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6)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6)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6)     

截教仙243 混沌鐘出

盤王元蠱劍臨身,盤庚老祖絲毫不躲不閃,雙手背負,立于空中。二目之中盡是傲然之色,冷冷地望著盤王元蠱劍。
    知道自己兄長的盤王元蠱劍歹毒無比,受上一劍則元神盡毀,神形俱滅,連轉世重生都不能。但事已至此,能不受人侮辱,盤庚老祖已經很感激自己兄長了。
    盤王元蠱劍直刺盤庚頂門之上,刺破盤庚老祖額頭,青色的血液流下。
    但此時盤王元蠱劍不再繼續刺下,停在盤王老祖頂門之上微微顫抖。
    再看緊閉雙眼的盤王老祖身軀如盤王元蠱劍一般顫抖著,雙頰不住抽動。
    這時,一個細微的聲音入耳,盤王老祖只聽得陳九公的聲音:“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本是……”盤王老祖聞言心神一顫,口中不住地念叨著這句話。
    開始是默念,但漸漸的,盤王老祖的聲音越來越大,傳入盤庚老祖耳中。
    此時盤王元蠱劍已經停止了顫動,化作一道藍光倒飛而回,隱入盤王老祖衣袖當中。
    “兄長……”剛才聽到盤王的那句話,盤庚老祖也心有感觸。為一縷先天濁氣二分所化,自化形之后,兄弟二人相互扶持,一起穿過混沌前往紫霄宮聽道。誰知盤王、盤庚同命,竟然悟出的全是左道之法,難成大道。
    想到早年間那些同在紫霄宮中聽道之人全都瞧不起自己兄弟。但隨著二人苦心鉆研,左道之術有成后,兄弟二人縱橫洪荒,難逢敵手。
    誰又能料到,號稱兄弟之情比金堅的盤王、盤庚兩兄弟最后竟會反目成仇。今日聽得一句“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盤庚老祖一時間只覺得自己仿佛丟掉了最重要的東西一般。
    收回盤王元蠱劍,盤王老祖取出一物向盤庚拋去。
    下意識地將那物接在手中,只覺得此物入手柔軟,非絲非麻。盤庚老祖知道這就是自己數萬年來夢寐以求的三降盤王蠱神經。
    摩挲著無字的封皮,盤庚老祖用顫抖的手翻開,只見里面煙云變幻,盡是奇形怪狀的蠱蟲組成一個個符纂和上古妖文。
    回身向陳九公、玉帝、王母躬身一禮,盤王道:“大天尊、娘娘、帝君,盤王心愿已了,帝君放他出陣吧。”
    “道友……”見玉帝要說什么,盤王老祖輕嘆一聲,“帝君所言甚是。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當年盤王心胸狹窄。不肯將這三降盤王蠱神經交予兄弟。至今,盤王自身無損,又何必殘殺自家兄弟。”
    聽盤王老祖這一番話,玉帝也不再多言。見識過盤庚不死身,玉帝知道如果盤王不出力的話,以自己和師妹、陳九公之力實難制住這盤庚老祖。與其如此,還不如放其離去,也算是賣了盤王老祖一個情面。
    “好!”陳九公聞言,直接道了聲好。雙手一震,漫天黃沙散去,眾人出現在光明山上空。
    “二弟,汝好自為之!”盤王丟下一句話,飄身而起,直往天庭而去。
    看著盤王徑自離去,陳九公向玉帝、王母一禮。飄然落下,回光明山去了,玉帝、王母看了看盤庚老祖轉身回天庭而去。
    手中攥著那三降盤王蠱神經,盤庚老祖呆立在半空之中。眼中光芒閃爍,不知在想著什么。
    半響,盤庚老祖長出一口濁氣,卻要離開之際,耳邊卻傳來了陳九公的聲音。“老祖,可愿來貧道荒山小坐?”
    這話入耳,盤庚老祖冷哼一聲向遠方飛去,但未飛出多遠,回身直入光明山。
    禹余天中,端坐云床上的通天教主睜開二目,喃喃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此時的通天教主似乎回想這什么,但無論想起什么,通天教主斗不會忘記萬仙陣前死去的數千門人。當年斬斷三清因果,卻是要給這些為截教舍生忘死的門徒一個交待。
    ……
    在將各家各派驅逐出人間后,嬴政在人間的權勢得到了穩固。為了給巫族增加氣運,嬴政將上古巫族文字簡化之后作為人間通用文字,還大肆宣揚巫祀之事。
    “大兄!”
    如今的秦王宮終年被血光籠罩,凡人只要一入王宮三里之內,片刻渾身精血、魂魄就皆被抽干。只有白起一人敢入王宮拜見嬴政。
    而最近幾日,白起一踏入嬴政寢宮也感覺到渾身精血沸騰,元神似乎有向外飄動的趨勢。知道這是嬴政以血煉之法鑄造金人的結果,也不在意。
    “賢弟,一切可準備妥當?”
    “大兄放心,一切準備就緒!”
    “好!”嬴政擊掌贊嘆道:“傳令三軍將士,七日后,朕欲親率百萬大軍破開兩界屏障,征討地仙界!”
    “是!”白起鏗鏘領命。
    在嬴政之前,凡間帝王皆稱孤道寡。但自從一統人間之后,嬴政的野心逐漸的膨脹,與玉帝一樣自稱為朕,似有君臨三界之心。
    自四百多年前,佛妖聯手伐北俱蘆洲無果,又見小乘佛教占據了兩界山,佛門開始一至對人、闡二教出手。在斬去兩尸的藥師王佛帶領下,大乘佛教諸多高手過兩界山,來與小乘佛教匯合。
    如今小乘佛教教主藥師王佛與大日如來佛先后斬去惡尸,都是斬去兩尸的準圣。又有上古六佛,白澤、計蒙、英招三佛,在準圣級別的高手數量上,大乘佛教可謂是洪荒之冠。
    “南無釋迦摩尼佛!孔雀如來!”來至釋迦牟尼面前,藥師王佛與大日如來雙手合十就是一禮。
    “南無釋迦牟尼佛!南無孔雀如來!”這是眾佛向釋迦牟尼與孔雀如來見禮。
    在洪荒之中,稱謂是很注重的。釋迦牟尼乃準提佛母欽定的佛門萬佛之主,二圣之下,以其為尊。所以即使是藥師王佛、大日如來這大乘佛教教主見到釋迦牟尼,也得在釋迦牟尼前加南無二字。但對于孔雀如來,雙方地位等候,同為教主,但是見過就行。
    可其他諸佛在佛門地位雖不差,向二佛見禮時,必須在他們佛號前全加南無。
    別以為這是小事,這里面絕對是有講究的。就好像玉帝每次上朝時,對天庭眾星君皆以朕自稱,和陳九公就自稱吾。有些人見玉帝可以喚大天尊,但有些人就得喊陛下。前文有城隍、土地見陳九公要喚大帝,蒼甲真人喊其為帝君,而玉帝、王母叫其九公也無妨。
    這都是有說道的。
    釋迦牟尼也念聲佛號,豎起單掌還了半禮。而他身旁的孔雀如來猛然睜開雙眼,兩道寒光落在那白澤大智勢佛、計蒙無量功德佛、英招廣善佛三人身上。“汝等見吾為何不拜?”
    “不好!”以前也曾往婆娑凈土幾次,知道這孔雀如來平時不睜眼,但一睜眼必滋事。早在來時,藥師王佛曾以比較委婉的話囑咐那三佛,這孔雀性情古怪,喜歡挑理尋事,誰知這三人竟然置若罔聞。
    “哼!”那計蒙、英招本就是無法無天的妖圣,除上古妖族二皇和女媧娘娘外,就連金烏太子也不拜。怎么向孔雀如來行禮。冷哼一聲,計蒙無量功德佛陰笑道:“汝算什么東西,也……”
    計蒙無量功德佛話還沒說完,只見一道紅光從孔雀如來背后沖起直奔自己而來。
    說時遲,那時快。紅光在眨眼之間臨身,凌空一轉,膨脹開來,正刷在計蒙無量功德佛身上。
    五色神光可拿人收寶,如果孔雀如來不愿,也可以用其直接打人。這五色神光重如山岳,只因天生長在孔雀如來背后,才能被其運轉如意。落在計蒙無量功德佛,他只覺得五臟六腑仿佛被火燎一般,整個人倒飛而出,一口血箭從嘴里噴將出來。
    “啊!”三大妖圣在天庭時就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多年來雖然妖族沒落,但自上古留下的桀驁卻是絲毫未減。見計蒙無量功德佛受傷,白澤大智勢佛和英招廣善佛連忙上前將其扶住。
    “賊子!爾敢!”被白澤大智勢佛和英招廣善佛扶起,口嘔鮮血的計蒙無量功德佛指著孔雀如來喝道。
    當年在上古天庭之時,白澤、計蒙、英招就已經是大羅金仙級別的高手,只要機緣一至就可斬尸,成為準圣。但一場巫妖決戰將妖族氣運打散,雖然后來三妖的心性、道行都上來了,但氣運不足無法斬尸。
    這一次入佛門,三妖斬出惡尸,道行大進。可本想著日后被妖族奪取東皇鐘盡力,但今日就先遇重挫。
    “嗯?”一聽計蒙無量功德佛敢喊自己是賊子,孔雀如來騰地一下從地上站起身來,身后五彩霞光流轉,“汝找死不成?”
    “孔雀如來,莫要太過分了!”雖然在佛門是大乘佛教過去佛大日如來,但實卻是妖族太子。見孔雀如來向計蒙無量功德佛出手,不管從哪方面講,大日如來佛都得為其出頭。
    滿有不屑地撇了大日如來一眼,孔雀如來冷笑道:“莫非汝等以為人多勢眾,吾就怕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