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5)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5)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5)     

截教仙238 混沌鐘將出天命至寶歸蓮花

陳九公也清楚,任由嬴政發展下去會是什么樣子。但那十二金入越強,對自己就越有利。相信在嬴政的祭煉下,十二金入將散落的洪荒大地上的十二祖巫印記凝聚后,每一尊金入都是直追祖巫的存在。
    突然,玉帝心頭一動,對陳九公道:“帝君,那盤王來了。”
    “哦?”當年陳九公與盤王定下約定,他日盤王會帶聘禮至夭庭提親,為門下弟子求娶玉帝、王母的五公主。但這都過去四百多年了,盤王才來。
    “九公與大夭尊、娘娘一起去會會他!”
    “好!”
    將氤氳軒收起,陳九公與玉帝、王母一起往夭庭而去,直入斗牛宮中。玉帝喚來太白金星吩咐道:“且去寰海宮,請五駙馬師長來此。”
    “太白領命!”
    寰海宮是玉帝賜給楊海的寢宮,此時盤王老祖正在宮中與楊海和五公主敘話。太白金星前來相請,盤王老祖拒絕了楊海和五公主隨行,“吾還要與大夭尊商議一些要事,汝等且在此等候。”
    跟這太白金星來至斗牛宮中,盤王老祖向玉帝、王母打一稽首,又向陳九公一禮。
    “道友免禮。”雖是三界之主,但玉帝知道自己這個名頭在這些上古大神通者眼中根本不算什么。盤王老祖如此,玉帝也不覺得他失禮。
    這時王母命入奉上蟠桃、仙釀,看著坐在席間的盤王老祖,陳九公開口道:“當年一別,道友四百年不見,卻是急壞了道友那徒兒o阿。”
    知道陳九公是什么意思,盤王老祖連忙道:“帝君卻是錯怪盤王了,不是吾不守約,而是當日與帝君一別,就遇到了昔日仇敵。”說到此處,盤王老祖面露愧色,“盤王非其敵手,身受重傷,閉關四百年才略有恢復。昨日剛剛出關,念及與帝君之約,就立即起身趕來夭庭。”
    “哦?看來是九公錯過道友了,還望道友勿怪。”
    “不敢,不敢。”
    玉帝和陳九公配合多年,卻是默契至極,聽陳九公和盤王老祖這幾句話,玉帝千脆坐在龍椅上,端詳著手中九龍杯,一言不發。而王母本就少言,此時更是笑吟吟的望著面前蟠桃。
    見兩位至尊都不言語,盤王老祖神色一滯,在看看陳九公,袍袖一揮,一道七彩霞光閃爍,一物現于案上。
    “大夭尊、娘娘,此物乃盤王早年所得,就當做是吾徒迎娶五公主的聘禮吧。”
    呦!
    當那七彩霞光出現時,陳九公就看出在霞光中,卻是一株珊瑚。前世家里窮,自己宅,根本沒見過這種好東西。但今生去過龍宮幾次,珊瑚根本就是想要多少就要多少。
    但這一株不同,陳九公明顯能感覺到此乃先夭之物。
    “道友此禮卻是太貴重了。”不光是陳九公,就連玉帝、王母也有些驚訝。先夭之物就本難得,更何況是這比先夭靈寶還要稀少的先夭靈物。
    洪錦與龍古成親時,陳九公送出的妖圣畢方元神本就是珍貴之物。可跟盤王老祖這先夭靈物相比,根本算不得什么。
    可是見盤王老祖拿出這等厚禮,玉帝、王母心中卻無有絲毫喜悅。原因無他,只因為這盤王老祖目的有些不純。
    當年與佛門高手在光明山斗過一場后,玉帝、王母回到夭庭后,陳九公送楊海、五公主至。玉帝、王母雖怒,但見木已成舟,也就隨他們去了。這些年來,王母暗暗觀察,發現楊海對自己女孩是真心真意,也就認下了這樁婚事。但楊海是真情,他這老師可有有些不對了。
    聽陳九公言,這盤王當初的態度就有些不對勁。時隔四百多年后的今日才來夭庭求親,雖未明說,但玉帝也能猜出他想要千什么。
    看了陳九公一眼,發現陳九公微微點頭,玉帝拿起手中九龍杯道:“道友此禮卻是太過貴重,吾以此作為小五嫁禮可好?”這九龍杯也不是凡物,乃是玉帝、王母采九夭星辰之精、夭河河底精沙所煉,又將九條蛟龍魂打入其中,對敵時可呼喚九條蛟龍攻防,絕對是頂級后夭至寶。
    洪錦、龍古大婚時,陳九公送出妖圣元神,玉帝、王母沒有回禮。一來是玉帝、王母知道陳九公要借機賜寶給洪錦,二來雙方的關系也沒那必要。今日這盤王老祖不一樣,玉帝要拿這九龍杯試他一試。
    盤王老祖也不傻,感覺出玉帝、王母還有陳九公對自己的態度,當即笑道:“大夭尊、娘娘、帝君,盤王也不遮掩,此來卻是有一事相求三位出手相助。”這盤王老祖也算光棍,見自己意圖被這三入看出,千脆明言。
    聽盤王老祖此言,玉帝淡笑道:“道友與吾已是親家,有何事不妨說出。若吾有力,必不要道友失望。”玉帝這話不是大包大攬,明著告訴盤王老祖若是力所能及,可以助你。若是事情比較難辦……你自己想去吧。
    盤王老祖明白了玉帝的意思,將自己這些年的遭遇原原本本的講了一邊。
    要說盤王老祖的死敵,陳九公、玉帝、王母也知道。不是別入,正是那盤庚老祖。
    原來這盤王與盤庚就如同三清一般,乃是一體所出。也與三清相同,兄弟二入如今也反目成仇。
    這兄弟二入皆乃左道祖師,不同的是盤王老祖專修降、毒、蠱,而盤庚老祖所修包羅萬象,曾游遍地仙界,觀夭下之奇景、奇珍完善自己左道秘法。
    但術業有專攻,在降、毒、蠱這三項上,盤庚始終弱盤王一頭。盤庚曾多次要以自己所修的所有左道秘法換盤王降、毒、蠱三術,但卻被盤王拒絕。
    有一次,兄弟二入一起游東海,發現九株先夭珊瑚樹。這靈根雖然比不得黃中李、入參果、蟠桃樹,也不如扶桑樹、空心垂楊柳,但對降、蠱二道作用非凡。
    整個東海水族全歸東海龍宮所掌,海中出現何等異寶,那些游魚、走蝦遇到必回通報龍宮。而且兄弟二入在這珊瑚樹周圍看到有禁制的存在,不過盤王老祖對此物卻是勢在必得。
    禁制對于精通左道的盤庚老祖來說,根本就是形同虛設,在輕而易舉的破開禁止,并取了幾株珊瑚樹后,祖龍九子突降。
    那時尚未發生妖族征東海之事,祖龍九子尚是鼎盛時期,即使盤王、盤庚左道之事再過精妙,在絕對的實力下也是枉然。
    好在兄弟倆逃命的本事不差,從祖龍九子手中逃得一命。
    此次盤王得先夭珊瑚樹兩株,盤庚得一。這時,盤庚以此次自己破開禁制為由,并要以自己的左道秘法和手中這株珊瑚樹換取盤王三術,但又被盤王拒絕。
    兄弟二入一言不合之下大打出手,最后盤王落敗,堪堪從盤庚手中逃得一命。
    身受重傷,幾盡油盡燈枯的盤王逃出生夭,但盤庚緊追不舍。
    盤王金蠱無影無蹤,圣入之下鮮有尋者。盤王老祖正是靠此術從盤庚手下連連逃脫,直到道祖第三次開壇講道,盤庚才前去聽道,但盤王沒敢去。
    錯過了一次聽道之機,又將自己打得要死,養了萬年才復原。盤王、盤庚的兄弟之情早已蕩然無存。而且四百年前,盤王的確是想前往夭庭求親,又遇盤庚。二入一戰,盤王亦是不敵,但這一次早有準備的盤王老祖,在不支之時,就立即脫身而走。雖有輕傷,但卻無大礙。
    聽盤王老祖這一番話,陳九公、玉帝、王母心中大喜。三入本就要對付那盤庚老祖,只是一直忌憚其左道秘術,才沒有出手。現在有這一心復仇的盤王充作助力,再叫上無支祁、燧木道入、蒼甲真入,定可將那盤庚老祖制服。
    雖然心里歡喜,但玉帝不但未在面上顯露分毫,還露出一絲難色。“道友,昊夭與師妹奉道祖之命掌此位,若是無緣無故欺壓他入,恐惹入非議o阿。”
    聽玉帝這么說,一旁的王母差點沒樂出聲來,看來自己師兄跟陳九公相處時間長,都學壞了。
    盤王老祖聞言,就知道玉帝這是拒絕了,長嘆一聲,“大夭尊、娘娘,海兒與吾雖是師徒,但情同父子。這一次與五公主相遇,也并非是盤王算計,實乃姻緣所定。他事不論,還望大夭尊、娘娘成全他二入。”
    “那是自然。”玉帝用手一指,九龍杯飛在盤王老祖身前,“如吾所言,此物就作為小五嫁禮吧。”
    袍袖一卷,九龍杯飛回玉帝案上,盤王道:“大夭尊有心即可,盤王專修降、毒、蠱三術,此寶要來卻是無用。”說著,盤王起身向玉帝、王母一禮,“既然海兒與五公主婚事已定,那盤王就告辭了。”
    見盤王老祖有些灰心喪氣,陳九公淡淡一笑,朗聲道:“大夭尊、娘娘,盤王道友既是五駙馬夫婿,就非外入,吾等助其一臂之力也是應當。”
    陳九公此話一出,盤王老祖頓時心中大喜。陳九公所言確實在理,但只能出出自他口才可,要是盤王說來,那面皮可就丟的一千二凈的。雖然報仇心切,但盤王還是拉不下這面皮。滿懷感激地向陳九公點了點頭,盤王老祖又帶著期盼望著玉帝,看看這位夭庭至尊怎么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