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241 鎮元子到冥河至

被盤庚老祖的化外分身嚇了一跳,這左道祖師果然非比尋常,將這左道之法演繹的淋漓盡致,竟然能化出與本尊道行、法力絲毫不差的分身,真是霸道。
    與盤王老祖只有三絕不同,這盤庚老祖可是擅長九九八十一種左道秘法。雖然盤庚不死身無法使用,但盤庚老祖絕不缺攻防手段。
    “帝君!那是盤庚以珊瑚樹所化。”見陳九公被盤庚這手震住,盤王老祖連忙出言提醒。使得盤庚老祖暗恨,自己的手段兄長幾乎都知道,沒什么能瞞過他的。
    一聽盤王老祖此言,陳九公心頭一動,明白了他的意思。盤王老祖此言無疑是告訴陳九公,盤庚老祖這化外分身雖然厲害,但卻是他以先天珊瑚樹所化,不可能有太多。
    那先天珊瑚樹陳九公也見過,像這種先天靈物結不得果子,也無有攻防妙用,只不過分屬先天,比較少有罷了。
    陳九公不知道盤庚老祖用什么能讓這珊瑚樹發出這么大的作用,但只要他施展不出盤庚不死身,陳九公就不怕他。
    不就相當于兩個準圣嘛,昔日的盤古三清最瞧不起這種旁門左道。當然,他們瞧不起自有他們的道理,今日陳九公卻是要以玄門神通破盡盤庚左道之術。
    默念咒語,一道紫芒從遠處飛來,落入陳九公掌中。
    手托紫電錘,看著那并肩而立的兩個盤庚老祖,陳九公眼中精光一閃。手上青光閃爍,紫電錘經上清仙法催動,紫芒吞吐,一時間紫青雙色交錯縱橫。
    “紫電錘?”看到陳九公手中寶物,盤庚老祖也是一愣。當年道祖尚未分寶之時,這紫電錘和青萍劍是通天教主僅有的兩件寶物,隨通天教主
    在洪荒之中殺出赫赫威名。只不過當時的青萍劍,還沒有得通天教主立教功德祭煉,只能算是不錯的后天靈寶,通天教主主要的依仗還是這紫電錘。
    開始看到陳九公手持青萍劍。盤庚老祖只道他是通天教主的親傳弟子,沒想到通天教主連紫電錘也賜給了他,就是不知這陳九公可會五雷天罡決。
    陳九公當然不會讓盤庚老祖失望,將紫電錘往空中一拋,紫光大作,赤、青、黃、黑四行之氣流轉。
    五雷天罡乃是收集東魂之木,西魄之金,南神之火,北精之水。中宮之土這五行之氣而成。以自身真元感應天地造化,以身內五行溝通天地五行。則雷霆運于掌上。天地包于身中,如自身御雷,雷即為我,我即為雷,千變萬化,悉由自身,妙莫盡焉。
    當年陳九公在西牛賀洲對付鯤鵬妖師時,是借十二元辰中的四象之力輔以紫電錘施展此法攻擊。但上次祭煉甲乙萬木陣時,陳九公取人參果樹、黃中李樹、蟠桃樹、燧木枝的土、木、水、火四行之力輔以紫電錘。威力比當年還要強上不少。
    五行天罡神雷,以自身與天地為表里,四行元力不絕,陳九公施法之念不歇,雷罡便是無窮無盡,永無止歇。
    “汝若是上清圣人或許還可!”望著那一道道神雷從天而降,盤庚老祖嘴角露出一絲不屑。當即以左道秘法顛倒五行。
    五雷天罡決本借五行催發而出,五行一亂,雷法自亂,那道道合抱粗細的神雷頓時渙散。
    輕而易舉地破了五雷天罡決。盤庚老祖只感覺有些不對,卻見一道神雷在空中散開之后,一物飄然而下,不帶一絲煙火。
    “不好!”
    見那紫電錘似緩實急凌空而下,感受到一絲令心神震顫的毀滅氣息傳來,盤庚老祖大駭。頂上混元旗一展,混元旗消失,空間破開,一道旗門乍現。
    本尊先入,分身相隨。可不想,紫電錘也隨著盤庚老祖分身一起進入旗門之內。
    這下可好,當真如同盤古將都天神雷丟入混沌之中。雖然旗門消失不見,但只聽得一陣陣轟鳴聲入耳,卻尋不著聲音的源頭。
    霎時間,只見空間塌陷,狼狽至極的盤庚老祖現出身來。一身藏青色道袍已經殘破不堪,左手持混元旗,右手托著一明顯缺了一部分的珊瑚。
    修煉的全是左道秘法,殺伐絕對厲害,但卻難參得大道法則。所以盤庚老祖雖有混元旗這頂級先天靈寶,可也只能以其護身,或是施展左道秘法。
    陳九公乃玄門正宗出身,豈能看不出這盤庚老祖可以使左道秘法顛倒五行。如此還敢動用五雷天罡決必是有所依仗,可嘆盤庚老祖根本不知道頂級先天靈寶的門道,直接遭了災。本尊有混元旗護身自是無憂,而那分身可就完了。
    祭煉萬年的化身就被人這么毀了,盤庚老祖心中憤恨不已,只是沒想到這截教弟子太厲害了,那一擊竟然險些將自己加持過秘法的混元旗破開。
    看著盤庚老祖,陳九公淡淡一笑,“正所謂風水輪流轉,汝連翻兩次與盤王道友為難,又豈知有今日之難?”
    “哼!”聽陳九公之言,盤庚老祖冷哼一聲,似乎受了陳九公一擊后,那本就沙啞的聲音似乎變得更沙啞了。“若不是那盤王在側,吾早叫你命喪于此!”
    盤庚老祖所言非虛,如不是有盤王持三降蠱神幡在一旁等著盤庚老祖動用盤庚不死身,對付陳九公,盤庚老祖根本不需要用分身,就剛才那一擊雖然厲害,也傷不得其分毫。
    集九九八十一種左道秘法融匯而出的盤庚不死身一去,盤庚老祖戰力銳減七、八層,面對陳九公的攻擊有些束手束腳。
    見盤庚老祖仍兀自嘴硬,有多年欺負人經驗的陳九公知道現在多說無益,只有將其擒下方可收服。當即道了一聲,“成王敗寇,汝又何出此言?”說著,雙手一翻,紫電錘化作一道千丈紫電從空中擊下。
    這回盤庚老祖可不敢再用混元旗化旗門了,這招秘術乃是將混元旗的內部空間呈現在外,然后隱匿其中。剛才感受過紫電錘之威,盤庚老祖知道若是多來幾次,恐怕自己在混元旗中的元神就要被陳九公給斬殺了。
    混元旗連連抖動,護住盤庚老祖周身,這一道紫電并非有剛才那等威力,但也讓他防得極為吃力。
    催動紫電錘全力一擊雖然厲害,但也極耗法力,陳九公畢竟不是混元圣人,不可能法力無盡。再說了,寶物多得是,何必強用紫電錘呢?
    青色劍光閃過,血色刀芒突至,直接破開混元旗防御來在盤庚老祖近前。
    盤庚老祖飛身暴退,卻被一團不知何時來在身后的五彩豪光打翻在地。眼看紫電錘、青萍劍、化血神刀皆至,盤庚老祖一咬牙,將手中那殘破了一角的珊瑚拋起,只見玄光一閃,又一個盤庚老祖現出身來。
    感覺到這個盤庚老祖身上閃動著不規則的法力波動,驚得陳九公連忙現出頂上慶云三花,三花上黃中李樹、離地焰光旗,腳下亦現三品金蓮,一時間,青、黃、赤、金四色光芒交錯,將陳九公護在當中。
    “帝君,這是替身擋災之法,那人只有法力無有道行!”此時本該見勢不妙,轉身就跑的盤王老祖卻不像陳九公這樣如臨大難。只是將天蠱元窳幡祭起,散發出道道藍光護體。
    盤王老祖的聲音入耳,陳九公一怔,再看那珊瑚樹所化盤庚老祖炸開后,氣浪翻滾,氣勁勃發,將紫電錘、青萍劍、化血神刀、定海珠四寶炸得微微顫抖,盤庚老祖趁機化作一道青光向南方掠去。
    “左道秘法端得不凡!”立于空中,陳九公絲毫沒有被盤庚老祖走脫的沮喪,反而望著其離去的方向輕聲贊嘆。
    “左道再好,又豈比得上帝君玄門正宗。”盤王老祖也沒有走失仇人的暗惱,來至陳九公深厚,開口說道:“吾那兄弟一身左道秘術雖強,但也已盡于此,吾等左道之人,大道難期啊。”說著,盤王老祖不由得一陣唏噓
    其實,不光是玄門,就連佛門,甚至巫妖和阿修羅族,可以說只要不是修煉左道秘法的,就都看不起左道中人。以前只要通天教主一說西方是旁門左道,準提圣人明知不敵,也要與其做過一場。就是因為這左道是非常低微的存在。原因是修煉左道秘法太深,就永無成道之機。別看盤王、盤庚兩兄弟橫行洪荒,除彼此外,圣人之下鮮有能克制二人的。但或許哪一天,地仙界一個普普通通的修士一步步得證混元道果,盤王、盤庚也不會。這就是他們的無奈,都是天地之間第一批生靈,皆乃不凡之輩。但在三千大道中悟得的就是左道之法,天定你就得修行此法,就算他們將太清、玉清、上清三法齊聚,修煉是能修煉,但億萬年也得不了仙道。這就是氣運,這就是因果。
    見盤王老祖如此唏噓,陳九公想勸上兩句,但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人家活了這么多年,什么不明白,你說再多也是無用,而且還是往人家傷口上撒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