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17)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17)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17)     

截教仙224 白起鬧地府

這無極老祖對陣法還真不怎么熟悉,在未渙國下鼓搗了四五個時辰,才將混元一氣陣布下。這闡教鎮教大陣,還是第一次現于洪荒。
    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在還未成圣之前,就經常有分歧。后來各立大教,二圣經常因為教義的問題爭執不休。元始天尊也是高傲之人,事事都想壓通天教主一頭。而當日紫霄宮道祖分寶,見通天教主得到誅仙劍陣,道祖親口言此陣非四圣不破。
    自那以后,元始天尊回到昆侖山也開始鉆研陣法。知道通天教主陣道本就不凡,又有誅仙劍陣,自己很難勝過他。便閉關參悟盤古幡,以此攻擊至寶為基,這才創出混元一氣陣。
    但之后,元始天尊發現,若果自己親自布陣,并在陣中主陣的話,也無法做到四圣不破,頂多能做到一圣不破,連二圣都擋不住。一氣之下,元始天尊將此陣棄用,從此不再提及此事。
    不過,有盤古幡為基的混元一氣陣的確不凡,實乃頂尖的殺陣。
    可陳九公壓根就沒打算去破陣,要破陣也是等燧木道人、無支祁、蒼甲真人他們來了,再共破此陣。
    無極老祖哪里知道陳九公的算,布好混元一氣陣后,便安坐陣中等陳九公來破,誰知道一等就是半個月……
    ……
    光明山中,聽著山前的喊殺聲不絕于耳,金大升卻是坐不住了,在羅浮洞前急得團團轉。
    “巨靈!巨靈!”
    金大升的大嗓門將那遠處靠在樹旁昏昏欲睡的巨靈神驚醒,提起大斧來在金大升身前,“小神在!”
    看了巨靈神一眼,對他睡著頗有不滿,金大升囑咐道:“吾欲出山與同門共進退,汝在此好生守護洞府,不許偷懶瞌睡!”
    “是,是,小神領命。”
    點了點頭。金大升喚來金睛獸,點齊一千烏鴉兵直往光明山山門而去。
    此時光明山前,金、銀二色沙粒凝聚成的九曲黃河陣中,佛妖聯盟勝在大羅金仙級別的強者數量多,而截教勝在陣法。雙方斗得倒是旗鼓相當。
    立在九曲黃河陣外。金大升傻眼了,知道這是自己師門的陣法,但是不通此道,進不去啊。
    “汝等誰能帶吾入陣?”金大升無奈之下。只能回身對跟在自己身后的一眾烏鴉兵說道。當年鄭倫麾下的三千烏鴉兵被陳九公一分為三,袁洪、金大升、鄭倫各帶一千。
    這一千烏鴉兵追隨金大升也有幾百年了,熟知金大升的脾氣,也知道烏云仙不讓他出山參戰。所以,這些烏鴉兵雖知如何破陣。但卻沒有一個言語的。
    “你們……”金大升一陣氣結,揮舞手中三尖兩刃刀怒道:“吾截教上下在陣中與敵廝殺,金大升怎可龜縮山上!汝等帶吾入陣還則罷了,否則吾就自己沖進去!”
    一聽金大升這話,那些烏鴉兵你看我,我看你,知道這老牛發脾氣了。而且現在又沒有人能勸得住他,要不帶他入陣,他真闖陣的話。再有什么損失可就麻煩了。
    “將軍!入陣后切莫沖動……”這一千烏鴉兵的頭領上前一步,恭聲對金大升說道。
    “好啦,好啦,趕快帶吾入陣。”
    在烏鴉兵帶領下,金大升入得九曲黃河陣。一入陣就見自己師叔帶著兄弟們圍著一猴子廝殺,金大升暴喝一聲,催動胯下金睛獸直奔獼猴王殺去,留下那一千大眼瞪小眼的烏鴉兵。
    被姚少司帶朱子真等人圍攻的獼猴王已經有所不支。全仗著一口氣支撐,這時卻聽得一聲怒吼傳來。一陣惡風呼嘯而至,驚得獼猴王回身舉棒相迎。
    砰!
    一擊之下,獼猴王只覺得雙臂一顫,失去了知覺。從開始激戰到現在,獼猴王早已疲憊不堪,而金大升又有玄仙頂峰的修為,在山中憋了好幾天了。即使如此,坐在金睛獸上的金大升搖晃兩下,一頭栽下金睛獸。
    “大升!”見金大升突然殺出,與獼猴王硬拼一擊后跌下坐騎,姚少司大驚,連忙祭起縛龍索與捆仙繩奔獼猴王而去,不讓他去傷害金大升,給朱子真等人相救金大升的機會。
    姚少司哪知獼猴王已經油盡燈枯,見二寶向自己而來,獼猴王悲鳴一身,化作一道流光就走。
    “哪里走!”金大升只是被震下金睛獸,卻是無事,還沒等吳龍、常昊攙扶,就一個鯉魚打挺蹦起身來,指著獼猴王暴喝。
    看到金大升生龍活虎一般,姚少司也放下心來,招呼眾弟子一聲,一起向獼猴王追去。
    獼猴王落敗只是妖族現況的一個縮影,被截教陣法磨了好幾天了,這些妖族都承受不住了。
    眼看著族人越死越多,白澤妖圣心中滴血,暗暗埋怨女媧娘娘為什么要讓妖族來與截教和天庭硬拼,埋怨那鯤鵬妖師明明可以帶著妖族離開,為什么還要在此與截教相爭。四大妖圣的威風蓋世,但對面幾人一味的防御、糾纏,卻是麻煩的很。
    將紅繡球祭起,白澤默念法決,將度厄真人打倒在地,而后又打了金靈圣母一記。
    一把抓住還要上前砍殺的陸吾,白澤急道:“先救族人再說!”
    就好像演義中誅仙陣前,多寶道人硬挨了廣成子翻天印一擊卻無事一般。金靈圣母與度厄真人都是天皇年間得道的修士,多年來打熬,肉身堅定無比。除非是刀劍類法器,否則受得一擊,絕無問題。
    白澤以紅繡球殺入一個破口,彩鳳、計蒙、英招紛紛脫身去解救剩下的妖族。
    有無當圣母等人從旁牽制,白澤等人只能盡全力將一個個落入陣法中的妖族救出,還有一些陷得深的,只能無奈放棄。彩鳳仙子將一個個幸存的妖族收入乾坤鼎中,到此為止百余妖神和一千大妖,僅余十分之二。
    “妖圣!還需救那二位尊者!”
    聽彩鳳之言,看了看那被烏云仙以漁鼓、混元錘壓制的文殊、普賢,再看看又殺過來的無當圣母、金靈圣母、度厄真人、薩真人,還有截教眾仙,白澤狠狠一跺腳,噴出一口本命妖氣在紅繡球上。
    白澤并沒有向彩鳳仙子說的那樣去救文殊、普賢,現在自己尚在九曲黃河陣中,此時不但有無當圣母等人,還有那瓊霄、碧霄、羅宣、呂岳、姚少司、申公豹這些金仙,率領那些截教弟子,而這些人的陣法也不可小視。別說救人了,若是再不想辦法,自己五妖脫困都費勁。
    這紅繡球乃定天地人三婚的寶物,有大功果在,但卻并非是攻擊至寶,想要破開九曲黃河陣,白澤只能以本命妖氣催動此寶。
    紅繡球上紅光大作,帶著無邊威勢飛出,向大陣一角擊去。這時只聽白澤大呼道:“陸吾開路!”
    在這九曲黃河陣中,陸吾一直憋屈的很,與自己爭斗的人都是修煉玄門功法,一味的就是顫抖,讓自己有力無處使。聽白澤呼喚,將身一晃,現了開明獸真身,只見千丈高下,狀虎身而九首九尾,口吐九色光焰,跺腳便是天崩地裂的開明獸緊隨紅繡球后向大陣上撞去!
    轟!
    一聲巨響,九曲黃河陣西南方向被撞出一個大洞,接住口吐鮮血的陸吾,白澤眼中精光一閃,咬牙道:“走!”說著,扶著陸吾駕妖風而起,向九天之上飛去。其后,彩鳳、計蒙、英招相隨。
    “莫追!”擋住要去追擊的同門,無當圣母知道今日一戰勝在妖族不通陣法,若是對付佛門或人、闡二教絕不會有這般大勝。現在出了九曲黃河陣,再追恐怕就有傷亡了。妖族死了還能輪回轉世,可截教弟子死不起,沒有肉身,真靈寄托封神榜上,一死真靈就散了。所以,為了今日一戰,陳九公把通天教主交給自己的那些天材地寶全部給了這些同門,讓他們布陣,否則豈會有此大勝。這時,兩道金光從陣中直沖而出,無當圣母忙將無回珠與無回劍祭起,而金靈圣母也祭起四象塔與龍虎如意。
    剛才白澤發威之時,文殊、普賢就知道他們要撤,但那烏云仙手中兩件頂級先天靈寶太厲害,將自己二人死死拖住,想走都難。但見白澤等人脫陣離去,文殊、普賢知道再不走可就麻煩了,這才各自爆了金身、舍利,強行擊退烏云仙,脫陣而出。
    誰知一出陣就撞在了鋼板了,見無當圣母、金靈圣母一動手,度厄真人和薩真人立即明白過來,飛身而起隱隱擋住文殊、普賢二人去路。
    而截教眾仙就沒那么多顧忌,這二人都是昔日萬仙陣中的仇敵,今日落在此處,豈能讓他們走了。
    一時間,只見混元金斗、金蛟剪、火龍輪、縛龍索、捆仙繩……最多的還是上清神雷,這截教上下皆會的法術,雖然各有強弱,但勝在數量,數百道上清神雷齊降,電閃雷鳴。
    “佛門中人!”突然一聲怒吼從遠處傳來,一道烏光閃過,一根大棒從天而降,正砸在文殊廣法佛頂門之上。
    啪!
    文殊廣法佛的光頭爆開,腦漿迸裂,一道金光護住文殊廣法佛真靈一閃而走。
    見文殊身死,普賢如意佛頓時大驚,可這時大棒又至。
    PS:稍后必須有第五更,待我碼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