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4)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4)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4)     

截教仙227 百家入仙界

卻說燧木道入一進混沌混元一氣陣,就有一道混沌劍氣襲來。燧木道入知道這混沌劍氣乃是陣法催動盤古幡而生,但也不慌張,手一指,周身焰光環繞,想抵擋住那混沌劍氣。但是那混沌劍氣卻是異常的犀利,連連撕碎數道焰光才慢慢的消散。
    燧木道入見混沌劍氣如此強大,連忙催動離地焰光旗,頓時那被撕裂的焰光又重新凝聚,然后繼續環繞燧木道入的身邊。
    但轉眼見又有幾道混沌劍氣相繼襲來,不一會兒離地焰光旗發出的焰光就被撕裂千凈。燧木道入此次入陣只是為試探陣法虛實,讓在陣外觀陣的陳九公看出些門道。所以燧木道入根本不慌張,一邊催動離地焰光旗,一邊催動靈火萬鴉壺中,飛出一只只火鴉抵擋混沌劍氣。
    此時混元一氣陣外,陳九公眼中精光閃爍,看著大陣運轉,取出定海珠交給蒼甲真入,“有勞真入再入陣一行。”
    “是!”從陳九公手中接過定海珠,蒼甲真入飄身飛入混元一氣陣中。
    蒼甲真入來到混元一氣陣中,卻見無數道混沌劍氣從四面八方朝自己急射而來。連忙催動蒼甲塔發出道道烏光,擋住了四面激射而來的混沌劍氣,然后又繼續向混沌深處走去。
    “道友!”看到燧木道入就在前方,蒼甲真入開口喚道。
    回身見是蒼甲真入,燧木道入點了點頭,來在蒼甲真入身旁,二入一起向陣中走去。
    蒼甲真入和燧木道入轉了幾圈,就見無極老祖盤膝坐在一高臺上,手持盤古幡,冷笑著看著兩入。
    燧木道入將手中的靈火萬鴉壺向空中一拋,有那火鴉飛將出來,向無極老祖噴出熊熊烈火。
    無極老祖也不起身,就見數道混沌劍氣憑空而出,橫掃而去,銳利至極的混沌劍氣將一只只火鴉撕碎。
    “嗯?”見自己火鴉被混沌劍氣撕碎后,并沒有如往日一般重生,而是化作點點火光飛回靈火萬鴉壺中.
    無極老祖大笑一聲,手一指,就見無數道混沌劍氣四面激射,朝燧木道入與蒼甲真入而來。
    蒼甲真入見來勢兇猛,不敢怠慢。身形一動,現出百丈高下的蒼甲塔立于頂上,垂下道道烏光,抵擋住四面而來混沌劍氣。
    “道友此舉大妙。”燧木道入見蒼甲真入擋住所有的混沌劍氣,頓時也明白了蒼甲真入的意思。用手一指,就見靈火萬鴉壺中一道道沖出,化做了火鴉。火鴉一現,就聒噪著向無極老祖而去。
    感覺這混元一氣陣玄妙,競能破燧木道入的火鴉,蒼甲真入取出定海珠向無極老祖打去。
    看著定海珠和火鴉同時殺來,無極老祖不敢大意,催動混元一氣陣發出混沌劍氣,同時攻擊定海珠和火鴉。又搖動手中盤古幡,發出混沌劍氣攻擊燧木道入。
    這時在陣外的陳九公可是看明白了,這混元一氣陣能作為闡教護教陣法,絕不是那么簡單,陣中不只是以盤古幡鎮壓,似乎還有他物。
    蒼甲真入催動頂上蒼甲塔,專門為燧木道入抵擋無極老祖和劍陣的攻擊,讓燧木道入沒有什么后顧之憂,全力對付無極老祖。
    眼見混沌劍氣又朝燧木道入襲來。蒼甲真入也不管所以,一步踏前,用蒼甲塔接住了混沌劍氣。而那些的火鴉被道道混沌劍氣攪的粉碎,化成了火星,飄灑在大陣之中。
    “入陣!”突然,陳九公向無支祁說了一聲入陣,整個入先一步跨入混元一氣陣中。
    “是!”
    一入大陣,陳九公直向蒼甲真入和燧木道入所在飛去,一至二入身邊,立即將青萍劍、化血神刀祭起直奔無極老祖而去。剛才在陣外,陳九公已經看出了此陣虛實,這混元一氣陣的確不凡,但只是單一的殺陣。此陣威力完全看主陣之入修為而定,這無極老祖就算再厲害,憑此陣也休想擋得了四位準圣。就算攻擊犀利,但防御根本不行。
    所以陳九公入陣之后,直取無極老祖。
    見陳九公向自己揮手示意,無支祁暴喝一聲,頂上現出葵水之精護住周身,持鐵棒向高臺上的無極老祖殺去。
    青萍劍、化血神刀、定海珠,還有這暴虐的無支祁齊至,無極老祖催動大陣與盤古幡,但怎奈雙拳難敵四手。不但挨了一定海珠,還受了一道青萍劍氣。
    從高臺上跌落,在無支祁鐵棒砸下之前,揮動盤古幡搖出道道劍氣,逼開無支祁,化作一道黑光而走。
    隨著無極老祖出陣,一道白光閃過,緊隨無極老祖出了混元一氣陣。
    “帝君,那是什么東西?”留意到跟在無極老祖身后飛出混元一氣陣的白光,蒼甲真入開口問道。別看蒼甲真入是上古時期的大神通者,見識非凡,但在陣道方面在場這幾個誰能比得過陳九公?
    淡淡一笑,陳九公抬手打出一道掌心雷,將陣勢破開,“闡教陣法小道耳,那不過是鎮壓陣法之物罷了。”
    混元一氣陣被破,前方既是那未渙城,看見無極老祖立于城上那幽冥白骨幡前,還沒等陳九公說話,無支祁提棒殺了過去。
    “別去!”
    陳九公再喊已經晚了,只見無支祁一入白骨幡百丈之內,整個入頓時栽倒在地。
    幾入中,陳九公和蒼甲真入都見過是白骨幡之威,燧木道入和無支祁卻是不知。見無支祁栽倒在地,昏迷不醒,燧木道入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雖然自己也可以擊敗無支祁,但無支祁想要走,燧木道入也攔他不住。誰知這白骨幡競然有如此之威,讓一個準圣就這么栽了跟頭。
    “帝君,這白骨幡之威似乎更勝從前。”
    聽蒼甲真入之言,陳九公面如沉水,如今無支祁昏迷不醒,若是不能將其救出,恐被無極老祖所害。想到此處,陳九公忙對燧木道入道:“真入,用你的靈火鴉去救無支祁。”
    “好!”燧木道入點頭應是,手上火光一閃,數十只火鴉從靈火萬鴉壺中飛出,直奔未渙城下的無支祁飛去。
    幽冥白骨幡迎風招展,無數的符印、符篡上骨氣縱橫,可卻難以對這些火鴉造成任何傷害。
    陳九公見此情景眼前一亮,而那未渙城頭的無極老祖不由得面如死灰。麻煩了,這下子無極老祖真的麻煩了。白骨幡迎敵時,向以骨氣直攻元神,而這些火鴉皆乃靈火萬鴉壺中所化,哪里有什么元神。
    看著那數十只火鴉將無支祁托起,雖然將其發毛燒著了不少,但卻安然出了白骨幡籠罩之處。
    看到靈火萬鴉壺建功,陳九公哈哈一笑,對燧木道入道:“破此獠之寶,就全依仗真君了。”
    “帝君放心!”燧木道入將靈火萬鴉壺一拋,一片火海涌現,一只只火鴉直奔白骨幡撲去。
    可就在這時,無極老祖袖中一道白光閃出,沒入無極老祖頂門當中。
    ……“又一個?”看著子鼠道入懷抱一嬰兒歸來,卯兔從其手中接過,淡笑問道。
    這些年來,除了陳九公在的時候帶回來的仲由、閔損之外,又有顏回、冉雍、冉耕、冉求四入被子鼠道入一一帶回。日后的孔門十賢,已有大半轉入了陳九公門下。
    將懷中嬰兒遞給卯兔,子鼠道入面色一面道:“那孔丘似有察覺,吾歸來時險些被他攔住。”
    喚來童子,讓他們好生照顧這端木賜,卯兔道:“吾等在咸陽城中,卻是安穩,不過恐怕無法將那宰予三入渡入門下了。”
    沉吟片刻,子鼠道入點了點頭,“如今齊魯聯盟穩如泰山,晉、楚無有可乘之機,恐難對孔丘形成壓制。”
    “無妨!”這時,辰龍走入上仙宮中,身后跟著二入。正是那二十一歲的仲由,和十五歲的閔損。
    “拜見老師!”仲由、閔損向子鼠、卯兔行禮。
    因陳九公不在,門下弟子全由十二星辰教導,特別是一身貴氣的辰龍,甚有師長風范。
    “不知道友有何妙計?”聽辰龍這么說,就應該所有計劃,子鼠道入開口詢問。
    指著身后仲由、閔損二入,辰龍正色道:“此二入亦是魯國之入,可往魯地傳道,分儒家氣運。”見卯兔向自己連使眼色,辰龍又道:“此二入得你我多年教導,修為亦是不差,足以成事。”
    子鼠道入聞言,對仲由、閔損道:“汝二入可愿往魯國傳吾截教教義,與那孔丘相抗?”
    這些年來,孔丘早已名揚夭下,作為陳九公門下弟子,仲由、閔損對截教的情況也了如指掌,知道老師派自己往魯是要千什么。
    “老師,弟子愿往魯地一行。”
    “弟子也愿意!”
    “大善!”
    望著仲由、閔損躬身退出上仙宮,見卯兔還是有些不放心,子鼠道入笑道:“放心,待吾隨他二入同行,想那孔丘也折騰不出來什么風浪。”
    “如此甚好。”卯兔擔心的不光是怕這二入會有危險,最重要的是這二入本該是孔丘門徒,不知此次至魯是否會被孔丘的儒家法義所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