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9-21)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9-21)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9-21)     

截教仙234 舍利諸天

雖然嬴政不大相信,但見徐福說的有鼻子有眼的,當即決定與其一起前往驪山,看看白起是否真像徐福所言,被那個什么仙子給迷住了。
    話說在人間的驪山,還真有一女修,而且正如徐福所言,就叫驪山。不過此女和真武一樣,都是妖族智者白澤所謀為讓這嬴政自投羅網。
    這驪山是一百多年前,女媧娘娘算出將有大巫轉世重生時,命人前往靈山向白澤問計,由彩鳳仙子前往人間收了這么一個徒弟。這驪山女受彩鳳仙子教誨,修道終于有成,免去六道輪回、紅塵掙扎之苦。驪山女感激老師彩鳳仙子的授教之恩,便在驪山上立觀講道,教化一方生靈。
    驪山女本為斗姥之身,即后天元始陰神,又名后天道體。因此這驪山女非常適合修煉,也就進步神速了,只用了八十年就成了仙道,但彩鳳仙子卻讓她繼續在驪山,等著為師門做一件大事。
    本想與徐福御空而去,但徐福卻言咸陽據驪山本就不遠。不妨大王命大軍隨行,彰顯秦國實力。
    一想如此卻是可以威懾各國,嬴政便命大軍相隨。待到將至驪山之時,嬴政就常聽見人說那驪山美貌非凡,天姿綽約、風華絕代。秦國上將軍白起聞其美名,驚為天人。而驪山仙子見白起將軍男兒氣概冠天地,也是芳心大動,二人已經結為夫婦。
    嬴政聽到這些話,還是覺得有些荒唐。可當到了驪山之下時。突然只覺得混混蕩蕩,嬴政猛的一咬舌尖,眼前一亮,卻是又回到了另一個世界。
    白云朵朵,清風徐來,朗日高懸。下方一片宮殿連綿幾百里,亭臺樓閣,飛檐斗拱,五步一樓,十步一閣。還有兩條大河從旁邊幾十里的地方流過。被人開鑿了渠道,引入連綿幾百里的宮殿之中。卻說好一個風水寶地,二龍纏珠之勢,這些宮室修建暗合天道,陰陽五行之術,九宮八卦之勢,盡在其中,陣中有陣,環環相扣。”
    “不好!中計了!”嬴政心頭一顫。整個人落入了宮室之中一座高聳的祭臺之上。這祭臺寬廣無比,縱橫數十丈。高聳入云端,非金非鐵非木,不知道用什么材料修建而成。
    只覺得一道道無形的束縛加在自己身上,嬴政眼中精光閃爍,單臂揮舞,周圍空間瞬間塌陷。縱身向空間裂縫中蹦去,卻見道道銀光垂下,無盡穹蒼古樸神秘,空蒙蒼茫。四面八方皆是星空。大小不一的星辰旋轉,或急或緩,不知何所來,不知何所去,看似無有一絲規律,卻又感覺彼此之間都被穿針引線,隱隱聯系在一起。
    一道道人影在星光中閃動。三百六十五個妖族大妖各持星辰幡出現在一顆顆星辰上。
    “妖族!周天星斗!”這時嬴政還怎能不知自己和白起都中了妖族的算計,自巫妖決戰后,主陣的三百六十五桿星辰幡被女媧娘娘收走,而鎮壓大陣的河圖洛書落在鯤鵬妖師手中。這周天星斗大陣就再未在洪荒中出現過。
    望著一顆向自己撞來的星辰,雖與那星辰大小相差千百倍,但嬴政一拳就將星辰轟碎。
    有元神不假,可嬴政對陣道根本一竅不通,望著宇宙星斗演變,萬物湮滅又新生,周而復始,卻是參不得陣法玄妙。若是以力破陣,這陣中尚有三百六十五位大妖,雖然入人間后修為皆被壓制至天仙,但勝在人多,再有加持周天星斗大陣,任嬴政在陣中如何縱橫馳騁,但想破開大陣卻是休想。
    不知在周天星斗大陣中縱橫了多久,雖不感覺疲憊,但嬴政知道自己想要出去,恐怕是難了。
    “不錯,不錯,上古三大殺陣的周天星斗果然厲害!”
    突然一個聲音在身旁響起,使得嬴政大驚,臉色劇變。
    連忙轉身一掌劈下,但突然見這道人面熟,定睛一看,嬴政想起秦國歷代秦君傳承的畫像上的道人不就是此人嗎?
    又想起那畫卷上涌出的一行青字,嬴政面上絲毫不顯,但心中暗暗提高警惕。
    淡淡一笑,陳九公袍袖一卷,飛來的顆顆星辰化為飛灰,“大王此時身陷重圍,只有貧道能救你脫困,還哪來的那么多顧忌?”
    聽陳九公之言,嬴政一怔,想想確實如此。現在嬴政和白起還不知道巫族刑天等大巫被陳九公逐放之事,就算他們還在北俱蘆洲,巫族不曉天機,也不會知道有大巫轉世,更不知道來救嬴政和白起。現在看來,還真就只有面前這道人能救自己脫困。
    應勢而出的人皇大巫,嬴政是巫族少有的多智之士,心里清楚陳九公不會無緣無故來救自己。
    “敢問道友名號?”
    “貧道陳九公。”
    “陳九公?”這個名字在嬴政生來的記憶中并不存在,但看此人風采卻是不凡。
    “不知道長有何所圖?”
    見這嬴政如此直來直去,陳九公也不瞞他,“大巫有元神,亦知因果,如果無有貧道相助,恐巫族再無興盛之機。”
    嬴政聞陳九公此言,眼中寒光爆射,不過并不是對陳九公,而是對那妖族。后土娘娘當然舍身化輪回,不但是天道所命,還有為巫族延續血脈的打算。要知道巫族與妖族不同,就算十二祖巫因為天生無有元神,根本無有成道之機。
    正是因為后土娘娘的犧牲,巫族在三皇治世之時,才有蚩尤轉世,直到現在又有兩位有元神的大巫轉世,并且有機會一統人間,成為第一個有元神的祖巫。
    祖巫的戰力絕不亞于任何一位斬去二尸的準圣,圣人之下近戰無敵。如果再有元神,可以祭煉寶物,那絕對是無敵的存在,或許千萬年后,有極大的可能會誕生出一個巫圣。所以,妖族才坐不住了,要將威脅扼殺在萌芽狀態中。
    嬴政和白起都知道,這一次恐怕是巫族最后的機會了。若成,則巫族還有興盛之機。若不成,巫族就完了。
    而這一次大巫轉世之事,與人、闡二教并無多大關系。雖然太上是人教圣人,但一向講無為而治,誰來做人皇跟自己并根本沒有關系,只要人族還是洪荒主角,就不會對人教,不會對老子有什么影響。
    人、闡二教不管,佛門也不敢管。巫妖二族那是死敵,人家怎么爭,怎么斗都行。反正雙方就是你死我活,也不怕因果如何。但佛門不行,若真是因為佛門從中行事,擾了巫族此次興盛之機,那這個因果可就要落在佛門頭上了。所以地藏王菩薩困白起而不殺,并且只敢困白起一年。
    巫族落沒卻是不假,但除了妖族之外,還真沒有敢滅巫族的。而且,就算是天道嚴命六圣不出之前,女媧娘娘也不敢前往北俱蘆洲祖巫殿將巫族擊殺。因為那鎮壓巫族氣運的祖巫殿中供奉著唯一的一尊盤古圣像,毀之必是與三清不死不休。
    在這種情況下,知道陳九公不會無緣無故的好心相助巫族,必然另有算計,但嬴政又能說什么?所以,不管陳九公有什么要求,嬴政都無法不答應。
    見嬴政不語,陳九公淡淡一笑,“今日貧道愿與大巫結一善果,日后再做計較可好?”
    “好!”嬴政知道不管如何,先過了眼前這一劫再說。只要過了這一劫,自己可借人皇龍氣成就祖巫之身,到時候圣人之下,自己絕不弱于任何人,到時再償還此因果也不遲。
    洪荒修士之間的承諾并不像我們這樣,可以滿嘴跑火車,特別是像陳九公、嬴政這樣掌一教、一族的強者,可謂是言出法隨,只要應下,必受天道感應。日后也可以反悔,只不過卻要損自身和己方運勢。
    親耳聽嬴政開口答應,陳九公點頭笑道:“大巫之言大善,且看貧道破此陣助你脫困。”
    說著,陳九公頂上青氣沖起,青氣中十二桿星辰幡沖起。
    十二桿星辰幡一現,周天星斗陣中的十二元辰星力頓時轉向星辰幡。霎時間,周天星斗大陣亂了。
    當年陳九公留在秦國的畫卷中有他一絲分身,所以這一次通過分身直接降臨,卻是沒有驚動任何人。而妖族的幾大巨頭,也不會想到陳九公會在這事上橫插一杠子,因為這事對截教沒有任何影響。
    可是他們不曉得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而且陳九公對巫族另有算計。這才使出瞞天過海之計,突然降臨,相助嬴政脫困。
    雖然鯤鵬妖師沒來人間,但鎮壓周天星斗大陣的河圖洛書與其心神相連。此時在大陣之中,陳九公以星辰幡強行調動十二元辰之力,那些主陣的大妖如何能與其相抗,周天星斗陣頓時出現破綻,而鯤鵬妖師也瞬間知曉。
    “不好!”北冥妖師宮中,坐在冰蓮上的鯤鵬妖師狹長的雙目睜開,玄光一閃,整個人已經消失在妖師宮中。這位妖師大人,直接現出真身,直往人間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