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6)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6)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6)     

截教仙242 混沌鐘響

正如盤王所言,盤庚老祖這一身左道秘法幾乎被陳九公和盤王老祖破盡了。可能有人要問,不說九九八十一種呢嗎?卻有這些,倒是不假,但其中有許多都難登大雅之堂,不足以對陳九公造成絲毫威脅,這樣的招數使來何用?
    一路往南疾飛,但就盤庚老祖這御空而行之術就端得不凡。
    我們看演義時,趙公明用定海珠打燃燈,燃燈化白光而走。祭起金蛟剪,陸壓化作虹光而走。這是修士常用的手段,一來速度要比真身飛得快,二來目標小。否則剛一起來,啪的一下,就讓人打上了,這還跑啥了?
    今日盤庚老祖這飛行之術,此時連光芒都不顯。若是有準圣級別的強者在此仔細觀察,畢竟看到空間中閃過的陣陣漣漪。
    別說,還真有一位準圣在此,正是那一直沒有現身的天庭之主。
    道道玄光閃過,一處剛微微顫抖的空間一動,就被玄光罩住。
    盤庚老祖現出身來,望著眼前頭戴金冠、一身龍袍,貴氣逼人,霸氣顯露的英俊男子,冷聲道:“閃開!”盤庚老祖都不用問,也知道此人定是盤王找來的幫手。不過,現在無有盤王在此,沒有三降蠱神幡壓制,盤庚老祖不介意讓玉帝見識見識自己盤庚不死身的厲害。
    “朕乃三界之主,汝焉敢無禮!”話音剛落,昊天鏡出現在盤庚老祖上方,自有那玄光灑下。
    看見玉帝將昊天鏡祭起。盤庚老祖眼中精光爆射。昊天鏡發出的玄光灑落在盤庚老祖身上,竟然透過他的身體,再看盤庚老祖已經消失不見。
    想起盤王老祖對自己說的盤庚不滅體,玉帝不敢怠慢,連忙現出素色云界旗護身。
    素色云界旗發出的云光氤氳不斷顫動,可玉帝這一次卻發現不到盤庚老祖的蹤影。
    被素色云界旗所擋,又怕陳九公和盤王追來,盤庚老祖不敢怠慢,直接以盤庚不死身隱匿于周圍空間中,向遠方遁去。
    “嗯?”剛飛出沒多遠。只見一座大陣立于眼前,十二個道人凌空而立。
    盤庚老祖只見其中一身材瘦小,滿面猥瑣的道人高聲道:“盤庚,吾等在此等候多時,汝還不束手就擒?”
    感覺九天之上有星辰之力垂入那陣中,盤庚老祖連忙向南方飛去。
    一道金光劃過,四周空間一陣顫抖,盤庚老祖現出身來。看著那宮裝女仙,盤庚老祖在意的是其手中的那支金簪。
    知道此寶克制自己遁術。盤庚老祖冷哼一聲,就要出手。但卻見王母手中金簪一甩。身后空間劃開,一座大陣憑空而現,正是陳九公的甲乙萬木大陣。
    “老祖可敢入陣?”望著盤庚老祖,王母淡淡一笑道。
    “哼!”盤庚老祖可不傻,自己的左道秘術雖然獨步洪荒,但對這陣法之道,盤庚卻是不敢輕試。身形一動,消失的無影無蹤。
    微微漣漪往西方擴散,王母笑而搖頭。“去吧,去吧。”
    盤庚老祖不敢破陣的多數原因還是怕被困在陣中,待得盤王一至。自己盤庚不死身無法動用,連最后的依仗都沒有。可他不會想到,這東南二方的玉帝、王母和兩座大陣都是虛的,就是為了將盤庚老祖逼往西方。
    自上古之時,盤庚老祖就在北俱蘆洲闖蕩。對北洲情況了如指掌。眼看著在飛萬里就是西牛賀洲地界了,只要自己到了西牛賀洲,那就是游魚入海,飛鳥出籠。
    “咦?”空間一顫。盤庚老祖現出身來,遙望前方發現一凡人國都,不由得心生驚訝,“這北俱蘆洲上什么時候多出這些人族?”
    不過此時逃命要緊,盤庚老祖來不及管這些,知道只要翻過前面那座山就是西牛賀洲地界,盤庚老祖身形一動,化作一道光華從山上掠過。
    突然眼前景色變幻,盤庚老祖的臉色也隨之而動。
    九條金色巨龍呼嘯而至,盤庚老祖能夠感覺到這金龍身上發出的氣息很是熟悉。但重要的不是這個,而是自己的法力正一絲絲的減少,雖然對于盤庚老祖本身的法力來講微乎其微,但也使得盤庚老祖心中大駭。
    兩道人影閃過,陳九公和盤王老祖出現在兩條金龍身上,盤庚老祖見二人至,頓時面如死灰。
    “盤庚!看汝還往哪里走!”見盤庚落網,盤王老祖胸中豪氣頓生。多年夙愿今日終于有得報之機,雖然不能親手將其擊敗雪恨,也不能將盤庚誅殺,但在盤王看來,若能引的盤庚一絲元神入聚仙旗受人奴役,簡直比殺了他還讓盤王老祖痛快。
    作為上古強者,又是一道祖師,盤庚老祖此時身陷險境卻絲毫不慌。飄身而起,大袖飄飄,一股金沙流從其袖中噴出。
    一個個盤庚老祖現身在九曲黃河陣中,讓陳九公震驚的是,這三千多個盤庚老祖身上竟然全部有準圣級別的法力波動。
    天哪!
    三千多個準圣?他們都不用有那先天珊瑚一般和盤庚老祖相同的道行,只要有準圣的法力,就足以將天庭、截教聯盟碾成渣渣。別說陳九公了,就算是鎮元子、冥河老祖來了也是死路一條。
    “帝君!”不但是陳九公,此時就連盤王老祖也震驚了,連忙呼喊道:“帝君速走!”
    “慢!”雖然震驚萬分,但陳九公還存留著一絲理智。如果這些分身真的都有準圣法力的話,這盤庚老祖在他洞府之時也不會跑了。
    見那三千多盤庚分身往四面八方飛散,陳九公知道盤庚老祖想要干什么了。這分身是真不假,但其上的法力波動絕對是假的,不知道這盤庚老祖用了什么左道秘法,但卻無有一絲用處。
    想到此處,陳九公哈哈一笑,袍袖揮動,混元金斗飛出。
    打出道道法決在混元金斗之上,漫天金光大作,將那一個個盤庚老祖全部收入混元金斗之中,最后只剩下一個凌空而立,頂上有混元旗護身,不畏混元金斗。
    “盤庚!還不束手就擒,更待何時!”被盤庚唬了一下,盤王老祖大怒,指著盤庚喝道。
    “卑鄙之人,焉敢在吾面前口出狂言?”
    “我卑鄙?”聽盤庚之言,盤王老祖仰天長笑,“汝不念兄弟情誼對吾出手,欲搶奪吾三降盤王蠱神經,卻是何人卑鄙?”
    看著面紅耳赤的兄弟二人,陳九公不由得淡淡搖頭,這兄弟倆當年無非是因為一時之氣動起手來,最后打出了火氣,導致反目成仇。如果盤王、盤庚能夠相互以誠相待,將各自所學教給對方,兄弟二人聯手,恐怕圣人之下當真無有可匹敵者。
    這時,玉帝、王母也至,二人見陳九公點頭,紛紛出手向盤庚老祖殺去。
    身處九曲黃河陣中,盤庚老祖面對陳九公、玉帝、王母三人,絲毫不顯膽怯,將一身左道之術施展的淋漓盡致。
    黑色火焰飛舞,濃煙翻滾,乾坤朦朧,五行顛倒,混沌旗門忽隱忽現。
    那滾滾濃煙正是盤庚老祖用來破盤王金蠱的手段,但對這三位準圣來說,只要防御得當根本算不得什么。
    雖然不知道那黑色火焰是什么東西,但當陳九公取出葵水之精后,盤庚老祖就再沒使出這招。
    而那混沌旗門一現,王母就會以手中金簪破開那處空間,直接破了盤庚老祖此術。
    無法動用盤庚不死身,周身之外乾坤朦朧,五行顛倒輔以混元旗,但也防不住青萍劍、化血神刀、紫電錘和定海珠。
    知道自己已無回天之力,但盤庚老祖仍然困獸猶斗。如若是別人也就罷了,但有盤王在,盤庚老祖絕不會就這樣束手就擒。
    混元旗被陳九公破開,刀光閃爍,一道血箭從盤庚老祖胸口噴出。只感覺一股兇煞之氣瞬間在自己經脈內游走,盤庚老祖將心一橫,怒吼一聲,渾身道袍鼓起,一陣陣狂暴、不規則的法力波動出現在盤庚老祖身上。
    “不好!”
    在場的都是斬尸的準圣,誰能不知道盤庚老祖要干什么,無非就是要魚死網破。
    “盤庚爾敢!”
    只聽得一聲暴喝,盤庚老祖周身之外暴虐的法力頓時渙散,望著盤王長嘆一聲,雙目一閉悵然不語。
    見陳九公、玉帝、王母滿是驚奇的望著自己,盤王老祖微微一笑,晃了晃手中三降蠱神幡。有此寶在,絕對可以在盤庚老祖沒有自爆三魂七魄之前,將其制住,而且還是制的死死的。
    此時的盤庚老祖真是欲哭無淚,但事已至此,徒呼奈何。“罷了,罷了,吾盤庚在此,汝等有何手段盡數使來!”
    望著盤庚,盤王老祖眼中閃爍著仇恨的光芒,頂上藍光沖起,盤王元蠱劍直奔盤庚而去。
    “道……”
    玉帝剛想說些什么,卻被陳九公攔下。見陳九公微微搖頭,玉帝也不再多言。
    盤王元蠱劍速度雖快,但在準圣眼中,卻是有跡可循。看著自己的盤王元蠱劍向盤庚頂門刺去,盤王老祖心地一嘆,合上了雙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