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4)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4)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4)     

截教仙232 九公破左道

見孔丘困在甲乙萬木陣中,陳九公飄然而出,頂上青氣沖起,十二元辰各持星辰幡按東南西北四方布下十二元辰四象陣。如此一來,即使不能將孔丘誅殺,困住一些時日絕無問題。
    “道友不在人間坐鎮,跑來地仙界作何?”陳九公飛身將那向這邊趕來的鄒衍攔住。
    “陳九公!”自孔丘走后,鄒衍只感覺有人遮掩天機,不過鄒衍擅長的就是演算天機,先天神算之術只在混元圣人之下。可等鄒衍理清了天機,從人間趕來之后,孔丘已經被陳九公困在大陣之中。
    心中默算天機,鄒衍臉上神色變幻,轉身就走。
    “道友既然來了,就別著急走啊。”陳九公閃身擋住鄒衍去路,淡笑道:“久聞陰陽家五德之說,不若你我談法論道可好?”
    談法論道?鄒衍聞言眉頭一皺,怎能不知這陳九公做的什么打算。
    雙肩一抖,一黑一白,兩儀之氣自鄒衍身后沖起,化作一巨大的太極圖,在其身后盤旋。
    陳九公微微搖頭,“既然道友不愿與吾論道也就罷了,如果想動手,九公可為你找個好對手。”說著,陳九公袍袖一卷,一道烏光閃過,蒼甲真人現出身來。
    “有勞真人了!”
    “帝君放心!”
    鄒衍入地仙界,雖也有功德降下,但卻不足其斬尸,只是使道行有所增進。同樣是斬去一尸的準圣,雖然鄒衍道行高。但蒼甲真人擋住他還是沒問題的。而且鄒衍的陰陽二氣主防,不會對蒼甲真人的安全產生太大威脅。
    有蒼甲真人阻住鄒衍,陳九公哈哈一笑,劃開兩界屏障直入人間。
    一入人間,陳九公心頭一動,向秦國望去,隱約間只見秦國上空一條血色巨龍盤踞。
    “血色之氣凝聚,三百年后將有大巫應人間殺劫而生!”
    陳九公想了想,直入咸陽上仙宮中,將宮前懸掛的金鐘敲響。
    此時仲由等人已經全部趕到楚國。突然有鐘聲入耳,七人神色一震,急忙率眾門人離楚返秦。這些年,仲由等七人也在人間收了不少門人弟子。這些羅浮洞三代弟子,今日剛隨師長至楚,又聞要就此返回,紛紛不明就里,但不敢多言,一起駕云往秦國飛去。
    當眾人浩浩蕩蕩來至距秦尚有三百里之時。只見一道青光閃過,一道人現出身來。
    “拜見老師!”見此人模樣。仲由心頭一顫。當年陳九公離開之時,仲由尚且年幼,懂事后后一直是十二元辰教導,但卻見過上仙宮懸掛的陳九公畫像。
    顏回幾人也認出,這就是一直未見真顏的老師,連忙招呼身后弟子,一起上前參拜。
    “都免禮吧。”見門下多了這么多徒孫,陳九公很是高興,袍袖一揮。將早已煉化好的寶物賜下。二代弟子每人星辰劍、烏金磚各一,而三代弟子只取其一。
    “謝老師(師祖)賜寶!”
    “汝等速回上仙宮!”
    “是。”
    當仲由帶著眾人回到上仙宮后,陳九公用手一指,前后方圓數十里的上仙宮被青氣包住。在陳九公食指一劃之下,虛空裂開一個大口子,上仙宮消失不見。
    此時上仙宮中眾人哪里知道發生了什么,只覺得全身一震。整個人飄飄欲仙。猛然間,周圍靈氣暴動起來,眾門徒大喜,紛紛七嘴八舌議論。是不是師祖布下了什么聚靈陣。
    自袁洪定居花果山后,將他那六哥兄弟全部叫去,從前的梅山七怪,如今卻是成了花果山七王。
    而此時的光明山,只有巨靈神率天兵駐守。今日,罕見沒有偷懶的巨靈神正指揮天兵在山外操練,突然感覺有些不對,覺得周圍空間一陣扭曲,隨后就是青光閃耀,一個巨大的東西從天而降,直直往光明國的方向砸下。
    “不好!”知道光明國是大天尊和紫薇帝君的心頭肉,如果此處有難,恐怕自己難逃斬仙臺上一刀。所以,即使明知會有危險,巨靈神也率兵殺將過去。
    后山的烏云仙也有所感應,不過烏云仙道行不低,隱隱感覺到了陳九公的氣息,也就放下心來。
    只聽得一聲巨響,上仙宮落在光明國以西不遠處,有一些眼見的光明國百姓發現異象,但也不驚訝,只是自顧做自己的事。該下地的下地,該干什么干什么。笑話,連神仙都不知道見過多少,這點小事兒又算得了什么。
    “師弟,老師讓我們出去。”
    “好!”
    眾人一出上仙宮,頓時驚呆了,這片靈氣充裕的世界是那么的陌生。這些弟子雖少有成仙道者,但亦有修為在身,都曾周游人間,卻是知道眼前這地、這國絕不屬于人間任何一處。
    回身看見高大的光明山,仲由、顏回等七人倒頭便拜,這就是十二位師父常對自己提起的光明山。
    這時,陳九公現身于空中,“所有三代弟子徒步上光明山,到得羅浮洞前可為吾截教四代內門弟子,否則皆為外門弟子。”不管你的老師是誰,不管你在你老師那里是親傳弟子還是記名弟子。只要達不到陳九公的要求,你就是外門弟子,能夠享受的待遇肯定不如內門弟子。
    “是!”突然出現在這個靈氣十足的世界,眾門徒怎能不知這就是傳說中的仙界。沒有分不清內外的,都知道入內門肯定是要比在外門吃香,全都爭先恐后的向山上沖去。
    如今截教中,自己羅浮洞一脈弟子越來越多,陳九公想出這么一種激勵機制。現在有些人入門時間不長,但只要你潛心修煉,百年后還有入內門的機會。可能你入門時間長,修道時日久,這一次獨占鰲頭進了內門,但要是百年后無有什么進步,那就去外門呆著吧。
    天機難測,無論是誰也不敢保證自己門下就沒有一個應劫之人。對于一個修士,道行、法力、法寶、資質都在其次,自身心性才是最重要的。看闡教十二金仙,哪一個不是元始天尊精挑細選出來的。哪一個也不比截教那些親傳弟子差。但萬仙陣之戰時,十二金仙里,只有一個廣成子有大羅金仙修為,其他十一人甚至不如他們的師弟云中子。
    這種情況不但是闡教有,截教也有。以前闡教多說截教弟子良莠不齊,確實不怪人說。截教萬仙來朝,是熱鬧,但熱鬧慣了,就喜歡三五成群的游山玩水、談天說地,一來二去,修為就落下了。本來以為以截教的威勢,掌教圣人的神通,能穩如泰山,誰知天地大劫一至,都傻眼了。
    萬仙陣一戰,截教弟子的確是悲壯,但陳九公不希望這樣的悲壯再來一次。所以就要讓羅浮宮一脈弟子有一種緊迫感,在修道途中有一種緊迫感,要努力往前趕,趕在別人前頭才可以。
    “子路!”
    “弟子在!”陳九公喊得子路就是仲由,聽陳九公呼喚,仲由連忙上前。
    “分出內外之后,內門弟子居上仙宮,外門弟子就在這光明國傳吾截教教義。你師兄弟七人輪流坐鎮上仙宮掌管內外門大小事宜,其余六人在光明山上開辟洞府潛心修道。”
    “弟子遵命!”
    進了地仙界,就沒有再貪戀名利的了,什么也比不得長生不老,壽與天齊。按陳九公說的,自己師兄弟七人,十年一輪換的話,每人可享六十年安寧,卻是不錯。
    這光明山得陳九公數百年經營,地脈越聚越多。此時羅浮洞所在的主峰刺天而上,遠遠望去,天上的云多還在半山腰處,想要從山下至羅浮洞,絕非易事。
    這些弟子雖都學過道法,在人間時上天入地也是等閑,但在入山門后,卻都發現自己在山中無法飛行,只能一步步沿路而上。
    一路直上,只見兩邊懸崖峭壁,路如天梯,筆直而上,山罩云雨,蒙蒙下來,兩旁生了不少老松,鐵干磷磷。過了半山腰,那云就在腳下,雨也在腳下,眼前卻是豁然開朗,好一個洞天福地。
    但這些人哪里有心情觀看,全部爭相向山頂奔去。
    漸漸地有人開始不支,但大多都是初入門不久,剛剛引氣入體的弟子居多。
    烏云仙出現在羅浮洞前,看了那盤膝坐在洞前的六耳一眼,微微搖頭,這猴兒與他大師兄同為混世四猴,但論及心性,二猴可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開始烏云仙只覺得這六耳比袁洪穩重,適合學道,也就對其另眼相看,往日無事就給六耳講道,但后來烏云仙發現這六耳穩重的有些過頭了。
    “師叔祖!”感覺到身旁有人,六耳放下手中黃庭,起身向烏云仙拜道。
    “又在頌黃庭?”
    點了點頭,六耳沉聲道:“黃庭三卷不愧是道祖所傳玄門秘藏,弟子越讀越覺得博大精深。”
    神念觀遍整個光明山,烏云仙道:“如今吾截教又多了數百弟子,吾自會向九公言明,讓你去教導這些弟子修行。”
    “這……”六耳聞言,頓時心中有些不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