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40章玄黃世界(11-24)      第939章封印倚帝(11-24)      第938章因果(11-24)     

截教仙227 周天星斗大陣

一出北冥,氣勢洶洶的鯤鵬妖師停住身形。自己速度雖快,那但陳九公想要出陣卻是容易。等自己過去也完了,現在這么去,去也是白去,而且去了之后恐怕還有麻煩。
    想到此處,鯤鵬妖師直往錦繡天而去,此時大巫應勢而出,將為人皇,妖族不可不早作準備。
    十二元辰幡牽引之下,周天星斗大陣頓時運轉不靈。
    一把拉住揮拳要打的嬴政,陳九公道:“此陣乃妖族鎮族大陣,非蠻力可破,貧道也只是暫時尋出破綻,你我速走!”
    見那無盡的星空上漣漪陣陣,知道陳九公所言非虛,嬴政跟在陳九公身后直往欠揍。
    背后青萍劍出落入手中,陳九公連連揮劍,似乎每出一劍,周天星斗大陣打的運轉都會出現一絲凝滯,直看的嬴政目瞪口呆。
    將青萍劍祭起,雙手連連打出法決,十二番星辰幡飛在陳九公頂上,結成陣勢與周天星斗大陣中的十二元辰幡爭奪星辰之力。
    隨手一招,青萍劍又入手,陳九公奮力一斬,空間破開。陳九公抓過嬴政手臂,縱橫一躍一起出了周天星斗大陣。
    出了周天星斗大陣,卻還身在山河社稷圖中。這山河社稷圖中自成一界,內里自有大千寰宇,山川河岳,靈寶中的無邊靈氣孕育億萬生靈,又盡在生滅之間,若不是這些生靈無有靈智,不會修行。更缺了六道輪回,此界怕是與外界沒有多大差異了。陳九公雙眼微微一瞇,望向極遠處的天邊,知曉那里有一處行宮,與錦繡天中的媧皇宮一般無二。這處行宮立于一座仙山峰頂,周遭氤氳仙氣彌漫,靈禽鳴唱,山腰盤旋許多祥云,綿綿然隨風微移,山下地脈有盈盈清泉涌出。有走獸溫順成行,從天際俯瞰下來,好一處仙境靈地。
    “還請娘娘收回寶物!”陳九公遙遙向那山上行宮方向一拜,朗聲說道。
    “哼!”一聲冷哼傳來,宮門緩緩而開,走出一極其美貌的羅衫女子,正是女媧娘娘分身。
    見女媧娘娘分身出,陳九公再次一禮,“還請娘娘收回寶物。”
    女媧娘娘分身輕哼一聲。并未搭話,回身進得行宮。大門復又關上。這時,陳九公和嬴政眼前景色一變,二人已經出現在驪山之上,那山河社稷圖化作一道流光而走。
    “多謝道長出手相助!”不管陳九公究竟適合目的,在未成人皇之前,嬴政可不敢得罪陳九公,萬一以后再有麻煩呢。
    聽嬴政之言,陳九公卻未答話,直接化作一道青光而走。
    “大兄!”
    白起的聲音入耳。嬴政回身一看。只見一身殺氣的白起從遠處飛來。
    落在嬴政身前,白起大聲問道:“大兄,速速回咸陽!”
    這一路,嬴政才知道自己被困了足有一年,而白起被地藏王菩薩鎮壓在掌中佛國中也整整一年。
    回到咸陽之后,嬴政竟然發現在秦王宮中還有一個自己。暴怒之下,嬴政大開殺戒。將整個秦王宮上千全部誅殺。
    看著出現在自己身旁的白起,嬴政冷哼一聲,“賢弟,盡快統一六國。然后誅殺人間所有修士,以這些修士之魂合以天下金精鑄十二金人!”
    “是!”
    經白起操練多年,秦軍威武,橫掃六國。之后嬴政、白起二人親自出手,人間修士莫有可敵者。但將人間修士全部屠戮一空后,嬴政、白起發現十二金人還是沒有想象中的威力。
    咸陽秦王宮中,嬴政、白起望著十二金人皺眉苦思。
    “兩位大巫可有憂心之事?”
    “啊!”看著突然出現在陳九公,白起一驚,身上血光一抖,殺神劍刺出。
    離地焰光旗現于頂上,焰光撲朔擋在身前,卻被殺神劍撕開。
    “賢弟,切莫出手!”
    聽嬴政之言,白起收回殺神劍,望著陳九公,眸子之中冷芒閃現。
    淡淡一笑,陳九公對嬴政說道:“多年未見,大巫已將成人皇,真是可喜可賀。”為什么秦國已經一統天下,但陳九公還說嬴政將成人皇,而不已經就是人皇?
    三皇五帝之時,人族大興。人教教主老子煉崆峒印鎮壓人族氣運,為人皇傳承之寶。嬴政乃巫族出身,老子雖不干涉,但卻不許人族至寶落在巫族手中,就將崆峒印收回。嬴政無有人皇傳承之物,名不正,言不順。最主要的是,嬴政沒有鎮壓人皇氣運之物。
    望著那十二尊金人,陳九公心中甚喜,恨不得立即將他們奪下,但知道此時不是時候。表面上絲毫不顯,陳九公正色道:“大巫,這金人凝聚祖巫烙印,自帶殺伐之氣,恐鎮壓不得人皇氣運。”
    “你……怎么知道?”
    嬴政與白起以修士之血合天下之金鑄十二金人,并以巫族的十二都天神煞大陣祭煉,卻是要以其引十二祖巫散落在洪荒大地上的祖巫烙印。
    見陳九公只是搖頭不語,嬴政向陳九公一拜道:“吾之道長神通廣大,還請道長賜教!”
    “玉,石之美者,有五德,潤澤以溫,仁之方也。秦國有和氏璧,乃人間玉之精華凝聚而成,大巫可以其仿崆峒印煉制人皇玉璽,足以鎮壓氣運。”
    嬴政眼前一亮,“道長之言大善!”
    聞嬴政稱善,陳九公指著那十二金人笑道:“大巫此寶可是效法蚩尤大巫的虎嘯魔刀之法所煉?”當年蚩尤率九黎部落征討八方,屠殺各部修士,以其血魂祭煉魔刀。而這嬴政、白起所煉十二金人亦是如此。
    “正是!”嬴政應道:“只是人間成仙道的修士不足,難以盡得全功。”與當年蚩尤之時不同,自道祖將人間封印之后,人間修士修煉到天仙就是盡頭了。而那些孔丘、鄒衍、墨云之類的大神通者,嬴政不會去碰。這些人雖然在人間不是自己對手,但他們道行還在,想走的話,嬴政實攔不住。如此枉費功夫不說,還憑白結下因果。
    “大巫可知儒家?”
    “道長何意?”
    陳九公眼中精光閃爍,出言道:“儒傳忠仁禮義孝,儒家弟子修浩然之氣,若以其魂血祭煉,此寶之威必可驚天動地!”說完,陳九公就化作青光離去。
    這陳九公說來就來,說走就走,卻是讓兩位大巫感到有所不滿。但此時白起在意的卻是另外一事,“大兄,這道人之言可信否?”白起也知儒家,也知儒家家主孔丘神通廣大。
    “咸陽就有儒家弟子,賢弟何不來抓一個試試?”
    “好!”白起應聲出宮,不多時帶一儒家學子歸來。
    “大……大王!”秦國向以法家之道治國,雖然不制止儒家弟子游學傳法義,但儒家弟子在秦國卻是低人一等。這一次能入王宮,卻是受寵若驚。
    可驚喜沒有片刻,一道血光飛濺,這還不知名字的儒家學子已經損命白起劍下。
    用手一指,鮮血如血柱一般噴出,散在一個金人之上。與此同時,一個掙扎的靈魂從尸體內飛出。
    “大兄!”見那儒家學子魂魄中有一絲紫氣若隱若現,白起低身喚道。
    點了點頭,嬴政伸手一點,魂魄沒入金人之內。
    當看到金人上血光流轉,嬴政、白起相視一眼,各自看出對方眼中的驚喜。
    “哈哈哈……”嬴政、白起仰天大笑。
    “賢弟!”
    “大兄!”
    “立即率兵擒殺儒家學子!”
    “可那孔丘……”
    “放心。任他神通再大,在人間也不會是你我兄弟的對手。且如能重現都天神煞陣,別說是人間,就算是在地仙界,又有何人能攔你我?”
    在人間,斬去二尸的孔丘被壓制到天仙,但大巫一身本事全在肉身之上,這個卻是無法壓制。所以,嬴政自信只要那孔丘不敢向自己出手。而他日到了地仙界,嬴政那時已成祖巫之身,再有十二都天神煞大陣,更不會在乎孔丘了。
    白起率三萬精兵從咸陽開始,四處抓捕儒家弟子。一時間,無數儒家弟子憑空遭劫,稀里糊涂的就被抓到咸陽,而后就是一幕幕人間慘劇的發生,使得咸陽城上空血光、血氣繚繞,經久不散。
    孔廟之中,孔丘滿臉鐵青之色,握著儒道尺的手上青筋鼓起,儒道尺上紫芒吞吐。
    “先師!”
    看了進來的孟軻一眼,孔丘沉聲問道:“子輿,吾儒家弟子幸免遇害者幾人?”
    “哎……”長嘆一聲,孟軻二目之中盡顯悲憤之色,“先師,那殺神白起突然出手,吾儒家無有防備,門下弟子幸免十之一二者也。”
    雖然早有準備,但親耳聽孟軻之言,孔丘心神不由得一顫,騰地一下站起身來,眼中兇光爆射,胸內殺氣頓生。但片刻之后,孔丘搖了搖頭,又緩緩坐下。
    看著眼前血光之中,隱隱傳出陣陣嘶吼的十二金人,白起大笑,“兄長,那道人果然有些門道。”
    點了點頭,嬴政未有答話,似乎在思索著什么。片刻之后,嬴政開口道:“賢弟,帶兵將人間各家各派弟子全部擒來咸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