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9-24)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9-24)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9-24)     

截教仙239 此人名喚青蓮

玉帝雖與盤王是親家,但卻遠不如陳九公來的密切。對這盤王老祖,玉帝相信陳九公和自己的想法一樣,就是把他綁在天庭、截教的戰車上。好歹也是上古大神通者,又是左道祖師。在這祖巫將出這時,無疑是絕佳的助力。若再能將那盤庚老祖降服,不管從哪方面來講,都是有益無害。
    “帝君所言甚是,只不過……”聽陳九公之言,玉帝應了聲是,但仍眉頭不展,似乎有些為難。
    這時的盤王老祖恨不得沖上前去,拽住玉帝的脖領子,問問他只不過什么?
    “道友也知吾天庭這些年來被三界視為傀儡,天庭人手短缺,鎮不住三界修士,還望道友能留在天庭助吾一臂之力。”
    天庭被視為傀儡,是有此事,不過這是八百多年前的事了。自從封神之后,天庭可謂是氣勢恢宏,占得北俱蘆洲整整一洲之地,歸天庭所屬的天兵足有近千萬之多,這也叫人手短缺?
    可聽玉帝此言,盤王老祖怎能不明白他的意思,無非就是讓自己加入天庭唄。
    不過對于加入天庭,盤王老祖卻是不排斥。當即向玉帝道:“大天尊乃道祖欽命三界之主,盤王豈敢不從?”
    “好!好!”玉帝聞言撫掌大笑,朗聲道:“如此道友即為吾天庭供奉,吾等當助道友解決后患。”說著,玉帝將目光轉向陳九公,“帝君看此事如何?”
    “大天尊既有定計。九公單憑差遣!”
    ……
    早在上古時期,盤王、盤庚兩兄弟就在北俱蘆洲之上開辟洞府。這些年來,仗著自己一身左道秘法,盤庚老祖在這北俱蘆洲之上過的逍遙自在。
    多年一直未換洞府,陳九公在盤王老祖的帶領下來至一處荒山上空。
    立于云端的陳九公很是納悶,這些上古強者都是什么脾氣,怎么都喜歡找這種鳥不拉屎的地方。蒼甲真人如此,這盤庚亦是這般。
    “帝君且慢!”見陳九公要降云頭,盤王老祖連忙出言阻攔。
    “嗯?”
    “此山被盤庚以左道秘法祭煉,帝君小心。”
    說完。盤王老祖袍袖揮動,一道道藍光飛去,擊打在山體之上,一陣陣轟鳴聲響起,各色光芒在山間炸開。
    見此情景,陳九公眼前一亮,知道山中另有蹊蹺,便向盤王問道:“道友,此山中可有陣法?”
    “沒有。”盤王老祖也知道陳九公是出身截教。知道陳九公想的是什么,連忙道:“吾與盤庚修的皆是左道之法。不通陣道。”
    這時,只聽一個嘶啞的聲音隨風飄至,“盤王,吾不去找汝,汝倒帶人找上門來。哦?還是圣人門下?”
    “盤庚!”熟悉的聲音入耳,盤王老祖雙目微闔,寒光閃爍。二人之間早無兄弟情義,只有仇怨。因有盤庚老祖在此,盤王萬余年未回此山。今日重回故地,盤王老祖只覺得胸中五氣焚燒,恨不得將山中之人挫骨揚灰。
    猛然間,一股黑煙撲天而起,陳九公、盤王老祖腳下祥云遇黑煙頓時散開。
    腳下一空,陳九公、盤王卻是無事,得那黑煙向二人卷來。
    早在來前。盤王已經在盤庚的一些手段向陳九公講明。知道這黑煙是盤庚老祖采天地濁氣,合以五毒所煉五毒追魂煙,若被其臨身,黑煙鉆入耳鼻之中。直入泥宮神丸之處,毀人元神,端得是歹毒無比。陳九公連忙現出慶云三花,三朵青蓮垂下條條青氣如匹練一般,將其護住。
    “帝君,看吾破其此術。”盤王老祖手上藍光一閃,一桿小幡現于掌中。只見幡面不大,但有千萬細小的毒蟲密密麻麻附于其上,看得陳九公一陣皺眉。
    將幡連連搖動,只聽得嗡嗡聲響,無數毒蟲呼嘯而出,將黑煙全部吞噬干凈。
    “好!好!”盤庚老祖沙啞的聲音再次傳來,連連叫好道:“小弟一時疏忽,竟然忘了兄長毒攻毒步天下,實是賣弄了。”
    盤王老祖冷笑道:“盤庚,你不是想得到吾那三降盤王蠱神經嗎?出來與吾做過一場,汝若勝,三降盤王蠱神經就此歸汝!”知道此山經盤庚經營多年,殺機密布,若入山恐被暗算,盤王卻是要引其出山。
    “哦?呵呵!”
    一聲輕笑傳來,無盡黑煙將整個山頭包裹,那身穿藏青色道袍的盤庚老祖從黑煙中緩緩升上高空。
    看著樣貌與盤王老祖有七八分相似的盤庚老祖,陳九公心中暗暗稱奇。看來與三清不同,這兩位還是孿生兄弟啊。
    撇了陳九公一眼,盤庚老祖輕笑道:“兄長哪里找來這么一個幫手,難道就想靠小弟我報仇嗎?”將這盤庚表情收在眼底,陳九公發現這盤庚雖滿臉笑容,但眼中殺機閃現,絕對有將盤王老祖擊殺之心。
    “哼!盤庚!”面對和自己稱兄道弟的盤庚,盤王老祖冷哼一聲,“休要多言,今日吾就叫你命損于此!”盤王老祖頂上陣陣玄光沖起,一四尺來長的短劍浮現玄光之中。
    “盤王元蠱劍!”看到那四尺來長的短劍,盤庚老祖面上浮現喜悅之色,“大兄終于肯將此寶現出了,不知那三降盤王蠱神經可否再讓小弟開開眼界?”
    “汝會見到的!”盤王老祖心頭一道,盤王元蠱劍化作一道藍光,直奔盤庚老祖而去。
    見盤王、盤庚動起手來,陳九公連忙飛身讓在一旁。在斗牛宮中,陳九公曾說出想將盤庚收服的想法。對此,盤王有些為難,只因那盤庚左道之術變幻莫測,若是想走,恐怕圣人之下少有能阻攔者。最終幾人商議一番,絕對讓最熟悉盤庚的盤王老祖牽制,陳九公從旁相助,保得盤王不敗。待到緊要之時,玉帝、王母出手將盤庚鎮壓。
    當然這主要還是盤王老祖自稱自己不會比盤庚差太多,若有陳九公相助,絕不會有失。陳九公這才沒有將無支祁、蒼甲真人和燧木道人調來。
    盤王元蠱劍至,盤庚老祖神色肅穆,單臂一劃,一道混沌色氣流沖起,化作一旗立于盤庚老祖頂上。
    眼看著藍光來至身前,盤庚老祖頂上混沌色的旗子憑空消失。在盤庚老祖身后,突現一門,盤庚老祖閃身沒入門內。而這時門上混沌之色一閃,消失的無影無蹤。仿佛天地之間,壓根就沒有盤庚的存在一般。
    當年在金沙河邊,陳九公等人隱匿與地底,根本沒看到盤庚、長兲相斗,今日卻是第一次見到盤庚老祖的左道秘法。一見之下,陳九公只覺得名不虛傳,自己竟然都未等看出此人是怎么消失的。
    再看盤王老祖見盤庚消失,絲毫不慌,伸手一招,盤王元蠱劍倒飛而回。在陳九公驚訝的目光中,直奔盤王自己胸口而來。
    知道盤王老祖無論如何也不會做這等傻事,也知道他此舉必有深意。陳九公定睛觀瞧,卻是要好好看看這兄弟兩個的左道秘法如何。
    就在這時,混沌色的旗門突然出現在盤王老祖身前,盤庚老祖從門內一步跨出。而此時,盤王元蠱劍臨至。
    盤王、盤庚兄弟二人同為先天濁氣而生,在未反目前一直在一起,對互相的手段也是極為了解。
    見盤王元蠱劍至,盤庚老祖先是一怔,而后淡淡一笑。這一次,盤庚老祖沒有選擇躲避,而是用手一指,那旗門重新化作呈混沌色的小旗出現在盤庚老祖頂上。旗面展開,朦朧乾坤,赤、青、黃、白、黑,五行之力縱橫,將盤王元蠱劍擋住。
    盤王元蠱劍受阻,劍上藍光閃爍,連連斬動,但就是破不開來那似乎雜亂無章的五行之力。
    “萬余年來,兄長還是這般手段。”嗤笑一聲,盤庚老祖將身一抖,五行之力交錯,赤、青、黃、白、黑五行之力交織成一張大網向盤王元蠱劍罩去。
    聽出盤庚老祖言語中的不屑,盤王老祖心中暗暗惱怒,要不是盤庚這“好”兄弟,自己豈會萬余年來一直養傷。也不會錯過道祖最后一次講道和分寶崖分寶,盤庚老祖那旗子就是從分寶崖上所得頂級先天靈寶混元旗,而盤王老祖什么也沒有,只有自己以秘法祭煉的幾件寶物。
    盤庚有旗,盤王有幡,將那天蠱元窳幡一抖,瞬間騰起一蓬灰蒙蒙的煙霧,其中點點各色光芒閃動,隱隱見得無數天蠱元窳蟲在里面蠕動。
    陣陣嗡嗡聲入耳,陳九公眉頭一皺,不由得想起了當年的蚊道人。這些年來,與蚊道人相斗是陳九公所經歷過最兇險的一戰,此時陳九公不禁想到如果當初不將那蚊道人抹殺,交給盤王老祖的話,絕對能發揮出超乎頂級先天靈寶的威力。
    這盤王、盤庚兩兄弟都不一般,那盤庚身后閃爍的五彩光芒與孔宣的五色神光不同,是其以左道秘法將五行顛倒,御以五行之力對敵,攻防一體,端得不凡。而盤王這一手盤王三降天蠱,更是歹毒無比,開始是將盤庚的五毒追魂煙吞噬,現在又將五行之力盡數吞噬一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