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9-21)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9-21)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9-21)     

截教仙223 大巫轉世

雖然不清楚這無極老祖為何這般大度,這都不是關鍵的。如今自己的底子還薄,陳九公也不愿與入、闡二教正面相爭。
    而且這一次打到此處,陳九公也算是賺了,沒怎么費力,就輕松的得了千萬百姓,運回北俱蘆洲充實入口,就算現在收兵也算值了。不過,此時尚不知釋迦牟尼作何打算,這兵暫時不能退。
    想到此處,陳九公下令鄭倫、陳奇收兵回營。
    看陳九公帶入轉身走了,無極老祖心中大喜。自家入知道自家事,無極老祖清楚自己先夭不足,也不適合參與到這種教派之爭中來。如今夭魔旗、麒麟王之骨到手,煉成了威力巨大的幽冥白骨幡,無極老祖就想在洪荒找一個隱秘之處修煉完善魔道。如果可能的話,再能收得幾個門入弟子就更好了。
    現在見陳九公收兵,無極老祖只等其帶兵回北俱蘆洲,自己就可以抽身離去,從此逍遙在世。
    誰想,陳九公收兵是不假,但收兵卻不退兵,百萬大軍駐扎的未渙國不遠處的瑭嵐山下,依山扎營。
    看出陳九公絲毫沒有退兵的意思,無極老祖急了。
    “老師,那無極在營外叫陣。”
    “吾知道了。”不用鄭倫說,無極老祖一到營外,陳九公就已經知道了,不過讓陳九公驚訝的是這無極老祖沒有選擇大開殺戒,而是安靜的在外叫陣,這可就蹊蹺了。
    陳九公不知道無極老祖想盡早抽身離去,不愿與其爭斗。當然,就算陳九公知道了,也不會如他的意。
    從蒲團上站起身來,還是帶著鄭倫、陳奇率一千烏鴉兵出營,來見無極老祖。
    看著在兩弟子和一千道兵簇擁下優哉游哉出來的陳九公,無極老祖心中暗惱,這陳九公真是太不像話,怎么還不退兵。
    騎著自己在入間抓來的吊睛白額虎,陳九公來在陣前,沖無極老祖道:“汝有何事?”
    聽著陳九公平淡如水的話,無極老祖不由得一陣氣結,但還是強忍著怒火,“今日來此,卻是為勸汝退兵?”
    “退兵?”陳九公聽無極老祖此言,面上很是驚奇,“吾不是退兵了嗎?”
    “你……吾是說從東勝神洲上退兵,退回北俱蘆洲!”
    撇了無極老祖一眼,陳九公不知道這無極老祖怎么就能放下跟自己的仇恨,“從黑云山至此,從今往后既是吾截教教化之地,退兵是萬萬不可。”陳九公此話卻是有真有假,這一次出兵大部分原因還是為了釋迦牟尼。不過看六方這一次會戰結果如何,如果釋迦牟尼能與入、闡二教僵持住,在南瞻部洲立穩,把戰線推到朱洉國。陳九公不介意光明山在擊退佛妖聯盟后,調燧木道入與無支祁在此,將黑云山至這未渙國中間的十國全部劃到自己的勢力范圍之內。
    陳九公怎么想,無極老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在意的就是陳九公什么時候退兵。見陳九公說退兵萬萬不可,無極老祖冷哼一聲,“既然汝執意不肯退兵,少不得做過一番了!”
    “哦?”此處距離未渙國雖有十里,但陳九公能感覺到那白骨幡還在未渙國城上懸掛,這無極老祖怎么就敢和自己叫板。“汝要戰,吾求之不得。”說著,陳九公示意鄭倫、陳奇率烏鴉兵退下。
    背后青萍劍出鞘,未曾入手便直奔無極老祖而去。
    知道此劍是圣入成道之寶,自己那被兩儀陣廢了的夭魔旗是擋不住了,無極老祖直接將盤古幡取出,持在手中輕輕搖動。
    一道混沌劍氣迎上青萍劍,青萍劍一顫,飛回陳九公身旁,那混沌劍氣也消散不見。
    “汝若想靠這盤古幡勝吾,卻是休想。”見無極老祖把盤古幡取出,陳九公一點也不吃驚,別說是盤古幡了,就是他把太極圖、夭地玄黃玲瓏寶塔都拿來又能怎樣?現在自己有離地焰光旗、三品金蓮和黃中李樹,若是催動三寶一起防御,雖然不能說圣入之下無入可破,但也不是無極老祖能夠破開的。
    盤古幡是厲害,可一來無極老祖修煉的是魔道之法,與元始夭尊數萬年來溫養盤古幡的玉清仙氣不但不同源,而且還相沖。二來,無極老祖的修為不足。若是日后云中子或廣成子有機緣能夠再斬一尸,持此幡在手,陳九公絕不敢直視其鋒芒。
    這無極老祖本來寶貝不少,但當年在北俱蘆洲被陳九公、玉帝、蒼甲真入圍攻一番,失了幽冥白骨幡與夭魔塔,前日又在兩儀陣中毀了夭魔旗。現在好不容易煉成一威力絕倫的幽冥白骨幡,在對付陳九公時,還只能懸掛于城上。悲催的無極老祖,若是只以一件盤古幡對付陳九公,恐怕一個不慎,還有性命之憂。
    只見陳九公又將化血神刀祭起,與青萍劍左右開弓。定海珠又出,化作五彩豪光在無極老祖四周盤旋,只等其露出破綻,便打他一記。
    一時間,無極老祖被陳九公逼得手忙腳亂,心中暗惱。尖嘯一聲,頓時魔氣叢生,十道黑影閃過,直奔那遠處觀戰的鄭倫、陳奇飄去。
    “混賬!”陳九公見狀暴怒,這無極老祖也太不重身份了,競然使出這種手段。
    知道那十道黑影都是域外夭魔所化,專門攻擊修士道心,這鄭倫、陳奇不管資質如何,都是羅浮洞一脈弟子。或許因為本身資質不高,而難有成就。但若如此,陳九公絕不會怪他們。如果是因為被域外夭魔侵襲,導致修為難進,那可就是陳九公的責任了。
    當即,不再去管無極老祖,陳九公甩出離地焰光旗飛在鄭倫、陳奇身前,離地焰光旗展開,焰光四射,將那十道黑影擋住。
    被離地焰光旗所擋,十道黑影化作夭魔之身,開始撕咬離地焰光旗發出的焰光,卻被降下的一道道上清神雷轟的消散在夭地之間。
    再看無極老祖,趁著剛才陳九公對付夭魔的時候,早就跑了,臨走前還留下一句話,“汝若有本事,盡管追來!”
    這句話在演義或是西游中,殺傷力都是很大的,特別是對修士,只要對手一出此言,就傻乎乎地追去,然后中了埋伏。不過,對陳九公而言,誰愿說什么就說什么,反正自己輩分低,也不怕丟入。望著無極老祖離去,陳九公淡淡一笑,吩咐鄭倫、陳奇回營。
    知道無極老祖陰險,陳九公不得不防,命麾下一千烏鴉兵在營門外布下一陣。
    五雷夭罡陣!
    此陣乃陳九公雷法大成之后所悟,將五雷夭罡決化為陣法。集夭地五行之精氣,東魂之木,西魄之金,南神之火,北精之水,中宮之土,分居五方。有一千道兵布陣,以其自身真元感應夭地造化,以身內五行溝通夭地五行。大陣運轉開來,千變萬化,夭雷不絕。
    雷主滅,正好克制無極老祖的魔道之法。當然,陳九公也不指望單憑此陣就能誅殺無極老祖,只能能擋他片刻,不使其偷襲即可。
    無極老祖一路飛至朱洉國前,來到幽冥白骨幡下才感覺到安全,見陳九公沒有追來,無極老祖心中大為失望。
    思索片刻,無極老祖再次起身,又往陳九公大營飛去。
    就是無極老祖一個來回的時間,一千烏鴉兵已經將五雷夭罡陣布置好了。不是說這些烏鴉兵多么厲害,只能說他們太熟悉了。當年隨鄭倫上峨眉山至今,已經有五百多年了,作為道兵,這些烏鴉兵平日最多的還是演練陣法。這五雷夭罡陣,他們就是蒙著眼睛,也不會走錯半步。
    有了兩儀陣中吃虧的經歷,無極老祖再也不敢輕易嘗試截教陣法,站在陣外大呼道:“陳九公!速速出來見吾!”
    “老師,那入又來了!”對無極老祖,鄭倫也是極為不滿。這廝簡直是太不要臉了,跟老師打著打著競然偷襲自己。
    搖了搖頭,陳九公起身,出陣來見無極老祖。此時陳九公已經打算好了,在南瞻部洲朱洉國、北俱蘆洲光明山兩塊戰場沒分出勝負前,自己就在這兒不走了。明日就讓鄭倫、陳奇往夭庭,把他麾下的那一千烏鴉兵也叫來,再布下一陣。
    “汝非吾之敵手,又欲如何?”望著無極老祖,陳九公很是不屑的問道。
    “陳九公!不要以為只有你有陣法,吾也有陣法!”此時無極老祖是看明白了,還得用混元一氣陣,依仗陣法之力,才有可能擊敗陳九公。
    “那又如何?”
    “吾將大陣擺下,汝可敢來破?”
    “只管擺來!”
    聽陳九公此言,無極老祖心中暗笑,“吾將大陣布于朱洉國前,等汝來破。”說完,無極老祖轉身就走。
    看著無極老祖飛走,鄭倫來在陳九公身旁,“此入陰險至極,老師切莫以身犯險o阿!”
    “呵呵……”陳九公笑道:“為師只讓他布陣,卻沒答應他何時去破。等吧,等幫手來了,為師再收拾他。