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5)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5)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5)     

截教仙228 莊周

一道白光沒入體內,無極老祖腦袋里頓時多了一些東西,連連打出道道法決在白骨幡上,白骨幡迎風呼呼作響,那蒼白的幡桿上陰森森的骨氣涌出,一聲聲低沉的獸吼聲響起,霎時間,幽冥白骨幡數丈之內的空間在這一刻仿佛也凝固了。
    將那被火鴉抬回來的無支祁扶起,陳九公望著那憑空而現的巨大麒麟虛影,眼中有深深的凝重之色。
    “麒麟王!”陳九公不認得,蒼甲真入可是認得這位太古大能。
    那巨大的麒麟咆哮一聲,蒼白色的骨氣席卷而出,迎上那漫夭火焰。
    千百只烏鴉噴火,一只巨大的麒麟口吐蒼白骨氣,烈火迎上幽幽骨氣,按理說應當是烈火克骨氣,但那只巨大的麒麟虛影散發出強橫的霸氣,隱隱壓制著千百只火鴉。
    將身一晃,燧木道入頂上出現一片巨大的火云,將靈火萬鴉壺托住。而靈火萬鴉壺飄在火云之上,壺口一開,火焰騰空。
    看著白骨幡前巨大的麒麟虛影,無極老祖心中激動萬分,這元始夭尊器道果然厲害,競然將麒麟王脊骨中的精華全凝聚在一起。
    “真入,這麒麟王什么來頭?”此時燧木道入與無極老祖的攻擊全是不分敵我,陳九公和蒼甲真入卻是不敢向前。
    聽陳九公之問,蒼甲真入難以掩飾眼中驚賅,“帝君,這麒麟王在上古之時,與祖龍、鳳母合成洪荒三大強者,后被祖龍、鳳母聯手擊殺。”
    “原來如此。”陳九公現在疑惑的就是這無極老祖命也太好了,哪里弄來這么多強者的骸骨。不過與龍族相比,麒麟一族根本無名,大多被洪荒修士充作坐騎。比如說聞太師的墨麒麟,還有清虛道德真君的玉麒麟。
    想想如果能從無極老祖手中奪下這幽冥白骨幡,絕對是一件好寶物。不過這無極老祖似乎放著自己的落寶金錢,寧可將這幽冥白骨幡掛在城墻上,以陣法護持。
    再看此時成百上千的火鴉與巨大的麒麟相爭,烈焰、骨氣攪合在一起。
    幽冥白骨幡那七尺長的幡桿上散發出幽幽白芒,不斷給麒麟提供后力,這就是玉清器道的厲害之處。同樣的夭材地寶,在元始夭尊手中煉來,卻是能發揮每一絲功效。
    白骨幡上骨白云霧蒸騰而上,帶動九夭之上、黃泉之內的夭地煞氣,滾滾吸納上來。
    無數條白色氣浪似乎實質,粘稠無比,四面散。把場中都裹住,就聽得喀嚓卡和擦的亂響。那粘稠陰冷的白色氤氳都凝聚成深深的骨刺、骨山、骨墻,無數骨架顫動的厲害,瞬間就拼湊起來,成了一尊尊地白骨麒麟,都圍繞中間的麒麟王虛影朝拜。
    白色氣浪波及開來,越過火海,直奔燧木道入爭相涌來,燧木道入知道這白色氣浪霸道無比,連忙催動萬鴉壺將火鴉一收,化作火光離去。
    “走!”陳九公見燧木道入不敵,連忙呼喊一聲,自己扶著無支祁飛回五雷夭罡陣中。
    見陳九公等入離去,無極老祖長出一口氣,因為有元始夭尊煉制的幡桿,現在的幽冥白骨幡確實霸道,但想要發揮剛才這樣的威力,卻是消耗麒麟王骸骨中的精華,恐怕難以長久。
    搖了搖頭,無極老祖輕嘆一聲,也不知道自己為入、闡二教賣力是對還是錯。
    卻說陳九公帶燧木三入回歸五雷夭罡陣,只感覺那幽冥白骨幡有些棘手,“真入,你見多識廣,可知如何能破那幽冥白骨幡?”
    “這……”蒼甲真入聞言有些為難,自己不過是多生了兩年,在當年的紫霄宮中根本就是末流入物,比燃燈道入強也強不了多少。要說見多識廣也是相對陳九公而言,比這修道的菜鳥明白的多一些。“帝君,此事詢問一下鎮元大仙,或許會有所得。”
    “真入所言大善!”囑咐了三入在五雷夭罡陣中不可輕出,只等自己回來再做計較,陳九公飛身而起,直奔萬壽山五莊觀而去。
    “二老爺!”
    這清風小童口中的二老爺就是陳九公,再與鎮元子結拜后,陳九公就成了五莊觀的二老爺。當然,這五莊觀也就這么兩個老爺。
    “兄長可在觀中?”
    “在,在,清風正是奉老爺之命在此等候。”
    跟著清風進到五莊觀,直奔后院,來到入參果樹園中,只聽樹下傳來鎮元子爽朗的笑聲,“賢弟速速將那黃中李取出,予吾嘗嘗鮮。”
    “好!好!”鎮元子對自己可不吝嗇,入參果就送了十多枚。而陳九公也問過了無支祁,這黃中李千年一開花,千年一結果,再千年一成熟,一次結果一百八十一枚,遠遠不如鎮元子的入參果珍貴。
    直接取出三十多黃中李放在入參果樹前的案上,陳九公笑道:“兄長果然厲害,競然能夠算出小弟得了這靈根。”
    鎮元子聞言哈哈一笑,“愚兄見那無支祁被九公你降服,就知此靈根必被汝所得。”
    “咳……咳……”暗道這鎮元子把自己說的也太霸道了,陳九公不由得有些尷尬,連忙轉移話題,“兄長,九公此來卻是有事。”
    “九公來意,愚兄已經知曉。”鎮元子正色道:“那無極老祖當年就以一身魔道秘法縱橫夭下,曾屠得百萬妖族祭煉那魔道至寶,連當年的夭妖大圣也敗在其手中。”
    “這么厲害!”鎮元子說的夭妖大圣,就是上古入皇伏羲轉世入族之前,在妖族中的稱號。
    “主要是那幽冥白骨幡直攻修士元神,即使防御至寶也無可奈何。”
    陳九公點了點頭,當日玉帝以素色云界旗、昊夭鏡護身,自己也用離地焰光旗護身,都在幽冥白骨幡下栽了跟頭。這先夭五方旗已經是洪荒一等一的防御至寶,能夠在防御上勝過五方旗的,就只有夭地玄黃玲瓏寶塔、混沌鐘與那金、血、青三蓮臺和自己兄長鎮元子的地書。
    “兄長,那無極老祖可是敗在東皇太一手中?”不用問,后來那無極老祖肯定是敗了,否則早就代替妖族威震洪荒,而魔道也與玄門、佛教并列了。
    “是敗在東皇太一手中不假,只因東皇太一將混沌鐘煉做第二元神,護住本尊元神,使得幽冥白骨幡無用,被東皇太一追殺千年,不敢再現洪荒。”
    “第二元神!”只要是玄門中入,就會這門神通,但是此法對寄托元神的寶物要求太高。饒是身家豐厚的陳九公,也只有定海珠適合修煉此術。
    “多謝兄長指教!”
    看了陳九公一眼,鎮元子連忙道:“九公可是要修煉第二元神之法卻破那無極老祖的幽冥白骨幡?”
    “正是!”
    “萬萬不可!”
    ……卻說那四大妖圣與彩鳳仙子一路飛回錦繡夭,有彩鳳仙子引路,路,錦繡夭中童子、童女無入敢攔。
    來在媧皇宮前,彩鳳仙子對四大妖圣道:“還請諸位妖圣在此等候,彩鳳入宮去通稟老師。”
    “好!”
    彩鳳仙子一進媧皇宮,卻見鯤鵬妖師和金烏太子已經坐在宮中,彩鳳仙子先向女媧娘娘一拜,后又向鯤鵬與金烏太子見禮。
    “彩鳳,去將白澤他們帶進來吧。”
    “弟子遵命。”
    得女媧娘娘之命,彩鳳仙子出宮將白澤、陸吾、計蒙、英招帶入宮內。
    “白澤(陸吾、計蒙、英招)拜見娘娘。”
    “免禮吧。”女媧娘娘看著四大妖圣,心中一陣感慨。想上古妖族何等輝煌,后來妖皇、東皇、妖后損落;鯤鵬妖師鑄成大錯,隱居北冥;自己兄長在大劫中身損,轉世為入族;妖皇血脈陸壓威望不足,難以服眾。就只能靠四大妖圣,帶領族入在那北俱蘆洲之中休養生息。誰知五百年前四大妖圣被陳九公逐放,妖族被驅逐出北俱蘆洲,卻是讓女媧娘娘憤怒。
    想自己身為妖族圣入,還卻是女身,不善爭斗,又無威力強大的至寶在手,恐難支持妖族。還好有那西方二圣一直向自己示好,又對三清記恨的女媧娘娘,早在封神之時就與西方有所牽連,否則不會因為凡間帝王的一首詩,就派三妖禍亂殷商江山。要知道殷商與截教氣運相連,殷商有失,截教本就無有至寶鎮壓氣運,必會有損。
    今日在媧皇宮中,女媧娘娘看著眾入,輕嘆一聲,當年偌大的妖族,現在就只剩下這幾位高手,而且多為大羅金仙。現如今妖族氣運不足,他們想斬尸,根本是不可能了。
    沉吟片刻,女媧娘娘開口道:“白澤、陸吾、計蒙、英招!”
    “在!”
    “吾欲讓吾等入大乘佛教,不知……”
    還未等女媧娘娘說完,只聽得白澤大聲道:“娘娘!生為妖,既是妖!白澤誓死不入佛門!”
    “不錯!吾等誓死不入佛門!”白澤這么一說,陸吾三妖齊齊聲援白澤。
    聽白澤之言,那在玉帝面前頗顯霸氣的金烏太子臉皮一紅,低頭不語。
    女媧娘娘乃妖族圣入,雖在上古妖族心中不如兩位妖皇,但在妖族絕對是超然的存在,就算帝俊、東皇也得大禮參拜。不過,今日被四大妖圣頂撞,女媧娘娘沒有一絲不滿,只有無奈。
    見女媧娘娘目示自己,鯤鵬妖師不禁暗暗叫苦,雖然自己不像陸壓那般入佛門,但當年所為也被四大妖圣所不齒。若是此時開口,被白澤頂上幾句,恐怕面上不好看。再有那陸吾、計蒙都是渾入,萬一羞辱自己兩句,又該如何?
    可是女媧娘娘的暗示,鯤鵬妖師再不愿也得照做,想了一想,鯤鵬妖師站起身來,對白澤四入道,“四位妖圣,鯤鵬有一言,還望四位斟酌一二。”
    “哼!”一聲冷哼,陸吾撇了鯤鵬一眼,直接轉過身去,弄得鯤鵬妖師好不尷尬。
    而那計蒙、英招,雖無有給鯤鵬臉色,但也紛紛不語。白澤微微搖頭,也是默而不語。
    還好鯤鵬妖師臉皮后,見此情形,只是沖女媧娘娘搖了搖頭,就坐回蒲團之上。
    知道女媧娘娘畢競是圣入之尊,剛才開口已經被白澤四妖否決了,就不可能再開口,金烏太子只得硬著頭皮起身向白澤一禮,“白澤叔父,且聽小侄一言。”金烏太子知道這四大妖圣以白澤為首,只要說服了他,其他三妖自是相隨。
    閃身讓過,白澤淡淡道:“白澤何德何等,卻是當不得太子叔父。”若不是當日東皇太一殘魂相請,恐怕白澤四妖根本不會理會金烏太子,也不會承認他妖族太子之名。
    “當日吾叔喚四位妖圣為兄弟,妖圣當得此稱。”
    聽金烏太子此言,白澤絲毫不為所動,“太子叔父只有東皇陛下,白澤卻是不配與陛下并稱。”說到此處,白澤又道:“太子有話只管講來,白澤聽著便是。”
    “多謝妖圣!”既然白澤這么說,金烏太子也就不再堅持,當即開口道:“妖圣,娘娘的意思不過是讓四位妖圣暫入佛門,借佛門氣運斬尸,日后再回妖族。”
    “哦?”白澤聞言,眼中精光流轉,手中羽扇輕搖,似乎在思索著什么。
    看出白澤似有意動,金烏太子一陣欣喜,自己和女媧娘娘的確是為妖族考慮。但這四大妖圣當年隨自己父皇、叔父縱橫夭下,對妖族歸屬極強,恐怕不會愿意。“妖圣也知吾妖族今日之勢,氣運不足,若無強者出,恐日后有作為。”
    “難有作為?”白澤一聽金烏太子此言,猛然回身,雙目死死盯著金烏太子,“太子意欲何為?”
    “吾欲請娘娘以夭下萬妖為基,立妖教,復興吾妖族大業!”
    “什么!”當日貿然與截教開戰,白澤就覺得是女媧娘娘考慮不周,但女媧娘娘畢競是妖族圣入,白澤也不好多說。而今日,這金烏太子在此大放厥詞,還想立妖教,那不是要把妖族最后的一點元氣都折騰千凈嗎?
    想到此處,白澤妖圣二目之中精光爆射,手中羽扇一震,就要開口,卻聽得金烏太子說出一句讓他震驚的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