中滴溜溜一轉,直沖而起,迎風便長,如同一座小山般向燃燈砸去。
    頂上現出慶云,可在慶云之上的不再是玉清一脈的白蓮,而是三朵金蓮。三朵金蓮一起托著一盞金燈,與當年的靈柩宮燈有七八分相似。卻是當日催動秘法以靈柩宮燈擋災后,燃燈將那破損的靈柩宮燈重新祭煉,雖然不再是頂級先天靈寶,但也是頂級的后天至寶。
    神效是上差了許多,可仍是難得寶物。只見燃燈一拍頂門,兩顆舍利子浮現,上下翻騰,在燈火繚繞之間只聽得舍利子中梵音大作。
    見燃燈古佛這一手,佛門那些準圣齊齊一怔,皆暗道不愧是曾在紫霄宮中聽過道祖講道的。竟然將舍利煉做內成天地的寶物,又將佛國置于其中,當真不凡。
    燃燈古佛有寶乾坤尺,與乾坤老祖乾坤圖相仿,乾坤尺中蘊含的一絲大道法則卻也是乾坤之道。如果沒有陳九公的出現,燃燈古佛是應該化定海珠為二十四諸天。而此時雖無定海珠,燃燈古佛卻將自身凝聚出來的舍利子煉做諸天世界,只不過遠比二十四諸天要差得多。
    隨著舍利中傳出的梵音越來越響,舍利表面的金光也越來越盛。
    兩顆舍利子發出的金光擴散開來連成一片,一個虛幻的世界出現在天地之間。雖不大,但在場的準圣都能看清楚那片世界中的山川河流,還有無數佛子佛兵。
    如同山岳一般的翻天印至,直落這舍利子形成的世界中,無數山川被碾做飛灰,一個個佛子、佛兵成為畫餅。
    雖然翻天印一擊有如此之威,但任廣成子如何施法,卻破不開這片世界。
    “想要汝那翻天印,就跟吾來吧!”燃燈古佛冷笑一聲,跨步直入自己舍利形成的世界當中。
    “師兄!”
    搖了搖頭,廣成子對太乙真人道:“師弟,將誅仙劍與吾。”
    “是!”知道燃燈對廣成子的怨恨,太乙真人連忙取出誅仙劍交在廣成子手中。
    接過誅仙劍,廣成子向玄都大法師言道:“道兄,萬要等吾出來!”
    “道友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