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3)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3)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3)     

截教仙231 盤王瞬敗九公戰盤庚

為了演化這甲乙萬木陣,陳九公前后閉關八十載,今日出關,發現除金霞童子外,光明山上只有烏云仙沒有閉關。
    交代了金霞童子幾句,陳九公飄然下山,直奔人間而去。此次門下七個弟子與儒家、陰陽家在楚國爭鋒,陳九公恐那孔丘、鄒衍出手,仲由等人吃虧。
    在魯國上空有一山,名喚儒道山,此山雖在魯國之上,但是孔丘以神通所為,凡人實難見之。山上無有宮殿,只有一座座廟宇,其中最大的為孔廟,乃孔丘所居之處。
    “老師!”公治長走進孔廟之中,向孔丘一拜道:“那上仙宮弟子冉耕、冉雍、冉求已至楚國。”
    “這么快?”孔丘先是一怔,而后想到秦、楚、晉三國,本就是皆信上仙宮傳下的那一套。當年,自己與鄒衍合謀,先是支持韓、趙、魏三家分晉,將晉國分裂。后又支持南方的吳、越興起,壓制楚國。最后三家分晉成功了,所化韓、趙、魏中,韓、魏以儒治國,趙以鄒衍的五德之說為主。但吳、越二國被縱橫家一脈挑撥,爭斗起來,最后也只是曇花一現,現在的楚國仍是南方霸主。并且在楚國廟堂之上為官的,大都出自仲由、顏回等人門下,儒家弟子一入楚地,這些楚國大臣立即知曉,將此傳于上仙宮也是正常。
    孔丘站起身來,對公治長道:“為師這就前去與鄒衍商議一番,汝等先無需入楚。只等吾令。”
    “是!”
    孔丘出了廟宇,用手一指,一朵紫云憑空而現,孔丘上了紫云直往齊國而去。
    齊國臨淄之北丱山,正是鄒衍在人間的道場。孔丘降在陰陽學宮前,宮門左右童子見是孔丘,知道這是自家老爺至交,不敢阻攔,也不稟報,任孔丘入內。
    “道友來了?”偌大的陰陽學宮之中只有鄒衍一人。在孔丘進來時,睜開雙目輕聲道了一句。
    與鄒衍也不客氣,孔丘徑自坐在其下一蒲團之上,“道友,上仙宮門下已經至楚。”說起上仙宮門下時,孔丘只覺得自己心中五氣都被怒火點燃。如今上仙宮中的七人,都應該是儒家弟子,誰知被陳九公從旁截走收入門下。
    聽孔丘之言,鄒衍眉頭緊皺。“道友,那楚國與晉國不同。還有三百年國運,恐怕你我難以成事。”
    知道鄒衍在演算天機上比自己更勝一籌,既然他這么說,想來不會有錯。但孔丘心中仍有不甘,從上仙宮中離去,就直往楚國而來。
    可還未行出多遠,只見一道青光閃過,孔丘瞳孔一縮,“陳九公!”當年與陳九公爭斗數次。陳九公留給孔丘的印象太深了。
    “多年未見,道友一向可好?”立在空中,陳九公遙向孔丘打一稽首,朗聲說道。
    望著陳九公,孔丘心中憤恨不已。自三十年前,儒家立,原本孔丘和他那些有氣運在身的弟子。他們的氣運全部轉至儒家。但由于陳九公將仲由、顏回等七人度入門下,儒家氣運并沒有達到應有的高度。你說,孔丘能不恨陳九公嗎?
    淡淡一笑,陳九公道:“儒家最重禮數。但道友這儒家家主,怎得這般?”
    知道陳九公是在諷刺自己,孔丘冷哼一聲,指著陳九公道:“陳九公!吾恨不得將汝挫骨揚灰!”
    “哦?”陳九公聞言,眉頭一挑,“真是好大的口氣,也不怕閃了舌頭!今日你我不妨做過一番,看看汝上古強者的手段!”儒家一立,孔丘身上氣運轉到儒家上,自身并不是向以前那樣萬法不沾,與人對戰,亦有身損之險。
    孔丘知道陳九公這是阻攔自己去楚國,但也知不將陳九公擊退,想走也不可能。“此乃人間,你我不妨往地仙界一戰,以免使得生靈涂炭。”
    聽孔丘之言,陳九公面露不屑之色。什么生靈涂炭?在地仙界中,法力被壓制在天仙,又是在天上爭斗,能對人間百姓造成什么影響?陳九公也知道這孔丘想要做什么,應道:“好,就依汝之言,看到時再敗,汝還有何話說。”
    “哼!”孔丘冷哼一聲,手中紫光一閃,一把長三尺,通體紫色的尺子現于其掌中,正是儒家鎮壓氣運之寶,那應運而生的儒道尺。
    揮動手中儒道尺一劃,兩界屏障如薄紙一般撕裂開來,孔丘閃身入得地仙界中。
    看著孔丘離去的身影,陳九公冷笑一聲,手中現出青萍劍連連揮動,攪亂天機,而后身上青光一閃,亦出現在地仙界中。
    南瞻部洲上空,孔丘一現,頓時有五彩霞光加身。
    孔丘應運立儒家教化人族,實乃功德之事,自有功德加身。身上紫光一閃,一紫袍道人現身在孔丘身旁,向其一拜,“貧道有禮了。”
    從虛空中走出,望著斬去善尸的孔丘,陳九公知道這洪荒有多了一位斬去兩尸的強者。不過,孔丘能有功德加身,實在是他儒家氣運太強。像自己門下弟子鬼谷子的縱橫家,一來氣運不足,二來縱橫家并非是教導人族,而是教導一些英才,讓他們輔佐帝王。日后雖有百家爭鳴,但恐怕沒有幾家之主能憑此得功德。
    儒家立,孔丘立即恢復了轉世前的修為、法力。但有兩界屏障,功德無法入人間,不過孔丘也不著急,是自己的,終歸是自己的。這些年,孔丘在人間做的就是與鄒衍聯手,爭奪對人族的教化。今日遭遇陳九公,孔丘知道他有落寶金錢在手,自己的儒道尺雖厲害,但成型之后,卻是被落寶金錢克制。所以孔丘才要進入地仙界,斬去第二尸,憑道行、法力上的優勢壓制陳九公。
    但陳九公似乎對此絲毫不以為意,輕輕搖頭道:“曾在紫霄宮中聽道的上古強者,竟然只剩下此等依仗,真是悲哀。”
    “你……”被陳九公說的面皮發紅,孔丘不由得惱羞成怒,用手一指,一片紫云現于頂上,紫云上有道道紫氣垂下。
    以紫氣護身,孔丘身形一動,來在陳九公身前,手中儒道尺一卷,一道紫光向陳九公面門擊來。
    見這孔丘要與自己近戰,陳九公卻不叫他如意,回手往身后一拍,青萍劍飛起,化作道道青萍劍器席卷而去,陳九公也趁勢飛身爆退,并取出定海珠向孔丘擊去。
    頂上紫云垂下紫氣將孔丘護住,一道紫云翻騰,一道紫氣幽幽飛出,凌空一轉,化作百丈余長向陳九公而去。
    開天辟地之初,有三朵祥云開啟靈智,化為三人,為墨云、紫云、紅云。三人都為洪荒首批生靈,亦同在紫霄宮中聞道。紅云老祖早已身損,墨云老祖當年曾在地仙界阻路陳九公,而這孔丘就是那紫云老祖轉世。
    紫氣襲來,陳九公一推頂上道冠,現出一畝方圓的慶云,慶云上托著一株高有十幾丈的果樹。叉枝虬結,古樸蒼勁,黃光氤氳,仿似輕煙淡霧繚繞在樹枝之間。
    “這是……”看到黃中李樹,孔丘不由得暗罵。想自己也是開天之初首批生靈,都沒有陳九公身價豐厚,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被黃光所阻,紫氣傷不得陳九公分毫,在黃光外盤繞。
    突然一物從黃中李樹中向孔丘飛來,饒是孔丘一時之間也沒看出這是件什么東西。
    青光一閃,一張陣圖閃現,孔丘心頭一顫,持儒道尺飛身而起向陣圖擊去。
    甲木、乙木之氣爭相涌出,一道道紫影晃過,一株株散發著氤氳紫氣的紫竹將孔丘圍困當中。
    儒道尺上紫光大作,在孔丘手中連連揮動,將一株株紫竹斬斷,但甲木、乙木之氣一卷,無數紫竹有拔地而起。
    孔丘也知截教陣法的厲害,不敢怠慢,儒道尺一卷,億萬紫光爆射,將四周紫竹全部攪得粉碎。
    還沒走出幾步,只見一片綠光照的天地皆碧,一株古樹立于不遠處。感覺著樹身上濃厚的戊土之氣,孔丘愣住了,“人參果樹?”
    孔丘馬上反應過來,這不是那人參果樹本體,人參果樹乃鎮元子性命交休之物,絕不會落在陳九公手中。
    頂上紫云化作一道人,手持紫劍直向人參果樹沖去,這正是孔丘以本體斬出的惡尸分身紫云道人。紫云道人連揮紫劍,人參果樹化作黃光散開。
    可那黃光散開,卻不散去,隱隱與天地間游離的戊土之氣相合,孔丘只覺得四周空間一緊,一股厚重的氣息向自己心靈深處壓來。
    當年妖族圍攻五莊觀三年零六個月,天下大神通者許多都前去看熱鬧,此時孔丘只覺得這陣法與當年守護五莊觀的戊土大陣極為相似。
    陳九公這陣法當然不是和鎮元子學的,雖然鎮元子道行高深,但論及陣法根本不能與陳九公,只不過是靠著地書調集地仙界地力,再以人參果樹鎮壓罷了,根本沒有什么陣道法門蘊含在其中。而陳九公此陣,論及精妙絕對要在五莊觀的戊土大陣之上,只不過調集不了那么多得戊土之氣,但此陣只不過是甲乙萬木陣中的一個小陣,只是為了阻敵片刻,為大陣運轉拖延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