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2)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2)      第959章因果(10-22)     

截教仙220 欲立教

“東皇鐘?”媧皇宮中,四大妖圣聽金烏太子之言,不由得驚呆了。
    洪荒之中,多是仙以寶為名,像那乾坤老祖以其乾坤圖為名。而一代妖皇赫赫威名,連先天至寶混沌鐘之名也被其掩蓋,在妖族掌天的年代,除上古強者和圣人門徒外,其他人只知有東皇鐘,而不知混沌鐘。
    白澤號稱妖族第一智者,名非虛傳,很快就從驚訝中轉過神來,“太子此言當真?”剛才金烏太子言要立妖教,由女媧娘娘任妖教教主,這白澤絕不會同意。女媧娘娘是混元圣人不假,但在六圣中戰力最弱。想那通天教主何等神通,截教萬仙來朝何等威風,截教陣法何等精妙,不也落得教破人亡嗎?雖然尊重女媧娘娘,但卻不代表白澤就看好她。可是如果有了混沌鐘就一樣了,這混沌鐘防御更勝天地玄黃玲瓏寶塔,而女媧娘娘又善造化之道,若能將混沌鐘煉做第二元神,恐怕神通直追太清圣人,有鯤鵬妖師、金烏太子從旁輔佐,又有周天星斗大陣,再與佛門聯盟,妖族自可穩如泰山。
    “娘娘面前,吾豈敢胡言。”知道白澤驚訝也是正常的,說實話,在光明山前叔父東皇太一向自己傳音時,金烏太子也大為震驚。
    聽金烏太子這么說,想想在圣人面前,金烏太子說謊必可被圣人知曉。白澤點了點頭,只聽女媧娘娘道:“此事重大,如今吾已將天機攪亂,將此因果掩蓋,只有現在吾宮中八人知曉,切記萬萬不可外傳!”
    “吾等不敢!”鯤鵬妖師、金烏太子、彩鳳仙子,四大妖圣齊呼不敢。
    “白澤,汝看此事又該如何計較?”這時,女媧娘娘再次開口向白澤問道。
    “這……”白澤知道女媧娘娘遮掩天機也不過是為了讓妖族提前做準備,但就以妖族現在的實力,日后東皇鐘出世。妖族也無力爭奪。而女媧娘娘和金烏太子、鯤鵬妖師的算計無非就是借雞生蛋,借佛門氣運讓自己兄弟四個斬尸,增加妖族高手數量,日后好有實力爭奪東皇鐘。
    此時,媧皇宮中所有的目光都集聚在白澤身上。見白澤不言。女媧娘娘也不催促。女媧娘娘相信這位妖族智者會做出正確的決定。
    半響,白澤停下手中搖動的羽扇,回身望著陸吾、計蒙、英招,“三位兄弟。意下如何?”
    三妖你看我,我看你,一起搖了搖頭。
    四大妖圣自二位妖皇立天庭時就在一起,感情自是極深,也頗為了解。一見三妖搖頭。白澤輕嘆一聲,“為吾妖族,你我何惜此名!計蒙、英招兩位兄弟與吾入佛門,陸吾留在族中輔佐太子。”
    “好!”陸吾聞言大喜,絲毫沒有不能斬尸的沮喪,反倒大是開心。而計蒙、英招輕嘆一聲,但有白澤之言,也只能點頭應下。
    此時大日如來就在佛門,白澤三妖也不怠慢。即刻出媧皇宮前往靈山,與其同行的還有十位妖神與三千大妖。當年十萬大山中的妖族,全都是修煉萬年的上古妖族。只因氣運不足,北俱蘆洲靈氣稀薄,很少有頂尖高手出現。不過個個都有大妖以上的修為。在前日光明山一戰,妖族損失慘重,不過大妖數量卻是不少,在媧皇天中還有八萬之多。
    白澤帶著群妖一走。媧皇宮對視陷入了一片寂靜,白澤不在。陸吾可不會給鯤鵬妖師和金烏太子好臉色看。在這個實誠的陸吾眼里,這二人都是披著妖皮的叛徒。
    看到女媧娘娘向自己使了個眼色,金烏太子向陸吾一禮,“日后還要有勞妖圣多多指教。”
    畢竟是憨直之人,陸吾聞言,搖手連稱不敢。
    見金烏太子屈尊降貴暫時穩住了陸吾,女媧娘娘即命金烏太子和陸吾將媧皇天中僅剩的二十多位妖神和那八萬多大妖帶到北俱蘆洲居住。媧皇天雖大,畢竟是圣人道場,卻是不可留這些妖族在此。
    “太子,這些族人是吾妖族最后的元氣,還望太子謹慎行事。”
    “謹遵娘娘之命!”
    卻說那三大妖圣帶著群妖直往靈山,有那大乘佛教過去佛大日如來帶三大妖圣去見二圣。萬佛之母準提圣人封白澤為大乘佛教白澤大智勢佛,計蒙為計蒙功德無量佛,英招為英招廣善佛,那些妖神、大妖化為佛陀、羅漢、菩薩。一時間,大乘佛教多了這些高手,氣勢暴漲,絲毫不亞于小乘佛教。
    眾人退出八寶功德池,見準提佛母望著八寶功德池中金蓮一言不發,與其相伴多年的阿彌陀佛,知道師弟心中有事,也不出言打擾。
    片刻后,阿彌陀佛只聽準提佛母道:“這妖族化佛之心不純,師兄與吾還需另作計較。”
    “哦?”阿彌陀佛聞言一怔,早在巫妖大戰之后,自己和師弟就有將沒落的妖族度入西方的打算,但一來顧忌女媧娘娘,二來怕三清發難。直到多年前,陳九公將十萬大山中的十萬妖族驅趕出北俱蘆洲,準提佛母派大日如來前往媧皇宮,向女媧娘娘言可讓妖族來西牛賀洲。
    當時女媧娘娘的態度有些模糊,并沒有明確表態,但準提佛母知道,女媧娘娘現在不同意,以后也會同意的。
    這一次佛妖聯手攻打光明山后,準提佛母早知此戰必敗,但以兩個大羅金仙換來整個妖族,值!
    不過妖族會并入佛門嗎?
    雖然這三大妖圣帶三千零一十妖族入大乘佛教,白澤言語之間無有異樣。但準提佛母何等精明,早從計蒙、英招身上看出了一絲端倪,這二妖對化佛之事似乎有些無奈,似乎有些不甘,如此其中必有隱情。
    阿彌陀佛知道自己對算計不在行,也不多言,只見準提佛母面上微微帶笑,絲毫不以為意。
    ……
    從五莊觀出來,陳九公在鎮元子口中了解到,想要從正面抵擋幽冥白骨幡,就必須以頂級先天靈寶煉做第二元神,護住本尊元神,白骨幡動,第二元神無損,自可破此幡。但陳九公不想將定海珠煉做第二元神,也不想現在就破無極老祖的幽冥白骨幡。
    不用定海珠煉就第二元神是因為此寶對陳九公而言另有他用,不想這么早破白骨幡是因為現在要把無極老祖拖在這兒,以免把他打去南瞻部洲,對付釋迦牟尼。
    到此為止,已經從東勝神洲掠奪了千萬百姓,與光明國的人口數量持平.若是再多,恐怕就要生事了。又占不了地盤,陳九公也就不著急,只是派燧木道人、蒼甲真人坐鎮與五雷天罡陣中,自己帶著無支祁回光明山去了。
    一回光明山,與烏云仙交談了幾句,吩咐了金大升一些事。陳九公立即閉關,開始煉化黃中李樹。
    與無支祁的煉化之法不同,陳九公前往五莊觀時,向鎮元子詢問祭煉靈根之法,卻是要發揮出這先天靈根的全部妙處。
    先以上清仙氣祭煉,再以元神溫養,增加黃中李樹生機。以自身靈氣補靈根之不足,以靈根之造化增自身底蘊。
    沒有用從無支祁哪里搜刮來的葵水之精,而是取出了一滴三光神水。陳九公運轉玄功,以上清仙氣將這三光神水一分為十,一點點將其打入黃中李樹身之中,卻是要先固其本源。
    水利萬物,這先天壬水之精華更是如此。三光神水沒入黃中李樹中,樹身上黃光大作,黃霧蒸騰。這時陳九公才開始以上清仙氣祭煉這黃中李樹,頂上三花涌出的青氣被黃中李樹吸入,發出黃霧反被青蓮所吞……漸漸的,陳九公只感覺自己與這黃中李樹融為一體。
    黃光隱沒,黃中李樹似乎在慶云上扎根,陳九公心頭一動,黃中李樹消失不見。此時已祭煉完,剩下要做的就是用元神慢慢溫養這先天靈根了。
    將這黃中李樹煉化,陳九公并不急著出關,而是要創出一陣,與這黃中李樹相合。
    洪荒有先天五行靈根,金乃西方圣人準提佛母的七寶妙樹杖,水是化為天庭蟠桃林的蟠桃靈根,火即是大日如來的扶桑樹,土為五莊觀鎮元子的人參果樹。而木靈根,就是陳九公的黃中李樹。
    想起五莊觀的戊土大陣,作為截教弟子,豈會在陣法上弱于他人。陳九公卻是要創出一陣,以這靈根鎮壓。
    五百多年前,陳九公在那南海普陀林上取了一整片紫竹,上一次取其一部分煉制了一氤氳軒,這次將剩下的全部用上。這紫竹雖遠遠比不得黃中李樹這等靈物,但其中亦有乙木精華。又因其上紫色氤氳蒸騰,卻是布置幻陣之靈物。
    日前破闡教的混元一氣陣,此陣就因只為殺陣,才那么容易被破去。木可直可彎,可剛可柔,陳九公此次卻是要煉成一陣,將殺陣、幻陣融合。
    以前雖有通天教主所傳陣道,但陳九公鉆研的都是截教原本的那些陣法,就連十二元辰四象陣也脫胎于截教四象陣。而這一次,陳九公要以自己多年所悟,創出一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