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17)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17)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17)     

截教仙237 陣困嬴政

“恭喜道友道行大進!”
    “多謝帝君!”聽陳九公之言,這身穿赤色道袍的道人向陳九公回了一禮,笑道:“當日貧道本尊與小乘佛教釋迦牟尼佛相斗,曾聞他言帝君日后必成玄門圣人之下第一人,今日一見,果不其然,莊周佩服!”這人正是玄都大法師一縷化身轉世入人間所化的道家家主莊周,現在也是玄都大法師善尸分身。
    “道友贊譽了。”
    “非也!”莊周正色道:“雖然貧道不知為何帝君壓制修為不肯斬尸,但卻知只要帝君愿意,即可立斬惡尸。”
    知道莊周這是再給孔丘三人提醒,陳九公也不惱怒,只是道:“機緣未至,不可強求。”說著,陳九公看了看孔丘,又看了看莊周,“道友也要和他等一道,與吾在此做過一番?”
    莊周搖了搖頭,“帝君乃天庭大帝,吾等豈敢與帝君相爭。”說著,莊周以目示孔丘三人。
    對莊周的話,陳九公無疑是嗤之以鼻。你玄都以前與吾為難之時,又有哪次顧忌吾天庭大帝之名?
    看到莊周的眼色,知道其身份的孔丘、鄒衍、墨翟三人清楚莊周這是不贊同自己三人與陳九公動手。
    沖著陳九公冷哼一聲,孔丘飄身降下,來在莊周身旁,“道友這是為何?”
    暗暗拉了拉孔丘衣袖,孔丘低頭一看,只見莊周手往上指,心中頓時明了。也就不再多言,回到儒家弟子中對孟軻、荀況低語了幾句。
    見孔丘與莊周說了一句話后,就沒在過來,鄒衍、墨翟也就一起降下。與莊周商議幾句后,儒、墨、陰陽三家與道家一起騰空而起,直往九天之上飛去。
    飛在九天之上,孔丘運玄功于目,只見遠方卻又兩道金光閃爍,即知莊周所言不假。那玉帝、王母真的來此為陳九公張目,還好沒有出手。否則又中了陳九公算計。
    諸子百家以三教九流為尊,而三教九流之中,也只有道、佛、儒、墨、陰陽三家家主乃強者轉世,其他的家主一直在人間,最好的也不過是天仙修為,哪里見過準圣級別的強者相斗?
    今日從陳九公現身,到與孔丘、鄒衍、墨翟三人對持,再到佛家、道家強者現身,直將其他各家看的目瞪口呆。雖然同稱百家。但自己和那幾家根本不是一個等級啊。再看看那凌空而立的道人,剛才竟然以一己之力獨退百家中最強的五家。真是厲害。
    這些人哪知因果,怎知算計。單從表面上看,就以為陳九公是絕世強者。
    這時,眾人耳旁傳來了陳九公的聲音,“吾乃混元無極太上圣人通天教主門下,今吾截教廣收門徒,汝等可愿入吾門下修無上玄功?”人、闡二教怕這些小家小派分本教氣運,但陳九公不怕。現在截教名存實亡,理當多收門人弟子。大浪淘沙擇其優者,收攏氣運。
    “這……”
    俗話說寧為雞首,不為牛后。這些家主都是有法義在人間傳下,好歹也算是一派祖師,門下也有些弟子。若是轉投他人門下,日后恐得受人差遣。
    看到這些家主一陣遲疑,陳九公隨手一招。兩座大山不知從何方飛來,頓時遮天蔽日,驚得各家弟子紛紛大驚,怕這山萬一壓下。自己死無葬身之地。
    兩座大山在高空中相撞,只聽得一聲巨響,漫天碎石如雨般落下。
    各家家主、弟子不知道陳九公這是要做什么,但這碎石都不大,有修為在身卻是無險。
    常聽聞大神通者有移山倒海之能,今日這些各家弟子是見識到了。碎石噼里啪啦的落下,眾人無不心中膽寒,生怕若不從,陳九公會下狠手殺人。
    其實他們想多了,陳九公也不是誰都要的。只不過是展示了一下仙家手段,“入吾門下全憑自愿,愿入吾截教門下者,可上得前來。”說著,陳九公袍袖一卷,一道青光閃過,在地上劃了一個一畝方圓的圈子。
    聽陳九公這么說,許多家主帶門下弟子離去,也有些弟子不顧門派師長,徑自來至圈中。不過其中更多的是何自家家主一起選擇入截教,修行無上功法。
    將這一切盡收眼底,對那些拋棄了本家之人,陳九公也不予理會。一會兒還有層層考驗,這種人肯定不會過關就是了。截教最重的就是忠義,這種人就算有成圣的機會,陳九公也不會收他入門。
    漸漸地該走的都走了,剩下這些無疑都是愿意拜入截教的。陳九公淡淡一笑,雙手一震,地上那閃爍這青光的圈子光芒大作,一座大陣將這五百多人籠罩當中。
    道法迷心陣,一個很簡單的陣法,就是考驗入門弟子心性的。不過在陳九公在其中做了些手腳,讓此陣主要測試這些人的忠義之心。資質不好不要緊,氣運不足不要緊,只要忠義兩全,就可入截教。
    這些人中卻是有不少良才,也有一些濫竽充數之輩,好在截教講有教無類,只要符合陳九公的要求就可收入門下。
    陣陣青光閃爍,一個個人出現在青光之外,這些人一臉茫然地望著陳九公,見其面如沉水,紛紛不敢多言。
    三刻之后,大陣消散,望著那更是茫然的一百多人,陳九公哈哈大笑,大袖飄飄,將這些人全部收入袖中,而后起身向北飛去。
    見陳九公將那些人帶走把自己丟下,剩下的三百多人紛紛大驚,特別是那些背叛了原來家主,來投陳九公者,更是心如死灰。
    “老師!”
    光明山門前,看著一身青色道袍的六耳,陳九公點了點頭,這個弟子這些年來心性卻是大有長進,已經將羅浮洞一脈四代弟子的講道工作承擔起來。平日只要陳九公不講道,六耳就會前往上仙宮,召集羅浮洞一脈四代弟子開壇講法。
    揮揮衣袖,那百十來人出現在光明山前,望著巍峨聳立,直入云霄的光明山,感受著山上傳來磅礴的靈氣,這些人紛紛大喜。
    “徒兒,這些人都交給你了。”
    “是,老師!”
    恭送陳九公離去,六耳輕咳一聲。聲音雖然不大,但傳入這些人耳中就好似雷鳴一般。“吾光明山弟子分內外兩門,入內門者每百年可得靈丹五枚,外門者兩枚……”
    ……
    陳九公直往天庭而去,此去要與玉帝商議嬴政之事。如今此巫在陳九公的幫助下氣運已成,恐怕幾年后就會起兵征討地仙界,卻是要好生謀劃一番,看看天庭、截教如何從中得利。
    行至途中,他又忽然一頓,停了下來,只見玉帝、王母駕云趕來。
    “大天尊、娘娘?”
    “帝君!吾與師妹一直在此等候。”陳九公前去收門人之時,卻是邀了玉帝、王母,否則那莊周、孔丘等人也不會就此退走。
    但讓陳九公沒想到的是,這玉帝、王母沒回天庭,在這里等著自己去天庭。看來自己和玉帝是越來越有默契了。
    陳九公伸手連招,聚來數朵九霄祥云,連成一片,方圓三十余丈。而后取出一物,輕吹一口氣,此物瞬間漲大,立于祥云之上,乃是一間竹舍,通體深紫,仙氣氤氳。
    竹門無人自開,陳九公示意道:“大天尊、娘娘請!”
    此間自然無有童子伺候,陳九公忝為主人,今日玉帝、王母又是為了自己壯聲勢才出天庭。陳九公也不吝嗇,取出黃中李和仙釀招待二人。
    連食兩枚黃中李,玉帝意猶未盡,“品慣了師妹的蟠桃,再享此靈果,卻是別有一番風味。”
    王母聞言淡笑,捻起一枚黃中李輕咬一口,“確實不錯。”
    陳九公哈哈一笑,又取出二十枚黃中李放在竹桌之上,“大天尊、娘娘請!”
    用了靈果、仙釀,玉帝道:“帝君,前日十殿閻羅一起上奏,言人間亡魂不進地府輪回,不知那大巫意欲何為?”
    聽玉帝問起此事,陳九公將那嬴政、白起以血煉之法鑄十二尊金人凝聚祖巫印記,結十二都天神煞大陣之事向玉帝、王母講出。饒是兩位至尊,也不由得一驚。
    “帝君!此事也是非同小可,若一個不慎,恐生變故。”不知道陳九公另有想法,只以為陳九公想要扶持巫族來對抗佛妖聯盟的玉帝有些擔憂。
    “帝君,吾有一言,不知當講不當講?”
    “娘娘有話但說無妨。”往日陳九公與這兩位至尊議事之時,王母很少說話,但只要王母開口,必有良言。
    “帝君,那十二都天神煞陣與貴教的誅仙劍陣與妖族的周天星斗齊名,還上古三大殺陣。此陣一成,可凝聚盤古真身,到時你我恐制不住他。”
    聽王母之言,玉帝微微額首,陳九公卻默而不語。身為截教陣道傳人,陳九公知道若那嬴政成事,十二都天神煞陣就算沒有上古之威,亦是相差不遠。絕非自己能夠匹敵,或許合玉帝、王母、燧木道人、無支祁、蒼甲真人才有可能破陣。但還有那祖巫嬴政,此人出手,單打獨斗,己方恐無人是其敵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