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5)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5)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5)     

截教仙232 天羅地網困盤庚

六耳向道,往日在光明山中除了靜頌黃庭,就是閉關悟道。今日烏云仙讓六耳為這些剛來地仙界的弟子講法,六耳卻是有些不愿。
    這不是六耳另有什么心思,而是在他看來,光明山上,有老師、師叔祖在,根本輪不到自己講道。
    烏云仙輩分在那兒擺著呢,他說話,六耳不敢有違,只能應聲答應。
    見六耳的表情收入眼底,烏云仙微微一笑,回后山去了,只留下望著不遠處云海翻騰的六耳。
    一道黃光從遠處飛來,沒入陳九公體內。于此同時,蒼甲真人現出身來。
    “有勞真人了。”
    “帝君言重了。”雖然不知道陳九公為什么攔了孔丘、鄒衍后,回到人間將羅浮洞一脈所有弟子遷移到了地仙界,但這都不是蒼甲真人在意的,蒼甲真人在乎的是什么時候能給自己弄來一件頂級先天靈寶。而且蒼甲真人現在也有了目標,就是那墨云老祖的天地硯。
    蒼甲真人剛離去不久,六耳出現在陳九公身旁,向陳九公一拜,而后看著其身后的仲由等人,“這幾位就是新入門的師弟吧?”
    “這是你們六耳師兄!”
    雖然見六耳不似人族,但仲由等人都看不出其修為,不敢怠慢,連忙一起上前拜見,口稱見過師兄。
    六耳回禮,然后望著陳九公,似乎要說些什么。
    心底輕嘆一聲,陳九公對仲由等人道:“怎么也要一天才能分出內外兩門。汝等先回上仙宮吧。”
    “弟子遵命。”
    仲由七人往上仙宮而去,陳九公淡淡道:“汝有何事?”
    “這……”就好像截教眾仙只尊通天教主一般,在六耳心中,最重要的人就是陳九公。如果沒有老師,自己何來學道之機。感覺到陳九公的目光中有失望之色,六耳心中甚是不安。
    見六耳如此,陳九公輕嘆一聲,“徒兒,你已誤入歧途,自尚且不知?”
    “啊?”六耳聞言大驚。卻是不知道老師何來此言。
    “十五年前,你洪錦師兄從天庭帶回三十枚蟠桃,你那些師兄爭相搶食,唯有你似未聞未見。徒兒,修道重修心,此言卻是不假。然,萬物猶過不及。”
    說完,陳九公化作一道青光離去,只留下六耳站在光明山前。望著那一個個爭相往山上攀爬的門人弟子,一時間似乎看呆了。
    當日陳九公突然將羅浮洞一脈上下全部帶離人間。此事不光是蒼甲真人。就連孔丘和鄒衍也有些納悶,這陳九公攔路相阻,怎么回身就把他那些門人弟子全部撤走了,連一個都沒留,將人間道統全部讓給了孔丘、鄒衍。
    陳九公走的輕松,孔丘、鄒衍可不敢。在他們眼中的陳九公狡詐至極,若是殺了回馬槍如何是好。
    但接下來的幾百年,孔丘、鄒衍發現即使陳九公走了,麻煩仍然還在。當然這主要是針對孔丘的儒家。因為儒家氣運太盛,甚至到了遭天妒的程度。而陰陽家本就不溫不火,不興也不衰。
    荀、孟分儒,二人都是儒家精英,但對儒的理解相沖。與封神榜和打神鞭、冥書和生死簿相同,儒家的應運靈寶也是一套。分別是孔丘手中的儒道尺、孟子的鐵卷丹書和荀子的春秋筆。門人弟子有思想是好事,像陳九公還盼著自己門下弟子有自己想法。可二者不同。截教講的是有教無類,而儒家不行。佛門可有大乘小乘,但儒家不行啊,這么弄下去就是分裂。
    好不容易等到荀孟二人得道。這二人來孔廟隨孔丘修行,卻又遇法家大賢韓非出世。
    雖然以前也有同為上古大神通者的墨云老轉世,立墨家一派。但墨云轉世之后,最開始師從于儒家弟子(這不是胡說,度娘百科里有),雖墨家法義與儒家法義相沖,但二者畢竟有一份香火情,而且又太清圣人在中間,雙方并無太大摩擦。
    但這韓非的法家就不同了,與儒家法義完全相沖,而且韓非輔佐秦王縱橫六國所向披靡,法家隨秦國而興。
    “道友,這韓非之事該如何計較?”陰陽學宮中,孔丘與鄒衍商議。
    眉頭緊皺,鄒衍也感覺有些棘手。這韓非并非是上古強者轉世,但又有極大的氣運在身,法家氣運又強橫無比,甚至可與儒家相爭。最重要的是,這韓非身在秦國,自當年從韓入秦之后,就再也不出咸陽,想對付他也沒有辦法。
    眼中精光閃爍,孔丘沉聲道:“道友,那韓非有一師兄名喚李斯,與韓非同在秦國為官。此時秦王重用韓非,吾等可從中挑撥一二。”
    “道友此言大善!”
    ……
    咸陽秦王宮中,中車府令趙高進來稟報,“大王,白起將軍求見!”
    “請!”
    “是!”
    這時宮中所有宮女、侍從全部退下,因為所有人都知道秦王見白起將軍時,不許有任何一人在場。
    不多時,一男子走進宮中。身高九尺,面目俊朗,臉上的輪廓猶如刀削斧鑿一般,顯示出剛毅的性格。最重要的是,此人雖無甲胄在身,但一身殺氣幾乎凝滯。
    “大兄!”若是有他人在側,一定會驚掉了下巴,這秦國上將軍竟然稱秦王為兄。
    “嗯。”秦王額首道:“賢弟,如今吾秦國將士如何?”
    “大兄放心!白起訓練的士兵,不敬天地,不拜鬼神,只從大兄與吾命令,戰死也不入輪回,繼續作戰。”聽秦王相問,白起鏗鏘道。
    “好!”秦王聞言哈哈一笑,“如此你我兄弟先掃平人間,再爭地仙界,殺回北俱蘆洲,祭拜盤古父神與十二祖巫大人!”
    看著一身豪氣沖天的秦王,白起似有些擔憂,“大兄,恐怕那妖族……”
    “妖族……”秦王從袖中取出一畫卷,遞給白起道:“賢弟看這是什么?”
    從秦王手中接過畫卷,白起打開一看,只見一年輕道者躍然紙上。身穿八卦九宮袍,頭戴七星耀月冠,腰系絲絳,腳蹬麻鞋。“這是……”
    “這是四百年前的秦國國師。”
    “國師?”白起知道,在人間也有一些修士,不過這些人在白起眼中根本不堪一擊。而這些修士中,凡是到各個諸侯國任職的就更是不堪,根本就是騙吃騙喝騙錢財。
    見白起一臉不以為然,秦王搖了搖頭道:“賢弟再看!”說著,秦王將手中圖卷一抖,青光一閃,直驚得白起一顫,一股駭人的殺氣從其體內勃發而出。
    但想起這是在秦王宮中,對面的就是自己大兄,白起平息了身上殺氣。抬眼望去,只見一行似古纂,又似上古妖文的文字出現在白起眼前。這幾個字都是由青光凝聚而成,白起一見之下不由得大驚失色。
    “兩位大巫但且安心行事,若有患難,貧道必會出手相助。”
    “大兄,這……”難以掩飾眼中驚駭之色,縱橫人間六國無敵手的殺神心頭微微顫抖。
    “此圣即使不成圣,也相差不遠矣。”口中艱難地吐出幾個字,秦王也難以掩飾心中的驚訝。自己兄弟二人能夠轉世,乃是享后土娘娘遺澤,或許在百年之內,圣人可以推算出來有兩巫轉世爭人皇之位。但要想在四百年前就能算出,這是什么修為?
    秦王絕不會想到陳九公有圣人都沒有的先知先覺,故而對陳九公驚為天人。
    “大兄,此事又該如何是好?”秦王與白起分主內外,對外征兵的事歸白起所管。而決斷大事,還需秦王。
    沉吟片刻,秦王將圖卷卷起,“既然有人相助,你我兄弟何不放手一搏?”
    “放手一搏?”白起聞言一怔,想了一想,還是有些不放心,“可是這人……”
    還沒等白起說完,只見秦王手中一用力,圖卷化為灰燼,“如果沒有他幫助,你我兄弟恐被妖族圣人算計。所以不管此人有何打算,你我想要成事,都少不了他的幫助。”說到此處,秦王頓了一頓,“若吾可一統人間,借人間龍氣,自可突破至祖巫,成不死不滅之體。如今圣人不出,就算是這道人也控制不了你我兄弟!”洪荒生靈,頂數巫族肉身最為強悍。而天道最終平衡,在給了巫族強橫肉身的同時,也限制巫族天生就沒有元神。上古之時,十二祖巫亦是如此。
    但不知為何,在三皇治世之時,竟然有大巫蚩尤轉世,與軒轅黃帝爭奪人皇之位。若是一般大巫也就罷了,憑洪荒修士,絕對可以輔佐人皇將其斬殺。但那蚩尤轉世而生,竟然生出了元神,是為不死不滅。
    最后軒轅雖得老子所賜軒轅劍,但只能破其肉身,卻無法將其徹底殺死,只能將蚩尤身軀鎮壓在五岳山下。
    一個有元神的大巫都這般厲害,那么一個擁有元神的祖巫又會是如何強悍?再有龍氣護體,恐怕混元圣人之下再無敵手。所以秦王才敢夸下海口,在這個圣人不出的年代,不會有人能控制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